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博君一笑、冷一南富晓封继咕小说

博君一笑

冷一南富晓封继咕小说

主角:冷一南,富晓,封继咕 标签:

他是尊贵的一岭之主,她是普通的山村裁缝,两人隔着万里的距离,天差地别的身份,本来不会有任何交集,却还是无法阻挡命运的安排,缘分的注定。她没心没肺,他冷酷无情,她身染怪疾,他无法露出笑容。天生都被视为怪物的两个人的相遇是否就意味着“负负得正”?

非随波不逐流 状态:完结

冷一南富晓封继咕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从前的我喜欢自由,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喜欢像鸟儿一样在天际翱翔,我不想有任何牵绊,不想为了谁扰乱我的思绪。然而,我才活了十八年,见到的人很少,经历的事也不甚太多,这样的想法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我的名字叫凌莎莎,生活在冷楠山冷楠岭冷楠村。我的爹娘是普通的农民,我是他们的独生女,也是凌记裁缝铺的掌柜。

    我满月那天,吃过奶之后,吐了一滴血。虽只有成人指甲大小那么一滴,可也着实吓坏了我的爹娘。他们抱着我去村医那里去看病,没想到村医说的诊断结果差点把我爹娘气到吐血。

    村医很年轻,他给我把过脉告诉我爹娘,说我之所以会吐血,是因为我用这种办法保持身材,以后每天都会吐一滴,不仅不会对健康造成损害,而且不管吃什么,吃多少都不会发胖,永远婀娜多姿。

    这种鬼话谁会相信!我的爹娘骂了这个庸医一通又领着我去了最具盛名的何郎中那里去看病,何郎中已年近花甲,医术高明,没有他医不好的疑难杂症。

    饶是如此,听我娘说何郎中看到襁褓中的我时露出了从医四十年来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表情。他给我把过脉后问我爹娘我的情况。当他得知我只是吐了一滴鲜血,没有其他症状出现,松了口气,说我以后每日都会吐一滴鲜血,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我出嫁的那天。

    爹爹问他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他说他也未曾见过这等怪事,不过让爹爹放心,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

    爹娘和我临走时,何郎中嘱咐我爹娘一定要保留我每日所吐之血,说不定将来有什么用处。

    因为我吐血,还引发了许多误会。

    那是我七岁的时候,刚上学堂。有一天教书先生进了学堂就劈头盖脸的数落了同村的富晓一顿,还让富晓解释什么是“暴跳如雷”。

    富晓是同窗中最笨的,他起身吞吞吐吐的胡邹:“暴跳如雷就是……就是……就是抱着如雷跳!”

    他此话刚出口,同学们哄堂大笑,更有甚者笑的直呼肚子痛,还有的笑掉了大牙,掐着富晓的脖子让他陪自己一颗。而我,在笑的过程中吐了血,正好滴在我的掌心里。

    先生好像看到了,问我:“凌莎莎,你手里是什么?”

    我也不隐瞒:“是我吐的一滴鲜血,不过您不用担心,不碍事的。”

    先生对着富晓骂道:“富晓啊富晓,我该怎么说你才好?把暴跳如雷解释成‘抱着如雷跳’我真是这辈子都闻所未闻。你瞧你把凌莎莎气的,都吐血了,赶快给她赔礼道歉!”

    富晓委屈的道:“她天天吐血,都吐了七年了,关我甚事?”

    先生拿戒尺打了一下他的后背,骂道:“胡说八道!我给你两种选择,一个是道歉,另一个就是绕着村子跑一百圈,你选哪个?”

    富晓想了想,毫无诚意的对我说了对不起。

    现在我已经十八岁了,果真如何郎中所说,我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从来没得过病。但是我的身材却没想村医说的那样婀娜多姿,反而十分臃肿,特别是肚子,好多肉肉。好在穿个肥些的衣服就可遮挡,再加上我不是特别在意,所以也不会太过烦恼。

    这十八年来爹娘耕地,我长大后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裁缝铺,因我不仅手艺好,做出来的衣服招人喜欢,且以笑待人,诚实守信,全村人都爱来我家裁缝铺做衣服。

    生活虽然不是十分富裕,但我们一家人很幸福,日子过得也很平静。但是,平静的如同波涛汹涌来临前的海面的日子在这一天戛然而止。准确地说,是从这一天开始戛然而止!

