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斩天落地绝、童鸿云子凡洛欣欣小说

斩天落地绝

童鸿云子凡洛欣欣小说

主角:童鸿,云子凡,洛欣欣 标签:

神州大陆,这里存在有平凡的人类与残暴的凶兽,为了生存,每一个物种都在适应自然,寻找活下去的方法。修仙者,便是人类成为强者的唯一一条道路,而成为至高无上的真仙,更是无数修仙者们的梦想。他名字叫童鸿,一个覆灭家族之子,为了报仇,他毅然走上求仙问道之路,力克万难,披荆斩棘,他只为成为这个世界的王者。可惜前路中有着强大的竞争对手,数不尽的阴谋诡计,这一切都将成为阻碍他的存在。最终,童鸿能不能走上人类的颠峰,成为这世界主宰呢?

琴瑟工作室 状态:完结

童鸿云子凡洛欣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人间仙境

    神州大陆,明殿天城,这里有一座千古山脉直冲云霄,白雾轻飘,青松直立,仙气袅袅,如同人间仙境。

    在山林中央的青石方地上,正架着一副棋盘,棋盘两边有两个人正盘腿而坐,一位是身穿白服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面容和蔼亲切。

    另外一位则是一名穿着灰衣云袍的年轻人,英俊面容,锐利双眸。

    两人正在棋盘上对弈,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忽然,中年男子发出一声爽朗笑声:“童鸿,你输了。”

    “哈哈,是啊,我输了。”年轻人也是无奈一笑,这一场棋足足下了一天一夜,但最后还是他输了。

    年轻人名叫童鸿,是神州大陆的修仙者,这一次前来这座名为青松山的地方是为了进行心境的修炼,而坐在童鸿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名叫洛冠,是他的好友。

    下棋,是修悟身心最有效的方法,可童鸿和洛冠连续下了十盘,都是以他输得为多,这一下他可不得不佩服洛冠了。

    “洛叔在棋中的造诣果然是不同凡响,晚辈佩服佩服。”

    “你为何苦谦虚了,我们修者以实力为尊,要说佩服应该是我佩服你才对,虽然棋艺上我胜你一筹,但在修练水平上你也强我许多,如今你年纪轻轻就拥有地玄级别的实力,这恐怕是谁也不能想象的。”洛冠说出此话的时候,双眼饱含欣赏,心中想到,若是此子勤奋修炼,将来前途定不可想象。

    对于洛冠的盛赞,童鸿连连摇头摆手,谦虚不仅仅是一种美德,更是一种对心魔的克制,若是骄傲自满,在修炼一道很容易走火入魔。

    而洛冠对于童鸿这种谦虚的表现更是欣赏,无论在修炼的水平还是心境上,童鸿都比同年龄的人要高出许多,心中不禁欣喜:“童鸿,你打算留在山中几天?”

    “我也不清楚,这一次上山既为修炼,也为了帮你治疗疾病,而你的疾病如今也没有什么大碍,我想可能也不会再多留。”

    童鸿这话一出,忽然从丛林深处传来一道银铃娇音:“童鸿哥哥要走了吗?不行啊。”

    只看见丛林处,一道倩影迅速出现,那是一名妙龄女子,穿着青衣玉袍,亭亭玉立,可爱动人,她叫洛欣欣,是洛冠的女儿,只见她蹦蹦跳跳地跑到童鸿面前,用手拉了拉他的衣角:“童鸿哥哥,不要走好不好。”

    “你这小妮子,如果可以不走,我当然不走,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啊。”

    “不要,反正我就不想你走。”洛欣欣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童鸿,饱含不舍,事实上这一次童鸿上山有部分原因就是洛欣欣请求他帮自己父亲洛冠治疗疾病,洛冠在修炼时患了一种肌肉酸痛的症状,后得童鸿使用山中灵草才治愈。

    洛欣欣感激童鸿,但也喜欢他,所以便是百般不愿,这使得童鸿感觉头痛:“好啦,我多留几天,顺便陪你玩玩,你看怎么样?”

