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情似烈酒,婚途荒芜、白微杜晏周宇泽小说

情似烈酒,婚途荒芜

白微杜晏周宇泽小说

主角:白微,杜晏,周宇泽, 标签:现言、婚恋、虐文

她爱他,爱到不顾一切,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他恨她,恨到无法自拔,碧落黄泉也难以转寰。她与他的心上人被一同推到生死边缘,他冷笑着让她有多远死多远,至此,她对他只有痴怨,再无爱恨,可他偏偏抵着她,咬牙切齿地问她,“你说爱我一辈子,你的一辈子,就这样短吗?”

冬栀 状态:完结

白微杜晏周宇泽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安静的高档别墅,白微低着头,把她精心插好的一束花摆在餐桌上。

    今天,是情~人节,也是她和杜晏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为此,她也特意推掉了公司的全部工作。

    卸下了所有的包袱,像是最普通的小女人一样,洗手作羹汤。

    但,就在白微小心地盛出她煮好的浓汤时,门外,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又喝醉了么?

    白微顾不得太多,举着勺子便想去开门,但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女人那魅惑动人的……

    白微的脸色猛地苍白下来,看过去,果然,是杜晏那张俊美如铸的脸。

    这就是他给她的周年礼物。

    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

    结婚七年,他不曾碰过她一根手指头,却在外风~流债一堆。

    现在,竟然做到这种地步。

    白微手里的勺子,应声落地,摔成了无数碎片。

    犹如,此时此刻白微一颗活生生跳动的心脏。

    痛得已然失去知觉。

    “哎呀,杜总,有人在看啦,人家不要了~”那千娇百媚的女人看到白微,语气娇嗲,欲拒还迎。

    杜晏冷眼过来,看到白微那兀自强撑着的神情,目光微冷,却一把将手掌探入女人的怀里。

    “不用管她,那是我家的下人。”他的声音,冷漠,如冰。

    下人?

    闻言,白微一怔,手狠狠地捏紧。

    他家的下人……原来,她在他眼里,就是这样不堪又低贱的模样。

    毫不犹豫地,白微冷唇相讥。

    “杜总真是好兴致,这样的货色也吃的下去,不怕啃一嘴玻尿酸吗?”

    女人闻言,脸色尴尬片刻,“杜总,你家的下人都是这么没礼貌的?不过正好,你那么猴急,人家都没来得及去买,不如让她去买吧,记得哦,要买大号超薄的,要玫瑰香型,要不然,人家不喜欢。”

    听她这话,杜晏也低低的笑了出来,目光毫无怜悯的在白微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上掠过,勾起嘴角,“刚才的话你听到了,快点买回来,我急着用。”

    说完,一叠粉红色的钞票,扔在了白微的脚下。

    接着,那两个人竟干柴烈火从门外,边走边宽衣解带的进了主卧室。

    白微没有动,她看着那散落一地的衣物,眼神空洞得可怕。

    七年了,她已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相互折磨了这么多年。

    在这期间,她曾经无数次努力地想靠近他,温暖他。

    结果现实给了她狠狠地一耳光。

    白微突然觉得很累,捧着真心被人踩在脚下当做尘埃。

    那样的卑微,她已经受够了。

    面无表情地回身,白微走到那扇传来靡靡声响的门前,砰的一声,把门踹开。

    “怎么,东西买回来了?”杜晏的声音是不屑的。

    白微却没有说话,她大步地走过去,拿起桌边的一杯凉水,猛地泼在了两个纠缠不清的男女身上。

    “啊,你做什么!”女人尖叫。

    “还要吗?锅里还有刚烧开的汤。”

    妖艳女人看了看白微那张平静的脸,一时间竟然猜不透她说的是真是假。

    但,她终究是不敢赌,尖叫了一声神经病,就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杜晏的身上也还在滴水,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作为一个男人的魅力,他露出的上半身,反而性感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怎么了,我这份礼物不喜欢?还是说,你想,和我们一起玩?”

