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嗨,我亲爱的顾先生、柳艺笙顾念琛秦煜小说

嗨,我亲爱的顾先生

柳艺笙顾念琛秦煜小说

主角:柳艺笙,顾念琛,秦煜 标签:失忆、都市、甜宠

遇到你之前,我总是感叹缘份缺席;遇到你之后,我才明白,原来所有缺席的缘份都只为和你相遇。你好,我亲爱的顾先生!---By 柳艺笙

二月柳 状态:完结

柳艺笙顾念琛秦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强吻

    “柳小姐,我发了几张很有意思的照片给你,你可要仔细的瞧瞧……”

    “砰!”刺耳的急刹车伴着撞击声震动耳膜。

    柳艺笙惊坐起身,捋了把面上汗湿的头发,露出仍透着惊魂未定的眼。

    手机铃声响起,她长吁口气浑身脱力的倚靠在床头,接通电话有气无力的“喂”了声。

    “是啊,又梦到了那场车祸,郁闷的是我仍是没看清那几张照片究竟是什么?每次都是画面缓冲,难不成是梦里没有中国移动?”

    “你说的对,也有可能是手机欠费。”柳艺笙看了眼时间,“不说了啊,我晚上还有个部门聚餐,快到点了,我还得倒饬倒饬。”

    挂了电话,柳艺笙略显疲惫的进了浴室洗漱,脑中仍殘留着车祸的画面,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真是太过于真实恐怖,光是回想都足以令人心惊胆颤。

    记得初次做这个梦,是在三年前,之后这个梦就开始缠绕着她,最初还会间隔三五个月,越到后面就越频繁,到得最近这两月,几乎是隔三差五就会上演,真是件让人崩溃的事。

    前些日子她实在受不了跑去医院检查,结果得出的结论是她压力过太,要注意情绪调解。柳艺笙想了想自己跳槽到顾氏后的工作节奏以及银行卡上的三位数,觉得医生说的很有道理。

    花了五分钟洗漱完,瞧着镜中惨白的面色,柳艺笙画了个淡妆稍作遮掩,换了衣服拎着包包就出了门。

    部门都是年轻人,偶有三两个稍稍年长的,也是极爱玩的,因此聚会定在热闹繁华的九眼桥,吃完饭后,一行人直接杀去了酒吧。

    散场后已近十一点,平时这个点柳艺笙定是直接打车到家门口,此次她则是在半途就下了。

    下车的地方位于她自修研究生的C大南门,名校之地,治安很好,对于柳艺笙这样谨慎的孤身女青年来说,这样的地方,才让她有安全感。

    凉风习习吹在身上很是舒服,绿柳拂堤也很有意境,可再怎样的凉风,再怎样的绿柳,也吹不走、拂不去柳艺笙心头的烦躁。

    “艺笙,你都25了还没谈过男朋友,不会连初吻都还在吧?”同事的话落,其它人跟着调笑。

    柳艺笙知她们并没有恶意,可这却是她的心病。于她而言,喜欢上一个人很容易,可要持续的喜欢,却很难,往往还未等到出手的时机,心底的那份喜欢就已消散的无影无踪。她恰恰又是个宁缺毋滥之人,若既不喜欢又不爱,纵是再好的人,她也是不要的。这也就是她为何活了25年,没交过男朋友的原因:不是因为没人入她的眼,也并非她未能入别人的眼,只是她太过于花心与薄情。

    趴在护栏上眺望涪江对面的灯红酒绿,柳艺笙有一口没一口喝着买来的啤酒。有些时候,自我认识太过于清晰,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她晕晕糊糊的想。

    耳边隐隐有低沉温润的男声传来,若古琴拨弦,令人闻之心旷神怡。听说声音越是好听的人,越是貌不出众。柳艺笙想要验证下这个真理是否正确。她懒懒散散的扭过头,当视线触及的那一霎那,她就断定,这不是真理是歪理,歪了十万八千里的理。

    眼前的男子离她约摸十步之外处,瀜瀜月色中,他长身玉立在绿柳荫下,路边昏黄的灯光被拂动的垂柳搅碎,星星点点散落在他的发间、眉眼,隐隐勾勒出他的侧面轮廓,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透着层朦胧又蛊惑人心的神秘,诱人想要忍不住的靠近。

    柳艺笙咽了咽口水,鬼使神差的迈着有些飘忽的脚步朝男子走去。她轻拍了下男子的肩,待男子回过身,她以光速吻了上去,唇相触,柔软微凉的感觉传来的霎那,柳艺琛瞬间惊醒,顾不得被自己强吻的男子如何,她拨腿就跑。

    “啪。”有东西从她兜里掉落。

    男子愕然之后,捡起地上的东西,竟是张工作证。

    顾氏集团,风控中心,项目助理,柳艺笙。上面还贴着张她的寸照,清秀的眉眼透着淡淡的文艺气息。

    消息可真灵通,他才刚回国还没到顾氏上任,她竟然都能在这里找到他,看来顾氏的员工,还真是不容小覤。

    男子沉冷的眼中神色不明。

  • 第二章 天降大BOSS

    柳艺笙一路狂奔,从C大南门到她住的地方,公交也要将近半小时,她却仅用了20分钟就到家,可见只要激发的条件足够,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捂着狂跳不已的心脏扑倒在床,柳艺笙踢掉鞋子裹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两圈,心底激动又遗憾:激动的是她这个有色心没色胆的怂包竟做了件25年来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彪悍事;遗憾的是她竟然没看清承受了她初吻被她非礼之人的容貌,将来江湖相见,就算打了照面也不相识。

