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庶世嫡妃之医女天下、白盈贺七安贺辰轩萧亦小说

庶世嫡妃之医女天下

白盈贺七安贺辰轩萧亦小说

主角:白盈,贺七安,贺辰轩,萧亦 标签:

白盈是无名医女,孤儿,幼时得名门医师收养传她医术、医师死后自行发扬医术,常年在外治病行医,因医术高超外界人传,得白盈者得天下。被贺七安所救,眼看着贺七安被人打死,后决定好好替贺七安活着,为她报仇。

云朵儿 状态:完结

白盈贺七安贺辰轩萧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受辱

      灯火吹半,祠堂之中原本明灭不定的光线此刻全然暗淡下来。

      贺七安蜷缩着瘦弱的身子,用粗布衣服尽量包裹住自己被拔掉鞋袜的双脚,双手缩进衣袖之中捏成两个拳状,口中不断地念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门轻微地响了起来,贺七安转过身,眼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口溜了进来,仔细辨认才看清那人是早上自己在门口救下的白盈。

    ??????“你怎么过来了?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赶快回去吧,莫要被母亲发现了。”

      贺七安立马站起身来,一边推搡着让白盈回去,一边探头往门口看去,生怕被人发现。

    ???????白盈从衣袖中掏出一团暖呼呼的东西,伸手递了上去,“快吃吧,你母亲怎么如此苛待你,连饭都不让你吃,这惩罚也该有个度吧。”

      贺七安低下头,眼中有泪却拼命地忍住笑起来,这哪是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早在六年前便去世了,自从这女人进入家门,她的日子就从未安生过。

      贺七安三两口将馒头塞进口中,却那时,门外脚步声起,有烛火照应的光亮从门口闪过,“这小贱人,要是死了倒好,省得老娘操心,偏偏贱命难去,折磨她这么久都没点儿反应。”

      “那是,夫人您手段高,那丫头哪是您的对手啊!”

      贺七安闻声,口中立马顿住,将还未塞完的半只馒头尽数吐了出来,慌忙揪住白盈的衣服,口齿不清道,“快……快躲起来,要是被发现你会没命的。”

      说完,眸色一转,定眼在半开的边窗,贺七安赫然一把拉住白盈的手臂,用肩侧将她托起,一个劲儿往窗外塞,千叮万嘱让她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进来。

      白盈藏在夜色之中,眼见一行人从转角处行入屋内。

      灯火照明暗处,柳氏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应时出现在门口,贺七安手中捏着半只馒头立在窗边,双眼赫然放大,瞳孔之中满是惊惧,手中的馒头托手而落,贺七安望着来人,瑟瑟发抖地一步一步往后退。

    ??????“我就知道你这小蹄子不安分得很,还有人给你送吃的!”柳氏拂袖立马冲到贺七安面前,伸手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凶狠的模样全然不像个贵家夫人,“说,是谁给你送的吃的?说!是不是偷人了?还敢光天化日给你送吃的!”

    ??????贺七安因着头发被揪起,四肢疼痛得扭曲,一边反抗一边掩饰:“是……是我自己去厨房偷的,没有人……没有人送!”

    ??????贺七安知道,若是将白盈供出,白盈非死不可,自己最多也就是受些皮肉之苦罢了。

    ??????继母面上冷笑不止,“既然是你自己去偷的,那就怪不得我了,来人,家法伺候!”

    ??????贺七安被绑住手脚,吊在祠堂中央,粗大的牛筋绳子勒住手腕,贺七安一动不敢动,消瘦的身子微微晃动在半空中。

      一旁的嬷嬷捏紧皮鞭,在手中挽了一圈,趾高气昂地望着贺七安。

  • 第二章 替身

      “大小姐,奴婢劝你还是招了吧,说不定夫人一时心软就放了你,免受皮肉之苦了。”

      贺七安清明的眸子透出异常的倔强,因着被吊起,声音有些孱弱,“我没有偷人!母亲,冤枉!”

    ??????嬷嬷见劝说未果,眼神立马冷下十分,挥动长鞭介是在空中翻转出一个弧度,贺七安惨叫一声,随着鞭落身上赫然出现一条长长的血口,单薄的白色里衣立马渗出红色。

    ??????柳氏从嬷嬷手中接过长鞭,用手指轻微划过,面带冷笑,“冤枉?你的意思是我堂堂尚书府嫡母,会冤枉你一个死了娘的臭丫头?”

    ??????提鞭而上,又是狠狠一鞭。贺七安被抽打得疼痛说不出话来,一听柳氏提起娘亲,贺七安心头压抑的情绪顿时汹涌而出,平稳片刻,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双目红肿着扯开嗓子一声大吼,“如果不是你,我娘也不会死,今日就算你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承认这莫须有的罪名,总会有人替我活下去,替我报仇,柳氏,你如此恶毒,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柳氏不怒反笑,走近贺七安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腿,扬声道,“报应?贺七安,你知道报应这种东西,是会挑人的,像你这种天生的贱骨头,才会被报应临幸,才会相信报应!”

    ??????柳氏眸中赫然露出凶光,扬手鞭子径直抽向贺七安的身上,无意中的一鞭子抽在了脖颈处,鲜血淋漓滋拉而下,贺七安斗大的双目紧紧盯着柳氏,不过片刻,便耷拉下了脑袋。

    ??????柳氏将带血的皮鞭扔向嬷嬷,拿出手绢轻轻地擦了擦喷溅在自己衣服上的血渍,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房门掩下,白盈蹲在墙角,见人走远,这才半爬起身子,小心翼翼地缩到转角,伸手轻推开房门。

    ??????白盈一眼便顿住,身子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手脚僵硬地缓步到祠堂中央,地上一摊鲜血还未干涸,贺七安的身体赫然半吊在空中。

    ??????白盈不可置信地将贺七安缓缓放下地,贺七安嘴角染血,指节突然颤动一下,白盈像是看到了希望,握住贺七安的手不住抖动,口中呼喊着她的名字。

    ??????“母亲...你是来...接我......?”贺七安半眯的双眼突然没了焦点,握在白盈掌心中的手赫然失去力度瘫软下来。

      抱着冰凉的小小身躯,白盈眸中盈满泪水,若非是因为自己,贺七安本可以多活几天,像她如此年龄,本不该承受这些。

    ??????月色盈空,一夜消沉,白盈擦掉眸中的泪水,眼中的恨意和决心让她清楚地知道此刻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追杀自己的凶手尚未找到,贺七安的救命之恩尚未报答,柳氏的蚀骨之仇尚未偿清,她还有很多事要做。

    ??????白盈抱紧贺七安的尸体,五更的天,四下灯火已息,院中静得可怕,白盈将贺七安的尸体偷偷从后院挪出去,刨坑立碑,将她安葬,不过碑文上刻的却是,“白盈之墓”,从今而后,只有奋起的贺七安,再无奇仙子白盈。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