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都市葬魂师、杨涛诗梦语小说

都市葬魂师

杨涛诗梦语小说

主角:杨涛,诗梦语 标签:

繁华的都市掩盖不了的黑夜中,隐藏着无穷无尽地亡魂。一个孤独的少年,背负着不堪的记忆,在黑夜中伸张着正义。命运赞颂着强者,少年葬歌着亡魂。当记忆归来、鲜血染红、热血燃尽之时,黑暗中的黑暗却是如此的脆弱。

AliIM 状态:连载中

杨涛诗梦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章:月色下黑衣行

    繁华的都市让人一眼就看到了无比璀璨的灯光,以及夜晚下灯红酒绿的暧昧气氛。只是,那些沉淀在黑色阴影下的世界,却从未有人去认真地仔细地看过。

    秋天,微冷的风吹在无人的街道,顺着幽暗而弯曲的小巷钻入了一个看起来极为陈旧的居民区,锈迹斑斑的铁闸栏,满是污垢的地面,让这凉风一扫更是显得无比的萧瑟。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涛儿?”

    一个慈祥老者的声音从院子的某个角落传了出来,一个佝偻着背身穿一套藏青色衣服的老人轻扣着一扇门。

    “没事,我现在就休息了,易伯伯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少年的声音带着一种明显的陌生,那道原本昏暗的灯光瞬间灭了下去,老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进入了另一间屋子,当关上房门的一瞬间,老者的头突然朝着东南方向撇了一眼,慈祥的眉目中射出了一道精光。

    吱呀一声,门快速地被老者合上,惨白的月色自顾自地笼罩在了这昏暗、渺小的楼院中。

    几道风呼啸着蔓延过每一道红色的门窗,很快,随着鼓鼓风声而来的还有几个细细碎碎地脚步声,几个黑影正从上空飞快地掠过,他们踩着上方的屋檐却发出极其细微的声响。

    夜色昏沉,而那细细碎碎的声响则极其的轻微,常人根本无法听到,就算听到那极其细微的声响,大多数也会认为是夜间觅食的夜猫子而已。只是,那原本昏暗下去那个房间的窗户之上居然露出了一个人影,他的耳朵紧紧贴在玻璃上,似乎正在仔细地听着什么。

    那群黑色人影掠过了那扇破旧的楼院,这一刻,贴在玻璃上的耳朵松了下来,一双细瘦的小手飞快地打开了窗户,一个约莫七八岁模样的少年从里面爬了出来,他也是一身的黑色,清秀的面容上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忧伤。

    轻轻地掩上了掉着红漆的窗户后,少年并没有走右侧最近的楼道,而是匍匐着身子朝着他左侧较远的楼道而去,似乎是怕被人给发现。

    很快,他就轻手轻脚地来到了楼道口,压低着脚步朝着楼上而去。

    这层破旧的大楼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荒废多时的老旧的学校,原本应该是操场的院子挂满了尼龙绳,无数的破旧衣服随着风摇摆。而大楼内也被改成了无数拥挤的房间,破败的情景与本应该沉静在纸醉金迷下的都市风格相差甚远。

    几个简单铁质围栏在这层大楼的顶端,一个瘦弱的手正拂在泛着铁锈的栏杆上缓缓向前走到了大楼后方边缘的一侧。

    顶楼的风显得更加的肆意,一种莫名地阴冷混杂在了其中,渗透进了少年的体中,让他身子微微地打起了颤,但是他仍旧继续向前,一直匍匐到了大楼最前端那侧的边缘,才停了下来,整个人趴成了一条直线,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前方。

    那大楼背后是半个残缺的山脉,无数的坟头零零散散地矗立在那里,鬼火零星燃起,诡异的让人骇然,而原本应该黑暗的前方,此刻闪烁着突兀地蓝与白,不时的还会有红色的星火出现。

    七个陌生的黑衣人围成了一个圈,每个人站立的脚下都矗立了一道蓝色的闪烁着符文的剑,而七道剑则连在了一起,外围的蓝色如同一个波澜的海平面一般的蔚蓝,而围成的圈内则是一层白色的光芒,里面透露出一种灼热的气息。

    白光一闪,紧接着就是里面一道道红光溅射,少年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那没有一丝声响但看起来却充满着肃杀的奇异阵法,一阵阵地火光激烈地闪烁着,就如同干柴烈火在一瞬间涌了起来一般大火突然席卷了整个圈子。

    灼热的白光转瞬即逝,一个红色的诡异生物吐着猩红的舌头从火焰中钻了出来。那是一个如同蜥蜴一般的东西,只是一道道红色的鳞片锐利如刀,一双红色的骨翅显得极为狰狞,而那对猩红的眼睛与流着黑色液体的巨口让少年整个人吓的头一缩埋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这次他们狩猎的怪物怎么这么可怕啊,这群人到底是干嘛的?难道真的有所谓的神恩者?”少年喃喃自语着,强忍着恐惧再次抬起头朝着前方看去。

