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总裁攻妻10086计、颜北羽陶云暖颜玉婷小说

总裁攻妻10086计

颜北羽陶云暖颜玉婷小说

主角:颜北羽,陶云暖,颜玉婷 标签:1

原本只想安安静静的捣乱一场婚礼,没想到却赔了身又赔人!是谁说男神高冷又无情的,他明明是无赖加流氓!喂!这位先生,请把你放在我胸上的手拿开好吗!

大白 状态:完结

颜北羽陶云暖颜玉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听说我把自己卖了?

    C市,华丽璀璨的圣彼得教堂响起庄严的钟声。

    擦拭如镜面的大理石地板上红毯绵延得看不到边,两边花团锦簇,宾客人满为患,那叫一个奢华!

    陶云暖的手腕被男人攥着,捏着帕子的那只手慌乱的舞了两下,脸上那两行清泪却仍是来不及擦去。

    “你不是要我负责吗?”男人危险的眯了下眼睛,声音不大却极有穿透力,独特的声线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陶云暖有些退缩,可男人的手却逼得更紧了。

    “我……”陶云暖准备了几天的台词还未开口,就被男人猛的一揣扑到了他坚实的怀里。

    两人的距离亲密的让人羞涩,惹的她抹了辣椒水的帕子都掉到了地上。

    忽的,男人绝美的脸上勾起一丝笑意,随即便拥着半倚在怀里的女人往礼堂外走去。

    两人沿着红毯而行,步调缓而有序,端坐在两旁的宾客都睁圆了眼望着两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用惊悚来形容。

    男人身着正装,笔挺有形,一脸的慢条斯理。

    感觉到女人身上的异样,他悠的垂下眸望着怀里女人稍显突出的小腹,轻俯下身,将唇移到她的耳旁低声道:“你塞在肚子里的枕头,都要歪上天了……”

    闻言,陶云暖猛的捂起肚子,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子又朝男人身侧躲去,想要隐藏自己的‘谎言’。

    “你丫知道我是假的,那你还跟我走?”陶云暖抬起眼,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反倒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男人收紧了缠在她腰上的手,薄唇弯起,柔和的目光对过来,略泛着一份玩味之色,害得陶云暖一阵脊背发凉。

    “真的假的,试过不就知道了……”

    礼堂的门在两人身后关上,也隔绝了新娘后知后觉的一句“颜北羽,你给我回来!”

    很显然,颜北羽并没有打算理会,只半推半就的将陶云暖塞进车内,丢给她一记耐人寻味的眼神,便带着她绝尘而去。

    陶云暖被带到一个空荡荡的别墅中,华丽的地板,精致的家具,华丽的大床……

    她就这么残暴的被甩在了床上。

    自从进了屋子,颜北羽那厮就丢下她,自己去了浴室。她听到了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听起来,像是洗澡去了。

    兴许这床下的触感太过柔软,竟让她舒服的有些飘飘然起来,为了哥哥的医药费,她可是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好好睡过一觉了呢……

    陶云暖忍不住惬意的闭起眼,好好享受这片刻的舒适。

    耳边淅沥的水流声还在继续,光是想想就能在脑海中描绘出里头的画面。

    男人赤裸着全身,那帅气的脸蛋眼神迷离,头发舒润,锁骨粉嫩,胸膛解释,腹肌充满着诱惑,还有……

    回过神来,她猛的一滞。

    太可怕了?她在想什么?

    意识到自己的下流之举,陶云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收回自己的思绪,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比如……颜北羽在洗澡,而她刚才却躺在大床上,多么像极了肥皂剧里那等着被大灰狼总裁扑到的娇弱小花朵女主?

    啊,不对不对!

    现在却是颜北羽在洗澡,而她自己在华贵的大床上等待……等待临幸?

    这走势完全不对呀,她只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怎么现在这情况自己像是把自己给卖了?

    靠!

    陶云暖感觉出不对劲,立即不敢多在这里停留,不管是否是她想的那样,她这个半路杀出来搅乱人家婚礼的程咬金现在也应该闪人了!

    她放轻脚步,如同一只猫一般的一步一步的走过浴室门口,没有片刻停留,抬起手便轻轻的摸上了门锁。

    然而……这门锁怎么怎么拧都打不开!靠!这是哪里淘来的二手门把!

