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姜子涵赵默生杨然小说

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

姜子涵赵默生杨然小说

主角:姜子涵,赵默生,杨然 标签:独爱、小虐怡情、日久生情

姜子涵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还一直深爱着她的“前夫”。可是真的都尽如人意吗,姜子涵后来想,她和赵默生的关系,左右不过差了一句我爱你罢了。 "

望舒 状态:完结

姜子涵赵默生杨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1.人生若只如初见

      姜子寒和赵默生一起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各自手里持了一个绿本本,然后,走到宾利车前,打算分道扬镳。

      赵默生转头看着一贯漫不经心的女人,“家里的东西我会尽快搬出去,可能是下个星期,下午我要去出差。”

      姜子寒也侧过头来,点点头,“好。再见。”

      “嗯,再见。”

      不再多话,姜子涵掉头就走,独剩下赵默生笑的一脸无奈。

      姜子涵上了车,心中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高兴,是的,结婚一年,然后他们和平离婚了,她洒脱,对方也不含糊,将市中心的房子给了她,还有一些资产,不过姜子涵并没有要,她知道以赵默生的财力根本不在乎这么一丁点给前妻的东西,可是她在乎,从他们结婚的那一日起,所有人都在嘲笑姜子涵不过是凭借一个一夜情加入了豪门,但是姜子涵知道并不是。编辑了条短信发给自家老妈,然后疲倦的阖上眼睛。

      回到家,姜子涵把自己仍在软塌塌的沙发里,心里却空空的,家里还有属于赵默生的气息,赵默生的书房,阳台上的小花园都是他的,卧室里连枕头都有一个是他的,姜子涵忽然觉得,自己从没有现在这般怀念赵默生。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打断了姜子涵有些怅然的心情,一接通,就传来那段咆哮的自家妈妈的河东狮吼。

      “姜子涵,短信上你说你和赵默生离婚了?我问你你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哪根筋搭错了,你快把我气死了知道吗?赶紧给我滚回来,自己给我说清楚了,最好你找一个好的解释,不然我真的会亲手解决了你。”

      姜子涵眉心一蹙,声音也藏着无线疲软,“妈,我和赵默生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不合适走下去了,协议离婚,就这么简单,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跟他已经走到尽头了。”

      “好好好,你越来越能耐了。从你三年前自作主张去了C市读书,工作一年不到,然后又闹出个闪婚,再到离婚,从来都是做完之后通知我,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当妈的看在眼里?还有,赵默生哪里配不上你?脑科主治医师,家族是赫赫有名的赵氏企业,人长得高大帅气,你自己说,哪点不合适你?”姜妈妈越说越怒,说到后面基本上已经咬牙切齿了。

      闻言,姜子涵有一瞬间的沉默,姜母并没有说错什么,可正因为他赵默生有颜有财,才是像她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配不上的。

      于是默了一会儿她才缓缓道,“妈,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说,和他领证结婚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当做儿戏,经营了一年的婚姻,发现彼此的不合适,所以才适可而止的终止了这段婚姻,我认为,这才是负责任的表现,与其以后吵得闹的老死不相往来的结局收场还不如和平离婚,所以,我不后悔。”

      “行,你口口声声说不后悔,那你一声不吭的去了C市,放着好好的金融专业不学去当什么小护士,难道不是为了赵默生?你从来都处事冷静,就连现在离婚了还能平静的跟我讲道理,又怎么会作出闪婚这种荒唐的事情来,如果说你不爱赵默生,我怎么也不信。”

      “是又怎么样?”姜子涵忍不住打断姜母咄咄逼人的问话,然后继续道,“我可以跟你承认的是,我到现在还爱着他,就这样。”

      电话里依稀传来姜母的呵斥声,不过姜子涵全然没有听进去,完全沉浸在刚刚那句自己脱口而出的还爱他。

      挂断了电话,手机还显示一个未接,点开,来自老公。姜子涵暗自嘲笑了下自己,然后拨了过去。

      “你们系主任说你递了辞呈?”赵默生简单直接。

      姜子涵看了眼头顶上方的挂钟,此时晚上八点,赵默生应该刚下完手术台出来,她停顿了片刻,才道,“嗯,我想了很久,这是对我们毕竟好的一个决定,毕竟我们已经离婚了,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不太好。”

      “你不用走,再过两个月我就调到C市总医院去了,你马上就要升职做护士长了,不要轻易挪动。”

      姜子涵愣了会儿,然后道,“是你自己申请去的吗?”

      “嗯,没离婚之前就做了申请,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

      “......”

      一通电话,让姜子涵的心情更糟了,她不想再说下去,丢了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缩在沙发里,好半天都没出来。

      而这边,赵默生蹙着眉看着手机,一离婚就迫不及待的和自己撇清关系么?甚至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骨科医师兼好友的周子健拿了杯咖啡走了进来,看到男人露出一丝迷茫的表情,不由心生疑惑,“怎么了?有什么事能让我们医学界的神话赵医生烦恼?”

