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葬神诛仙、小毕月吴越吴福小说

葬神诛仙

小毕月吴越吴福小说

主角:小毕月,吴越,吴福 标签:玄幻、仙侠、奇幻、魔界

“我若不死,必化身鬼道,葬神诛仙,还世间一片清平!” 打开华夏沉封的历史,神仙鬼怪的文字记载,起于商周,盛于大唐,之后的历史中,神仙消声匿迹,成为了传说。 神仙去了哪里?为何盛唐之后,便成了难解的迷局?《葬神诛仙》,为你解开重重迷团。

塞北三叔 状态:连载中

小毕月吴越吴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天象

    大唐开元年间。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

    是夜,妖月如血,斜挂天边。

    长安城东十里,泰来庄。

    今夜,注定无眠,此时,泰来庄的丫鬟婆子出出进进忙个不停。

    而泰来庄庄主——披风剑吴泰来,一脸焦急之色,在庭院之中来来回回不停地走动,老管家吴福也伸长个脖子跟在后面。

    “我说吴福,你能不能给我安静一点,你把我的心都走乱了!”

    吴庄主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一脸嗔怒之色,伸手挡住伸着脖子跟过来的吴福说道。

    “呵呵……老爷,依吴福看,你也不用紧张,不就是生个孩子吗?你看我家那个婆娘,都生了八个了,都是自己生下来的。

    这女人生孩子,像母鸡下蛋一样,一使劲的事……”吴福一脸憨厚之色,对吴泰来安慰道。

    “吴福,你让我怎么说你?都几十岁的人了,你……”

    轰……

    吴庄主的话音还没落下,骤然之间,天边血色的妖月血光大盛,刹那之间,满天的血色,已经把泰来庄上空百里之内,全部笼罩起来。

    血色带着冰寒刺骨的杀气越来越浓,最后竟然伸手不见五指。

    同时。

    在泰来庄北面的毕家寨上空,满天的五彩祥瑞凭空而起,一时间霞光万道,瑞彩千条。

    随着血色之光与祥瑞之气瞬间降落两庄之中,两声婴儿响亮的啼哭之声瞬间冲上天空,交织在一起。

    此时:

    魔界

    一身血色长袍的的魔尊腾空而起,血发无风自动,两道有若实质般的血眸,穿过时空,向长安城方向看去:“好浓的血杀之气,看来杀劫将起!”

    妖界

    一身青色战甲的妖王也把双目睁开,满眼讶意:“天降杀星?”

    仙界

    十二星君同时心存感应,低头向下界看去:“看来,我们不会寂寞太久了!”

    冥界之中

    鬼王一袭黑袍:“虽然鬼气森森,却有一股罡正之气,看起来非我鬼界中人呐!天降血煞,三界必乱!”

    随着两声婴儿啼哭之声响起,只见血色之光与祥瑞之气竟然在空中相融相抱,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诡异之极。

    接着,两种本应对立的光芒突然像有感应一样,刹那之间纷纷退入到两个庄子之中,消失不见。

    而此时的吴泰来只觉得眼前一花,血色便全部涌进房间之中消失不见了。

    “啊!吴福,你看见了什么?”吴泰来满脸震惊地对着吴福问道。

    吴福还是一脸憨厚与平和之态:“呵呵,老爷,你问得好奇怪,什么也没有啊?快点进去看看吧,夫人生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勉,不曾想到的是,唐、毕二庄的二位夫人竟然同时生产了。

    毕家寨生了个千金,娶名毕月,而吴家生的却是一个男婴,名为吴越。

    提到长安城东泰来庄与毕家寨这两位庄主,那可都有着不凡的来历。

    大唐多游侠!

