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海平线的虚与实、鹿萱樱小说

海平线的虚与实

鹿萱樱小说

主角:鹿萱樱, 标签:

那些过往云烟,那些奇异经历,不知道是我真实经历的还是我假象出来的记忆。我不知道是我老了,还是我疯了,我想要描绘出来那些美丽的景色和怪异的事情。地下世界的变迁,海底世界的骚乱还有地上世界的战争。每一段故事都是那么的离奇,时间的扭转并没有改变我,我依旧是那个活在地上世界的人——鹿萱樱。

雪樱圣诞鹿 状态:连载中

鹿萱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从水的源头顺着分支走下去,体会的只能是绝望。那些所谓的希望不过是遥不可及的星星,它们悬挂高空,看着你的出丑。我记得那一刻的我,是那么的无助。

    ......

    “医生,我女儿到底怎么了?”白茫茫一片的房间内,一个头发略显灰白色的男人坐在医生的对面,苦苦的求医生告诉他女儿的情况。

    医生摇摇头,不知不觉的叹了一口气。无论谁看到鹿萱樱的情况,都会叹气。因为她的情况真的很诡异。

    事情还是要从三个小时前的洛英被推倒事件说起。

    ......

    洛英眼看着自己就要摔倒,她一个鲤鱼打挺竟然在碰上石头的前一秒将自己的身体弹了起来,虽然并没有站起来,不过还是摔到了一旁并没有将脑袋碰上一旁的尖锐的石头。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洛英是这么觉得的。操场上的同学们也都发出了赞叹之声,有的人甚至都喊道:“女神真厉害!”

    不过更多的还是......

    “哇,这身法你都要上天了。”

    “鹿萱樱你到底在干什么!”

    “洛英姐真是福大命大,这种事情都能够化险为夷!”

    周围的声音很大很嘈杂,但是鹿萱樱还是自顾自的奔跑,她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灵魂的驱壳,或者说是一个被木马侵蚀了的机器。她疯狂的奔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肖羽爵反应过来后直接追向鹿萱樱。这种状态绝对不是正常的,肖羽爵口里喊着鹿萱樱的名字:“鹿萱樱,你给我停下!”

    鹿萱樱的速度越来越快,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类能达到的速度,在她前面的不远处就是墙了,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就算不是重伤也肯定是骨折啊。

    “你给我停下来,鹿萱樱你快醒过来,你快......”肖羽爵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脸色骤然苍白,一种奇怪的情感从心底爆发。他眼睁睁地看着鹿萱樱一头撞在墙上,无力地倒下。“该死的,鹿萱樱你给我醒过来!”看着满头是血的躺在血泊之中的鹿萱樱,痛苦的感觉袭上心头,肖羽爵紧闭双眼不想看去,自己本来是有能力阻止的,可是......

    肖羽爵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自己不拦住鹿萱樱,如果在鹿萱樱路过自己的时候把她拦住,也许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血……都是血”肖羽爵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嗓子中震动。

    操场上其他的同学呆滞的看着这一切,谁都想不到在将要毕业的时候会出现这种状况。鹿萱樱就像是一个精神病一样撞在了墙上,之前还差一点让洛英摔在石头上,这一切看起来都好奇怪。

    洛英不一会就跑了过来,她蹲下身体看着鹿萱樱的身体,嘴唇颤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的鼻子酸意上涌,眼睛很快就被一层水雾覆盖住了。

    “小樱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别躺在这里,这里凉......”洛英吓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冷静下来后,肖羽爵确定,鹿萱樱应该还是活着的,只不过没了意识罢了。

    肖羽爵抬头看着自己好兄弟递过来的手机,他眼眶通红,道:“谢谢你,谢谢你还记得叫救护车。”

    “没事,希望她能够好起来。”那个男生阴沉着脸,仿佛有心事。

    救护车没有多久就开过来了,毕竟B学院旁边就是一个医院。

    鹿萱樱被众人抬上了救护车,肖羽爵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自己没有阻拦鹿萱樱的事情,他心里痛苦不堪。悲痛欲绝的情绪在肖羽爵的脑海中爆发,如果没有鹿萱樱的日子,那是多么的孤单啊......

    洛英随着医生们坐上了救护车,她全程都在握着肖羽爵的手。肖羽爵也同样,紧紧地握住了妹妹的手,就像是一个握住了救命稻草的遇难者。

    “一定要抢救过来。”肖羽爵默默地祈祷。突然!一个惊人的发现让肖羽爵差点惊吼出来,鹿萱樱的头竟然在一点一点的愈合。并且,一种别样的腐烂味从鹿萱樱的身上飘了出来。

    ......

