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2000、杨林杨斌张海涛小说

重生2000

杨林杨斌张海涛小说

主角:杨林,杨斌,张海涛 标签:独家首发

一个被生活暴击到不能自理的loser,宿醉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回到了2000年……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吾爱杨 状态:完结

杨林杨斌张海涛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最长的一梦

    一个宿醉之人最惊恐的事情,就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一个宿醉之人最惊喜的事情,就是虽然在陌生的房间,却发现自己怀里正搂着一个红果果的软妹子!

    一个宿醉之人最遗憾的事情,就是虽然香软满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原本应该很美妙的过程!

    “应该……是个梦吧。”

    杨林真的很想把姑娘扳过来看看,但他又怕把姑娘扳过来之后,这旖旎的梦就会醒。

    自己多久没有做过这样的“美梦”了?杨林自嘲地一笑。

    一个能把自己日子过炸的屌丝,一个靠酗酒麻醉自己的废柴,真的很难有这样的“美梦”。

    大学似乎就是他人生的拐点,自从走错了第一步,他的生活就从未顺利过。走一步错一步,坑爹、败家,不管是在事业上,还是感情上,杨林简直就是失败的典型。

    其实,他的心态一直不错,只是一次次的失望,让他终于崩溃,破罐子破摔之下,日子不炸才是奇怪。

    他很想有“如果”,用“如果”来修正自己一切错误的选择……

    “真的不想醒啊……”嘀咕了一句,杨林笑笑,只要是梦,就有醒来的时候,而好梦,特别容易醒。

    嗅着姑娘发间的芬芳,杨林的手上也没闲着,用力捏了捏那柔嫩的乳丘,反正在梦里,他才不会怜香惜玉。

    “手感不错啊……估计,有C了吧。”

    有点猥琐地想着,杨林忽然一怔,这梦中的感觉……有点儿过于真实了。

    “别闹,刚来完,还来啊?”

    怀里的姑娘晃了下肩膀,呢喃着,显然杨林的“上下其手”让她有了反应。

    听到这个声音,杨林猛地睁大了原本有些惺忪的眼睛。

    这嗓音,好熟悉……

    一个不好的预感袭上杨林心头。

    顾不得怜香惜玉,急于证实自己想法的杨林抽回被姑娘压着的胳膊,起身顺手将姑娘扳了过来。

    一张只能算清秀的脸,尚有三分青涩未曾褪去,也是一张无论多少年过去,杨林依然能一眼认出的脸。

    “日了狗了!”杨林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张婷!

    杨林的第一个女人,也是让他在坑爹败家路上渐行渐远的女人。

    “特么的……”

    在张婷“你要是不解释清楚,那你以后永远别来找我了”歇斯底里的嘶吼下,杨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的家。

    此时的杨林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就好像你感觉自己搂住的是志玲姐,结果却发现那特么是凤姐一样!

    可是,梦没有醒!

    一切,都是真实的。

    “重新……来过?”

    杨林觉得,自己可能是重生了,也可能是在昨天夜里胡天胡地之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见自己为了能跟张婷在一个城市,明明高考分数不错,却去了外省一个三流大学蹉跎。

    梦见自己在这个刚刚高考完的暑假里,跟张婷去京城旅游,在她的怂恿下,顺手花掉了老爹给自己准备的学费,顺利的被老爹揍个半死,然后气得老妈心脏病突发住院仨月以致落下病根。

    而在自己入学后的半个月里,她上了别人的床。

    如果不是朋友实在看不下去告诉了杨林,他都不知道这个让他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人,找他只是因为觉得他家经营一个小饭店可能经济条件不错,而当更有钱的人出现之后,杨林又算的了什么?

    再之后因为父母身体不好,以及各种他一直搞不清的原因,家里饭馆经营不下去,经济上受挫的杨林愈发颓废、自暴自弃,即便爹妈托关系给他送进了一家不错的国企,他却只是混日子,蹉跎十几年落得被辞退的下场。

    有句话说的好,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

    要说学生时代的爱情是纯真的,有纯真,但杨林知道更多的,怕是荷尔蒙在作怪,至少,他就是这种情况。

    微微抬头,杨林眯着眼,看了看那湛蓝的天空,吸着还没有被雾霾污染的空气,他很想放声大笑,重来一次,终要无憾!

    走在街上,经过街道两旁那依然带着二十世纪末风格的建筑,杨林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

    ……

    “儿子?你不是跟同学去省城了么?”

