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王都妖、童赦雪氿白小侯小说

王都妖

童赦雪氿白小侯小说

主角:童赦雪,氿,白小侯 标签:王都妖

被繁华舍弃的王都,已是一方死寂之地。皋门之后的王陵,埋葬着一代帝王,庄严雄伟的殿宇,透露出王陵底下那一尊枯骨身后的千古荣耀。一整座圣都,是那死去帝王的坟墓。但谁又知道,有一只孤傲的妖,被人锁在了这偌大而空旷的王都里。于是,人间烟火,百年寂寞。而对那妖来说,什么王陵,什么帝王,皆不值一提。他心中,只有与那人未分的胜负。百年后,一切,终将见分晓。周时,妖魔栖息,王都怪事连连。童赦雪因“天石传闻“着手调查,谁料接二连三牵扯出“天府宝物被盗”、“圣都食人妖谈”等事件,因每件事都与百年前的王陵有关,童赦雪于是只身闯阵,最终发现这些秘密接与一把上古神器有关,而被神器锁住的,却是一只极厉害的妖怪……

七玄 状态:完结

童赦雪氿白小侯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引子

    “童子,最近俺听说圣都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氿倒挂在树梢上,晃呀晃,边开口对着廊下的人说道。

    说是廊,其实是连着院子的一处廊屋。

    时值流火之月。大暑。

    院子里,香樟、赤松、橙树、八角等伸展着枝叶,将炎炎日光挡在了天边,只留细碎的阳光洒落地面,但依然阻挡不了炎炽的热流。

    氿只觉得它自己身上的毛黏糊糊的,甚是不舒服。

    氿是一只尾巴如同貂一样丰满的白毛飞鼠。

    耳边蝉鸣声不断,更让它觉得烦躁。

    廊下有一名身着青衣的少年,除此之外并无旁人。

    “呐,你在做什么呐?”氿热得慌,也无聊得慌。

    少年衣着整齐,盘膝独坐案前专心研墨,似是完全不受炙热天气的影响,额上也不见一丝汗渍。

    “我在做什么,你自己不会看吗?”对于氿的问题,他随口回答,却连眉角也不曾抬一下,兀自做着手头的工作。

    “唔……笔、墨、帛,是打算记啥?”氿伸出细长的手指——也许将之称为爪子更为合适——扶着下巴说。

    “给你三次机会。”

    “又要俺猜?”氿皱起眉,“哎,童子呐,你很喜欢让人猜谜呐。”

    被它唤为“童子”的少年耸耸肩,意思似是随它爱猜不猜。

    “好吧,让俺想想。”

    氿晃下树,飞到少年跟前的案上停住。

    它的身形刚好是少年抬手研墨的高度。

    就见它表情苦恼地在帛前走了几步,几步之后,它眼睛一亮,对着少年说,“写字、画图、研符,三者总有一者。”

    青衣少年叹一口气,抬头看眼前的飞鼠,“说吧,圣都里又出现什么奇怪的事?”

    “我猜对了?”氿喜滋滋。

    “写字我只用简牍,画图没这个兴趣,研符不属于我的范围,你说呢?”少年放下研墨石,拍了拍氿的脑门,留下一句,“自作聪明。”

    氿后退一步,两爪捂着脑门。

    “喂喂,臭童子,你每天忙这个忙那个,俺又没功夫看,谁知道你都搞了些啥。”

    “知道氿大人您也是个大忙人,可以了吧?”

    “切,就知道臭俺。”

    “你再不说,我可要忙我师父吩咐的事情去了。”

    “原来是你师父吩咐的啊,不早说。”

    “哦,我师父吩咐的,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这个嘛……”氿哼哼傻笑两声,摸摸脑袋,“是这样啦,圣都附近,有很多人都去找石头,听说只要找到符合要求的石头,就能实现那个人的一个愿望。”

    知道氿故意岔开话题,少年低哼了一声,但之后氿说的事,倒也引起了他的兴趣,“石头?什么样的石头?”

    “据说名字是‘天石’,童子你听过没有?”

    “天石?”

    “从字面上看,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石头的样子。”氿自顾自解释着。

    少年不置可否。

    “是不是呀?”氿问。

    “可能吧。还有呢?”少年耸耸肩。

    “总之俺觉得有古怪,据说圣都附近的一个村民找到了符合要求的石头,送过去之后,他的愿望果然实现啦。”

    “是什么样的愿望?”

    “那个村民曾经遗失过一大笔钱,他的愿望就是把那些钱找回来。”

    “结果钱回来了?”

    “嗯,这个村民喜出望外,这件事情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最近听说那里的人好多都拿着石头蜂拥而去,有些人农活也不干了,成天上山去找石头。”

    “这倒是一件稀奇的事。”

    “童子有兴趣了吧?会不会又是什么妖怪在作祟?”

