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风华帝后、骆雨赵晴兰东方旭东方林小说

风华帝后

骆雨赵晴兰东方旭东方林小说

主角:骆雨,赵晴兰,东方旭,东方林 标签:正剧、宠文、重生、红楼、

那夜,未央宫中血流成河,曾经深爱的男人怀里搂着自己的好友,剪肚杀婴残忍至极……那夜,她附身帝都歌伶,再无喜乐悲欢,只为复仇而生。她如地狱修罗,冷情冷性,只知步步进逼,不知情为何物。他不动声色,却步步相守,助她上天入地,却不知何时情根深种。她身为卑微,却清高傲物,聪明多才,世所稀有。他虽生高贵,却命运坎坷,钟情钟爱,一生无悔。她以歌伶之身而登帝都后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令世人咋舌,而后叹服,以己之力,力挽狂澜,成就千秋霸业,留下一代传奇。

楚凡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风华帝后

骆雨赵晴兰东方旭东方林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血夜

    “娘娘,喝点热水吧。”

    小柔小心翼翼地手中温热的茶水端给她,毕竟是已有七个月身孕的人了,万事都要小心伺候着。

    骆雨嗯了一声,接过茶水喝了一小口,捂着肚子有些发愁。

    今日也不知怎么了,小家伙一直踢她。

    “娘娘的手怎么这么凉?奴婢去拿个汤婆子来。”

    骆雨看着小柔将门开了一条小缝出去,随后又关上了门。一丝寒风从开合的动作间漏进来,冻得她一个寒战。

    腊月的天,冷得彻骨。

    “轰隆隆——”骆雨疑惑地抬头,疑心自己是听错了,但随即又响起了几声,她慢慢地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了一条小缝。

    宫内高墙林立,视线不及外面开阔,看不到远处的景色,只能看到遥远的天边,闪过了一道道白色裂纹。

    这个时节,竟然打雷了?

    莫名地,骆雨心中就浮现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正想着究竟,肚子里的孩子又踢了她一脚。她不敢再在窗边逗留了,挪到软榻上,安安稳稳躺下,一边轻柔地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边语声轻柔地道:“孩子乖,想父皇了是不是?今日你父皇初登皇位,想来是有许多大事要处理,等处理完了,自然是要过来的。乖啊,别踢娘了。”

    肚子里的孩子却没有这么听话,很是闹腾了一阵,才在她的轻柔抚摸下渐渐消停下去。

    然而,窗外的雷声却没有消停。

    一声响过一声的惊雷,骆雨没有开窗,却也看到了亮彻房间的光亮。她心中那不安的感觉一阵强似一阵,看了半天,忽然想起来,小柔那丫头去拿个汤婆子,怎的拿了这么许久还没有回来?

    正疑惑着,外面响起了瓢泼大雨落地的声响,声势浩大,大有要将整个皇宫都淹了的架势。

    骆雨今日才搬到这未央宫,本欲早些睡觉,但还没能熟悉,又遇到这样大的响动,更是睡不着了。又等了片刻,门口终于传来了响动。

    “你这丫头,是不是又贪玩了……”

    话还没说完,骆雨倏地噤了声。

    她猛地坐起身来,指着小柔问道:“怎么了这是?”

    小柔进屋就关了门,头发凌乱,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湿了满脸。衣服上的雨水滴滴答答,落到地上,隐隐有几分血红。

    骆雨出自将军府,也是见过世面的,当下起身问道:“哪来的血?你受伤了?说话!”

    小柔扑通一声跪在了她面前,拉着她的衣服下摆满脸惊慌地道:“娘娘……娘娘快跑,外面都是禁卫军,陛下带着人杀过来了!”

    骆雨心中咯噔一下,终于明白了今晚止不住的不祥预感从何而来。

    她努力镇定下来,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看了一眼,庭中雨势颇大,将整个庭院都打得狼狈。更令人心惊的是,其间穿梭着的人。

    不知有多少禁卫军手中拿着刀,对着满院奔跑的人痛下杀手。

    哀嚎声,求饶声,骆雨睁大了眼,眼睁睁看着平日细心伺候自己的人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中。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猛地开了门,大声吼道:“住手!放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如此草菅人命!”

