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情此情彼、仲乐诚化之榆仲子恒小说

情此情彼

仲乐诚化之榆仲子恒小说

主角:仲乐诚,化之榆,仲子恒 标签:独家首发

这是发生在魔都的灰姑娘和总裁的唯美爱情的故事,从保洁工化之榆遭遇总裁仲乐诚的彼一刻起,缘份便在不经意间注定了。起初,仲乐诚对初次邂逅索要赔偿的女子百般考验,刁难。经过一段时间地相处,误会渐渐解除,不知觉中,一直把化之榆当成小丫头的仲乐诚的感情发生了变化。由却遭到来自多方的阻扰。化之榆感觉太累了,想到了逃避,受伤的仲乐诚也失去了斗志。然,仲乐诚之父仲子恒得知化之榆身份后道出一段往事,使两人的感情有了转机。最终化之榆的爱情始于此也终于此。

zitenghua 状态:完结

仲乐诚化之榆仲子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置身室外,啸风骤雨劈面而来,万物在风雨裹噬下呜鸣。化之榆急忙撑开雨伞,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路上不见行人,倏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炸响。还未意识到怎么回事,却发觉自己已坐在雨地里。

    手上拎着的原材料遍地开花,雨伞被撕裂,“痛苦”地躺在一边。少顷,从车上下来一男子。

    还未来得及思考,定眸凝神,一个令她心跳加剧,轮廓分明的俊脸,轻轻盈盈地闯进眼眸。

    见她坐在地上,并没有什么大碍。仲乐诚深深舒了口气,刚想伸手去拉她,突然想到马路上的种种诈骗。就把手缩了回去,并要她快起来,提醒以后走路当心点。

    化之榆心想,这“家伙”看似气质逼人,阳光和帅气也不失时机“泄露”。却冷漠如冰,冷血嗜情。

    仲乐诚急着回家继续催她。

    化之榆不想马上起身,睚眦着他,望着被洒落一地的材料,心痛无比,这些对她而言就是“毛爷爷”呀!

    再说也无法向杨大哥交代。

    “不行,你把我的东西撞坏了,得赔偿我!”

    “什么?要我赔偿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是走到机动车道上挡住了我的去路的!”仲乐诚显然很恼怒。心想又碰到个不讲理的。

    “我不管,反正你得赔偿我。”她索性就耍起赖来,坐在他的车前就是不动。

    “你……”仲乐诚气得无言怼之,平心而论,他对这些看似弱势的人群动不动就要赔偿没好感,如今这种感觉又加深了一层。一遇到这样的事,脑子就是钱,就是要钱赔偿。分明就是赤裸裸的讹诈嘛。 

    望着眼前的这个不过20出头的女孩,马尾辫高高梳起,双眸晶莹透亮,透出纯真烂漫。却原来给了错误的信号。

    年纪轻轻地却也做出如此举动……。

    罢了,罢了!息事宁人吧!念及此,就从车中包里掏出几张百元纸币,递给她。

    化之榆默默地凝视片刻,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这样赔偿杨大哥的材料费不用愁了。这才撑起手臂从地上站立起来,又忙着捡地上的那片狼籍。

    仲乐诚也不再多说什么,深深地望了一眼。全身也都被淋湿了,急忙钻进车中,准备离去。

    刚要发动马达,却听到玻璃窗的敲击声。扭头一瞧,还是那个刚刚问他要赔偿的女孩!摇下车窗,只见化之榆笑着说道:

    “这么晚了,载我一段路吧?我家就在前面,实在走不动了。”

    一个念头即刻钻出他的脑海,这个丫头是不是又要耍什么花招?还没有等他想到应对的下文,她却不客气地钻进车中在副驾驶室坐下了。

    “我还没有答应呢!你这个臭丫头怎么这么霸道?”

    “怎么?你怕我?”

    “怕你?”他不解地望着她,看似在问她,实则在问自己。

    “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我是个坏人。那你也不见得是个好人。”她歪斜着头颅一脸认真地说着。

    “我倒想听听你的歪理。”他索性停手,“我怎么就不好了?”

