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三千界,万相缘、苏沐雨藤林生苏凌轩小说

三千界,万相缘

苏沐雨藤林生苏凌轩小说

主角:苏沐雨,藤林生,苏凌轩 标签:独家首发

一颗佳木,横生千万枝节一面玉镜,串联两朵天香如果历史的主干,会诞生无数的分支,那么一花,也是一世界。假如有一天,你能够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位置互换,去体验完全不同的生活。那么想必,一定会充满新奇的吧。打开此书,就将呈现一段,奇妙之旅。

曦禾月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三千界,万相缘

苏沐雨藤林生苏凌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神秘玉镜

    游遍琼楼霜欲晓,却将玉镜挂青天。

    相传,在很久以前,月亮被穷凶极恶的妖怪吃掉了,这引起了当时所有人们极度的恐慌。

    人们深感自己的无力,只好把希望寄托于神明,祈求神明能够斩杀妖魔,让月亮重新回到了世间。

    大到恢弘的庙宇,小至田边的神龛,百姓们都虔诚地跪拜在神像面前,不断磕头。

    就连万万人之上,自称天子的皇帝,也都登上了祭台,摆一桌案,朝着苍天,长跪不起。

    最终,许是苍生感动了上天,亦或苍天震怒于妖怪,一位古老而强大的神仙从九天之上而来,一剑斩落了妖怪的头颅。

    苍生感激万分,皆跪伏在地,叩谢天恩。神仙也怜悯于苍生失去月亮而陷于漫漫长夜的痛苦,故随手挖出一块玉石,精雕细琢打磨成了一块玉镜之后,置于在黑夜之中。

    从此,人们将玉镜视为吉祥、神性的象征,代代永流传。

    ……

    “所以你说那么多,就是打算忽悠我买这块玉镜咯?唐忽悠!”

    王淑文有些恼火,好好地来找这个损友来算一卦,结果这个家伙居然给自己推销!

    “咳咳,你不是自己说事业不顺吗?给你介绍转运的道具还不要。还有,我叫唐浩,不叫忽悠!”

    衣着有些凌乱,胡茬都没理干净的唐浩将手里的玉镜随手就向旁边一扔。

    “又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找我啊。”

    “你才鸡毛蒜皮!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王淑文张牙舞爪地扑向唐浩,弄得他连连求饶才作罢。

    “啧,就你这性格,肯定在公司上和人处不顺,所以你来肯定是为了事业以及处理人际关系的吧。”

    “你……少废话,赶紧给我算算!”

    唐浩也不再言语,直接从架子上拿出了一个布包,打开来之后,几副牌便呈现在了王淑文的面前。

    “这是……”

    “塔罗牌。”

    “哈?你之前不是给我弄什么周易八卦的吗,怎么又鼓捣些新花样,还是洋玩意儿。”

    “实践一下不同的玄学体系,有利于我以后做研究,以此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得了吧,就你这水平,我看难!”

    “你背后的门没锁,好走不送呐。”

    “切。”

    王淑文撅着小嘴,想着等算完以后就要好好收拾一下他,待到唐浩洗好牌以后她就迫不及待地伸手一抓。

    “啪!”

    “好痛!”

    唐浩一点都不客气地拍开了王淑文的手,疼得王淑文嗷嗷直叫。

    “去洗干净你的爪子,这是对你、我以及牌的尊重,还有,用左手抽牌,这是规矩。”

    王淑文不情愿,但是看着唐浩不容妥协的表情,她还是嘀嘀咕咕地洗了手,然后按照他的指示抽了三张牌。

    “呵呵,果真是这样,看来我和这副牌还挺合得来。”

    “什么意思啊,我就看到一些人啊剑啊的,难不成不好?”

    王淑文一头雾水地指着自己抽出来的牌,心想这能看出个啥。

    “没错,我给你解释一下。这个是比较常用的‘无牌阵’,第一张正位权杖5,火元素,画面是几个在争论的人,意味着你火爆的性格经常与同事产生争执;第二张正位宝剑3,风元素,画面是刺透了心灵的剑,意味着你的行为只会伤害到他人;最后一张正位宝剑侍从,画面是正伏案工作的人头上悬着一把利剑,意味着你的事业很危险了。”

    “瞎说个什么啊!我才……”

    “难道不是么。”

    深知王淑文性格的唐浩,只是眼睛一斜,冷笑一声,王淑文便败下阵来了。

    “那我该怎么办好啊!”