    “有这个可能。”

    “那我们去吧。”氿兴致勃勃。

    “稍等,我要把师父交代的这件事情做完。”少年却道。

    “你师父到底让你做啥?”氿好生不解。

    少年微微一笑,对它说道,“你看着就知道了。”

    说罢,他用笔蘸上墨,一笔一笔把摊开在他面前的帛涂满了墨色。

    一开始氿还不觉有什么问题,待颜色涂到一半,它忽然感觉天色阴沉下来,忍不住抬起头来。

    “呐!”才看一眼,它就吓了一大跳。

    此时院子上空有一半被浓密的乌云遮盖,少年又添一笔,乌云便又笼罩进来一分。

    “童子,这……是啥功夫?”

    “蔽天遮日,还记得前两日举行沉祭时候所发生的事情吧?”少年边说,边继续在白帛上涂色。

    “啊,就是忽然发生了日蚀,连筮官大人都被陛下怪罪的事吧?”

    在周时,祭祀前必须选定时辰,这件事一直都交给筮官之长的大卜负责。

    偏偏这次,祭祀之中正逢日蚀,这正是祭礼中的大忌,周主雷霆大怒,怪罪了筮官之长。

    “嗯,我师父就是为了帮助筮官大人,以免陛下错怪了他。”

    “意思就是,那日的现象,并非真正的日蚀。”

    “不错。”

    “那你现在做的事,就是为了替筮官大人证明吗?”

    “嗯。”少年点点头,又下几笔,此时氿抬头看去,院子上空已是一片黑云压境,当少年画下最后一笔,天上地下毫无光亮,暗夜顿生。

    “童子你好厉害的术法。”

    氿的两只眼睛在黑夜中隐隐闪现出妖冶的暗红色,正是一般妖物眼睛的瞳色。

    “是师父所教,我只是照葫芦画瓢而已。”少年站起来,抬眸语道。

    “这要黑到啥时候呐?怎么才能恢复?”氿等了一会儿,就按捺不住了。

    “这很简单。”少年回答它之后,一手碰触布帛一头,口中咒语轻溢,手指慢慢蜷起,随后,便见他伸展开手指,布帛随着他手中的动作缓缓卷了起来。

    边卷,头上暗沉的天色就透露出一抹亮光,逐渐地,笼罩在大地上的黑暗逐渐散清,白云朵朵,太阳炽热的光芒依旧,刚才那一切仿佛不曾发生过,一点痕迹也未留下。

    最后,少年的手上也只剩下了一幅卷好的布帛。

    氿眯起了眼睛,一副欣叹的表情。

    “来,把这个送去给我师父,顺便替我向师父说一声,就说我要出门。”少年把卷轴递给氿说。

    “没问题,交给俺吧。”氿两爪捧起卷轴,展开它的大尾巴,扑腾着向宫殿的方向而去了。

  • 第二章

    一天降之火

    圣都,名西岐,相传的炎帝生息之地。

    西岐之所以被称为圣都,是因为周的先祖、商殷西伯侯周文王被埋葬在这里。

    除了周文王之外,还有武王以及周公。

    文王发迹与此,继而有了武王,武王灭商建周,泱泱大国,就在他的手上繁荣兴盛了起来。

    于是西岐便成为周王室最重要的祭祀中心。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说的就是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在于祭祀和战争。

    祭天、祭神、祭山川、祭祖、祭社祀……一系列的祭祀活动,几乎都在圣都举行。

    但,在少年的眼里,这里却是一座十足的妖域之城。

    “嗬嗬,有人的气味哩。”

    “嗯嗯,来的人会是谁呢?”

    “嗬,是童赦雪大人哩。”

    “嗷嗷,童赦雪大人呐!”

    “可以让我们吃吗?”

    “嗬,你不要命了哩。”

    眼前的景象,并非人人都能看得见。

    五花八门的妖怪栖息在圣都。

    除了专门举行祭祀的天坛,圣都里甚少有人类的气息,很早以前,周的王都便迁到了别的地方。

    沾染了历代亡魂的气味,人烟稀少,偶而才会出现生人之气,这样的地方,便会逐渐聚集起一些妖怪来。

    所幸,它们只是一群喜欢恶作剧的妖怪。

    就是因为实在没什么能力,童赦雪才放任它们留在这里。

    但是,一下子涌上来太多在眼前晃来晃去,也会让人觉得吃不消。

    “象而形之、形而象之,散!”童赦雪口中念念有词,随手扔出去一张符咒。

    一下子,妖怪们的身形便消弭无踪。

    “哎哎,童子呐,你要出手好歹先跟俺打个招呼呐,以免波及无辜呐。”氿早已飞得老远,回来的时候暗暗庆幸自己逃得快,否则被象之形咒打到的地方,可是要疼上好一阵子。

    童赦雪闻言看它一眼,就问,“请问无辜的氿兄,你无恙否?”

