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第一宠婚:墨少的心肝宝儿、云薇薇穆连尘墨天绝小说

第一宠婚:墨少的心肝宝儿

云薇薇穆连尘墨天绝小说

主角:云薇薇,穆连尘,墨天绝, 标签:婚恋;豪门;总裁

结婚三年,丈夫弃她如履,她被一个陌生男人用强,丈夫竟笑着说恭喜。她心灰意冷。而这个男人却将她紧搂,“既然睡出了娃,嫁给我。”从此,她夜夜求饶,“老公,孩子还在,求轻宠。”

妖妖灼舞 状态:完结

云薇薇穆连尘墨天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离婚吧!

    夜晚,游轮。

    云薇薇来到观景台,正想开灯找东西,脚踝突然被扣住。

    “啊!”

    她惊惶地尖叫,下一瞬,她被拽倒在地,一具男性躯体压覆上她。

    “你是谁,快放开我!”

    云薇薇惶恐地挣扎,但她娇小的身材在男人面前,就像小白兔对大野狼,不堪一击。

    身体下面云薇薇只觉浑身的血液都似要逆流。

    男人粗粝的指腹如火。

    从未有过的感觉席卷全身。

    她虽然结婚三年,却是守了三年活寡,她连脱光了都没让丈夫碰一下,此刻皮肤似被灼烧,几乎让她敏感的身体一点就燃。

    可这样是不对的,她爱自己的丈夫,即使他不爱她,她还是想把她的身体留给他。

    “救命啊,救命啊……”

    云薇薇深吸一口气,大声地呼救。

    可。

    骤然的撕裂袭来。

    “啊——”云薇薇痛到尖叫。

    她被占有了,她的清白没了!

    “你这个混蛋!”

    云薇薇大哭着去捶打男人的肩头。

    他却像一头猛兽,不知餍足。

    凶悍,一次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重。

    “唔!”云薇薇艰难着仰头,泪水侵湿了她的小脸,她却只能咬紧牙关,她怕被人听到声响进来,她已经被毁了,她不想再被人看到这不堪的一幕。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止,他趴在她的身上剧烈呼吸着,接着,双目一阖,昏厥了过去。

    云薇薇艰难地从男人身体下面爬出来,这才注意到斜前方还有个同样倒地昏迷的女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薇薇惶恐,惊颤,但也管不了这么多,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碎不能穿,她就把地上女人的礼服扒下来,然后穿到自己身上。

    拢紧衣衫,云薇薇快速逃离。

    ……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11点,云薇薇付了车钱下车,刚要打开别墅的铁门,身后一阵熟悉的引擎声响起。

    是穆连尘的保时捷。

    穆连尘,她的丈夫,却是每晚住在对门的别墅,睡着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云熙儿。

    “呀,姐姐,你也刚回家吗。”

    云熙儿迈下车门,落落大方地搂上穆连尘的胳膊,嗔怪说,“姐夫,你看姐姐身上穿着漂亮的小礼裙呢,难不成是去约会了?可我今晚办生日party,她却推说要去工作,明显就是不给我面子嘛。”

    云薇薇攥紧了五指,“云熙儿你不要无中生有!”

    “呵,我难道说错了吗?”云熙儿睨着眼,忽而眼前一亮,快步上前,将云薇薇的礼裙肩带往下一拉,兴奋地大喊说,“姐夫,你快来看,姐姐的胸口上有好多吻痕,她今晚又不知道和哪个男人去鬼混了!”

    云薇薇神色一慌,想要去拉肩带,但来不及了,穆连尘已经大步而来,他扣住她的手腕,盯着她胸口的点点红梅,嗓音带恨,“云薇薇,你就这么想要?你究竟要给我戴多少绿帽子才甘心?”

    “不是的连尘……”云薇薇慌乱地颤着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和别的男人鬼混……”

    云熙儿讥诮一笑,“姐姐,你当姐夫是三岁小孩子吗,你可别说,你胸口上的,是蚊子咬的,现在四月天,可没蚊子。”

    “云熙儿你闭嘴!”

    云薇薇胸腔起伏,红着眼眶去抓穆连尘的胳膊,“连尘你相信我,我从没有想过要去找别的男人,今天是个意外,我也不想的,我爱你……”

    “爱?从你嘴里听到这个字还真是恶心。”

    穆连尘嫌恶地甩开她的手,讥嘲地道,“当年我失明,你却跑去和别的男人鬼混,而当我复明了,你又利用我妈来逼我娶你,你这种贪慕虚荣的女人,我早就看透了!云薇薇,离婚吧,这种荒唐的婚姻,我受够了!”

    云薇薇急红了眼,咬咬牙,扑上去抱住他转身的背影,“连尘,我不要离婚,当年真的是一场误会,还有我今天是被人……”

    虽然难以启齿,云薇薇还是强忍着浑身的羞耻感,难堪地祈求说,“连尘,我被人强暴了,我好怕,你不要走,你陪陪我好不好……”

  • 第2章 恭喜你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云薇薇明显感觉到了穆连尘身体的紧绷,就像是积聚了什么冰川一般,阴沉沉的。

    云熙儿亦是讶然,却很快以讥嘲的表情,鄙夷地道,“姐,你为了欺骗姐夫,竟然连侵犯这种借口都用上了啊,那你说说,你是被谁强的?再怎么说,我们都是名门千金,这么耻辱的事,一定要让姐夫给你出头,把那个人抓起来,对不对?”

    云薇薇面色微白,她连侵犯自己的男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要去哪里抓人?

    而她的沉默,在穆连尘眼里,就是无力辩驳后的心虚。

    “云薇薇,如果你真的是被强了,那我恭喜你,又得到了一次身体的满足。”

    穆连尘嘲谤地说着,掰开云薇薇的手,走进了对门的别墅。

    “连尘!”

