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高冷王爷不好惹、姜微南宫容怀南宫怀荣小说

高冷王爷不好惹

姜微南宫容怀南宫怀荣小说

主角:姜微,南宫容怀,南宫怀荣 标签:

高冷王爷不好惹

墨若初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高冷王爷不好惹

姜微南宫容怀南宫怀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又活了

    后脑一阵剧痛,姜微的意识挣扎着苏醒。她本能地想去摸手边的枪,却摸了个空。

    “该死的丫头,死到临头还不让爷享受享受,等下有你好看。不过,犟是犟了点,但还真是个美人啊……”

    嚣张的男声突兀响起,姜微小心收敛了自己的动作,不使对方察觉。但她能感觉到有一只很讨厌地手从她的大腿根部一直往上蹭动着、抚摸着。还有令人恶心的热源贴在她的身上……

    她脑袋里第一反应就是恨不得立刻让他死,可是在没搞清楚敌我双方的实力,她不能让自己轻易陷入不利状况。耐心、伺机而动,是一个优秀特工的基本素质。

    在对付身前这个臭虫之前,她努力分析现在是什么状况。姜微很清楚地记得,之前的自己是在执行抢夺一份绝密资料任务,然后被杀手组织围攻无法脱身,不得已选择丢出身上最后一颗炸弹同归于尽。

    那颗炸弹肯定把敌人和自己都炸死了。身体都灰飞烟灭。可现在,从心脏传来不息的跳动绝不会假,自己可是好好活着,这是怎么回事?

    “啧啧。手感真不错!这白皙的皮肤、柔软的触感,可惜了,要不是主子勒令必须格杀,我还真舍不得结果了你,哪怕偷回去当个小妾也够爷玩乐一阵了。”

    姜微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等待男人最放松的一刻,然后狠狠地用力一踹。撕心裂肺的喊声立马响起。

    “你、你这个想死的……你敢、敢踹、踹爷宝贝…爷让你下地狱……”话音还未落,姜微直接给他嘴来了一脚。没有发现身边有趁手的武器,姜微就只能利用被丢弃在一旁的一根长布条,想办法绕到敌人后方,死死勒住对方脖子,以防他双手反击。

    等到这个该死的臭虫快要因为窒息而死的时候,姜微又恶意地稍稍放松一些布条让他有片刻的喘息。如此再三,姜微才给了其最后一死。

    只有这样,姜微刚才被恶心的心情才渐熄。并开始打量起周遭环境。

    是一个小型山洞,屯了一些干粮,应该是用作临时避祸。可姜微觉得很怪,具体怪在哪里她一时说不出。怔仲间,瞧到手中的物件,她才猛地醒悟。

    这根一条一米长的布条好像是一根腰带?她的衣服里怎么可能有根累赘的腰带?她平常为了行动方便都必穿紧身衣。而且刚才的男人……

    她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他完完全全像个古人的装扮!

    综合自己和对手古人装扮、对手嘴里不干不净的古代用词,这下姜微哪里还能不明白,她这时灵魂穿越附身古人了!

    该死!这不就是自己那个损友一直吐槽的穿越文才会发生的情节吗?

    现下轮到自己了,该怎么处理?姜微打心底感到无奈和迷茫。

    姜微原本是想先打算躲在这山洞直到确认不会有其他杀手前来,可是身体里却有强烈的残留意念让她赶紧起身向外寻找。至于寻找对象,姜微隐约感觉好像是离此处不远的一个小村庄。

    姜微一边调整身体机能,一边赶路。行至半道,就发现了一具伤痕累累的女尸。

    记忆像打开的闸门像外倾倒。她愣愣地盯着眼前的这具女尸,眼眶却不由自主地流出了泪水。“她”想起来了,这是平常十分照顾她的王婆!