    见他一副礼貌十足的样子,氿心里开始发毛,掩饰性地嘿嘿笑了笑,说,“这嘛……多亏童子你手下留情,那个……天石的事,不如我们先找它们问问,说不定它们会知道。”

    “也好。”童赦雪原本就有这个意思。

    这时,刚才被打散的妖怪们一个个又从房门、树木的后头探出了脑袋来。

    “天石、天石,我们知道哟。”

    “对对、天上掉下来的石头,我们都看见了哟。”

    一个接着一个,又有一种将要一拥而上的趋势,童赦雪及时以眼神制止了它们,顺便伸出手,指了指其中一个大眼睛妖怪说,“就大瞳吧,过来。”

    大眼睛妖怪喜出望外,“噌”地一下窜到了童赦雪跟前。

    “把来龙去脉告诉我吧。”

    “好。”名唤“大瞳”的妖怪点点头,开始述说起来:

    事情要从一个名叫许良的樵夫身上讲起。

    许良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

    西岐边上有一座山,名叫岐山,他就住在这座山的山脚下,平日里便去山上砍柴,再拿到市集上。

    当时刚过孟夏。

    周时,砍伐树木有明确的规定,孟春时禁止伐木,季春之月毋伐桑拓,孟夏之月毋伐大树,季夏之月毋有斩伐。

    所以孟夏之后,许良总会多花点时间在山林砍柴,以备季夏之需。

    那日,时已近黄昏。

    许良掂量完这一日的收获,正准备下山。

    把收拾好的木柴往肩上一扛,刚起身,抬首间,却见天边竟泛起一大片异样的红色光芒。

    按理说太阳早已下山,可红彤彤的光不减反增,并不像是平日里能见的现象。

    许良心里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是是不是山林着火了?

    再然后,一抹带着极亮的紫色就在他眼前坠落下来。

    瞬间,天色一片漆黑,连红光也一并消失不见。

    可是,黑乎乎的环境里,却又有火光亮起,还夹杂着“扑哧、扑哧”的星火声。

    到底是什么?

    许良心里觉得纳闷。

    他的脚步不由自主朝火光的方向走去。

    人对于未曾了解的事物,多多少少会抱有一丝夹杂着些微畏惧的好奇。

    可他心里不禁在想,如果真的着火了,那就糟糕了。

    同时他又觉得,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山林里如果发生大火,蔓延起来会很快,尤其是现在这个季节。

    但现在,风平浪静,连星火声也逐渐小了下去。

    刚刚还只是黄昏,此时天色诡异地暗了下来,跟平常的夜晚已没什么分别,好在这片山林许良非常熟悉,走了没多久,就找到了星火的源头。

    那是一块还隐隐发着红光的圆石。

    偶有星火扑哧,但看得出已逐渐熄灭。

    许良从没见过这种从天下掉下来的怪异石头,他赶紧从身上取出一块布,用树枝小心挑着它包进布里,决定把这块稀奇的石头带回家。

    除了这一块之外,那之后的好几天,他还在那个附近找出来好几块。

    但这些石头除了一开始的那块是燃烧着的,后面的那些除了外形和颜色跟普通的石头稍稍有点差异之外,其他地方几乎已经不太分辨得出来了。

    原本收集了这些石头的许良还在期待后续会发生些什么,可是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他早就把石头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直到最近的某一天——

    许良早已娶亲,媳妇是闾里绣花店的姑娘,名叫云娘。

    那一日傍晚,许良像往常一样背着木柴回家,进到家门的时候,瞥见屋外一道身影,似是正在向屋内窥视。

    他微微一怔,脚步便往回转,想看看是什么人,但他才转身,那道人影就匆匆离开,没有再逗留。

    许良进到屋里,连忙问他家云娘说,“刚才外面好像有个人,你有没有看见?”

    想不到云娘眼皮也没抬一下,随口回答他说,“别理会那人,他是个疯子,尽说我们家有宝贝,说什么能实现愿望,一连都好几天了,这个家我里里外外每天在收拾,有没有宝贝我会不知道?真是烦死人了。”

    一听“宝贝”二字,许良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刚想接一句,脑海中却忽地想起了那件许久不曾想起的往事来。

    会是那几颗石头吗?

    “明日让我来打发他吧。”

    云娘听他这么说当然是求之不得,便点头说,“你早点回来,他通常会在傍晚时分出现。”

    第二日,许良赶早回家,就在太阳落山之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两人按照事先约定好的,让云娘开口问。

    “夫人,请您再开一开门吧。”门外那人出声道。

    云娘似是想了一会儿,终于答应道,“哎,好吧。”

    然后,由许良去开门。

    许良门一开,看见了一名身穿宽大衣袍、头上戴着斗笠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男人。

    男人一看是许良,似是愣了一下,随后便说,“原来是男主人在家,那就更好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细碎,总感觉有点不大流畅。

    “你就是那个说我们家有宝贝的人?”许良这样问道。

    “吾其实是一名预言师,最近你的愿望肯定会实现。”男人却这样回答他。

    许良听得莫名其妙,心想:这家伙果然是在胡说八道,本来还指望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哩。

    “我该怎么相信你呢?”