    王淑文抓住唐浩的手臂不断摇晃,脸上还弄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

    “再抽一张。”

    唐浩甩开了她的手,一脸冷漠。

    王淑文无比慎重,一张一张地审视,过了好半天才下定决心,狠狠地抽出了一张牌。

    “就这张了!”

    唐浩眼睛一撇,竟愣了一下,盯着这张牌面看了许久才出声。

    “这是18号主牌月亮,画面是一个人在看着镜中的自己和月亮……我看啊,这是要你好好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就像是转换了人格一样。”

    王淑文眉头一挑,一脸的不信。

    “支支吾吾的,到底准不准啊,可别像上次那样啊!”

    “我记得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命运不是死的,任何的占卜预测都不可能是百分百准确的!你要是撞上了那只能是天意,不相信你可以别找我算啊!”

    唐浩似乎是被踩到痛脚生气了,语气都硬了几分。

    “好好好,是我不对,你别生气~。”

    王淑文赶忙陪笑着道歉,要是唐浩真不给自己算那就亏大了,毕竟以前还有蛮多事情他算得很准的。

    “唉,你这人啊,倒也不坏,人还长得漂亮,但就是这性格。”

    唐浩也不再和她计较什么了,也知道自己这个损友的德性。

    “呜呜,我也不想的嘛!性格是天生的,哪能改那么快,所以有什么转运的道具给我啊!”

    王淑文装完了可怜,又嬉皮笑脸地央求着唐浩。而唐浩也不拒绝,伸手又拿起了刚刚那块玉镜。

    “古玉打磨的,品质绝对保证,只要666。”

    “……喂,我们是朋友吧,是吧。”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已经给你打过折了,不要就算了。”

    “我算你狠!”

    ……

    “这镜子还挺漂亮的,倒也不亏,但真那么准么?”

    洗完澡之后,王淑文便坐在阳台边欣赏着这块玉镜。

    “还说是神仙用来代替月亮的,真玄乎!啊啦,今晚的月亮好圆啊,真还蛮像的!”

    王淑文举着玉镜向着月亮移过去,直到两者重合。就在这个时候,玉镜绽放出柔和的光芒,瞬间就把王淑文给包裹住了。

    “什么鬼……!”

    浓厚的困意,让她的意识缓缓沉寂,最终陷入黑暗。

    ……

    大周王朝。

    经过一代代雄才大略的帝王们文治武功之下,大周幅员辽阔,繁荣昌盛,周边诸国包括北方的胡人汗国皆称臣于大周,每年都会进行朝贡。

    无奈,世上没有永盛的帝国,大周也在逐渐地走向低谷。从其他国家逐年减少的朝贡,以及胡人汗国在冲突中大败了大周军队,反而要求大周向其称臣来看。

    如今的大周王朝,就和执掌它的皇帝一样。

    是一头迟暮之年的狮子。

    大周朝皇宫。

    “郡主大人,我们要出发了。”

    “好的,我出来了。”

    苏沐雨穿着华丽的宫廷服饰,从闺房里走了出来。她现在要赶去参加当今皇帝的寿宴,由于她堂兄先一步过去了,所以自己只能一个人赶路。

    门口的一个侍女在见到苏沐雨出来以后,就朝着抬轿的轿夫使了一个眼色,而那个轿夫也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起轿!”

    一队人就这样举着火把,在蜿蜒的宫廷道路上行进着。

    “皇伯父今年都七十大寿了……不知道父亲大人要是还在世的话,会有多少岁了呢……”

    苏沐雨坐在轿子里苦笑不已,眼角还流落了一滴晶莹。她从小就跟着她的堂兄三皇子一起长大,从没有人告诉过她父母的事情给她听,只知道是他们都是病逝的。

    “爹娘,我想你们啊……我多想你们能够看到,你们的雨儿长大了。”

    她轻轻拭去泪水,就在颠簸的轿上陷入了过去的回忆,待得她感觉到轿子似乎停下了,她才拨开车帘。

    “这就到了吗?真快呀……啊!”

    车外并不是热闹非凡的寿宴,而是一处废弃荒凉的庭院,那几个轿夫早就没了踪影。

    “有人吗!请问这里有人在吗?”

    她不断地高声呼喊,却只有呼啸的风回应了她的呼声。

    “呜……为什么,平时欺负我就算了,难道,我连给皇伯父祝寿的权力都没有吗?”

    眼泪不争气地从她的眼角滑落,顺着她吹弹可破的脸颊滴落到了厚实的土地上。

    失魂落魄的她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她翻身掉落进了一个枯井里。

    “啊!”

