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爹地追妻有点狂、谢淮墨唐浅怡董诗诗关欣小说

爹地追妻有点狂

谢淮墨唐浅怡董诗诗关欣小说

主角:谢淮墨,唐浅怡,董诗诗,关欣 标签:轻松、总裁、

七年前,她主动惹了那个叫谢淮墨的男人后,一声不响,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七年后,他是知名连锁餐饮集团创始人,势要她为当年的离去,给自己一个交代。谢淮墨:“唐浅怡,告诉我你当年离开的理由,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唐浅怡:“当真?”谢淮墨:“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话音未落,谢淮墨发现自己的腿上多了一个挂件。小包子挂件:“谢叔叔,你的招商银行,已上线!”三秒后,平地响起男狮子吼——“唐浅怡,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打断你的小短腿!”

南小栀 状态:完结

谢淮墨唐浅怡董诗诗关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再相见

    圣地亚哥酒店。

    商业泰斗庄氏集团董事长庄德洲的六十岁生日庆典宴会今晚在这里举行。滨城的所有商业精英几乎都受邀出席。

    华丽璀璨的吊灯下,满场的衣香鬓影,穿流如织。

    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优雅地交叠着双腿,一只手放在沙发靠背上,一只手端着酒杯,优雅地品啜,偶尔掀起眼帘,淡漠慵懒地扫一眼这些宾客,周身洋溢着华美的气息。

    不知为何,今晚,他的情绪难得的躁郁,心窝子突突地发慌,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简直莫名其妙!

    他想,再呆个几分钟,给了庄老的面子,他就走。

    谢淮墨抿了口杯中红酒,英俊如画的脸上浮现一丝阴郁。

    几分钟后,谢淮墨扯了扯领带,解开衬衫纽扣,长舒口气,优雅地站起身。

    他正要朝今晚的宴会主角走去,余光瞥见一道曼妙的身影。

    是她!

    谢淮墨一双形状漂亮的狭长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似乎恨不得在对方身上剜出一个血窟窿!

    突的,手心一阵疼痛,他倏然回神,神色漠然的将被自己生生捏碎的酒杯“完好”地放到茶几上。

    心中一字一顿的默念着那个藏在心底难以介怀的名字,唐、浅、怡。

    唐浅怡身着黑色的晚礼服,挽着她老板的手臂,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两个梨涡使她看上去竟十分小清新。

    “唐小姐,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江氏的副总看到唐浅怡,眼前一亮。

    唐浅怡大方地笑着说,“谢谢!”

    正寒暄着,江副总身边的女伴忽然惊叹道:“江总,谢淮墨也来了!”

    唐浅怡顺着女人难掩兴奋的眼神望去,脸色瞬间苍白。

    “唐小姐,走,我为你引荐这位滨城新贵!”

    唐浅怡眼波微微一闪,毅然婉拒了江副总的好意。

    “谢谢,还是不了。”

    江副总愣了下,觉得这位唐小姐有点意思,居然对谢淮墨不感兴趣?

    唐浅怡微微侧身,以余光瞥向那个早已不同凡响,连商界泰斗都要敬他三分的男人,嘴角勾起嘲弄的冷笑。

    谢淮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唐浅怡撇了撇嘴,冷冷收回目光。

    她正要对自己的老板说,身体不太舒服,先回去了,这时,一抹亮丽的熟悉身影步入唐浅怡的视野!

    女人穿着抹胸长裙,银色高跟鞋,长发挽成发髻,脸上挂着青春洋溢的笑容,施施然地朝谢淮墨走去,仿佛自己是最高贵的公主。

    董诗诗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从小爱慕的男人,轻声抱怨,“阿墨,原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呢!”

    谢淮墨眼神阴沉地瞪着角落里和别的男人周旋的唐浅怡,恨得牙痒痒的。

    她分明看到他了!

    他确定!

    七年前,一声不吭地消失!

    七年后,当着他这个没分手的男朋友的面,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

    唐浅怡,你真的很欠收拾!

    谢淮墨总算明白了今晚为何一直心绪不宁。

    “阿墨?”

    听到身边女孩子的呼唤,谢淮墨回神看了眼董诗诗,勾起一抹笑容。

    “跟庄董聊完了?”

    谢淮墨眼神温柔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七年了,董诗诗一直跟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如果今天唐浅怡没有出现,他想,董诗诗会是个好的结婚对象。

    邻家小妹,比他小五岁,从高中起,一直追逐着他的脚步,把他当成她人生的奋斗目标。她努力考上他念过的大学,选择他的专业。大学毕业,又努力进入他的集团。现在,正努力做他的左傍右臂。

    “是啊,庄董让我感谢你今天能来。”

    董诗诗说着,眼睛亮亮的,看起来十分乖巧。

    她努力扮演着谢淮墨身边懂事听话的小女人,因为只有这样,谢淮墨才不会推开她。

    会客厅忽然传来舞曲,谢淮墨牵着董诗诗的手,滑入舞池。

    “阿墨,你今天心情不好?”董诗诗低声地问着,声音温柔似水。

    恍惚间,谢淮墨再一次想起某个女人,那个女人,也会在他心情不好地时候低低地问:“阿墨,怎么了?”

    谢淮墨陡然回神!

    他看到唐浅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下一秒就要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他下意识地撇开了董诗诗搭在他肩头的手,脸色陡然阴沉,情急之下大声喊道,“唐浅怡!”

    然而隔着偌大的舞池,唐浅怡并没有听到谢淮墨的叫喊。

    谢淮墨抬脚就要去追决定提前离场的唐浅怡,却被董诗诗抓住了手臂。

    “阿墨!”

