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妻谋、宁东明宁九娘宁湄小说

妻谋

宁东明宁九娘宁湄小说

主角:宁东明,宁九娘,宁湄, 标签:种田;权谋

妻谋

季小爵爷 状态:完结

宁东明宁九娘宁湄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美女救疯子

    地球,千禧年的最后一天,难得的晴好。

    午后的阳光格外轻软,有如酿过一般,令人有着醺醺然的醉意。光线穿过铁路边的防护网,被过滤成斑斑驳驳的光影,羽片一般,洒落在少女的脸上,身上。

    “……再穿不上妈妈织的毛衣了,再吃不上妈妈煮的饭茶,我在他乡谁在为我牵挂,谁在盼儿回家。委屈的眼泪谁人再为我擦,回家的时候再叫谁声妈妈,别说孩儿己能离开妈,家里有妈才是家。天堂上的妈妈你好吗,那再也不能疼我的妈妈……就算天堂上真的美如画,哦,我的妈妈,你如何放得下……”

    手机里循环放着熟悉的歌,在天地间回荡,被风吹过河面,漫过水面舒卷如山的云影,消散在水天之间。

    跪坐在草坡上的宁湄,任凭暖暖的光影轻抚过脸颊,在卷翘而浓密的睫毛上闪动,她白瓷般的皮肤被光影映照得几近透明,两颗从眼角滚落的泪水,晶莹如珠,在日光下折射出瑰丽的光彩。

    风卷过灰蝶般的纸灰,在她眼前旋转不去,一如悲恸在胸口萦绕不散。

    五年前,妈妈搭乘的火车,因铁轨故障在草桥站外翻车,死得只剩一滩血泥。她每到妈妈的祭日,都不会去那个阴冷的墓地,不想看爸爸携翻身做主人的小三,在妈妈的坟前作秀,而是独自来到这里,祭拜妈妈,还有,告诉妈妈,没妈的孩子是根草。

    宁湄拭去眼角的泪痕,眼角余光瞟到一道人影,陡然一凛。

    铁轨上,赫然横躺着一个大活人,穿着破烂的黑衣,跷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只烧鸡,还冲着火车来的方向哈哈大笑。

    “坏了,那个疯子要卧轨自杀!”

    宁湄一惊而起,敏捷的跳下路基,冲向铁轨。

    有一辆高速驶向草桥火车站的火车,正风驰电掣般的疾冲而来,十几秒之内,就将辗过那个疯子,辗成铁轨上的一滩血泥。

    “快离开,不要躺在那里,会死的!”

    宁湄一边拼命的跑,一边大喊。只是,火车鸣笛声,盖过了她尖利的叫声,也盖过了疯子的狂笑声,他还是依然如故,躺在铁轨上啃烧鸡。

    仿佛看到了妈妈被辗成血泥的刹那,一霎时,宁湄的两眼都红了,像一头发了狂的小豹子冲去,完全不管火车己近在咫尺,冲上铁轨,她会死!

    她恍如扑火的飞蛾,决然的冲上去,一把抓住疯子拿烧鸡的手,想拽他起来,可是他哇哇怪叫:“抢烧鸡……”

    话音未落,那疯子就像被刀割了喉咙的鸡,怪叫声嘎然而止,火车撞过来,铁轨上爆开两团血雾。

    ……

    晚风料峭,疏星点缀了夜空,渲染了无尽寂寥。

    大秦国江北地区草桥镇的宁家村,夜色朦胧,偶尔有鸡啼狗吠,还有小儿夜哭,一片安谧宁和。

    村里都是宁家同族,村子中央最大最气派的宁家祖宅,住着宁村长一家。村里人都睡了,也唯有祖宅西厢房里的油灯还亮着,映亮了村长长子宁东明夫妻俩的脸,还有床里侧那一团粉嫩的小人儿。

    睡梦中,她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满是惊恐。宁东明夫妻俩并没有察觉到女儿的异样,愁眉苦脸的,为啥呢?

  • 第二章穿越成萝莉

    事情说来有些话长了,宁东明今年二十五岁了,是村长前妻所生长子,同母所生的弟弟宁东刚和妹妹宁东霞,一个十八岁,一个十六岁,都是继母梅氏的眼中钉,肉中刺。

    母亲生下女儿时难产而死,宁东明兄妹三人,在继母梅氏手里从小受苛待,短衣少食就算了,可是老太婆在他们的婚事上也要拿捏。

    他是嫡长子,梅氏不敢做得太过份,怕族里老人们干涉,只是给他找了一个家境清贫的丧妇之女为妻,岳父曲秀才又是个酒鬼,不仅不能帮衬女儿女婿,还要倒贴。

    等到了宁东刚成年时,梅氏就尽找些歪瓜裂枣的姑娘,让他拒绝,还让他背上心气高瞧不上村姑的名声,顺理成章的让他婚事拖了下来。

    宁东霞倒是打小儿订了娃娃亲,是亡母生前跟娘家表姐订的亲,把她许给表姐家的次子为妻,可是梅氏觉得她的婆家条件好,未婚夫才貌双全,想让自己亲闺女宁东娇替嫁,否则,就不给嫁妆。

    宁东娇是梅氏长女,比姐姐只小了刚满两岁,长得清秀可人,颇有心机,嘴也甜,远比性子刚烈的姐姐更得爹的欢心,竟然让她爹鬼附了身似的,连她们母女这么荒唐的替嫁想法,他都能默许。

    想着亡母弥留之际,把弟妹们都托付给了他,要他照顾好弟妹,宁东明又怎能让小妹的婚事受阻?

    可是,连亡母的嫁妆都被继母侵占,为了给小妹准备嫁妆,他进山打猎,运气太糟,兔子还没打到,碰到一只斑澜大虎,来不及逃跑,被老虎咬断了腿。

    幸亏二弟宁东刚离得不远,拼命打伤了老虎,带着他逃了回来,拣了一条命。但是,梅氏趁机拿捏,不肯支付他的医药费,除非他们肯答应让宁东娇替嫁。

    宁东刚的性子桀骜暴燥,看到继母无耻贪婪的嘴脸,哪还忍得住,一怒之下,打了继母。这年头,孝字大如山,继母也是母亲,他打了继母,就是不孝,继母告官,他肯定会被重判,就算爹为了家丑不外扬,压着继母不报官,他的名声也毁了,说亲都更难了。

    想到这些,宁东明愁得大晚上睡不着,腿上的伤也更疼了,钻心般的疼。妻子曲氏性子温婉,却也没什么好主意,只能跟着犯愁。夫妻俩相对流泪,都没在意睡炕里侧的小闺女宁九娘。

    外面的夜空上,一团特殊的扭曲空间,突然在天穹深处形成,化作黑洞,吞噬了周围的光线,黑暗逐渐蔓延了整个夜空,漆黑一片。

    极黑的天地间,忽地,有两点星光次弟亮起,撕裂了黑暗,化作流星,一闪而逝。

    几乎是坠星的同时,睡在炕里侧的宁九娘睁开了眼,漆黑的瞳仁里满是潮湿的悲伤。很快,她眼神凌乱了,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

    艾玛,这是古代,她穿越重生了!

    她这幅小身板,撑死也就是三岁不到的小萝莉,甚至更小,或许就是个吃奶的娃!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