    强烈的痛觉让她回过了神来,所幸这所枯井不深,她摔得不重,不然她不死也要断个手脚。

    “呜呜,为什么……都要来欺负我……”

    苏沐雨完全放弃了,她靠着墙壁蹲坐,抱着自己的膝盖就在那哭泣。直到一缕月光照了下来,她发现了眼前一片晶莹。

    “这是什么……哇!”

    她用手去刨土,到了最后居然挖出了一块凉凉的玉器,她认真地擦拭掉了上面的尘土,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块精美的玉镜。

    “哎嘿,好漂亮,就和月亮一样呢。啊……”

    她举着玉镜透过井口,对准了那一轮圆月。就在此时,一股柔和的光芒将她温柔地包裹,随之而来的便是浓厚的困意。

    “这是要死了吗?也好,我能见到爹娘了……”

    她抹去了悲戚,满怀着笑容闭上了眼睛。

  • 第二章 生猛的郡主

    皓月凌空高悬,透过窄窄的井口,将皎洁的光辉轻柔地盖在了熟睡的佳人身上。

    突然,她动了一动,然后骂出了声。

    “我去!怎么全身都痛得要死……唐忽悠,我和你没完啊!”

    王淑文疼得龇牙咧嘴,一边还摸了摸摔疼的地方。

    “哎哟我去,痛死老娘我了……这是哪里!我,我身上穿的又是什么?!”

    她惊呆了,明明自己穿着睡衣在阳台边看那块玉镜的,怎么突然自己就身处在不知道何处的地方,还穿着这么华丽复古的衣服。

    “对了,是那块玉镜!”

    她借着月光摸到了身边的玉镜,刚一拿到手上,她粗大的神经又被惊吓了一次。

    “这……为什么‘我’在玉镜里面!”

    ……

    “我这是来到地狱了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和爹娘团聚了。”

    在压抑的皇宫里饱受欺凌、终于感到解脱了的苏沐雨,才睁开眼睛,便愣住了。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

    “呀!这是在哪啊!还有,我为什么会穿着这么寡廉鲜耻的衣服!”

    苏沐雨涨红了脸,刚想做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急切的呼喊。

    “喂!你听得到吗?!”

    “谁,谁在说话!”

    苏沐雨吓了一跳,连忙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到地上的玉镜在微微闪着光芒。

    “原来是这块玉镜。”

    她一捡起来,又吓得手一抖,把玉镜扔在了地上。因为,她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在不停地叫喊。

    “汝是人是鬼!怎么占据吾身!”

    “啥,古代人啊?额,那个,贵安?您贵姓?啊!好麻烦!”

    似乎古文并不是王淑文的长项,她一下子就抓耳挠腮了。

    “情况紧急,我也就不多说了,我说的话你听不听得懂啊!”

    “嗯……勉强。”

    苏沐雨也冷静了下来,准备听听镜中的“自己”要说些什么。

    “好,我就这么和你说吧,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应该是互相交换了灵魂。”

    或许这就是神经大条的好处吧,王淑文没有多么慌乱,再结合自己平时无聊看的一些小说,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了。

    “简单来说,就是你用我的身体,我用你的身体,我这具身体是你的没错吧,正好,你的身体也是我的。”

    “大致明白了。”

    苏沐雨冷静下来了以后,也聪明地根据王淑文的话语判断了当前的形势。

    “我估计,是这面玉镜搞的鬼!我用它对着月亮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醒来以后就到你的身体里了!”

    “我估计也是,因为我也用它对准了月亮。”

    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忆了这个事情发生以前的景象。

    “那我们赶快吧!再一起做这个动作,就能够换回来了!”

    王淑文提议如此到,苏沐雨也不拒绝,两人就一起将玉镜高举,对准了天空的圆月。

    可是这一次,玉镜毫无变化。两人不甘心,再次试了一试,最终,试了十几次的两人不得不放弃。

    “嘿嘿嘿,真没想到,竟让我碰到了这么神奇好玩的事情,看来唐忽悠给我的东西还不赖。”

    就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之时,王淑文突然傻笑了起来,但是苏沐雨并没有回应她。

    本想着活跃一下气氛的王淑文,这么一来让气氛更加尴尬了。

    “那个,我叫王淑文,不知姑娘贵姓!”

    “我叫苏沐雨。”

    想着反正现在也没有办法回去,而且镜中的这个姑娘还挺活泼的,苏沐雨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苏沐雨,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啊!”

    “你的名字啊也不差呀,贤淑文静,很好听。”

    “咳咳……那个,不如我们就暂且先用对方的身体生活吧,反正也回不去不是,我们还能用这面玉镜相互联系!”

