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腹黑总裁,前妻撩上瘾、苏木颜陆正庭苏小辰小说

腹黑总裁,前妻撩上瘾

苏木颜陆正庭苏小辰小说

主角:苏木颜,陆正庭,苏小辰, 标签:婚恋、出轨、总裁豪门、办公室恋情

白天,她是他最精明强干的秘书,替他处理各种事件。晚上,她是他最善解人意的说客,替他安抚各色情人。某天,她遇到一个刁钻的情人,指着鼻子怒骂,“谁不知道你苏木颜是陆言庭的前妻,怀孕不到八个月生下野种,被陆家扫地出门,是人人唾弃的破鞋。”她云淡风轻的一笑,“关你屁事。”回到家中,陆正庭忽然造访,欺身将她压下,“你不知道,最近很流行跟前妻玩暧昧吗?用着多顺手。”“混账……”

樱桃红 状态:完结

苏木颜陆正庭苏小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好秘书

    临着出门前,苏木颜还是被小不点逮了个正着,鼻子红红,脸颊留着残泪,“妈妈,你又要留我一个在家吗?”

    “小辰,不是说好的,你今天晚上乖乖的,妈妈明天就带你去游乐场的。”苏木颜蹲下伸,心疼的揉了揉孩子的小脑袋。

    是她不守信用,本来今天休假可以陪小辰睡觉的,但是忽然出了那么一个事件,她觉得有必要马上去解决掉。

    “妈妈,其实我只是来送你出门的,还有,这个防狼喷雾你忘了带。”小不点擦干了眼泪,状似大人的口吻说道,天知道,他多么想妈妈能陪他入睡。

    “谢谢小辰,妈妈大概一个小时就能回来,你如果睡不着可以看会儿童话书。”苏木颜叮嘱完,然后忍痛关上了门。

    苏木颜按照查来的地址,抵达本市最昂贵的公寓楼,因为半个小时之前有过预约,她顺利的进了专属电梯,直达36楼。

    来给她开门的,是一个助理模样的年轻女人,“是苏小姐吧?你迟到了五分钟。”

    “抱歉,临时出了点状况,那个,林小姐睡了吗?”苏木颜指了指卧室的地方,秀美微微蹙起。

    她是代替陆正庭来哄林安雅的,今日头条,便是林安雅负气离开陆正庭车子的画面,媒体还报道说,因为两人吵架,陆正庭在酒吧买醉,大发雷霆,面色颓废。

    多年来,她一直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帮陆正庭物色各种各样的情人,情人玩腻了,她负责收场,情人闹情绪了,她负责安抚。

    此时,林安雅正从浴室出来,苏木颜一眼看去不由得呆愣住,眼前的美人,还真是个让女人都嫉妒的尤物,雪白的肌肤毫无瑕疵,玲珑的身材格外妖娆,一张脸容堪称绝世,比照片上更为美丽,仅仅裹了一件宽松的浴巾,头发披散不施粉黛的样子就足以让人不由沉迷。

    “是陆正庭让你过来的吗?”林安雅倨傲的看了眼女人,然后也不理会,径直走到沙发上,一下子脱掉浴袍,当众将真丝睡衣给换上,那随性的样子让苏木颜错愕不已。

    难怪,陆正庭会因为这个女人而伤神,她确实有耍性子的资本,一线女星,肤白貌美,还是名门出生,跟其他三流的戏子完全不同,看来,这回陆正庭是动真格的了。

    “对,陆先生说,他今天说话有些重了,希望你不要介意。”苏木颜客气的说道,一直盯着林安雅看。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两人闹了什么矛盾,只是如果要取得一个女人原谅,男人必须先承认自己的错误。

    林安雅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又面露惊喜,但很快收敛,还是不悦的说道,“你们陆先生永远都是那么的大牌,道个歉,一句话就完事了吗?”

    显然,她觉得诚意不够,冰山脸看着苏木颜。

    “怎么会,这是陆先生带给林小姐的礼物。”苏木颜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她没什么钱,只能拿自己设计的作品代替了。

    不是金饰,更不是钻石,只是最普通的银饰。

    林安雅纤长白皙的手接过,然后轻轻的打开,看到那独特的设计,不是那么庸俗,顿时面露一丝笑容。

    “这真是他给我的?好特别,他怎么知道我喜欢玉兰花。” 林安雅一边得意的说,一边拿起胸针在身上比对。

    “陆先生其实内心很在意你,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林小姐你现在知道真相了,请你以后要多体谅他。”苏木颜就跟平常一样,发挥自己的口才。

    今晚搞定林安雅,明天上班,就不必看到陆正庭那张冰山脸了。

    “苏小姐是正庭的什么人呢?这大半夜的,你一个跑来就是为了哄我开心。真是难为你了。”林安雅坐到沙发上,指了指咖啡,打算跟苏木颜聊聊。

    苏木颜无法拒绝,低头看了眼手表,“我是陆先生的秘书。”