    而就在少年抬头的一瞬间,那圈内猩红地魔眼居然朝着他直视了过来,少年感觉整个人都被火焰吞噬了一般,被烧焦成了一个黑色的木块僵硬地无法动弹。

  • 003章:陌生夫妇出手相助

    粗重的喘息声从一张低矮破旧的单人床上散发出来,那种白色的一圈,红色的中间纹着龙与凤的老旧样式被单之中少年正在拼命摇晃着脑袋。

    “这是邪物入侵,入魂的表现啊。”一个壮硕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对着默默站立在原地的老人说着,看着老人不说话,他轻轻摇了摇老人的胳膊:“易叔,我们夫妻刚巧搬了过来也是缘分,对于这种入魂的事情,我们祖辈也有过一些记载,如果您老不嫌弃的话就让我来试下吧。”

    老人听到这似乎有些激动了起来,他移过木纳而苍老的头看向了说话的男人,这个男人是昨天下午才搬过来的,一对看起来极为淳朴和善的夫妻再加上一个牙牙学语中的粉嘟嘟地小丫头,老人的神色中不由地堆起了一丝迷惘与疑惑。

    要知道在这个被都市繁华遗落的角落,居住的全都是最底层的人,每个人都有说不穿的辛酸与读不透的故事,人们日夜繁忙只为在温饱的边缘之上获得生机。在这个都市角落频频发生的入魂诡异事件中,所有人都害怕自己会被邪物沾染,避而远之,不是怕死,而是害怕死亡后陷入无尽黑暗的家人。

    男人看到老者眼神中的不解,男人思索着应该如何去解释,而在他们相视的不经意之间,一旁一直满是好奇眼神的小丫头居然光着脚丫撅着小屁股屁颠颠地爬上了床。

    粉色的小舌尖调皮地吐着,灵动的双眼眨巴着,眼神中带着一丝好奇的将小脑袋埋了下去,一股温软的芬芳带着那种稚嫩的湿热的呼吸匍匐在了少年的脸颊之上,原本摇晃的脑袋在瞬间清醒了过来。

    “啊……!”少年一声惊呼,仿若从噩梦中醒来一般,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涛儿,你醒了?”老人循声而去,满是皱纹的脸上颤抖了起来。

    “易伯…我…我…头好痛…”杨涛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自己的右手想要抚摸自己的额头,只是右手一不小心推到了床头上的小丫头,小丫头身形一个不稳踉跄倒地,翻滚着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脸委屈的神情。

    她与杨涛视线交织在了一起,原本苦闷地酝酿着哭疼的情绪突然停止,看着满头大汗脸上露着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时,她居然突然地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或许,杨涛此刻的这张脸看起来确实让人感到好笑,小丫头银铃般的笑声渐渐地贴了过去,杨涛的整个脸一热,疼痛感反而淡了一些。

    吱呀一声,破旧的木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朴素地少妇捧着脸盆和毛巾走了进来,她放下脸盆忙一把将调皮的笑着地小丫头抱了下来,然后将湿润好的毛巾帮杨涛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孩子,受苦了,不过醒来就好。”那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扭头微笑着看着那个中年汉子,只是那汉子眼神中却传来让她读不懂的疑惑。

    男人皱了皱眉头,最后走到了老人的身边说道:“易叔,现在孩子已经醒了,您老先安心,让我们夫妻再来观查一下,毕竟这种入魂的事情都显得有些诡异蹊跷,不小心还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老人沉思良久点了点苍老的头,然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杨涛后不舍地朝着门外走去,破旧地木门又一声吱呀中被打开,风一吹,那一卷白色的发丝穿过了门隙,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孩子他爹,这是怎么回事?”妇人一边轻轻拍着怀里的胖乎乎地小丫头,一边焦急地问着。

    看着床上又陷入疼痛与昏迷中的杨涛,那汉子一下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壮硕的肌肤白嫩,与那脸上黑色的肌肤相差甚远,类似古文一般地符咒纹身从二侧的臂膀一直蔓延到手腕的弯曲之处,这汉子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刻显得凌然了起来。

    “先前他自己居然突然醒过来了,被地级以上的葬魂给入侵,常人根本不会清醒过来,就算能够行动,整个人也是魔物的躯壳了。这次附身的葬魂,威压感明显不弱,但是感受状态却极其虚弱,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时间紧迫,救人要紧。”

    男人的话一出,妇人的脸上也显露出了凝重,她不知从哪摸出了一个桃木的梳子,梳子一露出在阳光下,就散发出一道道琉璃的蓝光。

    杨涛朦胧地视线中,看着那个男人也同样掏出了什么东西,蓝光交织在了一起,如同昨夜他见过的那个阵法,紧接着他的脑袋就是剧烈般地疼痛,如同要将自己灵魂掏出的剧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