    泰来庄庄主吴泰来,少年时曾纵意江湖,游侠于大江南北,创下披风剑的赫赫威名。

    在新帝玄宗即位后,天下渐渐太平无事,百姓也安居乐业起来,天下不平之事渐少。

    这吴泰来也已经人近中年,便金盆洗手,绝了江湖,退隐于长安城外。

    见长安城以东风景秀丽,土地肥沃,是个栖身的好去处。

    便经营起这泰来庄,成为方圆百里之内,首屈一指的大富人家。

    吴泰来如今已年近四十,于年前,聘得长安城内一丝绸商人王氏之女为妻。

    这吴老员外当年游侠于江湖之时,有一个生死的弟兄,名叫毕守信,江湖喝号一剑索命,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一剑索命毕守信与吴泰来本是生死相交,舍不得离开这位大哥,便也随吴泰来同时退出江湖,在泰来庄以北破土开山,建立了毕家寨,也是富贾一方的大人物。

    两兄弟本是生死弟兄,当年同时娶妻,共同操办,所以便指腹为誓,两家同生男丁,结为兄弟,同生女子,结为姐妹,若生下男女,便为夫妻。

    泰来庄的吴泰来与毕家寨的毕守信庄主,竟然在同一日生了儿女。

    况且两兄弟早有婚约在先,这下,两家算是把这门亲事都给定了下来,连庚贴都省了。一时两家走动就更加频繁起来。

    这一双儿女也都生得聪明伶俐,模样更是如那年画中的金童玉女一般,可把两家人给乐坏了,整日里,笑容挂在脸上。

    九年之后。

    泰来庄生了个神童!

    仅仅九年的时间过去,泰来庄七月十五血月夜,生下的公子吴越,已经成为了名动一方的神童。

    此子虽然只有九岁,但他七岁之时,却文能通达经史,武可力战一代宗师披风剑吴泰来。

    开元年间,重文轻武,玄皇好道,常在宫中集天下奇人,仙士,讲经谈法。

    如此一来,天下皆弃武学文,一时将大唐文化推向一个新的颠峰。

    于一年之前,神童吴越便被时下退隐长安城外的帝师李儒看中,与之交谈之下,这位天下鸿儒立时被吴越惊得半晌无语。

    小小吴越虽然只有八岁,但对前史四千年历史无一不知,无一不晓,经史典籍,诸子百家更是了如指掌。

    帝师也就是玄宗的老师大悦,当时便收了吴越这个神童做了弟子,带到家里攻读诗书,待如自己亲生子孙一般,连家都不让回了。

    一年之后,披风剑吴泰来命人过李府,来接吴越回家。

    因为吴泰来的兄弟毕守信一家,来到泰来庄小住,毕守信夫妻也是喜欢吴越得紧,再说,两个孩子自出生,直到如今还没有见过面。

    两个孩子已经九岁,两家也是有意让两个孩子多熟络一下,毕竟长大是要成夫妻的。

    李儒夫妇,万般不舍吴越离开身边半刻时间。

    但是人家家中有事,也不好推托,只得千般叮咛,万般嘱托,一定要好好用功,不可把学业荒废云云。

    李儒还好,李老太君竟然还落下泪来。

    吴越自然是唯唯称是,洒泪拜别二老,便与老家人一起出了李府。

  • 第2章 功法

    如今正是初春时节,草长莺飞,长安城内,官家公子,大户人家的小姐纷纷出游踏青,往来喧嚣,络绎不绝。

    平日里冷清的长安城外,也变得热闹起来。

    这个时间,恰又是先生散馆之时,一些乡间学童也都来到野外。

    趁着东风正劲,天上已经飞满了名类纸鸢,引得游人驻足观望,给乡间野外增添了无限的诗情画意。

    平日里,吴越也不出这李府大门,如今出得府来,见得花红枊绿,游人如织,再想一想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时心情也激动万分,不时催促老家人赶路。

    不一时,回到府中,先拜见了父母,然后才拜见了岳父岳母大人,之后便将要与自己的未过门的小妻子毕月见面了。

    当两个孩子见面之后,吴越变得忐忑不安,他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满怀激动之情,抬头向自己的小妻子毕月看去。

    而此时的毕月,看向他的目光之中,有二分的好奇、三分的局促、和五分的的陌生。

    看到毕月的神情,吴越脸色大变,刹那间,一道神秘的精神波动,自他身上发出,向着小毕月探查了过去。

    这道神秘的精神波动,连披风剑吴泰来与一剑索命毕守信都不知为何物,更无法感应得到。

    不过刹那间,吴越的脸上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小脸也刹那间变得苍白一片。

    “为什么会这样?老鬼,你在哪里?前生我夫妻二人答应你穿越大唐,你不是说过,会保留我们的记忆吗?

