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暖暖内含光、莫子谦莫弯弯五少小说

暖暖内含光

莫子谦莫弯弯五少小说

主角:莫子谦,莫弯弯,五少 标签:虐恋、总裁、复仇、斗智斗勇、

丈夫家外有家,结婚四年的我,方知一切的幸福都是假象。危急时刻,丈夫用身体护住那个女人和孩子,而我却因为冲动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两年后,一无所有的我迈出监狱的大门,从此开始我复仇的步伐……

江心月影 状态:连载中

莫子谦莫弯弯五少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3章 狼狈入狱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莫子谦忽然回头了,那张温润如玉的脸看到凶猛冲过来的车子时,顿时煞白,笑容变成了深深的震惊,他一把推开背向着我,离车子最近的陈丽嫣,但自己却再来不及躲开,他抱着那孩子身子滚出去好几米远。

    我开的宝莱也失控地撞向了小区的假山,血,从我的额头淌下,很快模糊了我的视线,意识迷朦中,我听到警笛轰鸣以及救护车的锐响。

    睁开眼时,我已经在医院里,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脑震荡让我头晕晕的,身体有点儿不受控制。两个警察站在床边,正等着我醒来做审问。我也看到好友佳郁焦急担忧的目光。

    “那个杀人犯呢?我要杀了她!”

    外面传来莫子谦的妈妈,吴娟愤怒的喊声,她的身影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不顾警察的阻拦,挥手就给我两个重重的耳光。

    “你个杀人犯、刽子手,你自己生不出来就算了,竟然还要杀我儿子、我孙女,我今天就让你去死!”

    吴娟扑过来,双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喉咙。

    我的额头,伤口崩开,鲜红的血很快又打湿了厚厚的沙布,这个我叫了四年妈妈的女人,我对她如亲生母亲的女人,她视如不见,只面目狰狞,双眼腥红,两只手青筋爆跳如恶鬼的厉爪死死地扼着我的喉咙。

    “你快放开!你会掐死她的!”佳郁吓坏了,赶紧来掰吴娟的手。

    可是没有用,吴娟是恨不得我立刻给他儿子孙女偿命的。

    我的喉咙被扼的死死的,已经不能呼吸了,我的眼前一阵阵的发白,我想我就要死了。吴娟不掐死我,我也会被法院判处死刑,因为我撞死了那对父女。

    后来,还是警察救了我,案子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这个刽子手还不能死。

    警察将吴娟拉开了,吴娟又哭又骂好半天才被亲戚拉走。警察一边问我为什么要开车撞莫子谦父女,一边做着笔录。

    我说,莫子谦骗了我,他家外有家,还生了那么大的女儿,却骗了我差点儿四年,我精神受了刺激,才会开车撞他们。

    警察的神情是同情的,但同情并不能成为不逮捕我的理由。三天后,我被一辆警车带走了。

    在等待审判的日子里,陈丽嫣网上发贴,说她和莫子谦本就是一对,是我第三者插足,抢走了她的爱人,又因为生不出孩子,对她的女儿起了杀心。那一天,还好有莫子谦在,要不然,她的女儿就被撞死了。

    她声泪俱下的控诉,滴滴泣血一般,听者无不震怒,对我这个“小三”恨之入骨。更有律师界的同行们,要自告奋勇帮陈丽嫣打官司,誓要把我送上黄泉。

    当然,这一切我并不知道,是佳郁哭着告诉我的。佳郁还告诉我,莫子谦和那女孩儿并没有死,我的车子撞过去的时候,是莫子谦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那女孩儿,那女孩儿除了手臂有轻微擦伤之外,几乎毫发无损,而莫子谦,他原本有可以毫发无伤的机会,是他推了陈丽嫣那一下,耽误了逃开的时间,又因全力护着那女孩儿,内脏出血,身体多处骨折,现在仍躺在ICU里。

    我的眼泪掉下来。

    这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过,会把我当成女儿一样宠的男人,下辈子还要与我做夫妻的男人,他是这样保护着他外面的女人和孩子。用自己的生命。