    的确,她如今的身份,只是他的秘书而已,再无其他。

    “秘书?秘书连私人感情都要管理吗?”林安雅显然不信,语气有些冰冷。很显然,她已经识破了苏木颜的身份。

    “额,这个…….因为陆先生可能觉得……”苏木颜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他觉得你很重要,什么事都交给你做对吗?包括哄我开心。”林安雅越说,语气越不好听。

    “林小姐,陆先生他非常在意你,你应该也看到了今天的头条……”苏木颜皱眉。

    “他在不在意我,需要你来告诉我吗?你算什么东西。”林安雅说完,一下子将手里的咖啡泼到了苏木颜的脸上。

    “啊。”苏木颜烫的惊跳起身,眼底都是不可置信,这女人简直徒有美丽的外表,性格真是难以捉摸。

    好在,咖啡的温度并不足以烫伤她,只是受了这样的羞辱,她实在是难以咽下。

    “告诉我,你是不是叫苏木颜?”林安雅似乎知道什么,冷冰冰的质问,眼底都是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苏木颜心底叹息一声,目光平静如水,“林小姐认识我?”

    “苏木颜,谁不认识呢?当年费尽心机嫁给陆正庭,不到八个月就生下野种,然后被陆家给赶了出来……成了人人喊打的破鞋。”

    “住嘴。”苏木颜饶是再有脾气,也忍不住对方这样的诋毁。

    “你那样伤害正庭,让他成为全天下的笑话,还不许我说说吗?”林安雅眼里都是挑衅,她跟陆正庭吵架的真正原因是,男人在她旁边睡觉的时候,做梦喊得居然是苏木颜的名字,这让她怎么能够容忍,她才是即将成为陆太太的最佳人选。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该走了。”苏木颜恼怒的擦了擦脸上的污渍,一把抢过女人手里的胸针,“这个其实是我做的胸针,应该入不了你的眼睛。”

    此刻才明白,原来林安雅一直等着她到来,给她下马威呢,可是她在陆正庭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林安雅没有必要这么做。

    “你胆敢骗我?陆正庭准你这么对我吗?”林安雅怒瞪着漂亮的眼睛,手指孩子微微发抖。

    “站住。”林安雅的助理上前拦住,“林小姐还没说完话,你急着走什么?”

    “你说,我听着。”苏木颜沉下脸道。

    “你记住,你唯一的身份只是正庭的前妻,什么秘书,助理,好朋友的,你最好别做打算,离开他,最好出国,离得远远的。”林安雅声音冰冷,警告的语气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虽然你出生高贵,但你没有权利让我去任何地方。”苏木颜断然拒绝,她为什么要离开,她留下来就是为了等心爱的男人回来,要不然她会苦苦支撑那么久吗。

    “那么,我会用另外的方式让你离开,或者永远消失。”林安雅冷冰冰的语气说道,眼底都是戾气。

    “好了,我听到了。我等着便是。”苏木颜一把推开那助理,飞快的逃离这个令她不适的地方。

  • 第2章 不许动

    苏木颜飞快的赶回家中,因为林安雅的刁难比预期的慢了半个小时,已经深夜了,家里还开着灯,小辰一直等着自己吗?

    想到这里,她心底都是满满负疚感,慌忙的跑进房间,眼前的画面,顿时让她错愕。

    只见陆正庭手里怀抱着睡熟的孩子,正躬身要放在床上,那细微诡异的动作,是她前所未见的。

    “你对小辰做了什么?”苏木颜生怕他会伤害孩子,立刻冲了上去,不管不顾的抢过孩子。

    “你这么激动,想吵醒他吗?”陆正庭冷冰冰的责备,一双墨黑的眸子让人看不清情绪。

    “小辰是睡着了?”苏木颜低头看了眼安静的儿子,心底暂时松了口气。他是不是脑子抽风了?此时此刻,不该是红酒美女入怀吗?或者去林安雅那边,大半夜的,他顶着一张骇人疲惫的脸,跑来她的简陋公寓干什么?