    “汝等着便是,不出三天,吾的预言一定会应验。”

    许良见他说得这么肯定,半信半疑,又问,“你说的宝贝,是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但吾不妨透露一二。”男人神秘地对许良说,“宝贝并非地上所有。”

    不是地上所有,那么就是天上的?

    许良一听一颗心微微一跳,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什么都不说,怎么让我相信呢?”

    “不管汝相信不相信,反正吾说的话过几天就会应验了。”男人再三说道。

    “好吧,你既然不说清楚,我懒得问了,只是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如果你的预言应验了,我会替你四处宣传的。”许良如是说着。

    男人不再多说,压了压头上的斗笠,嘴角微微向上翘,留下一句“三日后,汝就明白了”,就离开了。

    “那么三日后,发生了什么事呐?”氿听着就忍不住了,问大瞳。

    “你这个性急的家伙,听我慢慢道来。”大瞳舔了舔嘴巴,火光之中,它的眼睛显得尤其大,好像凸在了眼眶的外面。

    周围非常安静。

    篝火不知是什么时候燃起的,偶尔有火星子往外冒,发出“啪、啪”的声音。

    其他的妖怪们边听边屏住呼吸靠近,此时,它们早已将童赦雪和大瞳围了起来。

    “暂且先不说三日后。”大瞳又开口了,“到了第二天,许良在市集上听到一个古怪的传闻。”

    “哦哦,什么传闻?”有一个妖怪不小心发出了声音来。

    幸好大家都认真在听,没在意它插嘴。

    传闻是这样的:

    几天前,宫垣北门那里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斗篷、自称是“石藤君”的男人。

    他的手中托着一个奇怪的石盘,兀自在北门边流连,一连好几天,注意到他的人忍不住上前打听了一番。

    “这位大哥,请问你手里的东西是啥?”

    “这个叫许愿石盘。”石藤君说。

    “许愿石盘?这是什么?可以许愿的石盘?”

    “没错。”

    “可是该怎么用呢?”

    “需要一颗石头,只要这颗石头得到石盘的回应,再把石头给我,我就能够用这个石盘实现他的一个愿望。”

    “这么神奇!石盘怎么可能会回应?”

    “我正在等待,这几天应该就会有一颗出现。”

    石藤君的话说到这里,任别人再怎么追问下去,他也不愿意多说,至于他所言的“得到石盘回应的石头”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也完全没有说明。

    所以,几乎没人相信他说的事。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石藤君依然每天在北门出现,手中照样捧着那个石盘。

    “然后呢?许良是不是拿着石头去了?”说到这里,有一个妖怪终于按捺不住,冒出声音问道。

    “他当然去啦。”大瞳点点头回答。

    “嗷嗷,然后?”

    “听说那一日的事情没人看见,因为大多数人都不相信石藤君,许良将石头拿过去的时候北门那里几乎没个人影儿,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只是第二天,许良得到一大笔钱的事情就传开啦,一开始不相信的人纷纷去找许良确认,结果事情证实了,石藤君果然实现了许良的愿望。”

    “真嗒!那石盘到底是怎么回应的?”

    “这个事儿传说纷纭,最常听到的版本,是说如果石头符合,石盘会自己转动。”大瞳说道。

    “嗷嗷,这个版本我也听说了哩,中间的过程跟大瞳讲的差不多哩。”

    “是哩是哩。”

    “不对不对,大瞳讲的不对,石盘咋会自己转动,肯定是谁眼花了。”

    “也是哩……”

    一时间妖怪们又开始闹腾起来,有迎合大瞳所言的,也有听到过别种版本要反驳大瞳的。

    氿生怕再度遭殃,连忙飞到中央让它们安静,并说,“你们先别吵,听听看童子怎么说呐。”

    “嗷嗷,好哩。”妖怪们倒还听话,一致附和。

    被一双双怪模怪样却又无比期盼的眼睛盯着,童赦雪不由觉得一阵无力,想了想便开口说,“既然连你们都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看起来还是必须去探个究竟。”

    “那童赦雪大人打算如何做哩?”

    “嗯,我先去北门一探,你们妖气太弱,无法靠近宫垣的北门,可以替我四处打听一下,收集一些石头的情报。”

    “好哩好哩,我们非常乐意为童赦雪大人效劳哩。”

    妖怪们异口同声。

    于是,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