    前一天晚上,爹娘告诉我他们要出门一个月,没说去哪儿,只嘱咐我好好打理裁缝铺即可。

    清晨,我吃了饭走出房门,映入眼帘的是薄薄的类似于雾的白色物体,闻起来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味道,舒适的感觉充满了每一个神经细胞。

    我以手轻触,感觉似白云,似棉花,似流水,几乎所有软软的东西都像它,但又都不及它。我猜多半是天上的白云降落人间,给村民们带来美的视觉享受。

    美则美矣,就是什么也看不到了,刚才还被这美景吸引的我,此时想到要去裁缝铺便有些懊恼,这让我如何出门?

    正当我烦躁之时,于这不知名的白色物体中走出一位身穿蓝衣的年轻男子,和我差不多高,皮肤白皙,面容和善。缓缓像我走来。

    我还没开口问他是谁,他就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说:“求姑娘救救冷楠山的百姓吧!”他虽是跪着的,但却丝毫不卑微,还有难以掩藏的一身正气。

    我被他的话逗的前仰后合:“本姑娘没有时间拯救百姓,也不会拯救百姓,我还要去裁缝铺呢!你去找别人吧。”

    他起身道:“在下是岭主府的管家封继咕,只要姑娘能和在下回府做一件事,不管成功与否,都会以一万两黄金作为报酬。”

    当我没见过一万两黄金啊!嗯,真没见过,想都不曾想过,至少没想过不劳而获还能得到这么多。我有点动心了,要是真有这么多金子那我凌家不就发大财了!此时我的瞳孔里都是金灿灿的,活脱脱一个见钱眼开的财迷!

    封继咕直勾勾的看着我,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忙正色道:“说吧,需要我怎么做。”

    “是这样,因我们岭主出生二十年来未曾笑过,请姑娘进府博他一笑。”

    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并且入府之后和岭主互生情愫,结为连理,我的吐血怪疾也得到了解除。才怪!

    我才不信一个人可以二十年不笑,也忍不了啊!一个人可以忍着不吃饭,不说话,不动,但无论如何是忍不住不笑的。比如此时的我就又笑的差点断气,好一会儿才喘着气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让他笑了,你就给我一万两金子?”

    “是,在下绝不食言。”

    一笑值千金听说过,还没听说过一笑值万金,唔……此人说话靠谱吗?

    我问他:“你们岭主可有什么烦心之事吗?”

    封继咕说:“我们岭主从出生就不会笑,连简单的上扬嘴角他都做不到。其实他不笑也没什么,也很健康,一切都正常,只是……”

    他欲言又止,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问:“只是什么?”

    “姑娘可知道为何此山常年严寒,不分春夏秋冬?”

  • 第二章

    我长这么大一直都穿着棉衣,在裁缝铺做得衣服也都是棉衣,为了大家穿上好看的衣服,我没少费心思。

    我也问过爹娘为何如此寒冷,娘亲告诉我是因为冰雪之神发怒才会这样。

    我说:“不是因为冰雪之神发怒吗?”

    他摇头苦笑:“什么冰雪之神啊,都是假的。是因为我们岭主不笑,才会如此严寒。他出生那年,明明是春天,却冷如冬天,所有农户种的庄稼都面临冻死的危险。没办法,只能用府内的法宝能量来维持作物生长。但二十年了,法宝能量所胜无几,倘若有一天能量消失,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岭主是被下了什么诅咒吗?”

    “诅咒?呵呵,若是诅咒早就破解了,哪还会等到今日?算命先生给他算过,说他只有遇到和自己两情相悦的女子才会有笑的可能。”

    我说:“那你应该找比我漂亮,比我身材好的女子,我恐怕是不行的。”

    不是我自卑,实在是我长的确实不出奇,身材又不好,不可能有人喜欢我。

    封继咕说:“姑娘确实长的一般,但说不定就是岭主喜欢的类型,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不说实话会死啊?我差点被他的话气到吐血!事实上,我也真的吐血了,当那股血腥味充满口中时,我急忙回了自己的闺房,拿出一个小瓶子,把血小心翼翼的装了进去,然后放好。

    我转身看到封继咕在我后面站着,他没有丝毫惊讶之色,只是平静的看着我。

    除了我爹,还没有一个男人进入我的闺房。纵然平时的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此时也不免有些气恼,指着他骂道:“你知不知道女子闺房男人是不能随便进来的,想不到你长的挺正派的却如此轻浮!”