    “你觉得我会谋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吗?就算我要泄愤,第一个要杀的也是你啊。”陆正庭笔挺的站在一旁,冷言讽刺道。

    苏木颜心口一痛,即便过去五年,即便他们已经离婚了那么久,他对她的恨意,还是那么的深刻,没有半点减轻。

    “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苏木颜抱着孩子,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唯有这样,她才感到一丝的安全感。

    “你去了林安雅那里?”陆正庭目光如炬,声音低而冷,不容她有半分撒谎的余地。

    “是。不过这回我弄砸了,你要怎么处罚,随便你了。”苏木颜疲累的回答,他一定是来兴师问罪的,她搞砸了事情,还让林安雅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苏木颜,我准你去哄她了吗?”陆正庭忽然靠近女人,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底是深深的怒气。

    有时候,他真是恨透了她这么不遗余力的这样重复卑劣的事情。

    “你不是说过吗?只要你的情人不高兴了,我负责哄她们高兴……”苏木颜抬眸看着男人,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这是他变相惩罚她的方式,而她为了养活小辰,不得已在他身边当秘书,因为任何公司都不敢要她,她只能拿着他给的可怜报酬,在这个城市苦苦支撑着。

    她如果没有完成其中某个任务,随时面临被炒鱿鱼的下场,然后孤立无援,甚至活活饿死在这个城市之中。

    “苏木颜,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林安雅这样段位的女人,你配去跟她见面吗?”陆正庭总觉得心底憋闷着一股子火,大手不由得猛地捏住她的下巴。

    力道大的,恨不得将她狠狠摧毁,他非常恼怒,却又无从发泄,仿佛只有让她哭了,他才会好受一点。

    白天,她是他最漂亮得力的秘书,工作敬业,晚上,她又是非常出色的说客,将他身边的女人安抚的本本分分,让他全无后顾之忧。

    他本该享受她那么辛苦换来的劳动成果,可是,他越来越不开心,觉得生活了无生趣,容易发怒。

    果然,苏木颜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你干什么?陆正庭,你疯了吗?要杀我,也别在我孩子面前。”

    孩子,陆正庭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孩子像极了妈妈,虽然是男孩,却比女孩还要美丽三分,只是,如果这孩子是自己的,该有多好!只可惜,她为那个男人生下孩子,还拼命的呵护着养大。

    陆正庭想到这里,愈发的火大,躬身就抱起孩子,转身,大步一走,然后粗鲁的扔在床上。

    “你要干什么?陆正庭,他还只是个孩子……”苏木颜心口一跳,脸色煞白的冲上去要护住孩子。

    可陆正庭手臂一伸,动作粗暴的将她给拉了回来,然后狠狠的压在沙发上。

    “苏木颜,慌什么,我怎么会禽兽的欺负孩子呢?而放着你不欺负……我生平最喜欢欺负女人,尤其是你。”陆正庭声音暗哑,说完就猛地吻住了女人的唇。

    好像此刻唯有堵住她的嘴,才能除去心底的郁结。

    “放开我……呜。”苏木颜的声音尽数被男人给淹没。

    苏木颜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短路,眼睛直直的看着跟前的男人,他疯了吗?自从离婚后,他再也没有触碰她一下,连着手指都没有。

    离婚那天,他当着记者的面,指责她是最肮脏污秽的女人……

    他一定是发酒疯了,跟林安雅闹了情绪找发泄口呢,该死的!她可不想被他莫名的欺负。

    “孩子在旁边,你要不要脸。”苏木颜怒瞪着眼睛,可根本阻止不了男人的吻。

    而她的手,被他牢牢的禁锢着,丝毫不能动弹,她实在是搞不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嫌弃她吗,又这样放肆的吻她。

    “如果你喜欢刺激的话,把孩子喊醒啊。他一定会觉得我们厮混的样子很有趣。”陆正庭根本不受威胁,反而威胁苏木颜。

    他低沉的嗓音,像极了一个赤裸裸的恶魔,结婚那段日子,她当然领教过他噩梦的本质,床上的时候,他狂起来的样子,将她生吞活剥还不够。

    思及此,那久远的画面,不由得浮现在脑海中……那时候,她虽然不情愿,心底还有挚爱,可他也苛尽本分,做足了一个丈夫该有的样子,给予了她一段非常宁静祥和的时光。

    该死的,居然想那些事情,苏木颜气的脸色发青,“陆正庭,你再敢动我一下,我去告诉林安雅。”

    她无法武力抗争,只好用这样的方式威胁。

    “随便你,我不介意你们争风吃醋。”陆正庭无比风流的说道,活脱脱的一个禽兽渣男。此刻,他脑子里只装着一个想法,吃掉她,什么也不想,就想活活的将她吃抹干净。

    “疯子,疯子,你到底要干什么?”苏木颜牙齿打颤的说道,忍不住狠狠的咬住男人的肩膀。

    “你不知道最近流行玩前妻的游戏吗?名流圈里可是火得很。”陆正庭继续羞辱的语气说道。

    “前妻多好,用着顺手,灵魂互相慰藉一下,也不需要什么安抚费之类的……玩完了,继续形同陌路。”

    “够了,你不是嫌我脏吗?就不怕弄脏你。”苏木颜愤恨的说道。她还嫌弃他肮脏呢,玩过那么多的女人,估计浑身是病。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