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医科大女寝室、陶靖涵韩冷轩墨琅小说

医科大女寝室

陶靖涵韩冷轩墨琅小说

主角:陶靖涵,韩冷轩,墨琅 标签:

脱离奶奶的庇佑来到陌生的城市,本应繁花似锦,却落入深渊。一场场阴谋 、一桩桩鬼事,再也无法逃脱,一切皆是命数。“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死了,我就告诉你……”“啊……”陶靖涵到死都不能明白为什么是自己,而她到底是谁?生死轮回有命,你想做的无非就是要他的命,可害死那么多人,又是为什么?好好的不让人家投胎,又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爱,到底是什么?“你想要我的血,我给你,可为何你要做这些事,害死那么多人?”“因为、我容不下你……”

彤大人 状态:连载中

陶靖涵韩冷轩墨琅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漓江大学

    秋风依旧凉爽,微风中带有一丝丝的邪气,九月份的校园显得格外的凄凉,寥寥无几的学生准备迎接新的学期。

    夜晚来临,多数的人还是会选择校外住宿,不为别的只为那恐怖阴森的校园,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入夜之后的十二点,本应一人无有的操场,此刻一抹身影显得格外凄凉。

    保安大叔,刚刚睡了一觉,准备巡校,昏昏欲睡的他,想着走一圈就抓紧回去休息,一切还是如往日般的正常,只是刚到操场他似乎看到了诡异的东西。

    并不是那人有什么可怕的,只是他那并未着地的脚,让保安大叔一阵吃惊,使劲的揉揉自己的眼睛,想要再次确认是否看错,可几番下来,那人还是漂浮在空中。

    “鬼,鬼呀……”保安大叔跌跌撞撞的跑走,报警。

    一个小时之后韩冷轩出现了漓江大学,听完保安的话,他双手掐腰,一阵不耐烦,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身为刑警队的一员,居然会在大半夜的被一个神经质的老头叫到学校来,还是来给他‘抓鬼’

    韩冷轩并未想太多,给校方的人留下一句话潇洒的话,便走人。

    “抓鬼这事,可不是我们警察能做的,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只是韩冷轩并未想到第二天,漓江大学,就发现了一具尸体,刚好就是这位大叔的,那时的他有些自责,后悔为什么自己不问清楚,而是直接走人。

    法医说:死者死于凌晨一点,死因不明,不过像是心肌梗塞,身体表面没有任何的伤痕。

    听完法医的话,他更加觉得诡异了,难道真的有鬼?

    ……

    两日后便是学校开学的日子,对我而言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准备离家远行。

    我生活在离着桃城不远的一个小村子。

    小的时候,因为父母离异,而我也从不曾记得我见过他们,所以这所谓的悲惨童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并不与人交好,好在我有一个和蔼和亲的奶奶,不然我估计、我会成为别人口中的问题孩子。

    我考上大学这一年,是我命运被转换的一年,只是当时的我并未知道,若当时我知道日后的变化,或许我永远都不会踏出这个村子。

    我们村子不大,就百户人家,红砖绿瓦是我们村最显著的特点,古香古韵特别浓郁,想来我身上这古典的气息,许是打小就在此地养成的。

    我们这里每家每户都像是亲戚朋友一般。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奶奶会如此反对我上大学。

    此刻我已经站在了丽江大学的门口,想着昨日叔叔伯伯们帮我逃离的景象,内心一阵感动,莫不是有他们在,此刻我怎能出现在这里。

    而我刚离开村子,奶奶就让人给我发了一条信息,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始终不相信命。

    我陶靖涵的一生必须我自己说了算,谁都不行,可命运却并非如此。

    “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我也不拦着,记住一定不要跟红色有牵扯!”

    ……

    8月份的桃城让你看了都赏心悦目,可此刻已经是九月份,所以那份悲凉显而易见。

    漓江大学作为本市最好的医科大学,最著名居然不是教学,而是这所大学的女生寝室。有人说这所学校的女生寝室闹鬼,可即便是这样,每年报考的学生还是不计其数.

