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傅战霆苏锦月乔语筝小说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

傅战霆苏锦月乔语筝小说

主角:傅战霆,苏锦月,乔语筝, 标签:1

一场精心设计,她被未婚夫陷害失身,成为笑话,一夕之间,家族破产,她走投无路,只好转身求他——傅战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让她摇身一变成为未婚夫的小婶婶!

月上云锦 状态:完结

傅战霆苏锦月乔语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这个男人,是谁?

    繁复的吊灯别具一格,散发着微弱的光。

    “嗯……”锦月觉得身子重的厉害,像是被庞然大物压着那般,她有些动弹不得,只能抗议的轻逸出声。

    她吃力的睁开那双迷离的眸,暧昧的气味萦绕在了鼻息。

    她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烫的厉害,她的理智早已被掏空,那双白皙的藕臂微微抬起,这人完美的肌理和线条感让锦月的指尖微微发烫……

    他的掠夺是疯狂的,锦月浑身瘫软,根本承受不住!

    那种酸涩感让她的神经紧绷着,一刻也不敢松懈下来!

    她看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只有那极度模糊的轮廓,但那轮廓线条是绝对的完美。

    她就像是那破布玩偶,这个男人,是谁?

    可就在一切刚刚平息的那一刹那,极为尖锐的声音倏地响起!

    “苏锦月,你真是荡!”

    下一秒,浑身无力的锦月整个人被狠狠拽了起来!

    锦月只觉得耳边“嗡”的一声,她一点点睁开眸子……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锦月的脸颊上,她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这疼痛感也让她的脑袋更加清楚起来。

    “苏锦月,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朋友!”

    锦月望着眼前怒气冲冲的乔语筝,微愣住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紧抱住了下滑的薄被,低头一看,这才看到自己身上那点点的红莓印记,她轻轻一动身子,痛的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不是梦?竟然是真的?!

    锦月的脸色瞬间煞白,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乔语筝,“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还有脸问?苏锦月,你看看你现在的这幅样子,一看就被人爱过,你胆子真的大啊,偷情偷到傅家主宅来了,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乔语筝破口大骂,怒气冲冲的指着锦月。

    听着乔语筝的指责,锦月感受着她言语里的愤怒,一下子无法做出回答。

    她仔细回想着,她只记得那滚烫的肌肤之亲,男人那如同猛兽一般的占有让她无法负荷。

    这不是真的!

    锦月不停地摇着头,说什么也不相信!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记忆非常模糊,锦月只记得今天是她未婚夫傅浩帆回国的日子,她是来这里找他的啊!

    可是又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就连那个男人是谁,她都不知道!

    “不可能的……”锦月的小嘴微启,喃喃出声,“傅浩帆回来了吗?我要见他!”

    就在锦月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傅浩帆进入了房间内。

    他温润尔雅,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满脸都是对锦月的失望,痛心疾首的看着她。

    “我已经回来了,锦月,真没想到,背叛我的人竟然是你。”

    锦月在瞧见傅浩帆的那一刹那,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打转着,随时都会滑落而下……

    “我没有……”锦月的声音很是无力,她身上全然都是红莓印记,现在的她根本就是百口莫辩,就连张嘴解释都是越描越黑。

    乔语筝听到锦月的否认,突然就笑了起来,那满是讥讽的语气瞬间响起,“没有?苏锦月,既然你没有背叛傅浩帆,那你解释解释这化验单是怎么回事!”

    下一秒,一张医院的化验单丢在了锦月那张白皙俏丽的容颜上。

    化验单掉落在了锦月的面前,她伸手拿起化验单,看到上面的检验结果,她完全懵了。

    “怀孕两个月,苏锦月,你真是厉害!浩帆两个月前在国外,你偏偏怀孕两个月,你倒是说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哪里来的?!总不可能是浩帆的吧!”乔语筝质问着锦月,极为不善的看着她,咄咄逼人。

    “这不可能!”锦月瞪圆了眸子,她身子微颤着,对这化验单的结果感到难以置信,“我没有背叛他,也绝不可能怀孕,这化验单一定是假的!”

