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妻心荡漾:爷,别撩了、陆小池时倾城李菲菲小说

妻心荡漾:爷,别撩了

陆小池时倾城李菲菲小说

主角:陆小池,时倾城,李菲菲 标签:总裁豪门、娱乐明星、闪婚

被人冒名顶替了怎么办?弄她!弄她!弄残她!弄死她!陆小池千辛万苦地来到时倾城的身边,就是为了让他兑现儿时的诺言,两人把该做的都做了之后,陆小池却发现自已居然早就被别人冒名顶替,那小婊砸还处处以他的未婚妻自居!我去!抢了我陆小池的身份还要抢我男人?那可怎么行?!姐不把你身上那层皮扒下来姐就跟你姓!可是时倾城眼神这么不好,又是怀疑她又是打击她的,她要不要跟他绝交?“绝交?”时倾城翻身将她压在底下,低魅地笑,“那是什么姿势?”

时倾城 状态:完结

陆小池时倾城李菲菲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你是不是想泡我

    W城。

    太阳炽热地烤着这个美丽的南方城市,此时正值午时,路上的车和行人都在渐渐地减少,慢慢地安静。

    而在W城待遇最好的公司‘时代国际’的面试现场,却人头涌动,热火朝天。

    陆小池是这个月的第三次来面试了,三次过来,三次都是同一个面试官,这让陆小池在哀叹这就是命的同时,也不得不做好了更为充分的准备。

    不过这次,看起来好像也不会很理想,刚刚排在她前面总共有十位毕业自名校的大学生,每个都是身材高挑的一等一的美女,陆小池一边暗暗地祈祷着她们不要过关,一边又忍不住为她们面试失败而掬上一把同情泪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尤其是在生存面前。

    “下一个,陆小池!”

    “到!”陆小池连忙将远去的心神瞬间收回来,优雅而端庄地在面试官前坐下。

    面试官盯了她足足半分钟后,才将她的履历表递回给她:“陆小姐,我想,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这句话了:抱歉,我们公司只招收本科以上学历的——”

    “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陆小池自认为自已学历虽然只是个职专,可是,可是她头脑灵活啊,说话好听啊,具有非常良好的沟通能力啊。

    以上,陆小池在上两次面试的时候已经让面试官看到了,而事实上,此面试官对她还是很有好感并且很欣赏的。

    “我个人是很愿意跟陆小姐你成为同事的,可是我们的规定写在那里,我没有办法,真的很抱歉。”面试官摇了摇头,“下一个!”

    “等一下!”陆小池伸开双手拦住了后面的人,她飞速地在面试官耳边说了一句话:“我认识你们时总,并且,我跟他的关系,非常好。”

    面试官一脸的狐疑:“你,不会在说笑吧?”

    众目睽睽之下,陆小池一脸严肃地将面试官拉到一边,更加小声地道:“他屁股上有颗红痣。”陆小池脸色红红地,“大腿内侧有——”

    “等等——”面试官打断了陆小池,“这个,我也没有办法证实他有没有对不对?”

    “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下来!”陆小池当真当着面试官的面打了个电话,用着非常熟的口吻跟对方道,“时倾城,老娘现在就在你公司,你马上给我滚下来!”

    陆小池说完就挂了电话,抱着双手看着面试官。

    面试官半信半疑,其实是怀疑多过相信的,但这个陆小池说得似模似样的,难道说,她跟时总真的认识?并且关系非常不错?

    陆小池一本正经地道:“他一会就来,你自已看着办吧。”她说,“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马上替我办了入职手续,本来招人这种事情么,你自已把握好就好,时总他那么忙,才懒得理底下这些小事呢!”她一本正经地忽悠,“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面试官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能冒险,便摇头拒绝。

    陆小池随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怎么——”

    “啊?!”面试官突然朝陆小池身后望去,然后态度一下子就恭敬了起来:“时总来了!”

    陆小池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下去了,怎么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呢?!

    所有的人都神情热烈地望向了门口那边,陆小池远远地只觉得这人特别眼熟,好像是前不久才见过似的,凝眉多看了几眼,她便突然便起了包包里头的那张化验单,眼珠一转,她便朝正要走出公司的男人大声地喊道:“时倾城你给我站住!”

    时倾城的脚步当即一顿。

    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了人群之外的陆小池。

    ‘时倾城’这三个字,在W城,就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在任何一个场合,人们都不敢直呼他的全名的,不管是几个闲聊还是怎样,所有人都会恭敬地喊他一声:七爷。

    时倾城,时倾城,倾倒众生的,凭的不仅仅是美貌,还有那至高无上的地位。

    身体挺拔长相俊美的七爷此时此刻的目光,正穿过人群,冷冷地向陆小池射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陆小池就要遭殃了的时候,陆小池又喊了一声:“时倾城,你的检查单!”