    吴娟又来了,歇斯底里的骂声,隔着厚厚的玻璃恨不得一刀一刀将我凌迟的凶狠,我视若无睹,我的心已经死了。

    很快,到了庭审的日子,我被两个警察控制着站在被告台上,身上套着有色马甲,双手也被铁铐铐住。吴娟和莫子谦的父亲莫城都来了,莫城一直神色复杂,吴娟见到我便破口大骂,如果不是有警察拦着,她会冲过来,撕烂我的脸。

    许是伤重未愈的缘故,莫子谦没有出庭,莫子谦的几个发小却来了,他们有的神情凶狠恨不得扒了我的皮,有的一脸无奈和可惜,有的则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他们一直叫做嫂子的女人原来是一个蛇蝎心肠的魔鬼。

    陈丽嫣站在原告台上,哭的浑身发抖,嘴里只不停地念叨一句:“思思还不到三岁,还不到三岁,她怎么撞的下去……”

    这副柔弱可怜的样子,加之人们对弱小的同情,更加激起了吃瓜群众的愤愤不平,旁观席上发出请求法官从重判决的呐喊。只有佳郁,她哭着喊,说我是无辜的。

    我向佳郁凄然一笑,他们只要我死,你一个人纵使喊破嗓子又有什么用。

    最后是法官制止了这场喧哗,法院的判决并没有如吴娟和陈丽嫣的意,因为我撞的人他们没有死。

    我被判处了五年监禁,自此开始了我的囚徒生涯。长长的卷发被剪成了短短的齐耳发,体面干练的职业套装换成了宽松朴素的囚服。我像其他女囚们一样辛苦劳作,一样吃着最简单粗糙的食物,住着毫无隐私可言条件简陋的监狱多人间。

    女囚中,还有我经手过的案子的被告人,她们自不会放过这个报复我的机会,有监管人员在的时候是不敢的,但夜色却成了他们的保护伞。

    她们揪我的头发,撕我的大腿,用笔尖戳我的皮肤,用开水烫我的胳膊,但凡看不见的地方,但凡所能想到的方式,无所不用其极。

    而我,都忍了。

    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一向自我保护欲极强的我,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在那种非人的虐待下,生生忍受着。

    大概也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我的心死了,身体上的虐待,已经不能激怒我了。我甚至感觉不到疼,因为我的心也麻木了。

    入狱三个月后,莫子谦来了。

  • 第1章 家外有家

    我和莫子谦是夫妻,十九岁大学未毕业,我便成为他的女人,到现在已经四年,这些年,他对我疼爱有加,我们夫妻过着蜜里调油一般的日子。我以为,谁都会出轨,莫子谦不会,谁都会离婚,我和莫子谦不会离婚,直到那天,一条陌生的彩信将我的生活彻底推入地狱。

    那天,莫子谦有应酬很晚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一部狗血电视剧,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的一震,我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

    照片中一对青年男女围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头上戴着生日王冠,一脸甜笑,旁边的男子正准备帮她吹灭生日蛋糕上的蜡烛。我的目光就被那男子生生定住了,那不是莫子谦吗?我又迅速地向照片上的女人瞧去,这一瞧之下,却是再难呼吸,那女人不是……

    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幕,那时,我和莫子谦刚刚领证,我去他的单身公寓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床头柜子上扔着一个皮夹,皮夹上落满灰尘,显然许久未被人动过。好奇心驱使,我打开了那皮夹,我的目光也随即被皮夹夹层里的照片定住了。

    照片上的女子一头卷发,打扮洋气,时髦漂亮,这会是谁呢?

    正好莫子谦来了,我便怀着疑惑把皮夹丢给了他。

    莫子谦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A大是国内顶尖的大学,莫子谦在大学时期便是风云人物,大二便开始创业,大学毕业时,别的学生在拼命找工作,他却已经身家不菲,这样的男子,会没有一两段情史,打死我也不会信的。

    我一边心里吃味着,一边暗暗观感着莫子谦的表情,能被放在皮夹里的照片,想来那人,一定在莫子谦的心里占据着不可言说的位置,会是他的初恋吗?

