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农家有女初长成、韩小满立夏夏书荣小说

农家有女初长成

韩小满立夏夏书荣小说

主角:韩小满,立夏,夏书荣 标签:宠文、家长里短、欢喜冤家、种田文、

农家有女初长成,养在市井人人知。天生敛财难自弃,一朝爆发在金侧。回眸一笑爱数钱,后院金银闪瞎眼。作为穿越大军中的一股泥石流,韩小满顶着个看了无数本穿越小说的脑袋,开始发家致富。对某男避如蛇蝎,坚持嫁给潜力股,以为能像其它女猪脚一样捡到个皇子王爷啥的,结果捡到的也只是一个糙汉子。斗转星移,世事变化,结果那个蛇蝎男竟然才是潜力股!“听说你是安王的儿子?”某男怒,“我只知道我是你的夫!”

安之若素 状态:完结

韩小满立夏夏书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穿越中的一股清流

    听说过死了之后穿越的,也看到小说里说睡了一觉直接穿越的,还有被雷劈到啊,被车撞啊各种穿越的。

    不过,韩梓诺觉得还是自己的穿越方式比较奇葩。

    她连续看了两天两夜的小说没睡觉,除了吃饭上厕所,都用来看小说了。

    其实,饭也可以先不吃,但是厕所不能不上。因为太缺觉了,所以她头特别疼,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跌倒了,然后一头栽进了马桶里,没有拨出来……

    说她是淹死的吧,马桶里的水连她的脸都没有碰到。可是,那她是怎么死的?

    她也说不清楚,反正她就是穿越了。

    韩梓诺想,穿越大军如此汹涌彭拜,她这也算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了吧。

    恩,清新脱俗的清。

    这是韩梓诺在弄清楚眼前的情况之后,不得不认命之后做出的总结。

    韩梓诺四向打量了一番,觉得自己穿越的家庭情况还算不错,最起码没有像种田文一样家徒四壁或者带个娃之类的。

    忽然,“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了。

    有一个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中年男子进来了,一进来就一脸色眯眯的盯着韩梓诺。

    这个时候韩梓诺的脑海中属于原主的记忆也开始袭来……

    “靠。”韩梓诺忍不住暗骂一声。

    狗屁的家庭条件不错,这里压根就不是她家!

    是她那该死的二伯娘将她忽悠到这里来的,为了给自己儿子买考题凑银子,所以将她卖给了眼前的这个肥头大耳的朱员外做第三房小妾!

    “小妹妹,来,快来让哥哥好好的疼一番。”朱员外看着瘦瘦小小的韩梓诺,心中的淫欲就不断的翻滚。

    他不喜欢美人,只喜欢如同幼童一般的小姑娘。

    不过,这个韩小满虽然瘦瘦小小的,到那时一张脸还是挺耐看的,当即朱员外就对那个杨氏满意的不得了。

    韩梓诺围着桌子转,扬声说道:“你搞清楚,我和那个杨氏没有关系,她没有权利卖了我,你现在对我做什么,我可以去告你!”

    该死的,原主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这都能下得去手,真恶心。

    朱员外肥硕的身子朝韩小满(原主的名字,以后都这么称呼)扑来,嘴里嘟嘟的喊道:“你家里人都同意了,宝贝,快来让大爷好好疼疼你。”

    韩小满瘦小的身子忽然往桌子底下一钻,顿时就让那肥猪扑了一个空,踉跄了几步差点跌倒。

    韩小满眼睛一眯,见状想要将桌子撞翻,毕竟现在她藏在桌子底下,猛地撞击,应该能让桌子砸在肥猪的身上。

    结果……

    “嗷——”韩小满捂着自己被撞疼的脑袋,疼的眼冒金星,结果实木做的桌子分毫未动。

    特么的哪本坑爹的小说里说女主生气的时候随随便便就能掀翻桌子了,我靠,疼死她了。

    肥猪差点跌倒,已经没有耐性了,像抓小鸡仔一样将韩小满从桌子底下搂了出来,一只手就把韩小满扔到了床上。

    韩小满吓得尖叫,“你滚开,不要碰我!”