    陆小池一边说着,一边从包包里将检查单拿了出来,然后一路嘀咕着朝时倾城走去,“喏,下次身体要再不舒服的话记得自已去啊,我可没空!”

    时倾城看也未看那检查单,而是冷冷地看了陆小池一眼,轻轻地挑眉,“陆小池?”

    “嗯哼。”陆小池淡淡地应了声,心里直犯嘀咕,一个男人取名叫倾城,真是醉了。

    原来此倾城,真的就是彼倾城。

    时倾城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眼睛里闪过一抹谁也看不清的锋芒:“有事?”

    “给你送检查单,顺便来应个聘。”陆小池其实心里紧张极了,她跟这个男人早些天的确是见过的,但是,当时的场面,呃,有些不太愉快,她很害怕自已等下就会被他身边那个力大无穷的叫阿初的保镖扔出去。

    时倾城闻言,淡淡地哦了一声,而后一言不发地走了。

    时倾城一走,陆小池立即重重地松了口气。

    而待她回过神来时,那位面试官已经非常利落地替她将入职手续给办好了,并且,对她的态度非常的恭敬。

    陆小池是从那么多等候面试的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昂首挺胸地面不改色地走出时代国际的,并且非常奢侈地打了个车回合意楼。

    隔天一早,陆小池便正式入职时代国际,暂时被分到了开发部,从这一天开始,陆小池便开始了自已在时代国际非常悲催而又非常刺激的进击之路。

    虽然嘛,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是靠着与他们家七爷的那点不清不楚的关系进来的,每个人看待陆小池的时候,都是斜着眼的,都是冷哼一声的,但是陆小池根本就不在乎啊,在关乎吃饭睡觉等这些生存大事时,别人的眼光都是个屁啊!

    路是大家的,但要不要走是我自已的事哇!有资源不用的人才是傻瓜呢!

    所以陆小池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并且她表示,她虽然是个小小的职专生,不过嘛,她的能力都是很强的!

    于是在陆小池入职的第三天,她就被派去跟一单土地收购案了。

    陆小池表示压力很大,她嘴上说说着没问题没问题,可心里还是非常没底的,毕竟对于土地收购这样的案子,她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哇,连入职培训都没给她培训就直接将她丢到战场上,这不是存心要她死咩?

    结果是可以预知的,陆小池第一次出马,就被村民们扛着锄头追得小命都快跑没了。

    因为此事,陆小池被骂了一顿。

    “你还有脸哭?”直属上司一脸怒气地过来,啪地一声将一本厚厚的文件扔到她的桌上,大声在吼道:“这就是你写的方案?!啊?!为什么事先不给我看?!你以为你是谁?!没有我的命令谁让你去那边的?”

    陆小池冤枉极了,方案不是她做的,而且派她上战场的人,分明就是白上司你啊!

    “我,我有跟你说过我不行的嘛!”陆小池一脸委屈地为自已辩解,“而且,而且那个方案,不是我做的……”

    “你还敢狡辩?!”直属上司更加的生气了,她刚刚被叫去经理办公室约谈了,经理说,如果这个收购案一个星期之内谈不下来的话,就让她跟这个陆小池一起走人!

    陆小池真的是委屈啊,她状况都没搞清楚就被推上战场了,连个锅盖都没来得及准备,如果不是她手脚够快村民们够克制的话,那她这条小命就没了呀!

    “我,我说的是事实哇!”陆小池努力地解释,“主管大人,你就消消气嘛,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你也别生气了好不好嘛?”陆小池转而用起了糖衣炮弹,“这样吧,我去找经理说清楚,跟他说是他冤枉你了!”跟老娘玩这一套?老娘玩死你!

    说完就往经理那边走。

    白主管一把将她拉住:“算了!”

    “不能就这样算了啊!”陆小池非常诚恳,“白主管你说得对,我刚刚真的是就是在狡辩,我没有把你交给我的任务很好地完成,这完全是我个人的能力问题,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

    “算了算了。”白主管心虚。

    “不能算了真的不能算了!”陆小池坚持。

    两人你拉我扯了一阵,白主管突然就不说话了,她定定地望着陆小池的身后,脸色慢慢地变白。

    陆小池几乎怀疑自已身后是不是站了个大妖怪,不然的话白主管的脸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七,七爷!”白主管话都说不全了。

    陆小池迅速地转过身去,然后立正敛眉,无比端正地向来人问好:“七爷好。”

    时倾城面无表情地看了两人一眼,转身就走了。

    随后,陆小池便被力大无穷的阿初保镖‘请’到了时代国际的最顶层。

    陆小池是抖着腿上去的,她发誓,她长这么大是第一次上到这么高的地方!