    “你看看你的心有多冷,黑咕隆咚的暴雨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你居然狠心把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孩子,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暴风雨下,任其蹂躏。”

    “你误闯非机动车,耽误我回家的时间。反倒教训起我这个受害者,你落得这般田地跟我这个路人有何关系?”

    一席话怼得化之榆一时无语。

    尽管这么说,可大雨早已把她淋湿透,就像刚被人从河里捞出来的一样。尽管生气,见她的“嚣张气焰”被打压,让她在暴雨中行走何时能到家?倘若再在暴雨中行走,恐怕就会感冒。最终他还是在心里接受了这个事实。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故意的。”见他这么说,化之榆也觉得自己无理,再说下去惹毛了他,说不定就会赶她下车。

    “没见过你这种不讲理的丫头。”

    “你还想不想回家?想的话就什么话也别说了,赶快开车吧!”她并不为他的话感到恼怒。

    这次,她倒是没有说谎,不消分秒便到了目的地,她让他把车停下,从车中出来后。衷心地跟他道了一声谢谢,说声再见就朝家中走去。

    仲乐诚无奈地睐着她的背影一眼,心想,臭丫头!但愿下辈子也不要再遇见你。

    化之榆租住在魔都一处棚户房里,车子只能停在大马路上。现在她还得冒雨徒步一段路。

    当然,这段路她用的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家门口时,骤然收步。抬眸一瞧,杨爽不知何时已立在门口。

    “怎么这么狼狈?早知道我就送你回来了。”

    “不碍事,洗个澡就好。”她笑曰。

    “伞呢?还有那包原材料呢?”

    听他这么一问才使她想起刚才那一幕。她不语,掏出钥匙将门打开,让他进来避雨。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下这么大的雨,我就是不放心你才过来看看。”

    “谢谢!”她挖出索要来的所谓赔偿金,递了过去。

    “原材料摔坏了,这是赔偿金。”

    “谁要你赔偿了?”杨爽显然很生气。

    她刚想说什么,一个喷嚏憋不住喷了出来,紧接着一连几个。

    望着她浑身湿透的样子,他沉默着,眼光却落在她身上不肯离去,淋湿的衣服紧紧地贴着身体,高耸的胸脯和纤细的腰肢一览无余地凸现。

    认识她这么久了,从来没主意过她的身材,可能之前一直穿宽松衣服的缘故。

    她见杨爽傻傻地立着不动,眼珠也一动不动地目视她,仿佛意识到什么。

    “杨大哥谢谢你关心,时间不早了,回去早点休息吧。”

    他这才回过神来,

    “快去冲热水澡,否则要感冒了。”

    说罢,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花洒里的温热的水哗哗地流入化之榆的身上,雨夜发生的一切,那个陌生男子和杨大哥的影子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突然间她意识到,她和杨爽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来不来找她的杨爽冒着大雨过来,他的眼神已肯定了她的判断。

  • 第2章

    仲家别墅里,汪慧影坐在楼下客厅里,焦急不安地等待着。自从儿子从英国留学归来,接受仲氏后,天天就是准时上班,下班再晚也只不过是错过吃饭时间,可今晚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如今连手机都关机。也不知为何?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能不让她担心吗?她急得从沙发上直起身,只得折身返回客厅中,焦急不安地踱着难以安心的步子。

    偌大的别墅里,只有母子俩居住,她已给仲乐诚安排好明天的相亲时间,只有等仲乐诚结婚了,这个家才会有生气。

    仲乐诚踏进家门时,浑身早已湿透。

    “这是怎么了?”汪慧影紧张地迎上去。

    “没事妈,忘撑伞了。”

    “快去泡个热水澡,我已经帮你明天作了安排。”

    “又去相亲?我说妈你能不能让我消停一会?”他边上楼边说,“告诉你,要去你一个人去,是你找媳妇不是我找老婆。”

    “臭小子!媳妇找来是为仲家传宗接代的,不是你老婆那么找来还有何意义?”