      赵默生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看你这表情估摸着还是跟我们的姜护士的有关系吧?怎么,小两口吵架了?”

      “嗯,我们今天上午离婚了。”赵默生说的十分平静,仿佛与己无关的样子。

      周子健先是一怔,随后惊诧道,“什么?你是说你和姜护士离婚了?”

      “我说的还不够明显?还是你觉得我有闲工夫骗你。”赵默生头也不抬。

      周子健,“......”

      见赵默生依旧平静,周子健忍不住暴走,“你二十八的人生,无恋爱史,直接是闪电结婚,当时说你结婚了人家还不信,谁不知道医学系的赵默生多么冷酷,好,都觉得能让你这么冲动结婚,肯定对方很让你深爱,结果结婚一年,你告诉我你竟然离婚了,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

      “我们是离婚了没有错,是事实。但是,并不是因为我不爱她了,相反,我还很爱她,只是可能真的细心经营婚姻我不擅长,产生了分歧又不懂的解决,所以最后的出路就是和平离婚。”

      “你爱她?你还爱她?那姜子涵呢,爱你吗?那时候举着表白信在学校里跟你告白,一向都视若无睹的你竟然还收下了她的情书,本以为你们会在一起,结果你参加就业了,人家姑娘也没和你联系,直到闪婚,你说对象是她,我都不信。”周子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他。

      赵默生唔了一声,似乎是思考了一下,然后道,“也许也还爱我,可能和我一样不知道怎么走下去,才选择了这条路吧。”

      “你们还真是奇葩,你爱她,她爱你,还能离婚,也是没谁了。”

      “......”

      隔天,姜子涵在沙发上醒来,揉着又酸又疼的背脊,不由心疼自己一秒钟,然后是洗漱换衣服,整理好出来的时候,才七点,非常有时间吃一个早餐的,但是姜子涵扭头看了眼空荡荡的厨房,撇撇嘴还是打消了去做东西的念头,因为平时这个时候起来,一定能看到厨房里高大的身影,现在姜子涵并不想触景伤情,换了衣服索性到外面去吃。

      抵达医院后,第一件事情是跟着主治医师去巡房,这也是姜子涵在离婚后那么急着递辞呈的原因之一,因为按照分配,她属于赵默生这一组。以前在一起的时候,这都不算什么,现在看来,可能搞不好连空气都会跟着尴尬了。

      换了护士服,才发现今天又来了一批小护士实习,个个都长得挺漂亮的,大眼睛要挑身材,对这个陌生环境都充满着好奇心,看到姜子涵还甜甜的喊了一声学姐,娇嫩嫩的声音,愣是把姜子涵也喊得一颤。

      挨到护士长点完道,大家就等着主治医师来带领她们一起去巡房了,姜子涵是老油条了,如今有新血液加入,本来可以不用去,不过刚开会的时候,护士长有分给她几个实习生,所以这次是免不了了。

      终于,赵默生出现了,他今天照常穿着一声体裁得当的白大褂,脖子下露出简洁的淡格子系的衣领,总是恰到好处的每一个纽扣的扣好,再加上轮廓鲜明的脸,整个人显得挺拔修长又帅气,他就这么向她们迎面走来,姜子涵甚至听到来都周围的小护士发出的小小抽气声。

      直到赵默生在她们面前站定,还依稀的能听到小护士们的赞叹声,无疑不是说着赵医师好帅,怎么这么幸运分到这组之类的,要是换以前,姜子涵又要飘飘然了,不过现在,她只想赶紧找个机会开溜。

      跟随者队伍一起来到一间刚做完手术的患者病房,赵默生首先和颜悦色的和患者家属询问情况,然后小护士们都一一做记录,大家都埋头记着,只有姜子涵站在后头有些出神。

      以前她最喜欢的就是和赵默生一起来巡房,站在人群里,赵默生好像自带发光点一般,低沉的嗓音和患者交谈,是不是莞尔一笑,都让她看着都心神荡漾,这好像就是她三年前不顾姜妈妈反对来到C市的原因,她就只想这么静静的看着人群里鹤立鸡群的他,耀眼夺目。

      “姜护士,麻烦你来给这位患者做个测试...”

      出神中,姜子涵好像听到有人叫她,一抬头,才发现什么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到她身上,还有一道幽深目光是来自,赵默生。

      有一位小护士小声的指了指前方,提示道,“赵医师叫你过去。”

      “......”

      再怎么措手不及,姜子涵还是朝赵默生走了过去,然后在他身边站定,带着迷惑,“什么?”

      这种露出来的小迷茫让赵默生也看得也是一怔,姜子涵以前总是不确定某种事情的时候就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等着他帮她解释,自从计划离婚,她便很少在他面前泄露情绪,更别说这种不确定,于是他莞尔一笑,“没事,看你站在那里出神,以为你有什么不懂的,所以叫了你一下。

      ”“......”