    “七,七爷好!”她终于知道紧张了。

    时倾城沉沉地看着她,而后伸出手来:“检查单。”

    陆小池一窒:“啊?!”

    “我的检查单。”时倾城惜言如金,“拿来。”

    陆小池这才回过神来,在身上乱摸一通之后才非常遗憾地表示,检查单落在家里了,没带来。

    时倾城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道:“陆小池,你是不是想泡我?”

  • 第2章 小池借绯闻上位

    “啊?你刚刚说什么?!”陆小池像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一样,惊得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我想泡你?!”她几乎要失声大笑,可是面前的时七爷气压太低了,她不敢笑。

    时倾城望着女孩子柔软蓬松的头顶,语气越发地冰冷:“回答我。”

    陆小池随即非常非常严肃地回答:“回七爷的话,我不敢。”

    “不敢说实话,还是不敢泡我?”时倾城的嘴角,轻轻地勾了起来,陆小池,看来你是忘了我说过的话了。

    陆小池表示被这么大一个爷这样看着真的压力很大,她沉默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弱弱地问道:“回七爷的话,我,还有没有第三个选择?”

    时倾城不说话,只是身上的气息更加的冷了。

    陆小池腿更软了,她好想现在立马就晕过去,这样的话就可以不说实话也不会惹来麻烦了,可能,或许应该,也许,还能让这位爷同情自已一把,不计前嫌地放过自已呢?!

    事实狠狠地甩了陆小池一巴掌:陆小池你想太多!

    “刚才在开发部你还那么多话说,怎么现在没话说了?哑了?”时倾城坚持,“回答我!”

    陆小池一个斗胆便大声地道:“回七爷的话,我不敢说实话也不敢泡你!”

    “我给你胆!”

    “回七爷的话,我不敢要!”

    “我让你拿,你就拿。”时倾城伸手挑起陆小池的下巴,邪魅地勾唇,“我不介意,让我们的绯闻变成事实。”

    轰!

    陆小池的脑袋一下子炸了。

    她以为自已当时的那点小心思没人看得出来呢,哪知道这位爷在这里等着自已呢!

    “那个,那个,当时呢,情况是这样的……”陆小池胡乱扯了一通,“所以呢,我,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家就通知我来上班了!”

    啧啧,倒是把自已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啊。

    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胡扯,时倾城突然觉得有趣,于是便起了逗弄之心。

    “你的意思是,我请回来的人,眼神不好?智商不在线?”时倾城沉下了脸,语速放得很慢,“陆小池,你可知道,质疑我的下场,是什么?”

    “是,是什么?”陆小池腿软得快要站不住了,苍天啊,能不能给我个恩赐,随便给把椅子我坐一坐?

    “做牛做马。”时倾城非常严肃地开了个谁也Get不到点的玩笑。

    陆小池却有自已的理解,做牛做马,那就是白白给他打白工啊?!而且还要给他剥削!

    “啊我要晕了!”陆小池没有办法,只能这么生硬地转移他的视线了。

    不过,装晕失败,事实上,保镖阿初往陆小池面前一站,她就自动满血复活了。

    时倾城向她走了两步。

    电光火石之间,陆小池已想好了对策。

    “你,你想做什么?!”陆小池揪着衣服一步步地往门口退,“我,我告诉你啊,你再过来的话我会,我会捏爆你蛋蛋的!”她一脸的惊恐,“我,我还会一刀剪了你JJ!”

    嘶。

    时倾城莫名地觉得下体一阵阴凉,然后,就是一阵恼怒。

    在W城,甚至是在整个南方,敢威胁他时七爷的人,到今天为止,只有眼前这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你说,他是要吓吓她呢还是吓吓她呢还是吓吓她呢?

    眸内眼波突然变得凌厉,时倾城猛地上前一大步,吓得陆小池尖叫一声,紧接着就是不管不顾地落荒而逃。

    眼看着陆小池跌跌撞撞地往外跑着,保镖阿初轻轻地抬眸,看向时倾城:“追不追?”

    时倾城几不可见地摆了摆手,轻轻地笑出声来:陆小池,我们来日方长。

    ……

    陆小池连滚带爬地跑了二十几层的楼梯,用时十分钟才滚回了开发部。

    白上司见她脸色煞白浑身发软的模样,不禁大为解气。

    “哟,七爷喊你上去,怎么把你恩宠成这副模样啦?”白上司阴阳怪气地在那边轻笑,“但是我怎么看都像是被揍了一顿的样子呢?”

    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哄笑了起来,对于陆小池这个学历又低又没什么真本事的女孩子,他们虽然说不上是怀有怎样深的恶意,但是他们都是堂堂正正地通过层层选拔才进到公司来的,所以啊,绝大多数人是看不惯陆小池这种走后门的行径。

    所以如今见她这狼狈的模样,大家自然也就是起哄了。

    “笑什么笑笑什么笑?!”陆小池傲娇地一一瞪回去,“七爷喜欢S(9)M的事我会告诉你们?!”

