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白泽传说之逆天凰女、詹泽宇祖云月拓甘小说

白泽传说之逆天凰女

詹泽宇祖云月拓甘小说

主角:詹泽宇,祖云月,拓甘 标签:白泽传说之逆天凰女 蛊姑娘

她是最顶尖的超级特种兵,一朝身死成为弱势孤儿,却被当做男子捡回门派,出色的身手锋芒毕露,倾世的风华逐渐显露,却也愈发不明白自己的心意,那捡她回来的男人霸道而强势地进入她的生活,从此纠缠不清……

蛊姑娘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白泽传说之逆天凰女

詹泽宇祖云月拓甘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

    “打!狠狠的打!”

    “哈哈哈,快看那小子的怂样,就知道抱着头,哈哈哈,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抢我们的东西!就是剩下的也不行!”

    “老二,你是没吃饭吗,给我使劲打,妈的,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了!乞丐还他妈装傲骨。”

    耳边不断传来的嘈杂像是飞机起飞时的轰鸣声,身体仿佛被人拆散了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眼前模糊的水雾逐渐清晰,周围的环境一点点浮现,入目是隐在一半黑暗的墙角巷弄,石灰色的砖墙上高高翘起的屋檐与祖云月之前所熟知的世界截然相反。

    祖云月从抱着头的手臂看过去,见一群穿着破烂衣衫褴褛神态凶恶的人正围着他,其中一个脸上有块黑色印记的人正一边狠狠踢着他的腹部,一边从嘴里骂出不堪入耳的话。

    “去你妈的,臭小子!不识相是吧,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祖云月本能的想要跳起来躲过去,可惜她高估了这具身体,没有达到意料之中的效果,顶多就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而已,这滑稽的模样让那群人嘲讽而夸张的大笑。

    该死!祖云月暗骂,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到了一个原本完全不存在的世界,但是眼前这场景让她很不高兴,身为国家特级优秀特种兵,她何时出现过力不从心的情况?

    可惜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各项技能都是脆弱无比,尤其是骨骼,没有一点爆发力,四肢发软,后背上还隐隐作痛,手臂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出了一长条口子,粉色的血肉从里面翻出来和暗红的血液混在一起凝固在手臂上,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

    叫老二的乞丐见一脚踢空,眼神愈发阴狠起来,他手上还拿着半个脏兮兮的馒头,走到祖云月面前毫不客气的抬起她的下巴,将那半个馒头狠狠塞进祖云月的嘴里。

    “吃啊,吃啊!你不是就喜欢捡剩下的吗?我让你吃,我让你吃!”

    祖云月眼神狠厉,冷冽的盯着对方,眸中冰冷的神色如同天山皑皑冰雪。

    原身因为饿极才不小心跑进了眼前人的地盘,见地上有半块没人要的馒头便捡起来吃,哪知被人看见,叫老二的乞丐平时最喜欢欺负祖云月,因此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祖云月眸色一闪,用尽了全力将头狠狠磕向老二,尽管头皮发麻也不停止。

    若是你们以为我还是原来的那个孤儿,你们就真是太天真了。

    老二哀嚎出声,一脚狠狠踢开祖云月,抱着下巴在地上打滚,从缝隙中可以看出有一丝鲜红的血迹顺着脏兮兮的手指流下来,祖云月那看似轻飘飘的一撞竟是将他的门牙撞掉了。

    “哎哟……老子的牙!哎哟……妈的,臭小子!老大,还不给我报仇!”

    祖云月扶着手臂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发现膝盖也被人踢破了一个大口子,她眼神冷厉至极,看着冲她凶神恶煞扑过来的人没有一丝惧怕,反而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成功将众人震慑住了。

    老二捂着嘴巴不满意的大喊:“你们愣着干什么,快上啊!”

    就在这一愣神间,祖云月脚步轻移几个闪现就来到了老二的面前,当然这速度比她之前慢了不止一星半点,因此在她来到老二前的一刹那众人就反应了过来。

    一片混乱中,一群人狠狠将祖云月踢到,一拳又一圈的打在她瘦弱的身上,身体逐渐没有知觉,渐渐软了下去,可是祖云月依旧不松开咬在老二脖子上的牙齿。纵使今日不能活下去,也要拉个垫背的!