      众人也是一愣,说好的赵医师冷酷无情呢?说好的对待工作从来都是一丝不苟,不管是谁只要影响了他工作都会引来挨骂的呢?这赵医师现在是哪一出?看来情报好像有点误差啊,至少人对这位长相漂亮身材又高挑的姜学姐就很不一样嘛。

      

  • 02.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差不多巡视完了,大家也都各自散了,姜子涵带着手下几位实习护士来到工作间,简单的介绍了医院的上下班时间以及相关规定等,大家也都配合的在本子上记录着,交代的差不多了,姜子涵让他们去吃饭。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护士站了出来,带着小娇羞的问道,“姜学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不用叫我学姐,就叫我子涵好了。”姜子涵整理着手里的病患资料,浅笑。

      小护士胆子不由放大了,然后道,“刚刚带我们的赵医师,好像也是我们康恩学校出来的吧,你知道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女朋友倒是没有,前妻却是有一个的,姜子涵心里腹诽,不过她没说出来,而是笑言,“没有,你们的赵医师目前是单身。”

      话音一落,小女生顿时欢呼雀跃起来,纷纷表示要请姜子涵吃饭,姜子涵哪里看不懂这种小把戏,她在这医院呆了一年,基本上都能听到小女生对赵默生的仰慕,以前还有点吃干醋,埋怨赵默生长得这么好一块皮囊做什么,不过对方都会付之一笑,导致现在连姜子涵都早已司空见惯了。

      合着几个小女生来到食堂,姜子涵领着他们拿着饭盒去打饭,刚走到窗口就碰到了也在排队的赵默生,他和周子健正在聊天,好像感应般,也刚好转头看向她,然后十分自然的向她伸手,“想吃哪几个菜,我给你打,你去座位上等我。”

      “......”姜子涵觉得她今天出门可能没看黄历来着,这赵默生是不是变化的太快了,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在食堂遇到她也很少交流更别说一起吃饭了,在医院上班也整的跟陌生人一样,以至于医院上下除了几位熟悉的老员工知道他们的关系,都没人知道他们是夫妻。

      小女生们却先雀跃了,纷纷赞叹赵医师真会照顾人,只听身旁周子健好死不死的来了句,“小妹妹们,你们现在看到的赵医师可是假象,工作上,你们的赵医师可是出奇的整死人不偿命呢,介意你们还是跟我一组比较好,虽然颜值比你们的赵医师差了那么一丢丢....”

      周子健还在絮絮叨叨说着,结果换来小女生们的唏嘘声,周子健一脸不忿,“假象都是假象,你们的赵医师只有对姜护士才有这么....”

      “行了行了,我要糖醋排骨和玉米汤,其他的不要了。”姜子涵打断周子健的话,然后将饭盒递给赵默生,然后转身去找座位去了。

      等到小女生们也散开了,周子健又打趣赵默生,“我的同学兼同事,我怎么没看到你问我喜欢哪个菜帮我打过饭啊?到底还是我们姜护士魅力大,不像我没人疼...”

      赵默生嗤笑一声,不理会他。

      等赵默生和周子健拿着饭转身寻找姜子涵的身影时,才发现整个食堂哪还有姜子涵的人,赵默生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手里的饭,没说话。周子健见状,赶紧圆场,“可能人姜护士被临时叫走了,要不你给她打包吧,一会儿让人送过去。”

      赵默生摇了摇头,“算了,她这会应该在外面吃东西。”

      “......”

      如赵默生所料,此时姜子涵果然坐在一家粉店吃粉,吃着吃着,心里还是忍不住埋怨自己没出息,不就是一离婚么,人家都正常自如的,就她一个人在这里瞎较劲,吃个饭怎么了?真是没出息。

      草草的吃了碗粉,姜子涵便回到医院,开始了一天工作,领着实习小护士们熟悉环境后,就给她们各自分配了任务,然后姜子涵就去忙自己的去了。结果,在一个患者病房里,又和赵默生遇到了。

      所以说,人生处处有惊喜,以前自己有意无意的创造这种偶遇都碰不到,现在越是想躲开就越是碰到,于是姜子涵更坚定了她要辞职的念头。

      病患是为年轻女士,车祸导致的头颅受损,前几天刚刚手术完,现在赵默生在检查他的术后情况,姜子涵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推车要给患者换药,只听那女患者问赵默生,“赵医师,你刚刚说我差不多可以出院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要见不到你了呀。”说着还似有似无的拨了胸口的衣服两下。

      姜子涵一阵恶寒,手里的动作还是没听,眼观鼻鼻观心的替她换药。

      赵默生站了起来,好像还朝姜子涵的方向扫了一眼,然后只听他道,“要我说,我希望我们不要再见,毕竟医院这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祝您健康。”说完,就潇洒的转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女患者,“......”

      姜子涵在心底为她默哀一分钟。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