    鹿萱樱看着黑色的世界,她知道自己一定杀人了,一定杀了很多的人。

    那浓重的血腥味,那些一刀一刀溅起的鲜血历历在目!鹿萱樱的意识慢慢清醒[这里一次清醒],她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洛英惨死在一块尖石之上。

    洛英的鲜血流了一地,鹿萱樱捂着脸不敢再看,当鹿萱樱睁开眼睛准备接受现实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又发生了改变。周围的画面不断变化,就像是所有的景物被拉长和扭曲,变成了一个漩涡一样。头晕目眩的感觉让鹿萱樱再一次沉睡过去,周围浓重的血腥味渐渐消失。

    所有的扭曲景物终于被固定了下来,白色的草原上鹿萱樱慢慢起身。

    她看着周围的颜色,那是久违的纯白色,一种令人安心的颜色。

    “我这是......我这是在哪?”鹿萱樱捂着脑袋,她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之前那脑袋重的感觉已经一扫而光。在她的面前是一片草原,草原上面有很多的小草,不过仔细看去所有的草上都长了一个人脸......

    尖叫声直接撕破了草原上的安静,周围的景象实在是吓到了她。

    鹿萱樱撑着身体坐在草坪上,却迟迟不敢乱动。她一是害怕这些人脸,二是害怕伤害到这些好像有生命一样的存在。

    “哎呀,哎呀。”充满了懒散放松意味的声音从小草们的口里传出,所有的人脸从小草上飞出,化作无数的光芒,慢慢地形成了一个人的样子。那个人,正是鹿萱樱自己!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可不是你,你的身份是那么的尊贵,我可高攀不起啊。哈哈哈!”那个假的鹿萱樱一脸狂笑,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她不停地狂笑,周围的草全部化作了高高燃起扭曲的火焰,最后化为灰烬。鹿萱樱的附近一片狼藉。“地下世界的公主,找到你是真的不容易啊。你好,我的名字叫做噬魂梦。”

    噬魂梦的声音充满了狂妄,她就像是一个胜利的骄傲者。不但自大还狂妄。

    鹿萱樱有些害怕。周围的一切颠覆了她的想象。她可以清楚的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绝对没有做梦。

    因为这种火焰连天,毁天灭地的场景她可想象不出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鹿萱樱的嘴唇微微颤抖,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正当噬魂梦要说话的时候,一个拳头猛得飞向他,他的身形如同气体般的消散。

    “快和我走。小樱抓住我的手!”

    鹿萱樱顺着声音抬着头,她眼角闪烁着泪光,水雾迷蒙的双眼终于在绝望之中看到了希望,她哭喊着那个人的名字:“肖学长!”

  • 第一章 奇幻曲子

    没有人知道我所追随的故事,没有人相信我诉说的事实。所有的真相都化作了一颗颗小石子被无情的投入大海,没有任何存在过的证据。

    可那......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真实,生死难忘。

    ......

    B学校,后操场。

    “哟,看你的样子是喜欢上肖学长了吧?”少女满脸笑意逗着旁边红着脸的女生。她的校服上满是别人的名字,蓝白色的校服就像是一个壁纸画一般,缀满了毕业季旁人的爱慕。柔柔的发丝划过少女的脸颊,显得俏皮又张扬。她的名字是洛英,一个很八卦的女生。

    至于被挑逗的女生名字叫做鹿萱樱,也是一个高三的女学生,学习并不是很好,平时也没有什么特长,唯一能够说的上来的恐怕也就是爱幻想。这个爱幻想的少女的脑海里,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

    鹿萱樱的校服则是特别的干净,上面一尘不染,没有洛英身上那么多的人名。

    鹿萱樱长得并不是很出众,反而是耐看型的。她的头发就是标准的马尾辫,显然有些拘束。她眼睛也并不是很大,就像是一双大眼睛微眯起来,虽然小但是也有别样的美丽,那种感觉就像是网球王子里的不二周助。

    “没有,不要瞎说。”鹿萱樱抓住洛英的手,想让她安静下来。肖学长对于鹿萱樱来说只不过是个很好的大哥哥罢了,绝对没有什么不纯洁的感情。

    不过鹿萱樱显然并没有抓住洛英。面前这个大咧咧长得美丽的洛英竟然像头野马一般冲了出去!这是鹿萱樱没有想到的,不过她却想到了下一秒的结局。

    这丫头绝对把这件子虚乌有的事情告诉肖学长了,肖学长好不容易回母校绝对不能让这丫头坏了心情啊。

    “毕竟像我这种女生,喜欢一个人就是给别人添包袱吧。”至少鹿萱樱是这么想的。

    鹿萱樱紧追其后,可是她根本追不上洛英。风声在鹿萱樱的耳畔回响,一种动听的旋律就像是海平线一样,分割了现实和虚幻的世界。

    洛英很快跑到了肖学长的旁边,她右手重重的拍向了一米九的肖学长身上。由于洛英的身高是一米八,所以能够拍到肖学长的肩膀:“我说老哥,你回母校看鹿萱樱就直说嘛,不至于打着看老师的名头吧。”