    祖云月凶恶的眼神在一片拳脚相加中显得猩红,詹泽宇本来是来克斯邦城做任务的,没想到路过街角看到了这一幕。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毋庸置疑,他任务在身并不想多生事端。

    可不知为何,他竟鬼使神差的回望了一眼,这一眼,便看见祖云月不屈的眼神,坚韧,狠绝,冷厉,却独独没有恐惧。

    老二脖子上被咬出了一个大洞,汩汩鲜血冒出来的声音像是喷泉,祖云月嘴边糊满了血迹,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迷蒙着闭上眼感受身体的能量一点点消失殆尽之际,她看见一个浑身渡满金光宛若天神般俊美的男子正朝她走过来。

    祖云月被人从地上抱起来,昏迷前的一刻,她在心里暗自发誓,她一定不会让今日之辱再次发生!

    定要成为人上人,绝对不要被肆意欺凌!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再次醒来天色已经变暗,祖云月睁眼入目是一顶石青色的缠枝回纹素纱帐子,夜晚的凉风拂起帐子一角落在她裸露在外的手背,酥酥麻麻。

    “你醒了。”耳边传来一道极为清冽的声音,如同淙淙泉水,又若徜徉在日光下林间清新的竹林。

    祖云月朝那道声音望过去,昏迷前草草望了一眼,只知道救了她的人相貌不俗如谪仙,却不想如此卓绝。

    来人长身玉立,身形颀长,祖云月从来没有看见过有人能将黑色穿的如此优雅到极致,通身散发着冷漠疏离,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走近了才更加惊艳,入鬓的长眉下一双嵌满了碎钻的眸子在烛火下熠熠生辉,清冷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柔和,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轻抿着的薄唇,愈发显得他清隽雅致芝兰玉树。

    祖云月甚至觉得,这样的人就应该放在水晶宫里被人好好珍藏,而不是落入凡间。

    詹泽宇坐在床边,巨大的阴影笼罩住祖云月,他拿给祖云月一套衣服,“我已经喂你吃了一些药,身体感觉有没有好一些?”

    见祖云月点头并不答话,他并未露出不耐,指指一旁备好的热水:“既然好些了就去收拾一下,身上有污垢不利于伤口愈合。”

    詹泽宇准备的是一套少年男装,祖云月身形太瘦弱,因为发育不良看不出女孩的特征。她手指拂过衣服上摆放的一根鸦青色锦文腰带,并未纠正自己的性别。

    见詹泽宇极为绅士的出去还带上门,祖云月这才抱着衣服下了床。

  • 第二章 入师门

    “就快到了,再坚持会儿。”詹泽宇见祖云月即使一路走来身上不断冒汗,脸色苍白的就连他看着都有些不忍,哪知他却一言不吭的跟着他走到了现在。

    祖云月用袖子擦汗,抬头望见一片连绵不绝的青山,威武雄壮的气势铺天盖地而来,她心中大为压抑,仅仅是几座山而已,怎会有如此阵仗,难道是什么阵法?

    少年仰头望青山,露出一截长长的脖颈。浅蓝的袍子颈边绣了一圈金线,看起来一折就断的脖颈如白玉般细腻,眉清目秀的脸上一双眼睛顾盼神飞极有神采,不点而红的唇瓣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光感莹润,嘴角微弯唇红齿白的使人看上去极有食欲。

    詹泽宇盯着那脸微微出神,原以为就是个普通小乞儿,哪知竟生的如此好看,粉雕玉琢钟灵毓秀的像个姑娘。

    詹泽宇带着祖云月回了自己的山门,正是刚用过午饭的时辰,山门中师兄弟都在房间里午休,乍然听说一向不喜欢生人的二师兄居然带了一个好看的少年回来,俱兴致勃勃的偷墙角去了。

    詹泽宇领着祖云月一同跪在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面前,自己向他的师父步旗道人回禀任务,顺便说起祖云月的事情。

    步旗道人在一看见祖云月的时候心中就有了数,看向祖云月的眼神和蔼,道了声“缘分”让祖云月走至他身前。

    “你可有名字?”