    董诗诗扫了一眼门口那道清丽的身影,她看得并不真切,但这一刻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开谢淮墨,“你看错了!唐浅怡不可能在这里,一定不是她!”

    谢淮墨盯着门口,狠狠地推开董诗诗,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不顾自己的失礼,疾步追了出去。

    灯光明亮的走廊上,哪里还有女人的身影。

    不过是晚了几秒,这个女人就再次从他的世界消失了?

    唐浅怡,你这个妖女!

    舞池内,董诗诗落寞的站在五彩斑斓的聚光灯下,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消失了七年的女人又一次出现在阿墨面前!

    她费了那么多努力和心思才走到阿墨的身边,她绝对不会让她轻易毁掉这一切的!

    谢淮墨一刻不停地朝电梯跑去。

    他的手心那么疼,这一次他一定不给她机会说消失就消失!

    “唐浅怡!”

    唐浅怡打开车门,正要坐进去,却被人用力扣住手腕往后一拖,整个身子跌进了男人宽阔的怀抱!

  • 第2章 接触谢氏

    看清对方的脸,唐浅怡回过神来,拼命挣扎。

    “放开,放开我!”

    “休想!”

    唐浅怡心里发慌,因为她完全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和谢淮墨见面。

    谢淮墨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紧紧地抓着唐浅怡的手腕,这才给了她一些自由。

    唐浅怡愤怒地低吼,“放手!”

    谢淮墨已经不是当年的大男孩,七年的商场历练,让他早就学会了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

    但是在这个女人面前,想要保持冷静,却有些困难。

    “唐浅怡,你欠我一个解释!”谢淮墨的声音低而无奈又夹杂着万般痛苦。

    唐浅怡的心一阵抽痛,别开脸,没好气地吼,“有病!”

    “给我一个解释!”谢淮墨睁开眼,眸光坚定。

    “解释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们再不是那少不更事的少男少女。”唐浅怡强压下心头的愤怒。

    “为什么一声不响地离开?”

    “累了!”

    “这不是理由!”

    “不爱了!”

    “你说谎!”

    谢淮墨的声音蓦然拔高,难掩心头的激动。不爱了,突然就不爱了?叫他怎么相信?

    “谢淮墨,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那已经是陈年往事了,现在大家都过得很好,不是么?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就像两条平行线,我们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也不应该再有什么交集。”

    唐浅怡呶了呶嘴,看到跟随谢淮墨追出来的女孩子,道:“喏,你的邻家小妹来找你了!”

    “阿墨……”

    借着董诗诗拽住谢淮墨的空隙,唐浅怡赶紧回到车上,让司机开车。

    那一段往事曾卡在她的心头像一根难以下咽的刺,每每想起都是一阵刻骨铭心的痛。

    她要怎么告诉他,当年离开他不是她的本意,是他妈妈找到她不惜下跪求她离开,因为谢淮墨的人生里不可以有她,她会挡了他的路……

    “你来做什么?不关你的事!”

    谢淮墨侧头看了一眼眼眶微红的董诗诗,先前的温柔荡然无存。

    眸子顺着唐浅怡离开的方向沉了沉,无妨,只要她还在滨城,她就休想再次从他生命里消失。

    一个月后。

    乔天杰的办公室。

    “唐经理,谢氏的项目,由你来跟进!”

    “啊?”唐浅怡伸手拿过桌上的文件,皱眉,诧异,“老板,谢氏不是只做实体,不与任何投资公司接洽吗?”

    “凡事都会有例外嘛!”

    乔天杰站起身来,狭长的双眸透着商人的精明,他神秘一笑,道:“上个月,谢氏在十七家投资公司里挑了十家,派了市场部的人对十家公司进行市调,最终选定了三家公司进行洽谈,所以,我们正信投资将派出最优秀的业务经理唐浅怡小姐与谢氏对接!祝唐小姐马到成功!”

    “……”

    唐浅怡抱着谢氏的材料,觉得无比沉重。

    出了老板的办公室,走了一段路,忽而顿悟般一笑:唐浅怡,想什么呢?工作而已。

    何况,上一次见面,已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足以说明,他在圣地亚哥酒店大堂门口与她拉扯,不过是久未见面有点激动罢了。

    唐浅怡一手抱着文件一手拿着电话,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虽然对谢淮墨非常了解,但对谢氏,她却没有什么研究,看来一会儿得在办公室好好了解了解谢氏的相关情况。

    正想着,一个陌生的电话接进来。

    “您好,哪位?”

    “谢淮墨!”

    对方的声音陌生又熟悉。

    “……”唐浅怡的心猛地一跳,这种感觉,很奇怪,她很心慌,努力镇定,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而专业,“谢总好!刚刚我接到通知,谢氏的项目将由我来跟进,以后有什么事,谢总尽管吩咐!”中国的地皮真薄,才拿到谢氏的资料,还没看,某人的电话就来了。

    “半个时辰内,到画布咖啡月亮船包房!不要迟到!”谢淮墨说完挂断电话,唇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笑容。

    很久很久,没有这样会心地笑了。

    此刻,电话那端的女人该是怎样的表情呢?

    还和七年前一样,会将‘要死了要死了’挂在嘴上吗?

    “喂……喂……”唐浅怡跳脚,咬牙切齿地对着已经挂掉的电话破骂,“要死了,要死了!谢淮墨,你个王八蛋!”

    去不去呢?怎么去呢?

    他要她去做什么?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