    那被逼得坐倒在地的一个奴才哭喊着道:“娘娘救命啊!”

    话音未落,那人惊恐地睁着眼,头已骨碌碌滚开了。

    骆雨只觉被人狠狠刺了一刀,看着那奴才的头颅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这才听那禁卫军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道:“我等奉陛下之名,斩杀奸佞,未央宫,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好个一个不留!骆雨整个人都轻轻打着颤,那禁卫军说完这句话又去了别处,庭院中的哀嚎声渐渐小了下去,唯有雨声,充斥了天地间,将人的心也凉透。

    放眼望去,雨水冲着血水,满庭狼藉,都像是在嘲笑骆雨。

    小柔将门关上,把骆雨拉了回来,惊慌地道:“娘娘,快些跑吧,再待下去,一会陛下来了,真的会对您动手的!”

    骆雨仍是有些不可置信。

    可是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东方林今日登基,虽未举行皇后册立大典,但作为东方林唯一的妻子,这偌大的国家,有谁会怀疑她的身份?便是在这样的身份之下,这些禁卫军尚且敢血洗未央宫,除了东方林自己下令,谁还能给他们这个胆子?

    冷意,从雨夜蔓延至心房,似要将她整个人都冻结。

    “快跑啊娘娘!”

    跑?往哪里跑?整个未央宫都被人包围了,她怀着七个月的身孕,还能跑到哪里去?

    正在这时,门外走廊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仔细脚下,小心摔了。”

    骆雨惊愕地抬头看去,门被打开,是东方林,一手撑着柄伞,而他怀中紧紧护着的,正是平日与她关系最为亲近的朋友——柳叶儿。

    所以,方才东方林那般温柔相待的话,便是对着柳叶儿。

    刻意忽略了这个,骆雨怀着最后的一丝骄傲,抬高了下巴,将眼泪生生憋回眼中,冷道:“不知陛下这是何意。”

    东方林冷冷一笑,手向后一挥,一旁便走上前一列禁卫军,每人手中都提着一个黑布包裹的物事,朝她面前一扔。

    每人提着,黑布自然而然散开,里面滚出一颗颗人头,有的双目紧闭,有的还圆睁着双眼。

    死不瞑目。

    骆雨忍不住捂住了嘴。

    这些面孔,她最熟悉不过,父母、大哥、二哥、三姐……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满眶的眼泪再也憋不住,猛地流了下来。

    而那个初登大宝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用冷漠的语调,一字一句地道:“骆家通敌叛国,证据确凿,满门抄斩,人头悬于城门口三日示众。”

    一字一句,像是要将她凌迟一般。骆雨冷道:“证据呢。”

    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柳叶儿道:“陛下息怒,骆雨想来是受打击太大了,一时忘了身份仪态,还望陛下莫要与她一般计较。”

    东方林道:“还是叶儿懂事。”再转向她时,声音中像是掺了这腊月的冰,“此事证据已确凿,骆家上下皆已伏法,骆氏,你可还有话说。”

    一夜之间,她便从雨儿,变成了万恶的骆氏。骆雨抬起头看着东方林的脸,房中灯火通明,他的脸却似隐在灯火之后,看不分明。这便是她所爱所嫁之人,前一天还摸着她的肚子一脸慈父状,今夜便已成了屠杀她全家的修罗。再看柳叶儿,她柔弱如小鸟状依偎在东方林身旁,口中说着为她求情的话,居高临下看她的神情却明明白白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事情再明显不过了。卸磨杀驴,不过如此。而这两人勾搭到一处,怕也不是一日两日。

    骆雨冷冷笑出了声:“陛下好手段,登基第一日便拿骆家开刀。证据自然是好捏造,可是陛下当日依靠我骆氏争得皇位,如今这般过河拆桥,不怕天下人耻笑么?午夜梦回之时——”她慢慢地从地上站起身,直直盯着东方林道:“不怕这么多的人命来找陛下索命么?”