    祖云月感觉到步旗道人散发出来的善意,想了想将原来的名字说了出来:“祖云月。”

    步旗道人听了缓缓一笑:“你既入了我山门,从此就是我山门中人,以青山为姓,山中安宁,以后你便叫青宁罢。山门上下加上你统共七个人,你排行老五。”

    说到这,步旗道人眼神一厉重重咳了一声:“还不出来见过你们的小师弟!一群不知道长进的家伙。”

    祖云月抬眼,见从窗外翻进来两个人,一个孔武有力相貌憨厚,一个白衣飘飘玉树临风。

    步旗道人指着那二人给祖云月介绍道:“这是你三师兄拓甘,四师兄蔚然。”

    “这是你们小师弟,青宁。”

    祖云月拱手弯腰:“见过三师兄,四师兄。”

    白衣服的是四师兄蔚然,看起来温润如玉的脸上带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撞了撞身旁的三师兄:“哎呀这回我总算不是最小的啦,小师弟好。”

    拓甘不理蔚然,憨憨一笑:“小师弟好,以后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说即可。”

    步旗道人又指着旁边一位微胖的妇人:“这是山门负责厨房的巴婆婆。”

    祖云月再弯腰:“见过巴婆婆。”

    步旗道人满意的点头:“你现在最紧要的事就是调养自己的身体,养好伤。”

    “多谢师傅关心。”祖云月拱手,低眉掩住心中惊讶,没想到步旗道人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身上的伤,想到詹泽宇的身手,祖云月越发坚定了跟着步旗道人修炼的决心。

    詹泽宇带着祖云月去了一间空房,祖云月好奇的问:“二师兄,怎么不见大师兄?”

    詹泽宇浅浅一笑:“大师兄已经学成下山了。”

    “噢。”祖云月乖巧的点头:“为什么山门的师兄这么少?难道是因为拜师的条件太苛刻?”

    “你说的到也算是一个原因,师傅收徒主要是看缘分。青宁,到了,这里就是你的院子,我的院子离你很近,有事情可以找我,你现在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青宁。

    祖云月在心中念了一遍,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名字由詹泽宇叫出来格外的好听,她点头道:“谢谢师兄。”

    詹泽宇忍不住摸了摸祖云月毛茸茸的脑袋,“下午吃饭的时候我来叫你。”

    祖云月刚来到这里,加上詹泽宇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认识的人,所以不知不觉间祖云月对詹泽宇十分的依赖。

    蔚然见祖云月老跟着詹泽宇,不满的用筷子敲着碗:“怎么小师弟这么喜欢二师兄,跟个没断奶的娃娃一样。”

    祖云月瞪了一眼蔚然,反正有詹泽宇替她撑腰一点都不怕,“要你管!”

    蔚然同样瞪着眼睛:“嘿!你这小子,懂不懂尊师敬长。”

    祖云月促狭一笑:“那也得你有师兄的风范才行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被我尊敬的。”

    蔚然哑然,见詹泽宇眼神扫过来,立刻蔫儿了。

    三师兄拓甘是个热心肠的人,他夹了一只大大的鸡腿放在祖云月碗里:“小师弟,看你这么瘦,多吃点。我采了一些草药,晚上给你泡药浴,淬炼体质。”

    祖云月点头,知道这是她现在最需要的,对拓甘露出了一个个的笑容,顺便眼带余光还挑衅了一眼蔚然:“谢谢三师兄!”

    将师兄两个字咬的格外重,果然看见蔚然黑了脸。

    夜间。

    拓甘隔着门对里面泡在药桶中的祖云月叫道:“小师弟,此时需屏气凝神,一刻都不能分散注意力,这药浴虽有些霸道,可对你的身体是极好的,你且忍忍。”

    热气蓬蓬,祖云月盘腿坐在绿糊糊的不明液体中,身上一会儿像被火烧,一会儿又如坠冰窟,光洁的皮肤在雾气烟煴格外诱人,唇瓣被咬的没有一丝血色。

    听见拓甘在外面鼓励她,祖云月心头一暖:“多谢三师兄,我明白的。”

    这具身体一直没有吸收过什么营养,能活到现在已经是极大的奇迹了,想要恢复前世的武力,首先得在身体机能上下功夫打好基础。

    祖云月双手握在木桶两边的边缘,手指弯曲紧紧扣住,因为用力太猛指甲都几乎被掐断。白皙的手上淡青色的血管显而易见,祖云咬牙承受住来自体内的一波波经脉紊乱带来的巨大冲击,只觉得整个五脏六腑都被搅碎。

    身体被一寸寸的灼烧,混乱中祖云月甚至都觉得自己闻到了烧焦的味道,她抱紧手臂在药桶中痛的打滚,嘴唇都被咬得出血却不肯叫出一声。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白泽传说之逆天凰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