    韩妈林芳见到杨林回来,有些意外。

    “妈……”

    没有满头的白发和脸上岁月的沟壑,只有四十出头的妈妈美丽依存,想着自己前世干的那些混蛋事情,杨林嘴唇抖了抖,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啊呀!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见儿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哭了,林芳顿时慌了神。

    “妈……对不起!”

    前世很多时候,杨林都想跟妈妈说一句对不起,可每一次话到嘴边,却鬼使神差地说不出口。

    总是伤害最能包容自己的人,便是人的劣根性了。因为杨林知道无论他多混蛋,父母,总会原谅他。

    “行了!知道你拿了你爸500块,你爸就是唠叨两句,我们就你一个孩子,以后不都是你的?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吓妈妈一跳。”妈妈的笑容很温暖,扬起手有些宠溺的捏了捏杨林的脸,本想摸摸头,奈何杨林一米八三的身高,让妈妈很为难。

    “啊嘞?”

    500块钱!?

    杨林的脸在下一秒就跟煮熟的虾子一样红的透彻。

    如果跟记忆中的一样,那就是他听张婷说她爸妈去外地探亲家里没人,自己便偷了老爹500块去跟情人幽会,原本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两人去省城玩了一番,紧接着因为不尽兴,回到家发现自己学费的存折,折道去了京城……

    2000年的500块,企业职工半个月工资还多。他家的饭店生意不错,在周围人眼里,杨林家也算富裕。

    不过杨林知道,如果一切按照记忆的轨迹发展下去,这种富裕坚持不了多久。

    摸了摸身上的兜,不薄不厚的手感告诉杨林,钱,在他兜里呢。

    “那个……妈,钱我暂时不用了,先给你。”

    说着,杨林将兜里的钱掏了出来递给老妈。

    “行了你拿着吧,暑假还长,和朋友们出去玩也得用不是?”老妈却是没接。

    “那……我去店里帮忙,就算我暑假打工了。”杨林赶紧说道。

    从前的杨林向来不喜欢去自家饭店的,在他那个年纪,觉得去当服务员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哟?真的假的啊。”林芳乐了。

    “比真金还真。”

    “那500块还真不贵。”

    “得嘞!您这先走着,我收拾收拾随后就到。”

    算了算时间,杨林知道这个点儿老妈该去店里了。

    经营饭店十分的辛苦,基本上早上四五点就要去批发市场采购食材,然后去店里准备。爸妈都是轮流来,今天你早起,明天我早起,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一个人的休息。

    今天,应该就是妈妈可以晚一会儿去店里。

    “那敢情好。”林芳随即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林林啊,还是那个事儿,你就不好好考虑考虑了?”

    “啊?什么事儿?”

    记忆总是记忆,不可能事无巨细,对于林芳来讲是昨天跟儿子说过的,可对于杨林来说,那就是十几年之前的事情了。

    “你这孩子,你们估分不是出来了么?我和你爸的意思是让你考咱滨海本市的大学,海洋大学就不错,滨大也还行啊,离家近,有什么事儿家里还有个照应,你要去了中原,那边人生地不熟,你自己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

    原来……是这个事儿啊。

    杨林从小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看《古惑仔》长大的一代人,调皮捣蛋,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儿,没少让爸妈担心,若说唯一让他们欣慰的,就是杨林读书还算用功,高考估完分之后有五百六上下,按照往年的滨海市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妥妥一本,海洋大学有点悬,但滨大绝对没有问题。

    前段时间,为了跟张婷去一个城市,杨林执意去中原省,为了这事儿还跟老爹杨斌大吵了一架。

    可能见儿子今天态度比较好,妈妈借机想要再劝一下儿子。

    “不用考虑了妈妈,我决定了。”杨林笑着说道。

    “哦。”听到儿子这话,韩妈的脸色有些黯然。

    “就滨大了。”

    “臭小子!话不能一次说完么?”这个转折一起,韩妈的脸上喜色顿现,笑骂了一句,接着说道,“本来寻思你去省城了,就没留你的饭,自己下个面条,我先走了。”

    说罢,韩妈拎起包喜滋滋地出了门,显然,她去将这个喜讯通知老公去了。

    至于儿子为什么明明说上省城又突然回家,她没再过问,孩子已经大了,如果愿意他会说,如果他不想说而父母强问,得到的只能是随便扯的谎罢了。

    老妈已经离开一会儿,杨林的目光这才从大门收了回来,一起收回来的,还有不知道飞哪儿去的心思。

    床头上的刘德华在海报上还是小鲜肉的模样,书架旁立着的吉他尚未落满尘灰……这是我的家啊。而我,再也不想做个败家子了。

    “叮铃铃……”

    正在杨林沉浸在自己所憧憬的未来画卷中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

    “杨林!你给我解释清楚!要不然咱俩就完了!”