  • 第2章恨生

    东方林勃然失色,下一瞬,骆雨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之重,在她白皙的皮肤上落下了明显的掌印。

    她晃了晃,站定在了原地,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说到你的痛处了?害怕了?我骆家忠心为国,这些年也是尽心尽力扶持你,你竟能做出这等事情,东方林,你猪狗不如!”

    最后一句,是用尽全力吼出来的。

    东方林静了静,对身后的人道:“你们下去吧。”

    一列人走出去关上门,守在了外面,连带着带走了小柔。只听一声低低的痛叫,骆雨心中一痛,她身边最后一个人也没了。

    东方林道:“事已至此,朕也不想瞒你。这么些年,天天夜夜对着你,朕早已恶心至极。若不是因为你的身份,我原本根本不可能娶你。朕心中所思所想,从来不过一个叶儿。”

    柳叶儿脸上闪过一抹娇羞,对东方林道:“叶儿竟不知陛下原来对叶儿用情如此之深。”她眼珠子转了转,又看向骆雨,抱歉道:“小雨,请你相信我,今日之事,并非我所愿。”

    骆雨这会儿,真真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满地滚落的人头方才已经被拿了出去,只剩一地暗红干结的血迹。她看向柳叶儿,她口中说着抱歉的话,看向她的神色却显然嘲讽至极。这便是她的闺中密友。

    她对柳叶儿道:“认识你这么多年,倒是从没看出来过你竟是这种人。”

    柳叶儿的眼泪说来就来,迅速红了眼眶,一边拿出手帕来擦眼泪,一边抽噎着道:“小雨,我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也晚了,是我对你不住,可我是真心爱慕陛下的,我可以不求任何名分,只求能留在陛下身边。”

    东方林心疼地将她搂在了怀中,安慰道:“傻瓜,朕怎么可能不给你任何名分。朕定会给你最好的。”

    柳叶儿弱不禁风地依偎在东方林怀中,道:“陛下,我害怕……”

    骆雨满脸嘲讽地看着他们,手无意识地摸上了高高隆起的肚子。

    真是可笑。

    这一动作落进了柳叶儿眼底。她眼中骤然闪过一抹厉色,用依旧委屈的语气对东方林道:“陛下,小雨她……”她像是害怕一样,飞快地看了一眼骆雨,接着道:“她向来恩怨分明,叶儿再了解她不过的,今日她满门被灭,将来若是得了自由,怕是都要算到我的头上,您看她的眼神……像是要将我活剐了似的,陛下,叶儿害怕。”

    她说着,眼中挤了几滴泪出来,“况且小雨她已有了身孕,将来孩子出世,若是不明事理,要为骆家报仇……而且叶儿听闻,七皇子原本一直对小雨有意……陛下,叶儿真的害怕,还求陛下让叶儿离开吧,叶儿虽放不下陛下,可也害怕夜夜不能安睡。”

    骆雨静静听着,柳叶儿这是要赶尽杀绝了。是啊,照她的性格,又怎会留下后患呢?她定定地看着东方林,看着他满脸的疼惜之色,只觉得心口空了一块。

    不用等他的反应了。

    下一瞬,东方林恶狠狠地朝她看过来,或许是为了安抚柳叶儿,或许是担忧柳叶儿指出的事情真的发生,他直直地朝骆雨走过来。

    骆雨是有些功夫的,但七个月的身孕让她行动不能,只死死咬着牙,眼睁睁看着东方林将她绑了起来,只露出隆起的肚子。

    “东方林,你最好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东方林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转身一眼便见到了梳妆台上的剪子。

    “叶儿,我会给你后位,也会给你安稳的生活,你只管安心跟着我便是。我将来的一切,都是你的。”

    他满脸温柔地看着柳叶儿,随即,毫不犹豫将剪刀捅进了骆雨的腹中。

    骆雨疼得失声,满脸惊恐地看着她。

    她还是太年轻,原本以为,他或许会将她打入冷宫,最坏的结果,一刀结果了她便是了。却不曾想,他竟真的做出此等丧心病狂之事。

    她已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肚子被毫不犹豫地剖开,腹中孕育了七个月的孩子被生生挖出,丢在了地上,脐带甚至还与她连着。

    骆雨痛苦地软倒在地上,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弯下身去,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

    还带着余温的,却很快就冰冷了。

    泪水如窗外雨水般滂沱而下,她在原地静默了片刻,全身被撕裂般的疼痛凌迟着她,似是要将她的灵魂也撕作两半。

    她几乎清楚地感觉到,生命在慢慢离开她的身体。

    转过头去看着那厢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冷漠,一个笑靥如花,她嘶哑着声音,一字一句道:“东方林,柳叶儿,若是有来世,我定会让你们,万!劫!不!复!”