    仲乐诚不想妥协,继续走着,

    “站住!”汪慧影愠怒,“摆在你面前两条路,要么乖乖听话,要么一刀把你妈解决了。”

    “妈,你这分明是把我往死里逼。”

    “你不结婚就是把你妈往死里逼。”

    母子俩对峙着,空气欢快伴舞。最终仲乐诚败下阵,不得不向妈妈妥协。

    冲了个热水澡后,躺在偌大的床上,依然感觉不舒服,头脑胀痛得很。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眠,无奈只得坐起来,摸摸头颅烫得很,这才意识到可能是被雨淋感冒了。

    从床头柜里拿出感冒药,心里恨恨地想着那个不久前,发誓下辈子都不要见到的丫头。下次若让他再遇见她,一定不会轻饶这个臭丫头。

    看似纯洁,却又是个只要钱的势利鬼,还害得他感冒。他愤愤不平地想着,心烦意乱的难以入眠。

    还有令他心烦的便是明天的约会了,不用浪费一点点脑细胞都能想到结果。然,怎么办呢!母命难违啊!

    杨爽离开后,化之榆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感冒,匆匆拿了换洗衣物直奔卫生间。

    躺在床上,想起不久前的一幕,脑海里出现了那张无可奈何的男子的脸。

    静心思想,确实是自己闯进了机动车道上,还害得对方浑身湿透,想起他那双明亮、无奈又无辜的眼神,愧疚感悄悄地爬了出来。

    当这些念头折磨着她的良心时,她唯有拷问自己,再给自己找解脱词,最终说服自己后,就决定忘掉这件事。

    她把思绪从那个大男孩身上拽回来后,他又开始想另一个小男孩。不知弟弟最近生活怎么样?有一段时间没和他联系了,弟弟的学习成绩一直优异,这点不用她担心。

    现在她在仲氏集团的办公大楼做保洁,平静的生活直到黎若的出现。

    那日,当领班老刘把黎若介绍给大家时,几个保洁工都笑着献媚般叫了声“黎主管”,更有甚者夸赞她漂亮。只有不谙事故的化之榆表情平静。

    当黎若看出她和另几个人年龄差别大时,就问,

    “她这么年轻怎么可以做得好这样的工作?”

    “你别看她年轻,还是个优秀员工呢?”老刘回答。

    “年纪轻轻就做这样的工作?没出息。”黎若看她的眼神里有明显的不屑,这下彻底惹火了化之榆,

    “主管,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明白?我就怀疑你这种年纪轻轻人会干这样的活,还优秀员工?是不是跟前任有一腿?怪不得他卷铺盖滚蛋了。”

    “黎若你把话说清楚,把证据拿出来。”

    “证据!我就是证据。”

    “我不跟你胡说,我们去经理那里说清楚。”

    “吆喝!一个小小的保洁工,胆子还不小,居然还跟我叫上板,信不信我立马开除你?”

    “我又没犯什么错误,凭什么开除我?”

    “就凭我不喜欢你,甚至讨厌你。”

    化之榆还想争辩被老刘拉住,一场争吵由此结束,临离开时,黎若睚眦着她继续道:

    “你最好还是祈祷我天天好心情,否则……”

    “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总经理的侄女,得罪她还有好果子吃?”老刘担心道。

    从那以后,黎若一见到她就要把叫住教训一顿,之前的工作表现一直得到表扬,如今在黎若眼里是一文不值,还天天鸡蛋里挑骨头。

    矛盾也就在今天愈演愈烈,化之榆无意中看到刚刚搞好的地面,被黎若故意洒上水,并用皮鞋踩到水上,还装着要摔倒的样子,最后夸张地大叫,

    “化之榆!化之榆!快给我死过来。”

    几个人立即围了过来,

    “化之榆你什么意思?纯心还摔死我啊?”

    “我刚刚将地面搞得干干净净的,不可能有水。”

    “搞得干净怎么还会有水?你这不是纯心是什么?”

    “这地面上的水到底是何人所为?不是有探头吗?把探头调出来不就真相大白了?”

    “你……”黎若瞬时被噎住,冲着在场人说道,“看什么看,快去干活!”几个人吓得转身要走,

    “不要走呀,大家见证下还我一个公道。”然,怕事的人早已一溜烟跑了。

    “化之榆我告诉你,这次你死定了。”

    后来老刘告诉她,惹恼了黎若她就恐怕做不长了。然,化之榆心里的怒火至今未消。

    不过,事后想想老刘说得也对,惹毛黎若日子真心不好过,既然在乎这份工作,必须得给她几分面子。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