    “假的?苏锦月啊苏锦月,你睁眼说瞎话的能力真是厉害,这上面身份信息全部和你对的上,怎么可能是假的?医院难不成还能开假的化验单吗?”乔语筝冷声质问着锦月,像是证据确凿那般,对锦月步步紧逼着。

    锦月皱着秀气的眉,浑身都在痛,但最痛的地方是左胸口的位置,那里隐隐作痛,抽痛的非常厉害。

    化验单究竟是怎么回事?锦月无法解释也无从解释,这上面的身份信息的的确确是她的,可是她从没有去医院做过这种检查啊!

    她抬起那双泪眸,望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傅浩帆。

    “傅浩帆,你信我吗?”锦月深吸一口气,强忍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她出声问他。

    她要的,不过就是他傅浩帆的信任。

    傅浩帆静静的望着眼前的锦月,约莫十几秒钟后,他才出声说:“月月,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也都看到了,证据就摆在我的面前,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言下之意是,他不信她。

    听到傅浩帆的这一番话,一滴清泪瞬间夺眶而出,从眼尾急速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锦月抬手,不着痕迹的拭去了脸颊上残留泪水,她嘴角微微扯动,朝着眼前的傅浩帆笑了起来,那笑容无比惨淡。

    “是啊,证据确凿,你怎么会相信我呢……你说得对,既然这样,那订婚取消吧。”

    傅浩帆没有任何惋惜的表情,反倒是面露喜色,但只是那么几秒钟,他的表情很快又变得严肃、痛心。

    锦月看着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变化,更是觉得啼笑皆非起来。

    苏锦月,你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白痴,他傅浩帆早就不爱你了!

    “苏锦月,就算你不说,浩帆也会取消这场荒谬的婚约,你现在这副破败的身躯,加上肚子里的那个东西,你根本配不上浩帆!主动取消婚约,算你识相!”

  • 第2章 这笔账,我会和你算清楚!

    锦月笑了笑,“乔语筝,我配不配得上傅浩帆,不是你说了算的,但是我主动提出取消婚约,是我苏锦月不要他傅浩帆,希望你弄清楚这一点。”

    锦月此话一出,乔语筝的脸色一白,没想到再这样的情况下,锦月依旧能够挺起脊梁骨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乔语筝完全懵了。

    没等乔语筝开口说什么,锦月便再次出声:“他这个未婚夫,我不要了,你这个假朋友,我也不要了。”

    锦月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说的无比的淡定。

    眼前的傅浩帆和乔语筝一脸震惊的望着锦月,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锦月会如此笃定,甚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将他们两个人全部一脚踹出了局!

    乔语筝气的身子发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苏锦月,你以为我想和你这样的贱货做朋友吗?我倒是要把傅伯伯和伯父叫过来,让他们好好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看看他们曾经心仪的儿媳妇现在这幅浪荡的模样!”

    乔语筝话音落下,转身就朝着房间外快步走去……

    锦月笑了笑,用那薄被将自己包裹住,而后她一点一点站起身,她浑身上下的每一块骨头都好痛,像是被狠狠碾压过那般。

    她将那一头长发简单的绾起,望着眼前的傅浩帆,轻轻一笑。

    傅浩帆被她这一抹笑给震慑住了,呆愣在了原地。

    傅浩帆完全没想到锦月会这样镇定,甚至从容的整理着自己的长发,还不忘对他露出笑容……但他不知道锦月是在强颜欢笑,她的心里比谁都苦,比谁都难受。

    约莫几秒钟后,傅家人很快齐聚在了房间门口,看到眼前的苏锦月,他们全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是怎么一回事?”傅瀚明第一个冷静下来,率先出声问道。

    乔语筝迅速添油加醋的说:“伯父,我刚刚不是和您们说了吗?苏锦月背叛了浩帆,给浩帆戴了绿帽子!关键是她竟然堂而皇之的和别的男人在傅家做出这种事情来,现在那个野男人肯定跳窗逃跑了。伯父您看呀,那边的窗还开着呢!”