    杜晏的笑容,嘲讽极了。

    原来,他记得。

    只不过,这么重要的日子,对他而言,只是报复她最好的武器。

    白微深深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张让她爱了七年,守了七年,痛了七年的脸,目光里满是平静。

    原来,失望的尽头,竟然是这样波澜不惊。

    白微那样的眼神,杜晏还是第一次看到,竟然,让他的心猛地不安了片刻。

    “已经够了,我累了,我们还是,离婚吧。”白微轻轻地开口,转身,走了出去,“去外面签协议,然后,你就自由了。”

  • 第2章 看到她,你羡慕吗?

    杜晏闻言,撑起身子,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脸上的笑容却极尽嘲讽。

    “杜太太,你真爱开玩笑,你为了杜家少奶奶的宝座,可以给妹妹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可以故意在妹妹面前炫耀把她气的精神失常,甚至不惜带着你白家所有的身家倒贴,要你放弃,你舍得吗?”

    杜晏的唇,凑近了白微的耳边,吐出的气息,温热撩-人,但却像是冰做的刀子,扎得白微心头千疮百孔。

    “杜晏,我说过,那天泄露了你家工程标价害的爸爸心脏病发的不是我,是白冉冉,她才是和……”

    “闭嘴!”白微的话没有说完,杜晏的眸子却已经泛上了淡淡的红,一把伸出手,把她的喉咙掐住。

    “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叫我父亲爸爸!冉冉已经被你逼得自杀了好几次自证清白,你这个做姐姐的,就没有半点良心不安吗?”

    白微有些想笑,白冉冉自杀?她怎么会舍得死?

    那时候,她在书房里把白冉冉抓了个现行,本想着姐妹一场把她送出国就算了,可没想到白冉冉当天就因为自杀进了急救室。

    杜家因为那次的意外而一蹶不振,她带着白家的全力支持去帮他,却只换来他七年来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她的心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始终无动于衷。

    杜晏被白微那失望的眼神看得心烦,松开手,厌弃的在床单上擦去了她的体温,“算了,和你这种女人说什么都没用。”

    “信不信随你。”白微终于能够正常的呼吸,眼底却掠过半分悲凉,手下的动作慢了半拍,咳嗽着拿出已经准备很久的协议书,啪的一声拍在他面前,“那就签字吧,你不屑我,我也没必要和你继续耗着。”

    杜晏垂眸,不屑的扫过上面的一行字,却在听到她这话的时候眸光微暗,想也不想,他把那张纸扔在了地上。

    七年了,白微从未提起过离婚二字,不管他再怎么故意羞辱她都不曾松过口,现在倒是突然想开了?

    男人眸光微暗,想到某种可能,手捏紧,“白微,你是在外面找到安慰了?”

    “哦?难道你还对我恋恋不舍?”白微的语气淡淡的,眼底却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不过我已经看够你的戏码了,和那种女人共有一个男人,我嫌脏。“

    结婚七年,杜晏的花边新闻就没断过,她曾幻想某一天他会累会想回家,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今天的一切,不过是压垮骆驼额最后一根稻草。

    “脏?”这个字眼引燃了杜晏心头的怒火,他一把捏住了白微的下巴,“你这种女人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词?”

    白微的眼神安静地看着他,那样的神情,像是一种无声的嘲笑,杜晏被那股邪火灼烧得难耐极了,按着她,修长的身躯逼近。

    他邪笑着勾起唇角,“嘴上说的动听,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嘴上说瞧不起那个女人,其实你是不是也很羡慕?”

    白微的瞳孔微缩,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开男人那有力的手臂,杜晏似乎铁了心要羞辱她,竟然一把把她的衣服扯了下来,眼神落在她精心准备的衣服上时,他的笑容愈发讽刺。

    “杜晏,你给我放手!”

    白微的身体都在发抖,现在的她,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任由杜晏去评判和挑拣,没有一点尊严。

    “我要是放手,岂不是辜负了杜太太的一番心意?”杜晏冷哼一声,便要提枪上阵,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男人脸色一沉,接起来,眸光却愈发的深暗,白微隐隐约约的听到里面白冉冉的哭声,心底一片冰凉时,杜晏已经毫无留恋的抽身。

    “你要去哪儿?”白微颤抖着声音开口,还有什么比现在的她更屈辱?

    “白微,别犯贱。”杜晏头也不回,穿好衣服,开车离开。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