    肖学长吓了一嘚瑟,这个亲妹妹竟然又来吓唬自己了。肖学长和她的妹妹一样有着一个耐人寻味的名字——肖羽爵。

    肖羽爵的个子很高,还有一身白白的皮肤,带给人一种白马王子的感觉。肖学长的脸也是比较帅气的,虽然没有真正的帅哥那样棱角分明,但是也是像鹿萱樱一样耐看。

    “我说老妹啊,你是要吓死你哥哥吗?你怎么这么确定我就是来看鹿萱樱的啊,万一我是来看你的呢?”肖羽爵一脸的无奈,他摆着手向身后正在往这里跑的鹿萱樱打了打招呼。

    洛英噘着嘴,道:“自从你认识鹿萱樱后你就经常来学校了,别以为我没看出来。”

    “我的妹妹,你千万不要瞎想啊。”听得洛英这么说,也不知道是被刺痛真相了还是真的另有隐情,至少肖羽爵是一脸的无语加上无奈。

    他干笑着看鹿萱樱缓缓跑来。虽然表面上是干笑,看起来比较平静,但是心底一点也不平静。他这一年以来一直照顾鹿萱樱,可是对鹿萱樱到底是什么感觉他自己也不清楚。看着鹿萱樱跑过来,肖羽爵心跳有些加速,甚至不知所措。不过,这些反应也不能够证明自己喜欢她啊。

    万一这件事情弄砸了,岂不是......会更尴尬的干笑?

    “咦?鹿萱樱在干什么,怎么有些呆滞?”

    鹿萱樱跑过来的步伐一点也不正常,她的步伐好像就是一个被编入程序的机器人,跑起来非常的别扭。而且可怕的是,鹿萱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之前脸颊的红晕也都消失了。洛英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问题,她连忙跑过去搀扶住鹿萱樱,可是一股巨大的推力从鹿萱樱的身上袭来,洛英直接被推倒在地。

    “啊!”洛英一声惊呼,她的头直勾勾的撞向了地上的尖石。

    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停止住了,肖羽爵虽然能够清楚的看到洛英被鹿萱樱推倒了,但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像是一个石化了的人一样站在原地并没有任何动作。

    从肖羽爵的视角看去,他能够得知的只有一个信息——鹿萱樱毫无缘由的情况下,推倒了自己的妹妹。

    “不要啊!”肖羽爵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件事情,石化的感觉让肖羽爵痛不欲生,好像心脏也不能够跳动一样。虽然肖羽爵表面上没有任何改变,但是一种可怕的石化力量正在蔓延在他的身上。

    操场上所有的同学都注意到这件事情,但是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着洛英要摔在尖锐的石头上,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音乐如同催眠曲一样让鹿萱樱的意识越来越溃散,甚至一种遐想的舒适感涌上鹿萱樱的心头。那催眠曲就像是连绵不断的雨声,缓慢又平静,鹿萱樱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雨中,感受着雨点击打在自己脸上的感觉,她慢慢陷入了这莫名的幻境不可自拔。鹿萱樱在催眠曲的曲子里寻找着平静,渐渐地她失去了自己的意识。甚至她完全不知道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全身放松意识模糊的感觉油然而生。渐渐地,声音慢慢错乱起来,一种不同的声线符合在了音乐之中。

    所有的一切都被一道光芒劈开,一片洁白的羽毛从劈开的裂缝中飘出,紧接着洁白的单翼从裂缝中伸展而出,在单翼出现的那一刻光芒万丈,羽毛就像是雪花一样飘散。神圣的金色光芒掩盖了鹿萱樱的视线,光芒强烈让鹿萱樱睁不开双眼,但是窥测到一点画面的鹿萱樱喃喃自语道:那是——天使吗?[上一段都在描写声音,这一句画面应该是视觉上的,和上面有点断层,上面那段描写的时候,加点视觉上的描写.]

    鹿萱樱在眩晕[这里的晕眩在上面催眠曲那里可以加点描写]中苏醒过来,周围的声音刺痛了鹿萱樱的耳膜,她看到自己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站在人群中疯狂乱砍。

    一柄奇怪的刀在她的挥舞下溅撒出一滴又一滴的血液。

    嘶吼声完全替代了音乐声,浓浓的血腥味冲入鼻腔,让鹿萱樱连连作呕。

    紧接着鹿萱樱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起来,好像是万花筒一般。

    奇怪的画面在鹿萱樱的面前不断翻转,一个个稀奇古怪的镜头闪现在鹿萱樱的脑海当中。之前就因为浓烈的血腥味呛的要吐,现在竟然来这个?再也撑不下去的鹿萱樱在强烈的眩晕感下,意识渐渐消散。

    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所有看到的画面终究变成了黑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她喃喃自语道:“我,是要死了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