    王淑文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父母给她取这个名字的寓意是如此,但好像自己,是一个女汉子。

    “啊!皇伯父的寿宴!”

    这下子,苏沐雨急了,因为自己还要去参加皇帝的寿宴。

    “你快去大殿里参加皇上的寿宴,千万不要耽搁!”

    “喔霍!皇帝的寿宴?你是公主吧!哈哈,这下子有好多好吃的了!”

    王淑文欣喜若狂,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能吃到皇家的宴席,当真是三生有幸,自己都高兴的要手舞足蹈了。

    “我不是什么公主……你,你赶快去呀!”

    苏沐雨见王淑文这个样子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要是去晚了,有心人肯定会给我冠以对皇上大不敬的罪名,到时候我就会受到责罚,比如贬为庶民,甚至……”

    “哎?甚至?”

    王淑文光想着美食,突然听到这个,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

    “甚至会被杀头的啊!”

    “……我去!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

    王淑文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甚至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不要啊!我可不想刚来到新世界就要被杀头啊!我还想吃好多好吃的美食啊!”

    王淑文这下可真急哭了,两手就扒住了墙壁。

    “怎么办,你被困在井里,要是没人来救你的话……啊!”

    苏沐雨话到嘴边说不出来了,她目瞪口呆地看到不断上升的墙壁。

    “嘿嘿,这点小事情可难不倒我!小时候和那帮男生比爬树,老娘我就没输过!”

    王淑文把玉镜插在腰后面,往手里啐了口唾沫搓了搓,就顺着墙壁往上爬了。

    “额……”

    有心想说一下女德,但是,果然还是脑袋最重要,去他的女德吧!苏沐雨心里如此想着。

    “呼!苏沐雨你平时是不是从来不锻炼身体的啊!”

    王淑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井里爬出来,此时她正气喘吁吁地瘫坐在地上。

    “啊,对不起……”

    “咳咳,算了,告诉我大殿的反向,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运动健将嘿嘿!”

    王淑文帅气地撂下这句话,迈着大步就向前跑,然后她被自己的裙子狠狠地绊倒了,还用脸接地,吃了一嘴的土。

    “那个,你没……事吧?”

    苏沐雨很心疼,既是为了这个刚认识的姑娘,也是为了自己的身体。

    “我去你的!”

    王淑文一把擦去了流出来的鼻血,把裙子狠狠一拽绑了起来就跑。但跑着跑着,她又喘上了。

    “哈,哈,哈,我说,你们的皇宫到底有多大,还有,你的身体素质真的太差了。”

    王淑文扶着朱红的宫墙,上气不接下气,要不是她没吃东西,否则一定会全部吐出来。

    “快到了!真的,心疼你。”

    “好,好,好。”

    眼神都有些迷离的王淑文继续向前奔跑,沿着这蜿蜒的朱红宫墙。

    ……

    “小翠呀,今晚的宾客,都到齐了吧?”

    大殿的正门处,一个公公用着尖细的公鸭嗓在询问着身旁的婢女。

    “回公公,都到齐了。哦,好像还差一个沐雨郡主。”

    “哼,那个孽种不用管!”

    公公眼里闪过一丝嫌弃厌恶,语气也极不耐烦。

    “皇上仁慈,当年留着她,还抚养她长大,已经是莫大的慈悲了。但不代表她能够有资格去给皇上贺寿!”

    “是是,公公说得是。”

    身边的婢女们连忙低头称是,不想拂了公公的意从而给自己找麻烦。

    “哎?那里怎么有一个人向我们跑过来?”

    一个眼尖的婢女手一指前方,公公顺着眼睛看过去,正是狂奔过来的王淑文,顿时他不由得厌恶至极。

    “呼哈!终于到了!哎,听姐我一声劝,以后你要多运动了!”

    王淑文跑到这里早已全身瘫软,要不是想着门里面的美食和杀头的危机,她早就撂挑子了。

    “哎哟,那么多人迎接我啊?哎哎,辛苦各位了啊!”

    王淑文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一个婢女的脸,把那个婢女吓得面如土色。她也不在意,继续往门里面走,可是一只手拦住了她。

    “站住,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正是领头的公公,此时他满脸的厌恶全然表现了出来。

    王淑文愣了一下,随后她满脸笑容地看向了公公。

    公公以为她要讨好自己,正想继续摆谱逞逞威风,谁曾想王淑文的一句话让他误以为自己见了鬼。

    “让开,你个死太监。”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三千界,万相缘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