    可如今,虽然她还是自己前世的妻子,可是她前生的记忆哪里去了?我不想让她失去前世的记忆,这是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为什么……”

    小小少年,心中怒吼不息。

    “吴越,见到了月儿你怎么……天那,吴越你这是怎么了?”吴越的母亲王氏,一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的脸色,吓得失声惊叫起来。

    这一下,可把坐在一边正在闲聊的吴泰来、毕守信这老哥俩吓坏了,这两人的武功可都是不弱,马上飞身上前,来到了吴越的身边。

    这时的吴越面如死灰,一时之间,泪水竟然都顺着小脸滚滚而下,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怒吼:“师父,你骗了我,你骗了我!”

    “吴越,吴越?孩子……快告诉爸爸,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爸爸,怎么了?快点说呀!”吴泰来一时吓得脸色发白,竟然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是呀,吴越,快点让叔叔看看,刚才还是好好的呀!怎么一会的功夫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一旁的毕守信大步上前,伏下身去,脸上急色更浓。

    两家的四个大人看着吴越的样子,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而这时的毕月,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她怯生生地躲到了自己母亲的身后,再也不敢露出头来。

    在一片混乱之后,小吴越终于被惊醒了过来,他抬起小手,把额上汗水和脸上的泪水擦去。

    而后,体内的“阴阳战天诀”缓缓运行,先天之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小周天之后,脸色才慢慢正常起来。

    阴阳战天诀?先天之气?

    先不说这陌生的功法,就是这先天之气,如果被披风剑与一剑索命两位武林宗师知道,恐怕都会吓死。

    先天之气?那可是武之极,突破后天,直达先天之境才能拥修练的‘真气’,与习武者的内力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东西。

    而武者由后天达到先天,那就是筑基成功,走上了修真之路,修练有成之后,可飞天遁地,成为神仙般的人物。

    至于阴阳战天诀,这种无上鬼道功法,就更不是他们这些平凡武者所能接触到的范畴了。

    一个九岁的孩子,身上竟然隐藏了如此大秘,而他们的父母,却一无所知。

    “啊!对不起,对不起父亲、母亲、岳丈、岳母大人,刚才越儿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现在好多了。”吴越满脸歉意地说道。

    “不行,越儿,快过来,让岳丈看看,是不是身体哪里出了毛病?

    哎,我说大哥,你的功夫可是比我强多了,如今吴越已经九岁了,早该传授他功夫,不要整天只让他读那些没用的书本,看把孩子累的!”

    毕守信一边埋怨着自己的大哥,一边把小吴越拉了过来,伸出手去,一股柔和的内力,从毕守信的体内缓缓流入到了小吴越的体内。

    小吴越自然知道毕守信想要做什么,马上把阴阳战天诀的功法收起,全身的先天之气也归入到丹田之中。

    半响之后,毕守信才缓缓地收回功力,然后疑惑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小吴越说道:

    “这孩子骨骼清奇,是百年不遇的练武好料子,看起来,大哥也真的没少传授他功夫,基础也扎实得很,可是刚才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岳丈大人,越儿真的没事,可能是刚才初见月儿妹妹,有些激动吧,我真的没事。”吴越脸上满是感动地说道。

    这是出自于他真心的感动,他能体会到四位长辈对他的关心,和那份浓浓的爱意,瞬间把他融化。

    两家人就他这么一个男孩,也都把他看成了他们未来希望的载体。

    看到吴越没事,四个大人这才把额头上的冷汗擦去,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当他们听了吴越的话后,四个大人,也只把他的话当成了童言,觉得即可爱又可笑起来,于是四个大人一阵捧腹大笑。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吴越,你月儿妹妹第一次到咱们家里来,还哪也没有去过呢。

    你带着她去外边玩去吧!不要在这里闹我们了。”吴泰来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毕守信与他的妻子,自然也是希望两个孩子能多多接触,毕竟两个人以后是要做夫妻的。

    毕守信的妻子杨氏,便把躲在身后的小毕月拉了出来说道:

    “月儿乖,这是你吴越哥哥,以前爸爸和妈妈常和你说起的,他和你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呢!

    吴越哥哥很聪明懂事,他六岁的时候就有了神童之称,你可要好好像月儿哥哥学习哟!

    好了,月儿去吧,和吴越哥哥出去玩,要听吴越哥哥的话,知道吗?”杨氏伏下身来,也是一脸慈爱之色对着小毕月说道。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