    像是附和剧情一样,肥猪十分配合的说道:“叫吧,叫吧,你叫的越大声,我越兴奋,反正门口守着的都收我的人。”

    眼看着肥猪离自己越来越近了,韩小满直接抓起床上的瓷枕,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将摔在了肥猪的头上,顿时就给肥猪开瓢了。

    鲜血,顿时就从肥猪捂着额头的手中冒了出来,很是骇人。

    紧接着,韩小满打算乘胜追击,一脚废了他的命根子,让他知道姑奶奶的厉害。

    只是……

    虽然成功的踢到了,肥猪也捂着裤裆嗷嗷乱叫了。

    可是同时韩小满也是因为大劈叉,一下子从床铺上跌落了下来.

    韩小满顿时满脸痛苦,这大劈叉果然是女神才有的功力和招式,非我等凡人能够拥有。

    “你个贱货!居然敢……”肥猪一边哭号一边哼哼唧唧的就要爬起来,抓韩小满。

    韩小满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大劈叉带来的痛苦,直接和猴子一样蹦了起来,刚刚走到窗户边上,门就被打开了。

    小厮一看到肥猪的情况立刻傻眼了。

    韩小满立刻抓紧时间推开了窗户,楼下是闹市,正下方有一个公子哥正在看着什么东西。

    韩小满顿时就想到了古代那些见义勇为的好人,看着即将追过来的人,一咬牙,一跺脚,大喊一声,“救命啊!”

    然后就手脚麻利的从楼上跳了下去。

    同时,刚刚爬起来的肥猪立刻将身子弹出来窗外。

    韩小满眼睁睁的看着公子哥往后面退了两步……

    幸亏楼下有摊子,支着布棚子,韩小满从二楼跳下来就直接落到了布棚子上。

    韩小满拍了拍胸口,好险好险,差点刚刚穿越过来就把小命交代在这儿。

    刚想站起来指责公子哥,怎么能够见死不救就忽然听到了——

    “咔嚓!”

    “咔嚓!”

    几声布帛断裂的声音之后,有人大喊道:“快跑啊,这顶要塌了。”

    韩小满闻言立刻手脚并用的往边上爬,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少年温润狡黠的目光。

    我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啊!”

    忽然而来的失重感,吓得韩小满立刻尖叫了起来。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反而是一股温暖的气息包裹住了自己。

    少年朗声如玉,轻声问道:“你,还好吗?”

    这是韩小满穿越过来的岁月中,听到的最温暖的一句话。

    咳咳,虽然她刚刚才穿越过来没一个时辰。

  • 第3章 再卖、闹事

    杨氏一回来,就一阵“哎呦,哎呦”的,苏氏立刻说道:“老五家的,还傻站着干啥,赶紧把你二嫂子给扶进来啊。”

    韩小满闻言立刻看向了肖氏,肖氏略微有些厚的唇瓣咬的紧紧地,杨氏刚刚还打算卖了她的闺女,她这个时候可做不来苏氏的吩咐。

    看着肖氏不动,苏氏恨恨的跺了跺脚,说道:“老五看看你娶得好好媳妇啊,就是这么对你娘的,你就这么看着啊。”

    说完,苏氏的一双小脚就跟生了风似的,跑到了门口将杨氏给搀扶了进来。

    在原主的记忆中,韩小满得知苏氏并不是因为喜欢杨氏才将杨氏捧得这么高,是因为杨氏有手段,而且杨氏生的大儿子,也就是老韩家的大孙子,还是一个童生。

    这可让苏氏疼到了心坎里去了,连带着杨氏在老韩家的地位不一般了。

    “娘啊,人家县令大人让我们将那两百两银子赔给朱员外,那钱已经被我送到立春那,让立春拿着买题去了。”杨氏一进屋,便立刻说道。

    在她心中现在觉得这个钱,是十分重要的。

    “咋就还得把钱赔给人家了呢?”苏氏也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他们庄户人家就算是把地给卖了,也弄不到两百两银子啊。

    杨氏恨恨的瞪了一眼肖氏和韩小满,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不是老五家的不愿意卖孩子么,那钱就必须还回去了,我可怜的儿子啊,好不容易能熬出头了,却遇到了这么糟心的亲戚啊。”

    杨氏哭嚎了两句,就看着韩老五说道:“老五啊,立春可是你的亲侄子啊,你能够看着他去死?你的心可不能被狗吃了啊,你这样做是丧良心的啊。”

    韩小满简直被气笑了,扬声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爹把自己个儿的亲闺女给卖了才来给你儿子买题?那你咋不卖自己个儿的闺女呢?”

    杨氏除了生了一个儿子韩立春之外,还有一个十四岁的闺女韩小雪。

    一听这话,杨氏就急眼了,眼珠子一瞪,怒道:“啥?小满啊你小小年纪心肠咋这毒呢?”