    “好啊,好啊,童鸿哥哥人就是好。”小丫头围着童鸿团团转,像是得了糖那样欢乐。

    事实上洛欣欣年龄不小,今年刚好满十八,而童鸿年龄不过二十五,两人正是门当户对,只不过童鸿对于洛欣欣却是哥哥对妹妹的情谊,虽心生喜欢,但他还有其他感情需要牵绊,所以一直抑制着对于这小丫头的喜欢。

    棋已下完,洛欣欣拉着童鸿的手,欢闹着说:“走吧,哥哥,陪我去山里猎凶兽,或许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宝贵的丹核哦。”

    丹核是存在于凶兽的力量晶体,修仙者若是能得到丹核,就可以从丹核中提取力量帮助修炼,所以强大凶兽的丹核非常宝贵。

    而青松山此地有许多凶兽出没,因此在洛欣欣的建议下,两人进入山林深处。

    崎岖地山,落叶满布,两人小心翼翼地走着,果在不一会儿就发现了一头人玄级别的凶兽。

    修仙者与凶兽的实力划分可以分为,后天级、先天级别、人玄、地玄、天玄、圣玄,每一个阶段都有六个小境界需要跨越,例如人玄就有一斗、二斗、三斗的划分,因此修炼一路是危险重重。

    如今童鸿是地玄二斗顶峰,实力超群,可以说是大陆罕见的天才。当然,童鸿能走到今天这步,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天资聪颖,而且他还背负着血海深仇,正是因为仇恨的力量才驱动他走得那么远。

    童鸿出生在一个不大的家族中,本过着幸福生活,后遭受一个名为天地门的门派追杀,家族遭受覆灭,正是因为背负这样的仇恨,他才需要不断变强。

    如今对付寻常凶兽,对于童鸿不是难事,就像现在出现在童鸿、洛欣欣两人面前的这头飞云虎,那是一只长着不规则形状斑点的老虎,锐利獠牙,锋利四爪,看起来颇为恐怖,但实力不过是人玄级别,对于童鸿这种地玄高手根本不值一提。

    童鸿身形犹如鬼魅,轻巧一动,直接出现在飞云虎面前,大手一拍,掌力浑厚,一掌直接将飞云虎给拍死。

    山林因为受到掌力而震了一震,飞云虎血肉模糊,只剩下一枚黑色的丹核。

    洛欣欣看见童鸿轻松就收拾掉了飞云虎,不由鼓掌欢呼:“童鸿哥哥太厉害了。”一边说着时,她已经将地上的丹核拾取,这对于她以后修炼可是有极大的用途。

    童鸿无奈笑了笑,看着洛欣欣道:“你就是想我成为你的免费劳力对吧。”

    “对啊,童鸿哥哥那么厉害,自然要帮我多打几头凶兽。”

    可惜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却忽然从天而降,他是洛冠,沧桑的面孔中出现一抹紧张:“出事了,童鸿。”

    “怎么了……”

    “雾飒派遭受海沥派和青凛派的攻击!”

    “什么!”童鸿一听,立刻联想到张丽儿,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也是童鸿的爱人,她是雾飒派的弟子,如今雾飒派被攻击,张丽儿肯定也有危险。

    再说,童鸿也是雾飒派的长老,如今门派有难,自然要前去帮忙。

    于是满怀歉意地对洛欣欣道:“抱歉,丫头,我需要离开。”

    “童鸿哥哥走吧,我会等你的。”洛欣欣明白事情重要性,这一次也没闹没吵,直接就让童鸿离开了。

    接着,童鸿运用身法,飞跃天际,大概半个时辰就来到落河山脉。

    落河山脉,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凶兽,同样的,有凶兽之地就有修仙者,因此各个修仙宗门也在此创派。

