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请不要相信爱情、芬姐岑昕李准小说

请不要相信爱情

芬姐岑昕李准小说

主角:芬姐,岑昕,李准, 标签:轻松、虐恋、总裁、

我为爱人顶罪,他却背着我和闺蜜狼狈为奸,甚至设计杀我。坠海涅槃,我竟然没死,是谁救了我?

茶弥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请不要相信爱情

芬姐岑昕李准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出狱

    跟我关在同一个牢房的,有一个叫芬姐的大姐大。

    她身形粗犷,声音洪亮,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至今已经在牢里待了整整七个年头。跟她一个牢房的人进进出出换了几拨,只有她一颗万年长青不倒松,熬了一年又一年。

    时间待得久了,加上她那副不好惹的面相,大家都很自觉地对她避而远之。

    这天,我正在床上整理东西,芬姐过来重重踢我一脚。脚踝受击,我牙关一紧,疼得后背起了一层冷汗。抬起头来看她,正对上她那双威风凛凛的眼睛,我收了脚,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收拾。

    许是故意找我麻烦,她继而轻蔑地挑衅一句:“蠢女人!”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又抬起头来,眼神中已经不可遏制地夹带着怒意。她似乎相当不以为意,甚至嘴角牵扯出一抹嘲笑的意味。没等我缓过神来,她竟抬起她那只已经黑到看不出本来肤色的左脚,挑开我刚刚整理好的衣物。

    “你什么意思?”我猛地站起身来,撸起衣袖,做出迎战的姿态。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不惯你这一副愚蠢的样子!”她拍拍手,一副高傲得不可一世的样子。

    我气结,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后重新坐了下来:“我是不是愚蠢跟你有什么关系!”

    “哼……你的昕哥,现在不知道在外面跟谁鬼混!你还在牢里天天想着他!蠢货!”

    也不知道为什么,芬姐此时竟然气红了眼睛,眼底翻涌出腾腾的杀意。

    我也怒了,站起来,用手指着她:“你再说一遍!”

    一时间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圈,叽叽喳喳、指指点点,这是监狱里惯有的现象,这里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一点点动静也能惹得一大波人驻足,希望能为这繁复的生活增添半点谈资。

    “说你蠢怎么了?”芬姐两手叉腰,一副有本事就打我的轻蔑姿态。

    我拳头挥出去一半,被人拦了下来,是住在上铺的姐姐。她从背后抱住我,劝阻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芬姐一双白眼翻出天际,似乎料定我不敢动手。

    周围好像有人惋惜,这事情没闹大,热闹就不够好看。她们议论纷纷,有人怂恿:“怂包子!就知道她不敢上的,调我们胃口……”

    我攥紧了拳头,憋得脸色通红。

    “吵什么吵!”

    警棍拍得监狱的大铁门“啪啪”作响,围观的人群一哄而散,只留下我与芬姐相互对峙。上铺的姐姐轻轻拽了拽我的衣角,也走开了。

    狱警大姐站在铁门外,挥舞着警棍提醒我:“唐言,你还想不想出去了!”

    哦,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我出狱的日子。

    我在这个地方被整整关了三年,今天终于满刑,想到这里,心中的不忿瞬间削减了大半,于是朝狱警大姐露出伪善的笑容,随后乖乖坐了下来。

    芬姐也没再继续挑衅,黑着脸坐在一旁。

    其实芬姐人不坏,我刚进来时,她总是阴沉着一张脸提点我这里的各种“规矩”,在她的照顾下我少吃了很多苦头。我夜晚失眠,她便装作无意般地每晚睡在我身边,扯着嗓门跟我说些有的没的,有时候说着说着,竟突然打起鼾来。

    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我吃牢饭的前因后果就被芬姐挖了个干干净净。我记得那晚她倚着墙角而坐,窗外昏黄的灯光透过巴掌大的通风口照在她身上,她似乎就这么坐了一夜,一夜未眠。

    从那天起,她开始直言不讳地称呼我为:蠢女人!

    这么一叫,就是三年。

    现在我要走,虽然心里高兴,可又抑制不住有些伤感的情绪。芬姐别过头看向墙角,我像是赌气般一边整理东西一边向她宣告:“昕哥说他会来接我。”

    芬姐忍不住啐出一口唾沫,眼中是真真切切的鄙夷:“你给我坐三年牢,出去的时候我保证租一排花车敲锣打鼓地迎接你!”