    他们都说:“医学院不闹鬼,那才真的有问题呢。”

    “闪开,闪开……”

    “啊……”当我听到有人在喊的时候,为时已晚。

    直接被迎面而来的一个女生给撞击在地,忍不住的大叫,定眼一看,才知道是一个莽撞的女生。“你走路不长眼睛的?”

    我倒是奇怪了,这还恶人先告状了,难道漓江大学的学生都这般的没素质吗?

    我没有继续搭理这样的女生,摇头一带而过。

    自小我就知道不与人争,才能活的更久。

    人潮人海中,那几抹生涩的人影,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一看便知道是刚来的新生,我走到几人的跟前“同学,你们也是大一的吗?”

    “是啊,你也是吗?你是学什么的,你是那个寝室的……你知道……吗?”这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让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随便说了几句,就找到了解剖系的师兄。

    都说大学的男生穿着衬衫是比较帅气的,这句话在这师兄的身上倒是应验了。

    在师兄的口中我知道我们解剖系的学生都住在漓江大学的东面寝室,因为我们系的学生比较多,所以整栋楼都是我们系的学生,中间有一堵墙,男生女生就这样被一墙隔着。我在来之前,就在校园的论坛上看到了这样一个帖子,他们都说这就是传说中最遥远的距离:只有0.5米,可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对方。

    我们寝室在306,我在靠窗的位置,而其余的三个女生都还没来,我顺便收拾了一下我的东西,没有半个小时就收拾好了,而其余三人也都陆陆续续的来了

    人全之后,她们做了自我介绍,最先来的女生就像是一个女神,叫刘静。属于富二代,可人却一点都没有那种歧视别人的架子。英子就是一个人来疯,利落的短发,倒是跟她的性子很符。王玉儿是最后一个来的,人有些高傲,不过并不坏,不怎么爱跟我们一起,当然比起我这个不爱说话的人,她也算是比较正常的一个。

    “喂,咱们去教室看看吧,你们也是学的解剖吗?”英子打破了这份安静。

    我看看其余俩人,觉得她们似乎并不会拒绝,才点点头跟着英子去了教室。

    参观完教室,我们又去了学校最出名的自杀楼,我搞不明白为什么王玉儿会想来这个地方。

    她双手掐腰,一副不可一世的感觉,嘴里念念有词,不耐烦说:我还以为是什么鬼地方,传的那么厉害,不过是一栋破楼而已,还说什么自杀楼,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是自杀楼。

    王玉儿说着就准备走进这大楼,只是脚在马上就要迈进去的时候,被英子给拦住了“你不想活了我们可不拦着,但我们是不会跟你去死的,你们说是不是?”

  • 第二章 楼道站满了低头不语的人

    英子说完看看我跟刘静,我没由来的点点头。

    不知道是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我总感觉怪怪的,我不相信鬼神,可这个地方太过于阴森了,让我喘不过气来。

    “走吧,王玉儿我们知道你不害怕那些传说,不过现在已经不早了,我们想回去休息了。”

    刘静也过去拦住了王玉儿。

    倒是王玉儿、一脸无所谓的摊手。“一群胆小鬼……”

    “你……”

    “好了,咱们走吧。”我看英子有些恼怒,这才拦住了她。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英子在外边回来的时候,神神秘秘的关上寝室的门,对着我们小声的说:“你们知道咱们学校的传说吗?”

    “什么?”刘静倒是蛮配合的抬眸看着英子。

    我不准备参与到她们其中,自己窝在床上看着奶娘的笔记。

    我奶奶虽然一直是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可奶奶似乎在村子很有威望,很多怪事她们都会找我奶奶,只是我一直都觉得那是心理作祟,并不是真的有鬼神或中邪这样的事情。

    每个寝室都应该有一个比较八卦的人,只有这样的人存在,你才能无时无刻的知道学校最新的消息。

    虽然我没有仔细听英子的话,可我还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英子讲的故事。

    英子说我们学校简直就是一个鬼宅,每年死的学生、消失的学生不在少数。

    “英子,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了,根本就没有那么玄乎好不好?”王玉儿给了英子一个大大的白眼。

    英子怎么能受得了这些,直接就暴躁如雷的对着王玉儿吼道:“你知道什么,你去实验室看过吗?你怎么知道那些传说不是真的,我刚在隔壁宿舍过来,那边的同学可是大二的学生,这些事情,可都是人家亲身经历的,好不好……”