    在这里每天都会上演残酷的争斗,既为了争夺领地,也为了争夺落河山脉的资源,雾飒派身为其中最强大的一派,自然容易遭受其他各派的联合攻击。

    当童鸿来到雾飒派的比武大殿时,这里已经是哀鸿遍野,血液四溅,各派弟子的尸身随地堆放,周围建筑被毁的已经不成形状。

    童鸿四处寻找,发现在雾飒派山门前正有大量的人聚集,其中张丽儿也在其中。

    张丽儿穿着流云长裙,绝美容貌,宛如高贵清纯的牡丹花,她娇容焦虑,显然是为面前的争斗而感到担忧。

    在张丽儿身前,正有大批的弟子互相撕杀,雾飒派的太上长老云南非、掌门云子凡两人正合力抵抗海沥派和青凛派。

    海沥派明显是想将雾飒派见面,这一次派出的强者有地玄级别的海林、海山、海河三位长老,其中还有一位实力非凡的弟子也是地玄级别,迷宫为海峰。

    眼前大战,雾飒派几乎是处于绝对的劣势,张丽儿想不担心也难,只不过她实力弱小,根本不能帮忙。

    童鸿一个箭步,来到张丽儿面前:“你没事吧。”

    张丽儿听到熟悉的声音,回眸一看,发现是童鸿,顿时大喜:“童哥哥,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雾飒派受到袭击,所以前来帮忙的。”

    “我没事,只不过我爷爷有难,而且还有掌门,长老他们……”说着说着,张丽儿忽然泪水流下,不断哭泣:“童哥哥,可不可以求你去帮他们。”

    童鸿揽手抱住她的香肩,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他们救下。”

    童鸿虽然只有地玄二斗的实力,但天赋独特,加上曾经服用过众多天材地宝,身体强度和灵魂力量远超同阶,所以在这一战他还是有信心的。

    飞身跳跃,童鸿瞬间来到张丽儿的爷爷,张和旁边,张和是一名人玄级别的强者,满头银发,身材消瘦,当他看到童鸿的时候顿为欣喜:“孩子,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帮你的。”童鸿说着时,掌力凝聚,一击就将张和身旁几名海沥派的弟子打走。

    “你去帮掌门和长老们,海沥派有四名地玄强者,需要你牵制他们。“

    “行!“

    张和有人玄实力,对付寻常弟子不是难事,最为艰难的估计还是雾飒派的掌门云子凡及太上长老云南非,两人虽然实力高强,却要对付四名地玄强者,自然不容易。

    童鸿宛如长箭,直升天空,掌心蕴涵浓厚掌力,一下就将身穿黑衣,身材高大的海峰打下。

    这时众人都发现童鸿到来,各露出了不同的表情,海沥派自然是感到担忧,他们以前见过童鸿,知道童鸿是雾飒派的帮手。

  • 第二章 强者

    而云子凡发现童鸿来到,立刻呼道:“童鸿长老,你来啦。“

    “我是来帮你的,我可以牵制住对方一名地玄级别的强者。”

    “那就好了!”

    云子凡是雾飒派掌门,穿着深蓝色华衣,络腮胡,头发蓬松而零乱,本是一脸铁青的他看到童鸿出现,心弦立刻松下。

    太上长老云南非是一名年过百岁的老者,白发垂鬓,身若仙鹤,得知童鸿加入战局,老脸欢笑:“童鸿长老,来得真好!”

    “晚辈将会全力以赴,还请你放心。”童鸿说着时,已经全副身心投入战场,而接下来与童鸿相敌的是海沥派长老之已的海林,他身穿宽松的灰衣长服,蓬头历齿,面目可憎。

    “姓童的小兔崽子,纳命来。”海林急速一点地,宛如移动的堡垒,带着毁灭的气势,瞬即向童鸿扑了过来,

    “我到看看,地玄五斗的高手有多厉害。”童鸿虽然是地玄二斗巅峰的实力,也没有同地玄五斗高手交手,不过不等于,他怕对手。他是一个遇强愈强的人,强者有一个强者之心,对手厉害是厉害。但是还没有让童鸿畏惧的实力,顿时战意彭湃,杀气冲云霄,宛如一尊人间凶器,瞬即冲了过去。