    天边划过一道惊雷,将她泪水纵横的脸照得清楚。

    正因为柳叶儿被她这狰狞的形容吓到,为了抚慰美人心,东方林命人乱棍抽打,直将她最后的生命也透支。骆雨倒在了血泊之中,死不瞑目。

    好冷……不同于寒风刮面的冷,整个身子都像是湿透了,寒意从头到脚,刺透了身体的每一处。

    原来,地狱便是这般痛苦么?

    她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的身子,却摸到了湿哒哒的触感。

    水?真的是在地狱么?因为通敌叛国的荒唐罪名,连下了地狱,也要遭受罪罚?

    骆雨悠悠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陌生的,疑惑的脸。

    那是一个妆容浓重的女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忽然对一旁叫道:“妈妈,晴兰还活着!”

    下一瞬,另一张脸凑了过来,满脸脂粉,盖不住细纹。“太好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晴兰啊,快些找个大夫来!”

    骆雨沉默着被人扶着坐起身,这才开始打量眼前。

    这似乎是在水边。她穿过围着的人看过去,没一会就认了出来,是玉阳河。还未嫁人时,她便喜爱来这里游玩,因此对此间景致颇为熟悉。

    只是,她为何会来了此处?

    没有回应任何问话,她下意识地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

    触手湿滑,衣物像是浸透了水,怪不得方才一直觉得冷。只是衣物之下,小腹平平如也,没有任何伤口和疼痛。

    看看远处的天色,日光微薄,照在人身上还是有些暖意的。

    这不是那个残忍的雨夜了。

    她向来冷静,到此时已经知道事情有异,怕露出破绽,装作不胜虚弱的样子,谁也没理。

    所幸,人们只当她受了惊吓,谁也没起疑心。

    大夫很快便来了,隔着袖子替她把了脉,对一旁的人说道:“晴兰姑娘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静养几日便可。”

    一旁那被喊作妈妈的老态女子拿出了些银两以作答谢,劝慰了她几句,找了顶软轿,带着她回去了。

    晴兰,妈妈,玉阳河。

    骆雨不动声色地进了轿子,心中陡然通透。

    传闻上京有一名妓,名唤赵晴兰,常乘画舫游于玉阳江一带。

    自己莫非,是附到了这名妓身上?

    赵晴兰,帝都第一歌妓,才情相貌俱佳,引得帝都众多男人为之疯狂,多少人一掷千金,却难搏美人一笑。

    已化身为赵晴兰的骆雨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地看着铜镜中的那张脸。这无疑是一张绝美的脸,比之自己前世更是要美上许多,即便是比起东方林魂牵梦萦的柳叶儿,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位晴兰姑娘名气之大,即便是她也是有所耳闻的。更为可贵的是,听闻她只卖艺不卖身,堪称是青楼中的一朵白莲,出淤泥而不染。无论这是为了抬高身价还是真的品性如此,骆雨都无从得知了。

    将军府的千金骆雨,已经死在了当今圣上登基的晚上,以无比惨烈的方式;如今,乃至以后,她便是赵晴兰,赵晴兰便是她,在这世间,她再没有第二个身份。

    镜中女子提笔勾眉,眼波流转之间风情万种。

    她又忍不住想起那个夜晚,她放在心上的男人抱着另一个女人,一字一句地对她说,“天天夜夜对着你,朕早已恶心至极。”

    镜中的女子依然在笑。那些前世的龃龉,早已一并随着那尸体消失殆尽了。她平白被人利用了一世,既然上天给了她活的机会,那她必定要血债血偿,加倍讨回来。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风华帝后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