    可我却只看到莫子谦皱了皱眉,便把那张照片连同皮夹一起丢进了垃圾桶,“多少年前的东西了,早该扔了。”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便径自转身去收拾别的东西了。

    见他反应如此平淡,我心里一松,那女人或许只是他生命里一位匆匆的过客吧,两人或许早已没了交集。只要莫子谦他现在爱的是我,婚后又一直忠心于我们的婚姻,我去关心他的以前做什么呢?

    可话虽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在莫子谦不在的时候,旁敲侧击地问过莫子谦的一个哥们高乐,这小子比我小一岁,在莫子谦的几个哥们中,和我最说的来。

    高乐说,莫子谦在大学时处过一个女朋友,一直到大学毕业两人还在一起,但那女孩儿凡事我行我素,从不顾意莫子谦的想法,不但经常故意玩失踪假生病考验莫子谦,还不顾莫子谦的苦苦哀求,把怀孕五个月的胎儿给打掉了。

    五个月呀,那孩子都会动了。高乐说话时,眼睛里露出深深的婉惜,连一个旁人都会如此难过,何况做为孩子父亲的莫子谦,莫子谦被伤透了心,两人自然而然就分手了。

    我在心里叹息一声,为莫子谦难过。好在,那女人只是莫子谦的过去式,我掌握的是莫子谦的未来,想到此处,心里又开朗起来。

    可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既是能放在皮夹夹层的人又怎么会轻易忘记?

    我正心思百转的时候,手机又有短信进来,还是那个号码:“莫弯弯,这孩子是我和子谦的,那年同学聚会,子谦抱着我,说一直没有忘记过我,娶你只是身体需要,希望我回到他身边。整整一个下午,我们一直在做,做的昏天黑地,这孩子就是那天有的。我们的事,子谦爸妈,还有他的几个发小都知道,子谦每个月都会来邻市看我们,对了,他明天也会过来。我们会商量结婚的事情,必竟思思已经这么大了,是时候该给她一个家了。莫弯弯,你还等着子谦赶你走吗?”

    我的呼吸一下子窒住了,眼前闪现着陈丽嫣得意的笑脸,莫子谦和陈丽嫣以及那个孩子,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亲密画面,心口处有什么在剧烈的翻涌,陈丽嫣、他们的女儿、同学聚会……我的眼前一阵阵发黑,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和莫子谦属于闪婚,他坚决要负责到底,于是三个月后拿到大学毕业证,我便跟他闪婚了。

    婚后,他把我宠到骨子里,我也爱他到极致,那天,我们早上才温存过,中午他便去参加同学会了。回来时,已是午夜,浑身带着酒气,一进门一边嘴里呢喃,“弯弯,我爱你。”

    我还好笑地拧他的耳朵,我说,“莫子谦,你神经了,我知道你爱我,好了,快点儿洗洗睡吧。”

    而他却搂着我不动,脑袋深深埋进我颈窝,现在想来,应该是对我这个妻子满怀愧疚吧!

    同学会跟前任,怎么会有脸见自己口口声声深爱的妻子?

    我捏着手机,双目充血盯着照片上那个与莫子谦眉眼极是相似的女孩儿,莫子谦,很好。

    每月以出差的名义去邻市,少则一天,多刚三五日,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出差的真实性,原来,他是去邻市看初恋和女儿,他在那边早已有家,而我却被蒙在鼓里四年。更让人可气的是,莫子谦的父母都知道这件事,莫子谦的发小们也知道,只有我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我牙齿咬的咯咯响,心头在滴血,那一刻,我想拿把刀,去杀了莫子谦。

    莫子谦临近午夜才回来,我什么都没有问。

    莫子谦眼角和嘴角都弯起来,容颜越发的俊魅。

    我只盯着他的气质和风华都无双的脸冷笑,目光下落处是他的喉结,此时此刻,我真想把手狠狠扼在他的喉咙上。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莫子谦并没有发现我眸中的冷意和恨。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