    “一个小小的后辈,竟然在我的面前叫凶,看招。”海林大吼一声,周到斗气爆发,凌厉的刀芒宛如银河垂落,绚丽夺目的幽芒,宛如死神之刃划破长空。

    童鸿额头上八卦图涌现,大啸一声,地震山河,银光闪烁,周身的红缨枪,瞬即划出一道神芒,接下恐怖的霸道一击。

    “锵~~”璀璨的光芒,宛如夜空的烟花,摄人心魂,刺眼不睁。

    “嘭”的一声宛如平地惊雷般炸响,让整个大地为之颤动。恐怖的力道,宛如一重一重的海峰压塌而下,童鸿脚下坚硬的地板宛如纸糊般,瞬即半个身躯陷下去了,顿时以他为中心,大地宛如蜘蛛网般不断蔓延而开,震飞满天的黄沙,弥漫着浓郁的尘土。

    “去死吧!”海林看到童鸿沦陷下去,得理不饶人,顿时咆哮一声,整个云山为之震动,同时他手中的重达千斤的斩岳刀,一招开天辟地,带着崩坏山河,摧毁万物之物,狠狠的狂劈而下。势必把童鸿给一刀两断,尸首分家,血染大地。

    童鸿此地不可能躲避,瞬即眼眸骤然一沉,厉喝一声,周身斗气爆发,一招力挺泰山,挡了过去。

    “嘭”宛如石破震天,振聋发聩。顿时恐怖的能量以童鸿为中心,土石飞溅,黄沙漫天,同时炸出了一个直径一丈的深坑,周围的都蔓延的裂痕,可谓满目疮痍,让人心悸连连,簌簌寒颤。

    “想遁地,我看你往哪里跑。”海林看到洞穴中没有人了,他并没有慌张,他知道这是坤地属性的遁地。虽然坤地坤地属性,有这逃命的杀手锏,但是却极其好斗气,如果时间一长,就算高手也抗不住。

    他顿时闭气眼眸,灵魂感知力爆发,瞬即以他为中心蔓延而开,转眼之间,海林眼眸射出一道犀利的寒光。

    “想逃,你看你怎么逃。”海林大吼一声,瞬即凌厉的两刀,带着三丈的刀气,狠狠的劈了下去。

    “砰砰”凌厉霸道的刀气,宛如切豆腐瞬即把大地劈出一深不见底,长达三丈的裂痕,不断的黄土沙沙的流淌而下。如果从高空看,这是一个巨型的十字,而且干脆利落,一气呵成。不过此时给人不是绚丽好看,而是血腥弥漫,给人阴森死亡的感觉,让人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咚~”从不远处跳出来一个人,这不是童鸿还是谁。不过此地童鸿并不是很好受,他脸色苍白,嘴角不断的溢出丝丝的血液。显然刚才一击,让他受了伤。

    “不愧是地玄五斗的高手。”童鸿狠狠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液,揉了揉发麻的手腕。

    “竟然能硬抗我的攻击,而且没有受重创,你小子还有两下子。不过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海爷爷的厉害,让你知道小毛孩,不该来这是非之地,应该回去该吃你妈的奶。”海林咧了咧嘴,露出没有两颗虎牙的大嘴,让人异常狰狞,让人毛发。

    “不就是倚老卖老吗?有本事你给我几年时间,我一定把你当蝼蚁一样的踩。不对,还不一定能活几年,你看你人都老了,牙齿对掉光了,没事的时候躺在棺材中,眼中眼睛不醒过来不过来多好。你爬出棺材也就算了,但你也不该出来吓人,你看今天死了多少人,我想他们都被你给杀死的吧!”童鸿耸肩,撇了撇嘴道。

    “你……你……混蛋是不是找死。”海林长得难看,这是整个落河山脉老一辈的人都知道,难看不算,而且年幼的时候又摔碎了门牙,从此以后,他所过之处,苍蝇和蚊子只要是母的都绕开了。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不该出来吓唬我们家的小乌龟,你看把他都下得都缩头了,都变成缩头乌龟了。我现在才知道,缩头乌龟就是你吓出来的效果。”童鸿拿着手中的小乌龟道,冷笑道。