    “卖了你闺女我就是心肠毒,那二伯娘你想卖了我,不也是心肠毒么?”韩小满反唇相讥,同时拽了拽韩老五的袖子,可怜兮兮的问道:“爹,你会卖我不?”

    韩小满现在头上缠着一圈绷带,是之前在楼上被磕到的,小小的身子因为长期吃不饱饭而有些营养不良,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脸上都是泪痕。

    看着小闺女这样,韩老五哪里还有别的心思,立刻硬气的说道:“娘,闺女我是不会卖的,二嫂子自己花的钱,自己想办法。”

    苏氏一看到自己儿子这样了,立刻气的心口疼,这小儿子一向听话,肯定是被肖氏那婆娘给怂恿的,当即便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钱要不是因为你闺女,咱们家能欠下这么多钱?”

    韩小满被苏氏偷换概念的本事气的目瞪口呆,立刻嚷嚷道:“奶,那两百两银子,可是一分都没花在我身上。”

    “那花在你立春哥身上不就是花在咱们家身上了吗?”苏氏瞪了韩小满一眼之后,立刻看着韩老五说道:“老五啊,这立春要是考上了秀才,那可是咱们老韩家祖坟上冒青烟了,你这说出去也有面子,是不?”

    “的确是冒烟了,子孙后代花钱作弊买来的秀才,这祖宗知道了,肯定会被气的冒烟。”韩小满嗤笑一声。

    肖氏立刻惊恐的捂住韩小满的嘴,近乎哀求的说道:“小满啊,娘求求你了,可千万别在说了。”

    这么多年的婆媳相处下来,肖氏已经掌握了和苏氏相处的方法,那就是让着她。

    无论她说啥都让着她,要不然这就没完了。

    韩小满不愿意忍下去了,这两百两的银子如果真的摊在自己身上,那就真的卖孩子了。

    用力的挣扎开了,韩小满没有在屋子里说话,因为她知道韩老五和肖氏被长久以来已经畸形的孝道欺压的直不起腰来了。

    韩小满从舒服拿起了一口炒菜的小锅还有一根烧火棍子就跑到了院子的大门口。

    肖氏立刻追了出来,喊道:“小满,你这是想干啥呀。”

    韩小满根本不管,然后继续跑,跑了几步到了胡同口的大柳树下,这个时候天色还没有全黑有不少老头老太太在大树底下乘凉唠嗑。

    看到了韩小满,立刻关心的问道:“哎呦,小满你这是咋滴了?”

    韩小满也不说话,拿着烧火棍子一个劲的敲着锅底,只不过也许是锅不结实,没敲几下就漏了。

    韩小满看着漏风的锅,暗骂一声,该结实的不结实,不该结实的瞎结实。

    “扑通”一声,韩小满就跪在了老太太们面前。

    老太太们立刻惊呼,“哎呦喂,小满你这丫头这是干啥啊。”

    说着就要扶起韩小满,韩小满退了退,哭嚎着,努力以泼妇骂街的嗓门说道:“大奶,大爷们,求求您们救救我吧。下午的时候二伯娘趁着我爹娘去我姑家帮忙,就把我骗走了,打算把我卖给那个朱员外做小妾,我被推下了搂,如果不是有人正好抱住了我,我就死了。”

    农村的人大底心善,最看不得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群更容易感动的老太太们。

    其实一个李老太太是村里唯一的郎中的娘,立刻对韩小满说道:“小满放心,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我这就和你奶说说去。”

    这个时候,肖氏也追了出来,没看到韩老五估计是被苏氏给扣下了。

    没追来更好,韩小满想着就对肖氏说道:“娘,我奶是不是还想着卖了我?娘,不要卖了我,那个朱员外打我,他打我,娘……”

    眼泪哗哗的留着,韩小满心想这大概是原主的心酸吧。

    肖氏本来就心疼的不行,听到韩小满这么说,立刻抱着韩小满跪在那里,痛哭失声,“小满啊,娘可怜的小满,就算是卖了娘自己,娘也不卖自己个的亲闺女啊。”

    李老太太问道:“咋滴,怎么还想着卖了小满?”

    韩小满从肖氏怀中钻了出来,哭着说道:“二伯娘说,没卖了我,那之前她从朱员外那里得到的二百两银子就得还上,说是因为我才有的欠款,因为让我爹娘再把我卖了还钱。大奶,为什么要我还啊,那两百两我爹娘一分钱都没得到,凭啥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