    他被我这么一骂,没生气,也没反驳,而是走向我,抓起我的右手摸我的脉搏,只见他闭上眼睛,嘴唇蠕动,片刻后对我说:“姑娘的吐血怪疾要等到出嫁才能解除。”

    “这个我知道。”

    “如果姑娘能和岭主产生爱慕之情,那么所有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每天吐血确实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每次吐血时口中的血腥味儿还是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但也不能为了治病就随随便便嫁人吧?何况爹娘又不在,裁缝铺还需要打理,我岂能不管不顾一走了之!

    封继咕看我犹豫不觉的样子,蛊惑道:“姑娘,一个月之后,不管成不成功,金子都会给你。”

    我又一次动心了,反正一个月后就回来了,到时爹娘看到一万两黄金,嘻嘻嘻,还不得乐坏啦!

    不过我不能表现出来,装作矜持的样子道:“这个嘛,你容本姑娘再想想吧。”

    他急了:“不能再考虑了,再考虑就完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看他这么为老百姓着想得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了他。不为别的,单单是黄金就足够诱惑我了。为了金子,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说:“要我给你叫个马车吗?”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飞去岭主府就好了,用不了半个时辰就到了。”

    飞?嗯,冷楠山却有神人,有时仰望苍穹,还能看到他们。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能像鸟儿一样在天空飞翔,如今是要梦想成真了吗?

    我有些兴奋:“那我们走吧!”

    他微微一笑,不知念了什么口诀,地上出现了两片同样大小的枫叶,那枫叶红的像火,称其为火叶也未尝不可。

    他说:“本想与姑娘共乘一叶,但想到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每人一叶比较稳妥。站上来吧。”

    站上去之后,感觉像踩到了很柔软的东西上一样,还感觉脚底发热,且热到了全身,总之很奇妙。

    “跟我念口诀。”

    聪明的我听了一便就记住了,与他一起飞了出去。

    啊!空气真好啊!我闭上眼睛,十分惬意。

    飞了大概几百里吧,我突然拽着他的胳膊一脸急色:“裁缝铺,裁缝铺,我的裁缝铺,今天有人来取衣服,很重要的,只有我知道放在了哪里,别的伙计都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

    他被我一拽,险些失去平衡,坠落地面。好在他没有乱了分寸,口中不知念了句什么,又站稳了身躯,脸色不大好看:“姑娘放心,你的裁缝铺在下会派人帮你打理。”

    要不是我有错在先,他这个态度和我说话,我非跟他翻脸不可。

    我略微放下心来,说了声谢谢,又继续飞行。

    飞了不知多久,他对我说:“可以下去了。”然后他就下去了,我还在天上。

    封继咕对我喊道:“姑娘,下来吧!”

    我说:“我下不去!”

    “没事的,不用怕,我接着你。”

    “不是,你没教我口诀。”本姑娘才不怕!其实我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没有口诀,你跳下来就行了。”他微笑着说。

    可是我看着他笑的样子却感到毛骨悚然,想必恶魔般的微笑就是这个样子罢。而且从这么高跳下去?那还不得粉身碎骨啊?我又不是白痴,能听他的吗?我的脑海里出现了爹娘,出现了玩伴富晓,出现了裁缝铺的伙计们。没错,我有些后悔了,后悔相信了这个人的鬼话,他很有可能是拐卖妇女的,看我实在太丑,怕买家不满意就不想出手了,又怕放我回去,我会报官,就残忍的想把我摔死!

    试想一下,摔死的样子有多难看!全身骨骼尽数断掉,脑浆流出,脸部着地还会毁容!真是要多惨有多惨!没想到啊,长的像个人似的,心肠却如此歹毒!我在心里招待了他的祖宗十八代,然后仔细回忆着飞行的路线,打算原路返回。

    我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脚下的枫叶突然没了。我怔了一下,然后身体极速下坠,随着离地面越来越近,我中的“啊”声也越来越大。距离地面一百米左右,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坠下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结果,我一个一百四十斤的胖子不偏不倚,分毫不差,正正好好,砸在了目瞪口呆看着我的封继咕。

    封继咕牙齿咯咯作响,恶狠狠的看着身上的我:“你还要在我身上待多久?”

    我急忙下去,给他道歉,然后伸手想扶他起来。他没理我,自己起身,皱眉道:“我的肋骨好像断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