    “去死吧!”海林听到童鸿的话,鲜血狂吐几口鲜血,顿时怒火宛如火山般爆发,霸道的斩岳刀,带着恐怖的杀气瞬即向童鸿劈了过来。

    童鸿要的就是激怒对手,他知道对手厉害,也异常的辣手,如果正面硬碰硬,童鸿肯定会吃亏,毕竟对手是地玄五斗修为,童鸿只是地玄二斗,这实力相差还是异常悬殊,如果是一般的地玄二斗修为的人,恐怕连打的勇气都没有,能逃过对手追杀,已经感谢天,感谢地了。

    “砰砰……”恐怖的攻击宛如狂风暴雨向童鸿袭击,如海啸不断的向童鸿席卷。童鸿把灵魂感知力发挥最大,宛如鬼魅般忽东忽西,忽上忽下躲闪,留下道道的残影,让人目不接暇,眼花缭乱。

    “杀~~”海林是一个急性子,他见童鸿宛如狐狸一般的狡猾,顿时杀红了眼,宛如一道鬼影般追杀童鸿,如蛆附骨,如影随形。他恐怖的霸道的攻击骤然而下,一刀快一刀,一刀重一刀,疯狂的劈向童鸿,恨不得把童鸿五马分尸,碎尸万段。

    这恐怖的威力,招招能崩坏山河,刀刀能劈断山峰,刚猛霸道之极,稍一不慎,血染长空,尸骨无存。

    “好厉害,好霸道的攻击。”躲避的童鸿此时也不好受,恐怖的刀气,毁灭的能量,震得童鸿气血翻腾。不过童鸿此时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以为他此时正好落在,云子凡和海峰两队人厮杀的地方,不过两边的人反应不一样,云子凡经过童鸿的传音,急速带人躲开。

    “危险!快躲开。”海峰看到云子凡不战而腿,同时看到童鸿飞奔过来,顿时眼瞳骤然一紧,周身的汗毛乍起。

    不过海沥派的人反应虽然快,但还是没有雾飒派的人还有迅速,注定一个悲惨的结局。赫然,一到五丈星河般的刀气,宛如死神的镰刀,带着锐不可当之势,瞬即就到。

    “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十个没有躲避过的人,瞬即被刀气从腰间斩断,尸体分家,血染长空,胳膊腿滚滚而动,煞是恐怖,让人发毛。

    刚才海河恐怖的一刀,瞬即斩杀了十多个人,其中还有两名人玄级别的高手。即使海沥派的人,见到童鸿过来,宛如见到煞星一样,眼眸中出现了恐惧。

    “可恶!我一定要把你混蛋给碎尸万段,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海河目眦欲裂,牙齿咯嘣作响,恨不得咬掉童鸿的骨头。

    “我说你一个河马,来啊!”童鸿没有理会海河杀人的眼光,一起一伏,宛如鬼魅般躲避而开,不过他的目标就是巨门和青凛派的阵营,而且专门望密集的地方,让本来气势如虹,杀气冲云霄的海河,就有一点捉襟见肘了。虽然的攻击针对童鸿,但是童鸿也不是战着不动,风驰电掣躲闪之间,难免有一些人躲避不了,外加童鸿顺手牵羊,干掉几个,那死伤的速度,比童鸿一个人斩杀要快许多。

    “去死吧!”海河此时越打越郁闷,如果童鸿同他一对一,那么他有信心把童鸿给干掉,但是童鸿宛如一个泥鳅一样,不断的穿梭在人群之间,让他杀也不好,不杀也不好。可知道,如果痛下杀手,自己门派的弟子肯定损失惨重,但是不杀童鸿,就宛如骨头上钉钉子一样痛苦。

    “师叔,救命!”海峰看到童鸿躲避了海河的攻击,竟然向自己扑了过来,他有一种危机感蔓延而开,急速躲避而开。

    “想走可没有那么容易。”童鸿他把海河引过来,不仅是借助他的力量多斩杀一些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云子凡这条大鱼。追风逐电之间,童鸿眼眸猛然一沉,寒光闪耀,犀利的红缨枪宛如九天星外的星芒,带着势不可挡之势,瞬即刺了过去。

    “危险!”云子凡看到童鸿一来就下杀手,急忙躲避的他,顿时感到一股恐怖的气势,瞬即把他给笼罩,一股恶寒瞬即蔓延他的周身,如坠冰窟般让他步履艰难。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