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顾半夏:与你时光予你情深、温半夏顾安爵钱程浩小说

一顾半夏:与你时光予你情深

温半夏顾安爵钱程浩小说

主角:温半夏,顾安爵,钱程浩 标签:现代言情、霸道总裁、豪门恩怨、宠虐当道

一次意外,她遇到纨绔不羁风流花心的集团继承人,本以为误上贼船,结果 他护她如宝,将她宠上天,她渐渐被这个不羁的男人吸引,然而就在她要倾心相对时,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对方赎罪的工具 " "

一羽霓裳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一顾半夏:与你时光予你情深

温半夏顾安爵钱程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291 回忆

      

      温半夏特别喜欢顾安爵的办公室,因为一天里几乎大半的时间都会有阳光透过宽敞明亮的落地窗洒进来,明亮且温暖,就像此时,温半夏托着腮看着坐在身旁心满意足地吃着自己带过来的午餐的顾安爵,阳光铺了满身,只觉得满身满心的温暖,不觉间被阳光晒得懒洋洋的,眼睛眯了起来。

      “我吃好了!半夏,你的手艺真的越来越好了……你是不是想拴住我的胃然后让我一辈子都跑不掉,嗯?”顾安爵一边说着一边黏了上来,把头枕在温半夏大腿上,像只猫一样轻轻蹭了蹭。

      “你越来越肉麻了顾安爵。”温半夏半眯着眼睛,手指缠绕着顾安爵软软的头发,指尖有暖意流淌过来,温半夏觉得愈加惬意,道,“安爵,我想在你这儿睡一会儿。”

      “睡吧,中午阳光好,睡一会儿,我一会叫你。”顾安爵说着定了个闹钟,随后闭了眼,身体一起一伏,融和在温半夏呼吸的拍子里,没多久就入了梦。

      温半夏感觉刚闭了眼,顾安爵就在耳边轻声唤道,“半夏,起来了。”声音柔和,温半夏咂咂嘴,还以为是在梦里。

      “半夏,快起来吧,你下午不上班啦?”

      温半夏扭扭脖子,仍是闭着眼睛,“啊哟我不想去了,我想睡觉……”

      “也好,要不下午我就让人去把店关了,你在这休息吧,这几天你确实也挺累的。”顾安爵看着温半夏这么不想起,也就顺势依了她,正好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可没想到温半夏一听,骨碌翻起身,睁圆了眼睛,“不行不行,我得去店里,甜品店可不能无缘无故地关门啊。”

      “没事儿,就一下午,你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呗。”顾安爵见温半夏猛然清醒了,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不行不行,我走啦。”温半夏急匆匆穿上了外套,拿着便当盒,离开了。顾安爵看着温半夏风风火火的背影,嘴角带笑,坐回了办公桌开始了下午的工作,只不过头顶还留着温半夏触碰过的感觉,令人安心。

      温半夏刚出了晟峦的大门,一拐弯就看见了顾殊俞。

      温半夏稍一犹豫,还是出声叫住了他,“殊俞!”

      顾殊俞似是原本没有看到温半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略微惊讶,转身见是温半夏,道,“……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我之前也和你说过了,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好不好?我不知道安爵他到底有什么地方让你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可是你不说出来,我们又怎么会知道呢?”

      “够了!你又知道些什么!说出来又能改变什么!无济于事的!”顾殊俞本就不想再听温半夏像是长辈一般的教导,这时候温半夏有这样子劝导自己,顾殊俞一腔的怒火又烧了起来,控制不住的吼出声。

      “我知道!一定有什么让你很难受的事情!你不愿意说,没关系,那说明你自己知道你一定有那个能力去化解它,可如果你改变不了那个既定的事实,那你就试着改变自己的态度不好吗?这世上又有什么事情会让你恨之入骨呢?你难道想要怀着怨恨去过你的一辈子吗?殊俞!你想想……”