    陶云暖憋着一口气站在门口与门把较劲。

    偏偏在这个时候,“唰!”的一声,浴室门被霍然打开。

    陶云暖下意识的回头看,完美的一具男体就这么大剌剌的展现出来,曲线要多完美就有多完美,看的陶云暖差点喷出鼻血来。

    而人鱼线的下半部分被隐藏在浴巾下面,诱惑得那么点到为止,却让人不能不更加想探究没能看到的东西。

    这不是赤果果的引人犯罪么亲!

    “看够了吗?”颜北羽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吓的陶云暖差点跳起来。

    “什么……看什么啊?我才没有在看呢。”克制住自己忍不住一直朝那处偷瞄的目光,陶云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一本正经,可视线却怎么也挪不开。

    难道真是食色性也,还是这个男人真的太好看了……

    颜北羽用一声轻笑回应陶云暖的狡辩。

    他一步步逼近,忽然搂住她,捏住她尖巧的下巴,帅气的容颜充满邪气:“想看够就直说,我们可以一起躺到床上……慢慢看。”

    他的话实在黄暴,连陶云暖都有些招架不住,冷不丁离着某人的俊脸那么近,陶云暖只觉得心要跳出胸口一般。

    上帝啊,快点救救她吧!她快要无法自控了!

    就在她为美色所惑之时,不知何时便被某人丢到大床上。

    陶云暖终于回过神来,妹的,他们两个的姿势怎么这么像古代的妲己和纣王,她是纣王,而他就是妲己,而且还以那副妖娆的容颜在诱惑她!

    “怎么,你不喜欢男上女下?”某人一开口就引得陶云暖差点被自己的吐沫给淹死,然而他后面的话更叫她不寒而栗:“那女上男下也是可以的……”

    语气里写满娇滴滴的委屈。

    眼瞧着这个腹黑男人的咸猪爪就要伸向自己,陶云暖立即起身,学着他的模样抖起唇来:“颜大爷,您就饶了我吧……”

    她是真心求原谅,是她不对,是她的错,不应该破坏他的婚礼,可他不能以拉她上贼船,不,是贼床来报复她吧。

    ”哦?”颜北羽拖长声音:”你又没做错什么,要我原谅什么?”

    他傻白的态度显然是准备装死到底,可陶云暖却嗅出了危险的气息。

  • 第三章:大灰狼就是大灰狼

    看着自己手机在眼前晃了几下,那明晃晃的“搅黄颜北羽的婚礼”几个大字简直像巴掌一样在脸上响亮又刺眼。

    看着怀中的陶云暖似乎是在看到手机的第一秒就回避视线,颜北羽并没有特别在意,自顾自说:“呐,不给个解释吗?”

    “我坦白过,可你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说过我没有怀孕,搅黄了你的婚礼也是无心之失……”

    颜北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静静的听着。

    “只是……只是有人找到我,并且许诺会给我一大笔钱,而我很需要那笔钱……”踌躇了一下,陶云暖还是将一切和盘托出。

    想来这种权势滔天的人,想查出来也不难吧,只希望看着自己坦白从宽,能给个从轻发落。

    陶云暖眨着星星眼望着若有所思的颜北羽。

    “那你现在算成功了吗?”颜北羽不为所动。

    面对他的疑问,陶云暖不知道哪里生出那么大的力气,一把就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颜北羽。

    “必须是成功的!我这都几乎卖身了,还不算我成功,我就……我就……”陶云暖咬牙切齿一通说却突然心虚起来:“所以您就放过我这个可怜虫吧!”

    颜北羽提醒道:“可是你搅乱我的婚礼,再放过你,别人会说我始乱终弃富家小姐后又被小三给甩了!”

    陶云暖对他的分析点点头,他说的情节要是经过长篇书写一下,她相信会是一个有趣的总裁文小说……

    “那作为作俑者,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抚慰我这个受害者一下呢?”

    陶云暖想想也是哦,点点头,接着被某人推到,糟糕,中计了。

    “不要!我告诉你雇佣我的人是谁……”她是见过那个带墨镜的雇主的。

    “我不感兴趣。”

    陶云暖愤怒:“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你!”