    杨林皱眉,把话筒拿的离耳朵远一点,以防被那咆哮误伤。

    “解释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

    “我第一次给了你,难道你想吃干抹净就拍屁股走人么?!”

    “第一次……给了我?”杨林哂笑。

    杨林不能确定记忆中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发生过,那么现在,就有一个机会——

    “宋强是谁?”

    “你……你怎么知道?你查我!”

    那是一个哥们儿很久以后才告诉杨林的,一个非常残酷,且让他恶心了很久的事实。

    不再理会电话里那歇斯底里的女人,杨林直接挂机。

    “叮铃铃……”

    电话不到5秒再次响起。

    这次的杨林,真的有点儿烦了:“我说你有完没完,自己干了什么事儿自己没数么?当我是傻逼是么?”

    “那个……小林子?”

  • 第2章 要讲策略

    “你吃枪药啦!”

    电话那头先是一愣,在确认是杨林之后,直接回骂了一句。

    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杨林愣住了,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大江?”

    大江,大名张永江跟杨林是邻居,他七岁的时候搬来杨林家所在的小区,说是发小也不为过。

    不过他俩跟一般好成一个头的发小还不一样。

    张永江的身世比较复杂,他的爷爷是解放前国军的上校师长,解放战争中投诚,因为出身使他在文革期间受到严重的迫害,平反后心灰意冷卸掉大部分职务,在市总工会挂个闲职直至退休。

    也是在动乱的那几年,大江的爷爷因为“成份”问题牵连到家人,即便是平反后,他的儿女也从不跟他来往,陪在他身边的只有续弦,也是他原本的小妾。

    至于大江,他的老妈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了,老爹再娶之后觉得他是个拖油瓶,便直接将他丢给了爷爷奶奶,奶奶,就是那个小妾咯。

    他本来应该是个“官N代”,却也是史上最悲剧的“官N代”。

    因为特殊的家庭环境,大江强势而敏感。刚来那会儿,就像是个浑身带刺的刺猬。

    杨林跟他同岁,在小区里也是调皮捣蛋的小魔头,俩人凑一块,那必然是一场恶战。

    正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两个当时七八岁的孩子,在接连大战了几场都分不出胜负之后,居然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莫名奇妙地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在后来,长大了一些的杨林在一次大江帮他打过一场架之后问他,为啥自己就喊了一嗓子,他就梗着脖子跟数倍于几方人数的少年开战。

    大江说,小时候,他打架厉害,打不过他的孩子只会喊家长,然后就辱骂他有爹生没娘教,越是这样,他便越要打。只有杨林,跟他打架,只是为了分个胜负,从来没有歧视过他的身世……那便是他的兄弟,他不能看着兄弟被人欺负,哪怕实在打不过,俩人一起挨揍也行。

    男人的友谊就是这么奇妙,哪怕还是在孩子的时候。

    回忆还在继续,杨林知道,原本他并没有接到大江的这个电话,因为那时的他正跟张婷好的蜜里调油,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

    直到半个多月之后,他才获悉大江将人捅成重伤不治身亡!

    缘由,则是被大江捅的那人酒后驾车撞伤了大江爷爷!

    事情发生在几个月之前,如果换做年轻力壮的人,后果不一定那么严重,关键大江爷爷已经年过八旬,即便军人出身身子骨还算硬朗也毕竟是个耄耋老人。哪里经得起严重的撞击。

    事故发生之后,杨林一家还去医院探望过昏迷的老爷子,那时的情况就已经不容乐观。

    而肇事司机在赔了五千块钱之后,就再也不露面了。

    2000年,酒驾还没有入刑,他所面临的惩罚跟十几年之后比起来根本不痛不痒!