      “呵,半夏,你的想法还是太单纯了,如果说,是你的父母,和顾安爵一起发生了车祸,你的父母全都葬身车底,而他顾安爵却安然无恙!如果说,是你,从小失去了双亲,只能寄人篱下,那人是曾和你的父母发生了同一场车祸却奇迹般活了下来的人,他是很幸福,你呢?你只能每天思念着你死去的爸爸妈妈,看着他的一家人幸福甜蜜!如果说,是你,像一条丧门犬被人同情着、可怜着,想起来了就喂口饭吃,想不起来就扔在一旁弃之不理,如果说,是你,你受得了吗!你告诉我!温半夏!同样是人!凭什么他顾安爵就能被我爸妈救下来,而我的爸妈却要眼睁睁的送死?凭什么!我要从小过没有爸妈疼爱的生活!凭什么,我还要眼看着顾安爵幸福的生活!凭什么,我还要接受他那一家人的怜悯!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条可怜的猫猫狗狗!凭什么!你告诉我凭什么!这一切凭什么要发生在我的身上!啊?!他磕着了碰着了有人疼,我呢?我就只能站在旁边看着!我想说我也想要一个怀抱啊,哪怕一秒也行!可是又有谁考虑过我!说是同情我!可是这世界哪有什么感同身受!你现在说说,这世上有没有能让我恨之入骨的事情?有没有我能改变的态度?嗯?我说出来了呀,然后呢?温半夏,你告诉我,有什么作用吗?”

      顾殊俞说完,圆睁着眼睛,布满了红血丝,握紧的拳头像是无处释放般,在墙上狠狠砸了两下,渗出殷红的血迹。

      温半夏完全愣住了,如果顾殊俞说的这些是真的,温半夏完全无法原谅自己,那么残忍的逼着顾殊俞说出了自己不愿说的秘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不起,殊俞……”两行眼泪从温半夏眼角轻轻滑落下来,砸进空气的罅隙里,悄无声息,却又泛起一圈圈涟漪,越扩越大,在温半夏原本平静的心里掀起了波澜。

      顾殊俞没再说什么,低着头转身离去了。温半夏看着顾殊俞高大的背影,竟觉得此时的他有了那么一丝的无助与弱小。

      温半夏回到店里呆坐了一下午,直到晚上回了顾宅,心里仍然在想着这件事。顾安爵下了班,温半夏思忖再三,靠了过去。

      “安爵,你和殊俞,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啊?”

      顾安爵一听,先是愣了愣,道,“现在不就正发生着不愉快的事么。”

      “不是现在,是以前,很久以前,你俩不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吗?比如说,童年,你们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温半夏紧紧盯着顾安爵,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顾安爵似是想起什么一般,眉眼间一丝担忧,但很快就消失了。

      “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没什么可提的,别说了,我们吃饭去吧。”

      

  • 626 强行入住

      

      晚上,开车回家的时候,顾安爵突然想起姨母白天打来的电话,心里不由得为之一惊。

      “也就是说……我一回家就得面对那个小祖宗啦?”

      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顾安爵回想起小时候沈琪儿的事情。说来也奇怪,沈琪儿虽然是自己的表妹,但是和他几乎是完全不一样性格的人。这个丫头从来天真活泼,最让人赌气的是,她是出了名的自来熟,不管是谁她都能第一次见面就和人家混着很熟。而且……一旦沈琪儿缠起人来……可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了的。

      一想到这里,顾安爵不由得后背一凉,方向盘一甩拐进了房子的侧门。

      “哈哈哈哈,是嘛!想不到安爵小时候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儿啊,真是……真是想不到哈哈哈哈……”

      “嗯嗯!可不是嘛!你别看他这个人平时冷不正经的,其实啊……”

      顾安爵想要推门的手悬半空中,额头上当出现一个大大的“井”字,尴尬之状不可描述:这丫头,又在爆我的料,半夏竟然还附和了……

      再也忍受不住两人的交谈,顾安爵使劲一下把门推开,把正在畅谈的两个姑娘吓了一跳。

      “呦!故事的主人公可算出现了啊!”见顾安爵回来,沈琪儿一脸激动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大步跑到顾安爵面前,稳稳地定住!

      “啊……安爵啊,你回来啦。”温半夏使劲给沈琪儿使眼色,一边又憋不住笑了起来。

      顾安爵瞥了两人一眼,没好气地径直走到沙发上,抬头道:“看来你们聊的挺开心啊,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啦?”

      “不打扰不打扰!嘿嘿……”见顾安爵脸色不好,沈琪儿连忙凑到顾安爵身边,一手挽住他的胳膊,嬉皮笑脸道。

      “我知道表哥最义气了!现在你表妹为了爱与正义离家出走,无奈世态炎凉落得流落街头的下场,表哥你这个社会主义接班人要不要发扬发杨爱心……嘿嘿,接济接济我呀!”

