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夺命狂医、华风姜雪佳楚天小说

夺命狂医

华风姜雪佳楚天小说

主角:华风,姜雪佳,楚天 标签:都市

严格说来,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我只是把一个人的寿命,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新的明天 状态:连载中

华风姜雪佳楚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死神

    临海市,仁华医院。

    小护士看着已停止的心电图,急得满头大汗:“华医生,大事不好啦!病人死了。”

    华风瞪了小护士一眼:“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出了问题又不要你背锅。”

    看着华风云淡风轻的样子,小护士不禁吞了吞口水,再看向华风的时候,脸上满是古怪之色。

    说起来,她确实不应该大惊小怪,因为这段时间给华风打下手,今天这种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最近半年来,经他手被医死的病人不下十个,被大家取了个绰号叫死神!

    当然,这还不是最离谱的,更离谱的是,这样一个刽子手,偏偏还是医院的金牌医生,让不少权贵趋之若鹜。

    华风将小护士的表情尽收眼底,当然知道她心里是如何想的,不过他懒得和一个小护士较劲,偷偷松开了放在死者身上的手,举腕望着手表上的数字不断跳动,转了30圈,最终显示出一个繁体50字样,他才满意一笑,在心中自语:总算又弄死一个,要不然怎么说好人多短命祸害留千年呢?这家伙坏事做尽,居然还有30年寿命,上天不收他我收他……

    其实他手表上的数字是一个时间,上面写着50年,这是一块神奇的手表,他当初得到的时候还差点因此丢掉了性命,手表有很多神奇的功能,其中一项就是能够在杀人之后吸取对方的正常寿命。

    两分钟后。

    华风、小护士走出了手术室。

    一直守在门口的院长楚天和几个医生快步迎了上来,满脸着急七嘴八舌的询问着。这次的病人可不简单,据说是市里一个黑势力的大佬,此刻门口聚集着一众小弟,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华医生,手术成功没有?”

    “何护士,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华风掏出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望着小护士淡淡的说:“这种事我懒得说,你来说吧!”

    医死人是件很光彩的事吗?

    小护士心中相当无语,低下头羞愧的说:“手术失败,病人死了。”

    听见这话,楚天和几个医生脸色狂变,一个个对华风破口大骂,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平时都很注重言行,可这次实在忍不住了,要知道短短一个星期华风就已经医死两个病人了。

    “华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你究竟是医生还是郐子手?”

    “华风,仁华医院不需要你这样的医生,你可以收拾东西滚蛋了。”

    “……”

    华风慢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毫不在意的瞟了院长几人一眼,淡淡的说“离张老病发还剩10分钟,你们可以继续骂。”

    院长脸色又是一变,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再也骂不出半句。

    其他几个医生也是脸色特别难看的闭口了,他们就像便秘一样憋得胀红了脸很辛苦。

    院长脸上强行挤出一个笑容,无可奈何的说:“华医生,我们刚刚就是太激动失了方寸,你别放在心上,时间不多了,你快点去吧!千万别耽搁了给张老治病。”

    华风伸了一个懒腰,邪笑道:“最近真是太累了,要是哪个医生能替我分担一些就好了,唉!只可惜没有。”

    说完这话,华风手指一弹,烟头快而准的投进垃圾箱,华风很臭屁的一笑,迈着大步朝张老的病房走去。

    几个医生看着华风那嚣张劲特别不服气,医死了人还这么装逼,真不知他的脑袋里是怎么想的,他们都骂骂嗲嗲的发泄着对华风的不满。

    “院长,华风实在太狂妄了,你一定要想个办法收拾他一下,要不然长此以往就没人制得住他了。”一个主任医生用力跺了一下脚,他对华风真是恨到骨子里去了,原因是华风曾当众羞辱过他。

    “院长,华风一个星期就医死了两个病人,已经给医院带来了很严重的恶劣影响,这样的医生必须开除。”

    “……”

    院长何尝不想狠狠的教训华风,但现在用得着华风的地方真是太多了,他不敢也不能这样做,瞪了几个医生一眼,冷冷道:“行了,都别再说了,你们谁要是能像华风一样把死人救活,也可以这样猖狂,我保证不会说一句。”

    ?几名医生立刻闭嘴,他们虽是很讨厌华风,但说到医术,他们都不得不对华风说一个服字,其实他们都很想弄明白华风年纪轻轻为何会有一身深不可测的医术?

    一路走来,那些见到华风的医生和护士都对他指指点点的,有人尊称他神医,有人骂他死神,两个极为茅盾的身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想不吸引人都难。

    华风推开豪华VIP病房的门走了进去,病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姓张名亮,退休前曾是省里的一把手,现在他的儿子也是临海市一个实权部门的局长。

    今天病房里多出了一人,一个小姑娘坐在病床的右侧,她有着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俏皮的笑意。

    张亮拍拍小姑娘的手,望着华风笑呵呵的说:“华医生,你来了啊!又得麻烦你了。”

    华风点点头,大步上前。

    “华医生,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最疼爱的孙女张舞月,你们都是年轻人,以后好好接近谈谈……”张亮在华风和张舞月的脸上瞅来瞅去,双眼滴溜溜直转,谁也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张小姐,你好。”华风客气的打招呼,见惯美女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张舞月是一个罕见的佳人。

    张舞月举目上下打量华风一番,撇撇嘴,说道:“你也不像爷爷说的那么优秀啊!年纪轻轻医术真的那么好吗?”