    锦月听到乔语筝这番杜撰出来的话语,觉得可笑至极,她嘴角微微扬起,笑的极为甜美。

    “乔语筝,你连我的情人什么时候走的,你都清清楚楚,你不会是躲在房间里偷看吧?”

    乔语筝怔了怔,有些失态的喊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苏锦月,你背着浩帆和别的男人乱搞,你还这么有底气?真是不要脸!”

    锦月非但没有被乔语筝激怒,反而朝着她笑的更甜了。

    锦月也没有和她废话,而是将视线移到了傅瀚明的身上,出声喊道:“傅伯伯。”

    该有的礼貌,她苏锦月一样也不会少,但该狠的时候,她苏锦月也一样不会客气!

    随后,锦月再次说:“傅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不会连一件衣服都不给我吧?我要是穿成这样从傅家走出去,明天的头条新闻,一定又是傅家的,到时候傅伯伯是不是还要感谢我?”

    锦月的语气带着些许威胁,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处于劣势,如果不狠厉一点,她会被眼前这一大群人给剥皮抽筋,狠狠欺负!欺善怕恶,就是这个道理!

    傅瀚明到底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姜还是老的辣,他没有生气,但言语也是非常不善,吩咐着一侧的佣人说:“给苏小姐准备最好的衣服,安排最好的车,用最快的速度送苏小姐回家,现在的苏家正是需要苏小姐的时候。”

    傅瀚明的话完全就是话里有话,锦月一听就觉得不大对劲,她微微皱了皱秀气的眉,笑着说:“车就不必了,傅家的车,我没这资格坐,给我一套衣服就可以了。”

    “就准备一套衣服。”傅瀚明再次吩咐着佣人。

    很快,佣人拿来了一套全新的套装丢在了锦月的身上,很是嗤之以鼻。

    锦月也不恼,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很快就换上。

    等到她再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内早已是空荡荡的了。

    锦月拿起那张掉落在床铺上的化验单,她身子虚软,无力的靠在墙壁上,眼睛酸涩的厉害,她深吸一口气,用力的闭上双眸,将随时可能会滑落的眼泪硬生生的往回咽。

    苏锦月,你不能哭,现在这样的情况,容不得你掉一滴眼泪!

    她挺直腰杆朝着楼下走去,可她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的步子是虚的,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

    楼下,像是三堂会审那样,所有人都用审判的目光盯着她,她就像是被判了死刑那样,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

    锦月很是冷静地挺直腰杆准备离开,但却被乔语筝给叫住了。

    “等等!”

    “还有事么?”

    “拿着你做的芝士蛋糕,从这里滚出去,假惺惺的女人!”乔语筝将那盒芝士蛋糕塞到了锦月的手里。

    盒子已经烂了,里面的芝士蛋糕也早就已经不成样子了。

    锦月朝着乔语筝走近了一步,抬手将芝士蛋糕全部倒在了她的头上……

    “啊——”乔语筝发出了惊恐的喊叫声,“苏锦月!”她生气的咬着牙,怒气冲冲的瞪着锦月,随即准备和她大打出手。

    但锦月的速度太快了,直接抓住了乔语筝的手,而后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乔语筝的脸颊上……

    “啪”一声响,在场的众人全部震惊。

    “这一巴掌是我还给你的。”锦月那张漂亮的脸蛋凑近了乔语筝,她嘴角微微上扬,笑的灿烂,“你设计陷害我,这笔账,我会和你算清楚!”

    乔语筝的脸色一白,一下子没了底气。

    锦月看也不看众人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她已经没有多留一分钟的必要了。

    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脊背发凉,像是被一双充满着寒冷气息的利眸紧盯着……

    她想回头找到这双眸子的主人,可是眼泪却在这一刻毫无征兆的滑落而下,她不能回头,只能快步朝着主宅外走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