    我支起身子来,对峙道:“你就对我这么有意见吗?”

    她急得满脸通红,最后只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临走前夕,芬姐出人意料地抹出一把眼泪,她哼哧了很久,断断续续跟我说:“傻丫头,出去了就别再委屈自己了,对自己好点……”

    我突然觉得喉咙一阵干涩,张了张嘴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很久之前就有人议论说,芬姐是为自己喜欢的人担了罪才坐的牢,她的刑期十年,而那个男人却在她入狱的第二年就与别的女人结婚,如今儿女双全,承欢膝下。

    告完别,我跟随狱警大姐走到监狱正门,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了一句:“好好做人!别再回来了。”就重重地关上了大铁门。

    我甚至来不及点头回应,就匆匆告别了我三年的牢狱生活。

    仿佛是做梦一般。

    我站在荒凉的围墙外,沉默了许久。那缺失的光景像是一场久别的梦境,曾经触目可及蓝天白云、都市闹街,我已整整告别三年。

    有种想哭,却又流不出眼泪的苍白无力。

    头顶烈日炎炎,我站在围墙的阴影下等到失去了耐心,终于按捺不住给岑昕打了电话。电话打了三遍都没人接。

    一股灼人的焦躁从心底溢出,我挥手擦了擦满头的汗水,平复心情第四次按下通话键。

    电话那端响起了岑昕温和又平稳的声音,他问:“怎么了?”

    “今天我出狱……”

    沉默了一阵,对方用略显无奈的口吻说:“小言,公司临时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我这边抽不开身……”

    “紧急会议?”我很快领悟了岑昕说这话的意思,不禁有些生气:“今天我出狱!什么会议有那么重要吗?”

    “唐言!你别无理取闹行不行?”电话那端的岑昕呼吸急促,声音断断续续传来:“临时召开的……总部洽谈会……非常重要……我也……没有办法……”

    头顶的烈日越发灼人,我抿了抿发涩的嘴唇,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的力气。

    “知道了。”我淡淡开口。

    “你先叫车回家……等我晚上回去再说……”

    那边忙不迭地挂断了电话,耳边响起长长的忙音。

    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心头。

  • 第2章 归家

    监狱在林市近郊,我走了很远的路才打到一辆车,掏出了身上所有的余钱才紧紧巴巴够付了车费,下车的时候,司机大哥一脸同情地对我说:“丫头这是咋了,怎么跟逃难似的。”

    我拍了拍一身的尘土,笑得有些牵强。

    循着熟悉的路径,回到阔别已久的家。推开门的瞬间,久违的熟悉感瞬间将人击溃。我顾不上其他,将已经被抽干最后一丝力气的自己扔进了浴缸。

    在浴室躺了半个小时,脑海中纷繁复杂地闪过许多念头。回想起当初大义凛然替岑昕坐牢的场景,那时候的他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愧疚和疼惜,承诺等我出来,会竭尽所能补偿我……

    胡乱冲了一遍凉水,将身体擦干净,伸手去摸毛巾,却看见浴室的衣架上整齐地叠放着两套情侣睡衣,心中不悦的情绪顿时一扫而光。他应该真的只是工作太忙而已,毕竟还考虑得这么周到,特意在浴室为我准备了睡衣。

    内心涌起一阵感动,没作他想便将睡衣穿在身上。浅紫色丝绸面料,是我一向钟爱的风格,穿在身上舒服极了,唯一的不足就是尺码偏大了一些。

    我站在梳妆镜前左右看了看,腰身有些肥了,显不出本该性感的姿态,反而略有些好笑的感觉。端详着镜中瘦黄的脸庞,不禁皱了皱眉,难怪衣服偏大,岑昕许是记着我以前的尺码,没料到这三年来我瘦了许多,已经不是当年还略显婴儿肥的唐言了。

    正想到这里,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窸窣的开门声。

    我冲出房间,在面前这个男人缓过神来之前紧紧抱住了他。这是我早就设想好的场景,等我出狱见到岑昕的第一眼,一定要紧紧地抱住他,如果可以,我想一整晚都抱着他,弥补这三年来入骨的思念。

    而与想象有所出入的是,岑昕并没有回应我的拥抱,反而是有些受惊的样子,立刻推开了我。

    他看着我,眼中露出疲倦的神色。

    我受不住力,被推得险些撞到墙上,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岑昕立刻伸手拉住了我,问:“没事吧?”