    “抱歉,可是我对你不感兴趣。”陶云暖挣扎着。

    看着陶云暖突然反抗,颜北羽并没有很大的反应,半顺着她两人就坐了起来。

    现在看到刚刚还眼睛晶亮晶亮小兔子突然就失了活力,颜北羽心里有个地方突然变得特别柔软。

    伸出大掌揉了揉身前泄了气的小兔子,颜北羽退到了床下。

    还是逼得太紧了。

    要是猎物在这时候跑了就得不偿失了呢。

    看着她一脸谨慎,颜北羽终是压下窜起的冲动,口气冷淡道:“睡吧。”

    说完便抬脚离去,顺便还带上了房门。

    望着他消失的背景,陶云暖眨了眨眼,这才瘫软在大床上。

    这是什么神展开啊?这个叫做颜北羽的男人怎么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啊,该不会是有人格分裂吧?

    听说有钱人最容易有精神疾病了,只希望能熬过今晚然后明天早点逃离这火坑。

    闭上眼,陶云暖开始假寐,脑袋里不知怎么钻入各种思绪,害得她越想越害怕。

    也许大灰狼是想等她睡着以后在吃掉她呢……

    或许他就在门外等呢?

    或许……

    陶云暖心跳加速,一下子坐了起来,不行,事不宜迟,趁早脚底抹油才是妙计!傻子才等到天亮再行动!

    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走出房间,蹑手蹑脚的她发现自己及其有当小偷的天赋。

    各种各样的华丽家具让她瞠目结舌,可是她没有心思欣赏这些,忽的,有什么东西抓她肩膀一下,吓得她大气也不敢喘息。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的陶云暖!”豪宅也不意味着能过古代宫廷的生活,还配置太监?想着陶云暖越来越好奇,回头看了一眼肩膀位置,顿时嘴角抽搐。

    真是虚惊一场,原来是一只鹦鹉啊。

    “哦?你不是贼吗?”鹦鹉的声音响起。

    陶云暖佩服得五体投地,颜北羽家的东西就是这么独特,她好不容易让鹦鹉的爪子从身上下去,然后继续往外走。

    “你没有人带领逃不出去的!”鹦鹉话音落下一阵淫笑。真是一只下流的鹦鹉!跟那颜北羽一模一样!

    陶云暖眼珠转了转,试探道:“你知道路?”

    “嗯嗯,我知道,我可以带你出去!”鹦鹉对答如流,神一般的智商。

    陶云暖觉得已经饶了好一阵了,信一信这个鹦鹉的话也没有错……

    走了一阵,然而兜来兜去还是在豪宅里,这个别墅真不是一般的大,有钱人难道都是这么玩的吗!

    鹦鹉将她带到了阳台,陶云暖却在视线忽瞟的刹那,紧忙躲在石柱子后面。

    而此时,身穿居家的颜北羽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着电话。

    确定了他没发现自己,陶云暖又悄悄地挪动着步子往外走去,只求快点逃离这神一般的迷宫别墅。

    “这次倒是谢谢你了……那30万?当然是打给她……”

    哎?几乎走到大门口的陶云暖停了下来,30万?这个数字有点耳熟嘛,那个雇主也还差自己30万呢。

    “没关系,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况且这婚礼她确实搅黄了啊……”

    对啊,我很成功的搅黄了婚礼,陶云暖暗自点头。

    等等!30万?搅黄?婚礼?颜北羽!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下任务要搅黄婚礼的居然就是颜北羽本人?

    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而对方又怎么偏偏找上了自己?

    这么好的一笔生意,为什么没有找到别人而是偏偏找到自己这种业余水平?

    一时间陶云暖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无一例外都打着一个大大的标签——阴谋!

    这个地方一秒都不能多呆了,陶云暖转头就要逃。

    然而她肩膀上的鹦鹉突然叫了起来,还是男声:“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身子抖了抖,陶云暖想问问上天,这个鹦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奇葩,该不会是走错剧本了吧?

    “小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岸上走哦哦~”鹦鹉又娇羞的唱到,弄得陶云暖一身鸡皮疙瘩。

    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陶云暖硬生生的回头,下一秒便瞧见颜北羽环胸而立,用那狭长的眸审视着她。

    “这么晚了是要去哪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