    就在一刻前,王婆护卫着她从村中逃出想要在刚才那个山洞避难,可还是被三个杀手察觉,追至此处。王婆为了让她先走,决定留下拼命斡旋。

    可令王婆没想到的是,这些杀手中有一个便应该是此次任务的领头人,武功十分高强。哪怕她拼死抵挡,也只能勉强拦下其中两个,另一个却还是见机去追了姜微身体原本的主人。

    原主人只是个弱不禁风还未满十六岁的少女,若不是追他的杀手贪恋她的美貌,也不至于疏忽大意被后来魂穿的姜微反杀。

    姜微推测,原主先前被那个臭虫虐待,可能意识到自己会被对方凌辱致死,灵魂才先于身体死去了。

    机缘巧合下,被姜微重生到现在这具躯体。不知道这算不算姜微的幸运?

    姜微仔细地检查王婆剩下的物品,找到的匕首打算用来防身,还翻到一些剩下的毒药和疗伤药品。除此之外,姜微还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

    在王婆因打斗才露出的衣领内的雪白肌肤与王婆实际五六十的年纪并不符合。姜微当然不会天真地想是因为其保养有道。

    反而她从记忆里发现了一些怀疑之处,为什么无论冬夏,王婆总是把自己的身体上的肌肤厚厚地裹起来呢?原主曾经问过。王婆笑回答称是因为老了怕冷。

    现在,当姜微揭开了满布皱纹的人皮面具,呈现的便是如雪般晶莹剔透的女子肌肤。而且是一名妖娆美丽的女子。

    看来原主的身份并不简单啊……能够让人易容十几年如一日地守护在这破落山村,一定是背负什么重大的秘密吧。

    姜微将王婆的尸体移到隐蔽处,尽量擦掉其身上的血渍。在这样的偏僻地方,她担心等会儿她再回来,王婆的尸体就被野狗野狼给拖走吃了。那么原主身份的秘密可能就会就此失去。

    依靠自己前世大脑强大的精神控制力,姜微勉强支配这具还有些眩晕的柔弱身体,避开了还在四处屠村的杀手,搜寻到了记忆中的原主家的小屋。

    她不敢光明正大的进去,后门前门都有可能残留寻找她的杀手,所以只能悄悄翻墙。

    姜微第一来到的是原主父母的屋子,一进门一具身插数刀的男尸便进入眼帘。见到“自己”的父亲如此这般凄惨模样,一股极度的悲伤与绝望从她的心里喷涌而出。这一次泪水止不住地连串连串的掉落。

    还好,姜微主导的意识还能控制住躯体不哭出声,不然此刻就会有大麻烦。

    她默默任‘自己’哭了好一阵才收住难受的情绪。“在我有能力的情况下,我一定会替你和你的家人报仇!”

    姜微在心底默默对原主说道,哪怕这具身体只留下本能地情感反应和一些残缺的身前记忆。

    姜微在寻找杀人凶手线索时发现,原主父亲的主要死因肯定也是与多人拼斗,最后被敌人围攻而死。

    但她后来注意到一个细节,原主的嘴唇是泛紫,明显中过毒。说明,这帮杀手还使用了下毒这等卑劣的手段。

    毒药应该就是下在倾倒的茶水中,不过,能让原主父亲喝下他递的水应该是信任的人才会。看来这帮杀手还提前使用了间谍打入原主家了。

    不知道其间到底有什么故事,姜微只能小心地把原主父亲用的剑给收了起来。以备后用。

    还未等姜微摸到自己的房间,一声激昂的马叫声闯入耳中。

    院子的水缸里水波一圈圈涟漪,地面在颤动着。近处有马蹄声传来,有一群人正向这边赶来。

    还未等姜微有所反应,一匹烈马直直踢开了原主家的院门。一袭白衣,端坐其上。

    是个冷漠却俊美的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却如同一幅精致绝伦的画,尤其是眼角处那一颗小痔,若隐若现,倒增添一股邪魅的韵味。

    男子没有下马,就这么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姜微。坐下的马倒是贴着她的身,不断地打圈晃动。