    华风眼中精光一闪,他向来是别人敬他一尺他还别人一丈,张舞月这么不给他面子,华风也用不着和她客气了,沉声道:“我要给你爷爷治病,你出去门口守着,别让人来打搅。”

  • 第二章 你病的不轻

    “啊!”张舞月惊叫一声站起来,指着华风喝问:“你让本小姐去守大门,凭什么?”

    华风耸耸肩,淡淡的说:“就凭我是你爷爷的主治医生,就凭只有我一个人能治他的病,这两个理由够了吗?”

    ?张舞月何时被人这样‘污辱’过,气得脸色发青,瞪着华风大呼小叫:“你少在这里吹牛逼了,我就不相信偌大的一个临海找不出能医治我爷爷病的医生,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快出去……”

    “小妞,我是张老的主治医生,你没权指吩我。”

    张舞月恶狠狠瞪了华风一眼,刚想让张亮发号施令,却发现张亮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了浓密的冷汗。

    “爷爷,你怎么了?”张舞月吓了一跳,极为担忧的问道。

    张亮胸口上下起伏,咳嗽几声,废力艰难的说:“舞月,你别耍大小姐脾气,你听华医生的去门口守着,没有华医生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

    “爷爷,可是……”

    张舞月对华风是有很大的怨气,但她实在不想看见张亮被疾病折磨,只好走了出去,不过出去前她扬起拳头威胁了华风一句,看那架势要是华风不能治好张亮,她非得把华风撕碎不可。

    “张老,闭上双眼,躺平了。”

    张亮强忍着疼痛照做。

    华风立刻启动手表的治疗功能,假意用银针刺入对方穴位中,手表时间开始一圈又一圈的倒退,同时一股柔和拥有神奇治愈能力的‘寿命’缓缓涌入张亮的身体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张亮的脸色缓和下来,慢慢变得红润,呼吸也不再急促了,和先前一比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华风看着手表上的数字正在不断减少,心里肉痛不已!杀人容易救人难,利用手表存储的寿命给人治病,得根据病人的病情付出相对应的十倍以上。

    从开始着手给张亮治病,华风已经耗费了二十年寿命值,想要让张亮痊愈,保守估计得三十年寿命值,如果不是得利用张老解决那些医死病人的纠纷,华风才舍不得用手表替张亮治病!他处心积虑的医死那么多罪有应得的病人赚取生命值,其目的就是救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为了这个人,华风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

    华风收回手,望着张亮淡淡的说:“张老,你可以睁开双眼了,再替你治疗一次就能痊愈了。”

    “华医生,你是我见过最神奇的医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张亮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想起刚才张舞月对华风的态度,张亮心里一颤,赶紧道:“华医生,舞月这丫头自小就被我宠坏了,刚才对你不礼貌,我代她向你道歉,你千万别和这小丫头一般计较。”

    华风对张亮的态度还算满意,点点头,说道:“张老,你恩怨分明,对事不偏不倚,我很欣赏敬重,看在这点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孙女舞月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什么?”张亮惊呼一声,老脸上尽是震惊之色。

    华风瞟了张亮一眼,叹了一声,推开门走出病房。

    张舞月看见华风立刻迎了上去,喝问:“我爷爷怎么样了?”

    华风懒得搭理张舞月,什么也没说往前走。

    张舞月气疯了,瞪着华风的背影骂了一声,然后快速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张亮好像丢了魂一样坐在床上自言自语,张舞月吓了一跳,小跑上前,摇晃着张亮的手臂急声问道:“爷爷,你怎么了?听得见我说话吗?”

    过了一分钟。

    张亮回过神来,神色复杂看了张舞月一会,拉着她的手郑重其事的说:“舞月,你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你赶紧去给华医生道歉,请他原谅你并给你治病。”?

    “爷爷,你没有搞错吧!我会有病?前几天我刚检查过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张舞月伸手摸了摸张亮的脑门,没有发烧啊!她就不明白了张亮为何会突然说她有病。

    张亮早就料到张舞月会是这个反应,拉着她的手很认真的说:“舞月,刚才华医生替我治好病后告诉我,你有病,而且病的不轻,我绝对相信他说的话,你现在立刻向华医生道歉,请他为你治病,只要他肯出手,我相信就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什么?是华风说我有病的?”张舞月尖叫一声,好像被人踩住了尾巴,咬牙切齿道:“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刚才得罪了华风,他为了报复我才故意这么诋毁我。”

    张亮没想到张舞月对华风的成见这么大,苦笑道:“舞月,华风医生是我见过最神奇的医生,他不可能拿这事开玩笑,你现在就去向他道歉请他给你治病。”

    “爷爷,我不知道那个叫华风的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相信他,但我一点都不信,他一定是在借机报复我,我绝对不会让他的阴谋诡计得逞。”张舞月气得脸色发青,真恨不得立刻重重的咬华风几口出气。

    张亮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盯着张舞月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语气沉声道:“张舞月,如果你还拿我当爷爷,现在立刻去向华医生道歉,并且求他替你治病,如果你不照做,那我张亮就没有你这个孙女……”

    “啊!爷爷,你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我?”张舞月不可思议的叫了一声,急得快哭出来了。

    “什么叫外人,华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想再重复一遍刚才说的话,你现在立刻去向华医生道歉,求他给你治病。”张亮脸上的表情真的很吓人。

    张舞月用倔强的目光看着张亮,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爷爷,你讨厌死了。”

    说完这话,张舞月捂面跑了出去。

    张亮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无力的靠在床上,一脸苦涩的低声自语:“舞月,爷爷真不是故意冲你大吼大叫的,爷爷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