    全场静默。

    而总裁办公室里,从监控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倾城,眼眸咻地变得幽深了起来。

    陆小池扔下了重磅炸弹,而后便走因自已的座位去,她的桌面一片凌乱,什么垃圾都有,她看都不看就将那些垃圾反手就扫到地上去,甚至还用脚来踩了几下,随后她非常非常温柔地看了邻座的两位女同事一眼,笑得甜蜜极了:“兰姐姐,芒姐姐,人家长得这么可爱,下次不要这样欺负人家了哦!”她甚至还向两人眨了眨眼,“小倾倾知道的话,他是会不高兴的!”

    监控前,正在喝茶的时倾城一口就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小倾倾?她在心里就是这样称呼他的?

    陆小池根本就想不到现在自已的一言一行都进入了某人的眼底,她更加想不到,她在办公室里说的每一句话,不管是多没节操的话,都被某人清晰地听了去。

    悲催的陆小池还在借着时倾城的威来震慑不嫌事大的众人,一直到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下来了,她才扶着额苦恼了起来。

    才上班三天就得罪了最大的BOSS和一整个办公室的人,怎么办呢?她不想被孤立啊!

    五点整,下班时间到了。

    陆小池是办公室里最后一个走的,她在里头磨蹭了好一会,才慢吞吞地关灯关门,嗯,她是心虚,怕被时倾城的那个保镖在全公司同事的面前将她丢出去,那样的话,她在这个公司就肯定待不下去的,从进公司到现在,她一直都在借着时倾城跟自已面试当天传的那点点绯闻才勉强可以站定,如果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时倾城其实很讨厌她甚至有可能会暗杀她的话,公司里的同事肯定会争先恐后地为时倾城代劳的!

    陆小池愁眉不展地走出公司,南方城市的太阳,到这个时间点其实真的很大很大。她拖着沉重地脚步往公交车站走去,其实真不应该拖这么久才下班的,晚上还要去兼职呢,现在回去做饭的话,可能是赶不及了。

    时倾城坐在车里,隔着车窗看着前面正在等车的女孩子。

    然后,阿初便下车了。

    再然后,陆小池便被阿初拎着塞进了车里!

    “喂阿初你这是绑架!绑架你懂吗?!我要报警让警察来抓你!”陆小池立即灵活地从座位上爬起来,伸手就向已经坐回驾驶室的阿初抓去,然后,十指牢牢地掐住了阿初的脖子,呃,力度的话,她发誓她的确是用尽了全力的,可是阿初表示,一点威胁的力度都没了。

    阿初一踩油门,陆小池因为惯性,一下子就跌回到座椅上了。

    时倾城低笑出声来,声音浑厚动听,这一把迷人的低音嗓,陆小池每听到一次都觉得自已的耳朵会怀孕。

    直到时倾城的低笑声收起来了,陆小池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时大BOSS在车里!

    而且,就坐在她的边上!

    她立即向车门那边挪了挪,才讪笑地向时倾城打招呼:“七爷,好巧啊!”

    “是啊,好巧。”时倾城心情愉悦,他微勾起薄唇,在陆小池以为他不会为难她的时候,突然开口:“你,是怎么知道我那里有颗红痣的?”

    轰!

    陆小池的脸一下子爆红了起来。

    那个面试官不会把那天她胡扯的所有话都告诉了时倾城吧?

    “我,我猜的!”陆小池连忙解释,“那个,我,我最近电视剧看得比较多,所以,所以就想要试试看,能不能也说中一个。没想到真的说中了,没想到你那里真的有颗红痣!”陆小池语速很快,“对不起啊时七爷,我真的是乱说的,你,你可不可以当做没有听到过?!”

    时倾城笑而不答。

    过了一会才悠悠地道:“你看过我的身体。”

    陆小池弹跳而起,随即脑袋便撞到了车顶,她立即疼得眼泪都飙出来了:“七爷饶命啊!我真的没有!我保证没有看过你身体!”

    时倾城只是重复:“你看过我的身体。你要负责。”

    陆小池再度弹跳而起,结果还是一样的,脑袋重重地撞到了车顶,这一次,她终于嗷叫一声疼得哭出声来了。

    时倾城盯着她哭得丑丑的小脸,声音越发地愉悦起来:“阿初,去医院。”

    陆小池边哭边摆手:“不要去医院不要去医院!”她疼得脑子都发昏了,“我没有钱看医生呜呜呜呜……”

    时倾城终于笑出声来,莫名其妙地,他伸出手去,轻轻地揉了一把陆小池的头发:“没事,我可以借你。”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