    云薇薇想追,却被云熙儿拦住,“姐,没看姐夫很厌恶你么,你怎么还有脸追呀?你的脸皮该不是城墙做的吧?”

    云薇薇唇紧咬,“云熙儿你别以为自己能得意一辈子,你的真面目,连尘总有一天会看清的!”

    “呵,那你去告状呀,可你觉得姐夫会信么?”

    云熙儿有恃无恐地说着,眼角余光忽而瞄到云薇薇脖颈上的红豆项链,这链子……是穆连尘送给云薇薇的……

    眸底掠过嫉恨,云熙儿猛地抬手,将那项链用力一拽。

    啪嗒啪嗒……

    项链被扯断,无数颗的红豆珠随之坠落。

    “不——”

    云薇薇眼眸猩红,近乎疯狂地去捡地上散乱的珠子。

    这是穆连尘送她的第一份礼物,她把这条链子当定情信物一样地宝贝着,没有一天舍得摘,可它现在断了!断了!

    “哎呀,我只是想摸摸这条项链,没想到这么不牢呀。”云熙儿假惺惺地说着,将手里的断链往云薇薇脚边一丢,讪讪地道,“姐,这么多珠子,你要捡到何年马月呀,反正你和连尘已经分手了,这条破链子,你就当垃圾丢了呗。”

    “云熙儿,你走,你给我走!”云薇薇再也克制不住地低吼。

    “呵呵,我当然要走,因为连尘还等着我回家恩爱呢。”

    讥笑着,云熙儿款摆着腰臀离开。

    昏黄的路灯下,只剩下云薇薇蹲身捡珠子的身影。

    可,就算捡回了红豆珠,项链也回不到从前了,她甚至找不到那一层的流苏细链,怎么都找不到。

    云薇薇泪流满面地起身,而抬眸间,她竟然看到对面别墅的落地窗前,那薄薄的纱幔中,穆连尘正压着云熙儿深吻……他急切地抚触着她,撩起她的裙摆,一下又一下地……

    “连尘——”

    云薇薇攥紧了手里的红豆珠,凄声嘶吼。

    她知道穆连尘对自己有误解,所以当他报复似地将云熙儿养在对门的时候,她自欺欺人地骗自己,他总有一天会回到她的身边……

    可她也不过是个血肉之躯,为什么要让她亲眼看到这种画面……

    ……

    云薇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更不知道自己是哭了多久才睡着的,但被手机铃吵醒的时候,她的脑袋疼得厉害。

    “喂,茶茶……”

    “薇薇,你昨晚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啊,害我被经理臭骂了一顿。”

    那头传来纪茶芝的抱怨声,云薇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三年,穆连尘根本没有给过她钱,她只能四处打工才能支付母亲高昂的住院费,纪茶芝是她的闺蜜,在大公司上班,经常有商务性质的活动需要小时工,工时费很高,每次,都会介绍她去。

    昨晚,她就是在游轮当服务生,因为有客人说自己的手包不知落哪了,所以她才会到处找,谁知找到观景台的时候,她就在黑暗中被一个男人强了。

    但这件事,云薇薇不打算对纪茶芝说,因为不想她担忧。

    忖了忖,云薇薇说,“茶茶,对不起,我昨晚突然不舒服,就提前下游轮了。”

    “啊,你身体不舒服啊,那看医生了吗。”纪茶芝的嗓音带着关切。

    “嗯,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

    “那我这边还有个活,你要不要接啊?”

    纪茶芝解释说,“就是我们boss的度假别墅需要人去清理一下,本来那里是由专门的清洁团队去打扫的,但那家公司今天突然失火乱成一团,我们boss有洁癖,不熟悉的团队我也不敢请,所以只好来找你了,虽然活有点重,但价格按照团队价给,一天3000,接不接。”

    “接,当然接!”

    云薇薇嗖一下从床上窜起来,这么高的价码,就算干完腰酸背痛躺一天,她也要接。

    “那我马上把地址发你,对了,你记得啊,我们boss下了班就会去,所以你七点前一定要离开。”

    “嗯,我知道了!”

    云薇薇碾转着来到了纪茶芝所给的地址。

    那是一处环山的别墅,前有碧海蓝天,后有渺渺山峦,有那么一瞬,云薇薇还以为自己来到了仙境。

    穆家已经算是豪门,但也绝对不可能买下这么一大块地,更别提周围配套的泳池和马场,竟然真的有好几匹的马在奔跑。

    纪茶芝的boss是多有钱。

    云薇薇咋舌,但也没有闲情来欣赏,她要是不抓紧时间,就完不成任务了。

    终于,五点半的时候,别墅打扫完了。

    收拾东西,打算走人,只是在关闭后门的时候,云薇薇的眼神恍了恍。

    那是一处天然的温泉,于林荫环绕间,散发着腾腾的白烟。

    “薇薇,等寒假,我们去泡温泉吧。”

    那是青葱校园时,穆连尘邀她的毕业旅行。

    可,没有旅行,没有温泉,一场车祸,他失明了,被云熙儿送去私人医院照顾,她找不到他,日日为他担忧,而当他复明出院,她就成了弃他不顾、又和别的男人鬼混的坏女人了。

    不由自主地,云薇薇走到了温泉边,蹲身,鞠起了一把水。

    如果,她对穆连尘的感情,能像水花一样流逝,那她的心,是不是就不会痛了?

    恍惚间,水面上,突地多了一道阴影……

    云薇薇讶然抬头,就这么对上了一双冷沉的黑瞳,“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别墅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