    姜微不语,男子也不语。两人无声对峙着。

    须臾间,两人同时出招。姜微想借水缸反跳上男子的马攻其后背,而男子则一鞭急速抽向姜微,只可惜姜微已离原位,所以这一鞭把水缸抽裂水流四溢。

    但还未等姜微再度施招,男子一个更快更狠地回鞭,硬是把姜微抽下了马。未完,不等姜微落稳地,鞭子便接二连三的落下。

    姜微手里的匕首太短无法阻挡长鞭扫过,长剑又并不属于姜微的拿手武器。姜微只得拿身体硬抗,再一边想法应对。

    然而,男子却在这时停了下来,冷冷问道:“你可是曲柔然?”

    姜微心里一惊,曲柔然是原主的名字,看来眼前这个男人也是冲着她来的喽。

    “不,我叫姜微。”既然有了新的灵魂,便是新的身份。再来,不熟悉的陌生人,谁知是敌是友?

    她当然不会蠢得在这种环境下自报家门。唯一麻烦的就怕对方拥有什么辨认原主身份的方法。

    南宫容怀仔细打量对面血痕累累的女子,即使在如此落魄紧张的情境下,也依然没有委曲求全。眼中的倔强与冷厉气势倒是颇令他欣赏。

    不过他还是没有下马,又跟其对上了百招。但大部分姜微还是没有办法躲过,只能生生硬抗!

    原主的身体没有经过特殊训练,哪怕她有前世特工的优秀底子,也架不住一具身体跟不上大脑指挥的躯壳啊!

    突然的,男子嘴里蹦出一句话,“愿意做我的属下?”

    虽然南宫容怀给的是问句,但语气里却像是明明白白的陈述命令。不过南宫容怀自己也有些吃惊自己的作法。

    眼前的丫头虽说资质不错,这个从刚才的过招就能看出,但其本身的能力却并未一一在他面前展现。按理说他应该让属下收集更多信息再做决定。可是,隐隐中,他就是有一种感觉。他就是想把她收入囊下。

    而且,南宫容怀也不相信女子说的话。是不是曲柔然这一点就不知真假。哪怕是假的,她也与曲柔然脱不了关系。拿住她,再慢慢拷问便是。

  • 第二章收尸

    姜微却有些愣住了。她来到这个世界太急,还未等她摸清套路,就有人说又要将她收入麾下。

    姜微有些犹豫不决,按照她的本心来说,重活一世应该策马人生,潇潇洒洒享受一生才对!这也算不辜负了前世她那个损友一直对她的希望。

    她的那个损友希望她能脱离她暗无天日的特工身份,过更普通更幸福的日子。如果她又选择了舔血的日子,她怕那个损友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大骂她一顿。

    “不愿意?不想报仇了?”南宫容怀看着女人在他质问后突然变得铮亮眼神,嘴角泛起一丝得意。

    "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揪出杀害这群人的背后真凶?"

    听到男子再次的问话,姜微沉默了。虽然在原主的想法里,这些屠村者应该只是为了钱财的土匪。

    但姜微却觉得从先前折辱自己的男人那得到的信息,幕后肯定还有厉害的主谋存在。

    再加上王婆身旁并没有凶手的尸体,她很怀疑那个王婆猜测的领头人会不会负伤先逃了?如果这样,她未来便面临一个很大的隐患……

    "我只跟强者,向我证明,你是。"姜微冷声说道。

    既然危险随时存在,那就先试试眼前这个人的本事,如果对她有利用价值,先假装跟随,也无不可行。

    而且姜微心中隐隐有种直觉,这个男人应该是她的同行。

    南宫容怀挥手示意想要上前呵斥姜微的不悦下属,没有生气反倒对姜微越发欣赏。

    “给我杀了还在屠村的那些……”就在南宫容怀刚开口命令下属快速清理现场其他碍事的家伙,证明给姜微看自己的能力的时候,从院墙旁踉跄飞出去一个身影。

    几乎是立刻,南宫容怀坐下离得最近的属下,一个飞身就跟了上去。

    "一盏茶的功夫,我的人就能抓到刚才漏网的。如果我赌赢了你就做我的人!"南宫容怀十分自信地提出建议。

    姜微换算了一下,古代一刻大概是十五分钟,一刻是三盏茶,一盏茶那就是五分钟。确实很快。她点头答应了。

    黑衣人夺命地逃跑着。他原本想守株待兔擒拿任务目标,但却发现吕州最神秘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间谍组织黑羽军横插一杠。