    大江爷爷的养老保险在巨额的医疗费用面前只是个笑话。

    他家的生活来源本来就靠大江爷爷的退休金和两岸关系正常化之后,大江爷爷在TW的旧部时不时给予的一些接济,还算过得去。

    年初大江学了个驾照,爷爷帮他买了个二手小货车让他没事儿帮着拉拉活儿,奈何时日尚短又没有固定的客源,他根本没有太多的积蓄。

    这事一出,对大江来说跟天塌了无异。

    至亲重伤眼见不治,肇事者逍遥法外耍赖推诿,巨大的生活压力击垮了这个十八岁的孩子。

    “我走以后,帮我照顾好奶奶。”

    这是大江执行死刑之前跟杨林交代的。

    可杨林又能怎么样?奶奶知道他犯了命案,忧急攻心突发脑溢血……

    在杨林往后的人生里,每每想起此时都处于深深的自责和悔恨中,当初,为什么不看着点儿他,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你下来趟,我有事儿和你说。”

    大江没有因为杨林的沉默做出任何反应,只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杨林直接出门,大江家一楼。

    门开着。

    进了屋,杨林微微蹙眉。

    房间有些乱,很明显很久没人收拾,大江弓着身子萎在椅子上,手肘撑着大腿,双手抱着头。

    “来了。”

    听到声音,大江抬起头。

    布满血丝的双眼,面色苍白又憔悴。

    他原本比杨林就矮一个头皮,却比杨林要壮实的多,面容跟略清秀的杨林不同,浓眉圆眼,瞪起眼睛的时候略带凶相。

    而此时他却瘦了一大圈儿,整个儿人的精气神都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爷爷怎么样了。”杨林拽了条椅子坐到他对面,问道。

    “还那样,不太好。奶奶刚把我替回来。”

    “你想和我说什么事儿。”

    杨林知道,太多安慰的话,说出来并没有什么用。

    “那个肇事司机不想负责了。”大江冷笑一声,说道:“我想拜托你件事儿……”

    “帮你照顾奶奶,然后你去弄死那个杂碎,好啊,很不错,我也觉得那种杂碎应该弄死,你准备怎么干?”不等他说完,杨林直接说道。

    “嗯?”

    大江怔住了。

    他杀意已决,这事儿他要告诉杨林,也知道杨林肯定会劝说他,他想了各种杨林劝说他的方式,唯独没有想到杨林居然会这么说,他居然同意了?

    “嗯什么嗯,废话少说,说说你准备怎么干吧。”杨林紧接着问道,根本不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

    “我已经知道他家住哪了,跟了两天,准备找个时间给他放放血。”说道最后,那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飘出来的。

    “哼。”

    杨林冷哼一声,接着他的话头说道:“你进过几次派出所?”

    “啊?”杨林有些莫名的话把大江给问懵了。

    “三次,都是因为打架,有一次我还跟你一块进去,你为了保我不让我在学校档案里留记录,把责任全背了。”杨林兀自说道:“这就是有案底,你去给他放血,没死叫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死了,叫故意杀人,二十年起步,最高死刑,有动机有案底,你还没钱赔偿受害人家属,那基本死定了。”

    “这……不是……”

    杨林摆摆手,打断了想要解释什么的大江,接着说道:“然后这个家就剩奶奶了,奶奶年纪也大了,你奶奶就是我奶奶,我给奶奶养老送终完全没问题,但你挂了,奶奶这么大年纪能不能承受的了这个打击?承受不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奶奶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我特么不就是对不起兄弟了?”

    “你……”

    杨林点着大江的脑门儿骂道:“脑子是个好东西你知不知道?同归于尽?你傻了?”

    “我不管!”

    被杨林挤兑有些无言的大江豁然起身,胸口起伏,近乎咆哮道:“我就得弄死他!凭什么我爷爷快死了,他屁事不管!?你和我讲法律?他也是故意杀人!凭什么法律不管!?我就得弄死他!”

    杨林心下暗叹,不得不说这个肇事司机有些心机,最初先赔付了一点钱,给整个事情定了性质,受害者家属也接受了。而事后反悔不再支付医疗费用,那大江想要讨个公道只能走民事诉讼。

    至于效率?

    我就是没钱赔,你能把我怎样?我拖上三年五载你拿我有什么办法?

    换做当时的杨林,不用说大江,就是他自己也想弄死那个杂碎!

    “好!那咱就弄死他!”杨林也站了起来,瞪着大江,点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但咱们得动动脑子!”

    “这还有什么好动脑子的?我这两天就找机会给他放放血!”

    “你有病吧。坐下!”杨林一把按住了他,撇了他一眼,说道:“你先冷静会儿。我告诉你怎么办。”

    杨林重活了一次,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懂的青年,尽管重生之前的他日子过的很爆炸,但并不影响他慢慢的成熟起来。在他的眼里,大江现在就是个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孩子。

    “我记得,你中专学的是汽修专业对吧?”杨林问道。

    “是,怎么?”

    “嗯,你这么办……”放低了讲话的声音,杨林如此这般地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大江。

    看着大江时而疑惑,时而惊愕的表情,杨林知道,这一次,他至少不会再干蠢事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