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纸凉婚、顾一念厉致谦陆殃小说

一纸凉婚

顾一念厉致谦陆殃小说

主角:顾一念,厉致谦,陆殃 标签:

闺蜜怀了老公的孩子,她却因三年前的一场车祸导致终身不孕。在顾一念正为了离婚官司焦头烂额之时,一个神秘的军长大人救她于水火!“你……你是?”“你的二婚丈夫!”

七七 状态:完结

顾一念厉致谦陆殃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老公出轨了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顾一念开着红色的甲壳虫,缓缓驶入一栋法式小洋楼。

    这是她和厉致谦的婚房,只是平时都她一个人住。

    顾一念拿出钥匙拧开大门,刚弯腰脱下鞋,目光就被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吸引住了。

    家里有女人?

    这是顾一念的第一反应。

    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走上旋转楼梯,在二楼的卧室处,顾一念的手刚碰到房门,一道温柔的女音从房间内传出,“致谦,我怀孕了,医生说,已经三个月了……”

    这声音是顾一念所再熟悉不过的……

    她的闺蜜,景颜。

    顾一念整个人如同被一道闪电劈过,她颤抖着手,推开虚掩的门缝,却看见厉致谦精瘦的身躯坐在床边,景颜跪在他的脚边,替他系上衬衫的衣扣。

    大床上一片凌乱,足以见得刚才有多么激烈。

    “嗯,既然怀上了,就先好好养胎,工作的事情暂时先放一边。”厉致谦卷起袖腕,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

    “致谦!”

    景颜不满的嘟哝道,把脸埋到厉致谦的怀里,“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难道你只想让我无名无分的留在你身边吗?你和一念结婚也那么久了,她至今都还没怀上一个孩子,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致谦……”

    “好了,时候已经不早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厉致谦的大手安抚性的覆在景颜的肩上,轻拍了两下,语气依然淡淡的,很明显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

    “不嘛!我不要回去~我要你和她离婚!”景颜不依不饶的,抓住了厉致谦推开她的手臂,撒娇地嘟哝起了嘴。

    闻言,厉致谦的眉头很明显的皱了起来。

    虽然他和顾一念之间是家族联姻,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

    但‘离婚’这两个字眼,他还真没想过。

    纵然他厉致谦可以在外面有无数个女人,顾一念也永远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厉家的少奶奶。

    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所以,景颜的话,无疑引起了他的反感,论起安静恬淡,外面的女人没有一个比得过顾一念。

    而此时此刻,厉致谦怎么也想不到,一直在他心中娇小柔弱的女人,就站在那一扇门外,右手紧紧地握着手机,眼眶泛红。

    顾一念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车,神思恍惚,扶着方向盘,她的手凉的发麻,可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医院打来的。

    “顾小姐,您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这次的妊娠依旧失败,三年前的那场车祸导致您子宫内膜损伤,恐怕这辈子都不能怀孕了……”

    挂断电话,顾一念整个人瘫软似的靠在了车椅上,泪水模糊了视线。

    这一天,她才彻底清醒过来,她不仅失去了她的丈夫,还永久的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 第3章 这么粗的大腿呢

    顾一念刚刚灌了一大杯烈酒,将理智全都打散,全凭着酒精上头的怂人胆,几乎视死如归。

    她没在酒吧猎过艳,也不知道有什么套路,所以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话将陆殃问愣了。

    “你说什么?”

    主动的女人他见过不少,却还是头一回遇到见面就直接说要去开房的女人。

    顾一念站不稳,头晕目眩中抓住了陆殃的肩膀,大半个身子都撑在他身上,双手使劲的揪着他肩膀处的衣服,几乎是脸贴脸的对上了眼。

    她是酒壮胆,外头的音乐声又有些嘈杂,生怕陆殃听不清,所以声音格外大,几乎是吼出来的,“论长相身材,她们没一个比得上我,跟我开房你不亏。”

    众人的眼睛都瞪直了,这,这什么情况?

    陆殃身边的女人立马变了脸色,“你谁啊?知道这是谁么你就往身上爬,赶紧下来,要不要脸?保安呢?赶紧叫保安来把这个疯女人弄走,这是喝了多少酒。”

    一听这话,顾一念头都没回,又快又狠的怼了回去,“你把胸往他身上贴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你……”女人脸色一瞬涨得通红,“陆少,你看她说的什么啊?”

    扑面的酒气熏得陆殃的眉头渐渐皱起一个川字。

    一见面就要他去开房女人,他也是生平头一次见,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女人,眼眶微微泛了红,似乎是哭过,仿佛有万般的委屈藏匿其中,此刻近乎偏执的盯着他。

    俩人对视了很久。

    “不用叫保安了,”陆殃扫了众人一眼,唇角勾起一个斜向上的弧度,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顾一念拦腰抱起,潇洒离去。

    看着陆殃抱着那女人头也不回离开酒吧的身影,剩下的女人们几乎痛心疾首,早知道陆少好这口,她们早上了啊!

    陆殃将顾一念带到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到的时候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将她放到床上后,陆殃顺势躺在了一旁,单手支着脑袋侧身看她,“你今天是遇到我了,运气不错。”

    顾一念眯着眼睛含糊不清的咕哝着,“是故意找你的,这么粗的大腿呢。”

    陆殃没听清楚,只当是醉话不以为意,轻笑了一声后坐起身来,将外套搭在肩膀上就要离开。

    “你去哪儿?”

    顾一念忽然从床上起来抓住了他的手。

    陆殃的眉头微微一皱,“不早了,我得走了。”

    “你不许走!”顾一念混沌的眼睛里忽然翻腾起几分不悦,霸气十足,“谁让你走了!该办的事情还没办!”

    她结婚两年丈夫都不碰,现在竟然沦落到喝醉酒在酒吧猎艳也没人要的地步了不成?

    太过分了!

    “什么?”

    没等陆殃回过神,顾一念忽然就扑了上来,她来的又急又猛,猝不及防间,竟被压倒在了床上。

    他哭笑不得,下意识的就要起来,可脖颈上却忽然传来一团炙热。

    酒吧里那么多随意采撷的花,就算刚刚被下了药,他都能处变不惊,怎么这药效过去了,反倒有点把持不住了。

    顾一念趴在他身上,努力的亲吻着他的脖子,动作生涩笨拙,甚至咬的他有些疼,可是那酥麻的触感却十分迅疾的传遍全身,勾出了他心中禁了多年的一团火,小腹骤然一紧。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