    真真是好坏各占一半,有所得,亦有所不得。

    折腾了没两下,疲惫伴着酒后的困意来袭,柳艺笙沉沉睡了过去。

    狂响的闹铃被柳艺笙一巴掌拍掉,待到她迷迷糊糊的看时间,惊的直接滚下了床。

    纵是柳艺笙用飞一般的速度冲出家门,但在堵到变态的周一地铁早高峰,她的迟到百分之两百是注定的,且在进入大楼时搜遍全身才发现没带工作证,又被要求到前台登记,几个折腾下来,迟到累积时间高达扣款金额两百是妥妥的。

    心疼到生无可恋的柳艺笙来到工位坐下,瞧了眼同事门聊的热火朝天,打开电脑的同时顺口问了句又出了什么新八卦。热心的同事之一朱安安立时脚下一蹬,椅子哧溜就滑到了她的旁边,双眼放着精光抛砖引玉,“你今天到公司就没发现什么异常?”

    “公司哪天不异常?”见着桌上有盒牛奶,柳艺笙拿起扬扬,“谁的牛奶,我没吃早餐,先喝了啊。”

    “究竟什么事?怎么大家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吸溜了几口牛奶润了润喉,见朱安安眨着期待的眼望着自己,柳艺笙顺着往下问。

    “今儿这可是大事。”朱安安说的一脸神秘,“我们来了新领导。”

    “谁?”柳艺笙四下张望,并未见到任何新面孔。

    “不是我们部门。”食指往上指了指,“顶层大BOSS。各部门高管一早就去开会,估摸等罗总回来就能知道些消息。”

    将近午饭时间,在风控中心众人的翘首以盼中,罗总终于姗姗来迟,其中一位平日里极其活跃的项目部文经理率先提问:“罗总,听说我们集团来了新BOSS,是男是女,长的如何,哪一年的?”

    这是风控中心对新同胞的标准三问。

    罗总扶了扶眼镜,在环伺的期待眼神中,给出了个非常具有中庸色彩的答案:“他是国学教授。”

    此答案一出,罗总施施然的进了他的专属办公室,徒留傻瞪眼的吃瓜群众面面相觑。

    在八卦氛围极其浓厚的风控中心,大家都知顾氏背后有一位大师级别的国学教授,这位国学教授不是别人,正是前任总裁顾老夫人的老伴顾大教授。

    “怎么这位顾教授不去研究他的之乎者也,跑来公司当总裁了?”文经理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他眨眨眼,开玩笑道:“这以后的文件不会全让我们用文言文来写吧?”

    整个风控中心的同胞齐齐打了个寒颤。

    吃过午饭,因负责外部事务的同事请假,柳艺笙临时被派去给客户送份资料。去时还好,回时暴晒,七月的太阳又毒又辣,手机没电,所处位置又不好打车,想到离公司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距离,柳艺笙打算走回去。

    走了没多久,她感到有些头晕,以为是太晒的缘故,也就未太在意,只是在过马路时愈发头重脚轻,耳边突然传来的刺耳刹车声蓦的与噩梦中的相重合,柳艺笙一时分不清梦与现实,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我望眼欲穿总算把你给……这是……嫂子?”在办公室等着顾念琛的秦大医生见到他来,一双桃双眼笑得春光灿烂,张开的双臂在见到他环中抱着的女子时生生僵住,迟疑的问。

    “不知有未被撞到,晕了过去,你看看她有没有哪里受伤。”顾念琛皱了皱眉将人给放在沙发上。

    “没什么外伤,至于脑部和内腑,得做个CT才能知道。”秦煜检查完将结果告诉顾念琛。

    “嗯,剩下的事你安排,医药费记在我账上。”顾念琛瞧着柳艺笙清秀熟睡的脸眸色暗沉,她可真是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昨晚才在柳堤边强吻了他,今日又不要命的碰他的瓷,这时间点掐的还如此恰到好处,真是令他佩服至极。

    招来护士吩咐了几句将柳艺笙带了下去,秦煜随口问:“人不会是你给撞的吧?”

    “关我何事。”顾念琛随手将外套搭在沙发上,松了松袖口,看了眼腕表问:“体检大概要多久时间,我稍后还要去趟C大。”

    今日开完会后,老太太打来电话说下午给他安排了在秦煜这里做体检,新入职员工都要交体检报告在人事部备案,就算他是总裁也不能例外,顾念琛只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

    “不会吧,我们哥儿几个可是商量好了今晚给你办个接风宴,你竟然又要去忙工作?”秦煜无语。

    “刚回国有很多事要处理,等我忙完手头的事,我们再好好聚聚。”

    “工作狂。”秦煜摇摇头,“天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28了别说女朋友,连个绯闻女友都没有,难怪老佛爷担心你,要搁我,我也要怀疑。”

    “嗯?”顾念琛疑问的眼神看向他。

    秦煜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赶紧转移话题,“体检专区在四楼,我带你去。”

    前面的基础检查是秦煜经手的,很快做完,之后顾念琛又被带到了个房间门口,秦煜握拳抵唇咳了咳,眼神有些闪躲,不敢去看顾念琛,“最后这项检查我不太擅长,有另外的专业医生给你做,我在下面办公室等你,你要是急着走不来也行,下次聚会的时候咱们再聊,检查报告出来了,我直接给你打电话。”

    秦煜脚步匆匆离开,妈呀,要让他给念琛做这项检查,这画面他真是不敢想象。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