    英子说我们医学院有很多被泡在福尔马林池子里的尸体,那个学姐说每天池子里的尸都会少一具,不管怎么都找不回来,那个学姐就负责清点过尸体,第二天尸体真的少了,她还跟一些同学出去找过,而且校方也派人去找过,可最终还是无疾而终了。

    “这又什么,难道不能有人有恋尸癖吗?”王玉儿这看来是要跟英子继续较真了。

    “那个英子,你过来跟我说,王玉儿需要休息了,你别那么大声。”刘静再一次适时的防止了二人的冲突。

    英子没好气的看了王玉儿一眼,喃喃自语的说了句‘懒得搭理你’就去了刘静的床位。

    传说有一个学生做实验的时候,忘记了关门的时间,第二天被发现吓死在了实验室。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只能呵呵一笑,显然这个比起刚才尸体少的事情,就真的只能是传说了。

    “陶境涵,你不相信吗?”英子好像是听到了我那一声无奈的笑,我对着英子笑笑说:“不是不相信你说的,只是我不相信有鬼。”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相信有鬼,我告诉你,刚才咱们去的那个自杀楼,可不是空穴来风的,这个真的是死过人的,只要去过那栋楼的学生都死了……”

    英子拼命的想要跟我解释,这一切都是真的,可她似乎忘记了,你根本就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何况还是我这么冥顽不灵的人。

    “好,我相信你,我要睡了,晚安。”

    说完我便不再说话,安安静静的准备入睡了。

    刚才奶奶的笔记上也记载着,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无法解释的,若你不相信鬼神的存在,那它们就不存在,若你相信鬼神的存在,那它们就真实的存在。

    “生亦死、死亦生”就是这个道理。

    九月的初秋本应有些许凉意,可桃城的九月,却时不时的冒出几天燥热天来,比如今夜。

    直到十二点,我都迟迟未能入睡,不是我不想睡,而是我翻来覆去的就是没法闭眼,那心神不宁的感觉,似乎要将我的内脏给撕裂,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那种不安愈发的明显,就像是此刻周围都是敌人,而我万不能独善其身一般。

    一阵清风吹来,将那燥热给吹散开,瞬间觉得凉爽了不少。

    忍不住内心一阵愉悦,深吸一口气,准备让自己快速的入睡,就在此刻一阵滴滴答答的声音传来。仔细听听,似乎是在洗手间传来的,看看下铺的俩人、只是偶尔的因为燥热翻身,却没有醒来的意思,我对面的英子更是洒脱,一只脚伸在了外边,看来真是热坏了。

    我叹气一声,难道是水龙头没有关好?可刚才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没容我多想,那声响似乎更大了,就像是在召唤我,若是我不过去,它就不会停止一般。

    我轻巧巧的起身、下床,本来是想开灯的,可是想到学校有规定:大一的新生在十二点之后是不允许开灯的,被宿管阿姨看到一次就记过一次。我可不想刚到学校就被记过,还是因为开灯这样的事情。

    拿着手机凭着微弱的灯光来到洗手间的门口,最后一个上洗手间的是英子,她那性子自然是不会关门的。果真水滴在水龙头下有以下每一下的滴着,我关上之后,刚准备回去睡觉,突然窗户那边刮来一阵风比起刚才的微风,这阵风足以用狂风来形容。

    寝室内桌子上的物件被吹倒了不少,我迎着风将窗户关上,看到其余的三人也都将自己裹在了被子里。

    虽然空气瞬间变的有些闷热,不过比起刚才那怪异的大风,这没有怪异的环境,更加让我容易入睡。

    缓缓的躺下,这一次意识很快就陷入熟睡之中,好像几分钟的功夫,我便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我似乎听到有人叫我,可我很不情愿,不想起来,可那人却开始摇晃我,让我不得不睁开眼睛。

    睡眼惺忪的我,跟那人对视一秒,我瞬间被镇住了。

    “谁……”

    寝室内一片漆黑,可由于置身在这环境之中已经几个小时了,我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寝室内的一切东西,包括刚才叫醒我的那个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