    看那领军人物就要下令格杀所有他的同伴的架势,他不会还做梦地以为凭自己渺小的能力能与之相抗。

    他必须先留着命逃回去,找到齐山队长告知黑羽军的插手,然后才能让宫里的那位主子想办法应付……

    正左思右想的逃亡者没曾注意到,他的正前方多出了一根隐隐闪光的钢丝。他自然也不会料到,轻功独步的他会在此处身首异处。

    果真没有等太久,一名男子的下属就扛着尸体回来复命。

    看着被拦腰切断的尸体,姜微倒没觉得多恶心。既然男子本身实力够强,御下下属个个身怀绝技,组织纪律严明,没道理自己要推掉这个靠山。

    "我答应跟随你。不过我需要去收拾一些东西携带。等会儿我会在村口与你会合。"姜微目光与俊美男子相撞,眼神却毫不避讳。哪怕这个人宣称自己应该是她的新主子。

    "去吧。"南宫容怀却好心情地答应道。

    在转身离去前,姜微突然问道“我该叫你什么?”

    “南宫容怀。”得到姓名的姜微不再耽搁,立马走人。

    "有意思。却不懂礼的倔丫头。"在姜微走后,南宫容怀低声评价道。

    他示意下属去完成原本的任务,也不进屋,只是策马出了院门,倒在焚毁的村庄其他地方四处溜达。

    姜微先是悄悄来到了当时藏匿王婆尸体的树林,却发现尸体不见了!四下找过,也还是没有!

    这让姜微心下一惊,是南宫容怀的人运走了?还是难道还有另一批人存在收走了他们同伙的尸体?

    谜团越来越多,姜微只能安慰自己,先顾好眼下再想其他。

    姜微趁南宫容怀离开之后才敢偷偷又溜回原主父亲被杀的屋子。她如果当时就转身进了这间院子,岂不是不打自招自己就是他要找的人?

    她当然没怎么傻。当然她也不敢贸然为原主父亲收尸,怕被南宫容怀找到破绽。

    只是,面对死状凄惨的原主父亲尸体,心里还是难免再生波澜。她轻轻地取下父亲身上敌人的刀。将刚才准备好的纸条藏到了记忆中的地方,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未来,她需要更加小心谨慎地应对所有向她展开的阴谋与危险。

    吕州黑耀国,南宫府。

    “什么?南宫容怀居然要收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做贴身婢女!他倒是不嫌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是的,二公子。大公子那边的人就是这么告诉奴才的。说是那个女婢叫姜微。”一个奴才胆战心惊地回复自己的主子,南宫丞相的二儿子——南宫容取。

    “这会儿南宫容怀和他带回来的那个野丫头在哪?”南宫容取若有所思的问道。

    “应该还在大公子的院子里。”回话的奴才见主子露出冷笑,便知道今天两位公子之间可能又会有一场争执,心下就是一紧。主子们间明争暗斗,苦了的只能是他们这些地位卑下的奴仆。

    不过二公子与大公子是生下来就是要互相为敌的,谁要二公子的母亲二夫人,虽然在大夫人死后被老爷抬为了正妻,但老爷却明确表示过大公子作为嫡长子才是南宫府唯一的继承人。

    为了南宫府的以后主人的位置,两人怎能能不争个你死我活?日常使绊子呢。

    “走,去瞧瞧这个丫头什么路数,居然把我这个万年不亲近女人的‘大哥’给收服了。"

    “是,二公子。奴才这就领路。”

    南宫容怀一回到府里,便令人通传了各方各院,姜微成为他贴身奴婢的决定。

    姜微内心倒是有些吃惊,其实她本人倒是希望能在南宫府做几天小透明的,这样方便她在了解生存环境的详细情况再有所行动的。

    现在就宣告自己身份和存在,这样真的稳妥吗?南宫容怀是想让自己一开始就紧紧依靠住他这个靠山,还是有意试试她的能耐?亦或是拿她作靶,引出一些别有心思的人来?