      沈琪儿像一只小猫一样在沙发上蹦来蹦去,引得温半夏慈母一般的目光,但是顾安爵依旧板着一张脸强行憋笑。

      “不行!”顾安爵目光炯炯,“我可不能收留你这个流浪的小野猫,姨母和我说过了,你可是背着学校偷偷跑出来的,这可怎么能行呢?你还是乖乖地给我回去上课吧!”

      “表哥~”听到学校沈琪儿不禁一声长啸,“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就忍心让我回到那个无聊的地方,忍受那些凶巴巴的老师嘛!”

      “那没有办法……谁让你还是个学生。”

      “我不嘛我不嘛,我都快要放暑假了嘛,现在回去还不够折腾的呢!你让我回学校上课,可是学校放暑假了你让我怎么办?”

      “这……”顾安爵语塞,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小丫头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了,竟然会挑自己话里的漏洞了?虽然上面有姨母的指令,但是此情此景顾安爵只好先暂时服了软,答应了下来。

      “那,好吧。”顾安爵无奈地摇头,叹了一口气,对沈琪儿说道,“你可以在这里住下来,不过半夏和刘嘉现在都有身孕,你千万不可以胡闹打扰到她们知道吗?”

      “放下吧表哥!我可乖了!而且我特别喜欢半夏姐,怎么会打扰到她呢?你说是吧,半夏姐?”

      听到顾安爵终于松口了,沈琪儿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立马攀上温半夏的胳膊,嬉皮笑脸地说道。

      “对对对……”温半夏见两人打闹,心里觉得有趣,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顾安爵看着沈琪儿和温半夏,又是想哭又是想笑,最后他还是战胜了自己的内心,接受了沈琪儿将要久住的事实。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沈琪儿的东西,顾安爵见温半夏眼里有些倦意,便匆匆敷衍了沈琪儿把温半夏送回了卧室。

      “你啊,还真的是没脾气了呢!想当初顾大老板还是个凶凶的男人呢,怎么啦,你碰到小姑娘就不行啦?”

      温半夏倚在顾安爵肩膀,双手紧紧的挽住他的胳膊,漫不经心地打了一个哈欠。

      “说什么呢!”顾安爵反驳道,“我那是让着那个小丫头,我都是多大的人啦,都快要当爸爸的了,怎么会那么幼稚了呢!”

      “哈哈哈,那,那你还不是被一个小丫头憋的说不出话来啦?说到底就是不如人家嘛!”温半夏撅嘴,丝毫不给顾安爵面子。

      顾安爵一听,脸颊通红,他抬起右手轻轻地在温半夏的额头弹脑门,疼得温半夏赶紧后退一步。

      “你干嘛呀,哼!顾安爵你居然敢打我……呜呜……”

      “叫你再逗我!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顾安爵仰起头,顿时间回到了以前还是孩童的时光。

      “好好好,大表哥你最厉害了!哈哈哈哈……”

      正当温半夏顾安爵两人打闹间,沈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插进来了,引得顾安爵又是一阵尴尬。

      “你……你什么时候跟上来的,不是给你安排了房间了吗?你跟着我们干嘛……”顾安爵脸憋得通红,连说话似乎都有一些磕磕巴巴。

      沈琪儿挽起温半夏的胳膊,朝着顾安爵做了一个鬼脸,“我不要嘛!我要和半夏姐一起睡!”

      “这怎么行?!”顾安爵首先不同意了,“半夏是我老婆,怎么能和你一起睡呢?!再说,你们一起睡了我去哪儿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和半夏姐一起睡嘛!”

      沈琪儿跺脚,小脸抬着,两只大眼睛水灵灵地直勾勾地看向温半夏,温半夏当场心就融化了。

      “要不,安爵你就先在客房里将就一下吧,反正琪儿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对吧?”温半夏温柔地开口,眼神里满是笑意。

      “半夏……你!”顾安爵突然惶恐,“半夏你不能这么对我……”

      “哈哈哈,表哥这下你没办法了吧,表嫂都不要你了呢,略略略……快去吧快去吧,我都帮你把床铺都收拾好了呢!”沈琪儿目的达成,一脸得意地看向顾安爵。

      顾安爵一时语塞,万般无奈,只好一个人回到了客厅。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一顾半夏:与你时光予你情深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