    “你怎么了?”

    “你吓我一跳。”他漫不经心解释着,在玄关处换下拖鞋,我伸手接过他的公文包,听见他的声音在耳后响起:“开了一天的会精神疲倦,不好意思。”

    “没事……你太辛苦了!”

    岑昕这才定睛看我,他挺直了腰板站在客厅中央,眼神在我身上逡了三巡。

    “你……”他指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看出他的意思,不禁掀起睡衣的衣角像个小女生一般在他眼前转了三圈,复问他:“你特意给我准备的吗?你看好不好看……我觉得挺好看的,就是有些大……不怪你,是我瘦了……下次买小一码……”

    岑昕沉默了许久,最后收回目光,越过还在絮叨的我,口中说着:“太大了,脱下来吧。”

    许是我的错觉,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漠的寒光,惊得我后背一阵发凉。

    我回过身,岑昕已经走进浴室,浴室昏黄的灯光映出他模糊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分别太久,我觉得这个身影陌生至极。

    一阵恍惚,心中泛起说不出的苦涩。

    我倚在浴室门口等他出来,有些酸涩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半晌,传出开门的声音,岑昕裹着半条浴巾出现在我眼前。

    “这个……”

    “怎么还没换?”他打断我的话,言语中带着一丝不耐烦。

    “这就去换!”我举手表示投降,又端起一副谄媚地嘴脸问:“晚上你带我去哪儿吃饭呀?我想去西街,好想念那边的小吃,我们先去西街口那家的烤肉店,然后再逛一遍小吃街,如何?”

    “唐言!”岑昕再一次打断我,再看他已经眉头拧成一团,他几番欲言又止,最后揉揉眉头,叹出一口深气。

    我屏住了呼吸,小声支吾:“怎么了?”

    “对不起,唐言……”岑昕伸出双手用力按住我的双肩,用略显无奈地语气说:“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改天再带你去西街,成吗?”

    “可是我……”我忍不住委屈:“我今天刚出来,你不去接我也就算了,连顿饭都不能陪我吃吗?”

    强忍了一天的情绪,我委屈至极,再也装不出通情达理的样子,红着眼眶质问。

    岑昕听罢,喉间叹出一口气,眉头锁得更深。

    “我累了,先睡了。”他没有要多做解释的意思,转身进了对面客房。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客房门口,猛烈的关门声惊得我浑身一凛。我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从脚底蔓延出一阵麻意,才转身进了房间。

    刑满回家的第一晚,我的丈夫岑昕没有任何解释,一个人睡在了书房。安静躺在房间偌大的双人床上,看着窗外透过来的城市灯光,心里像打了个结。

    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吧,这三年岑昕升了职,工作变得比以前更加忙碌。

    窗外的喧嚣渐渐平息下去,整个城市进入深夜的节奏,我瞪大了眼睛难以入眠,几次挣扎入睡未果,我从床上起身,来到电脑桌前。

    开机,搜索最新的求职信息。

    各类的招聘信息很多,我按部就班地填写着个人简历,写到最近三年的工作经历时,不得已停了下来。

    一片空白。

    心中升起一阵烦乱的情绪,关了电脑强迫自己继续入睡。

    像我这样坐了三年牢出来的人,恐怕再难找到什么不错的工作了吧,二十多年来认真付出得来的学业、奖励,会因为这个人生污点而被一票否决。

    没有料到的是,第二天醒来,手机邮件提醒,我竟然收到了T.R公司的面试邀请。

    T.R作为近年新晋珠宝上市公司,其影响力和知名度在短时间内以不可思议的力度快速上升,在它的影响下,国内珠宝市场曾被迫刮起一场“龙卷风”式的重新洗牌。

    我进监狱时,T.R还是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公司,偶尔有几个名不见经传的报纸杂志会出几篇关于其珠宝工艺的报道,而不知从何时开始,监狱的公放电视里开始频繁播放关于T.R的新闻报道,开始有人忍不住啧啧称奇。

    我从床上坐起身子,看着手机邮件上的面试提醒,不禁晃了神。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请不要相信爱情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