    在归途中,姜微进一步了解了她未来的主子是一个多么高冷又善变的人。

    前一秒你还有可能是他的心腹,下一秒你就有可能因为做错一件小事变成他万分嫌恶之人……

    所以她也学会忍住不去猜测她这个新主子的内心想法。既然想也是白想,还不如给自己一个清净。

    不过话说起来,南宫容怀给自己一个贴身婢女的身份让她觉得有那么一层尴尬。

    她好像记得,古代公子的贴身婢女可能还要承担为主人通房的责任。这又委实招惹了一些不必要的桃花债。

    这个南宫容怀长得这么俊俏,肯定有一批自己的小姐倾慕者。就按他这个喜怒无常的性子,指不定就会拿她出去挡刀。

    更不要说府里的本来的丫鬟婢子,对于自己这个横插进来突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家伙想必是恨得牙痒痒的吧。

    其实,如果能选择,姜微宁愿转身成为一个男人。这样要顾忌的事情就少多了。

    哎,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命苦。两世都是劳碌命,两世好像都有专为克她而生的人存在。

    还没等姜微再扩展她未来女性敌人的畅想,第一波来自公子哥的炮火却向她开了过来。

    “大哥还真是不嫌累,不远万里去个破村庄捡了个大路货色回来当宝贝。真是有闲情逸致。”二公子还未踏足厅门,冷冷地嘲讽声就已先传了进来。

    “近看,长得也是磕碜。大哥还是赶紧扔了这般碍眼的垃圾。”南宫容取不过瞟了一眼姜微,立马就失了兴致。

    不过也就一普普通通的乡下丫头存在,还以为是从哪里淘回来的好宝贝,值得他这个大哥稀罕。

    “反正我这个大哥在你眼里也是碍眼的存在。你干脆挖了自己的眼,图个清静。”

    噗,真是要命的毒舌。姜微在心里偷笑道。能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这番损人的话,不亏是长着一张冷脸估计也长着一颗冷心的南宫容怀。

    南宫容取大概也没想到南宫容怀比他还厚颜无耻地说出讽刺人的话。脸上好一阵青白之色。

    姜微估计他是因为此时身在敌人的地盘,他不好仗势欺人,只能暂时忍下自己找台阶下。

    “大哥,你要收个贴身丫头,大可以找娘挑个美人。怎么收个如此不入眼的野丫头。就算她未来生下了儿子,看上去也只会是个奴才丑脸,这不是丢我们南宫家嫡长子的脸吗?”南宫容取无不恶意地取笑道。

    “用二夫人挑的人,恐怕将来我膝下一个孩子都不会有。再者,你也知道我才是南宫府真正的嫡长子,未来南宫府的继承人,不过收个贴身奴婢,哪来这么多闲言碎语?”

    好嘛,南宫容怀直接以身份压人了。言语间还暗指他的二弟是喜欢道人长短的长舌妇。这如何不气死身为丞相府二公子的南宫容取?

    姜微瞄了一眼,所谓的二公子,对方显然是被南宫容怀这般不念兄弟礼教的说辞给气的想吐血。这不,连接话都不愿意,拂袖转身立马走人。

    姜微暗自啧舌南宫容怀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嘴上功夫,不免警醒自己以后万万不要跟南宫容怀逞口舌之快。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传容锦前来。”南宫容怀说道。

    “是。”一个近身的侍卫便很快下去通传。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高冷王爷不好惹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