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人间只有你值得、陆染顾楚铭安乐小说

人间只有你值得

陆染顾楚铭安乐小说

主角:陆染,顾楚铭,安乐 标签:

这一个三年,没有人知道陆染到底在监狱里面经历了什么。然而出狱并不是结束,反而才是痛苦的开始。这一世,到最终,究竟是亏欠,还是不舍?

翔宇冯 状态:完结

陆染顾楚铭安乐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究其所有都是错

    陆染明白,换了名字换了工作与外界断绝联系,也没用的。她得不到救赎,而他,也不会放过她。

    到底怎样才算是结局,不到死亡就是不行么。

    “染染啊,你别那么忙啦,下了班陪我去喝一杯?”电话那头的江河好几次有意识的要叫陆染出门玩会,都被她拒绝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陆染要搪塞他的话就在嘴边,就又被江河念叨起来,“你以前那么爱玩,怎么出去一趟回来连喜好都改了,我这小杂志社哪有那么多事忙活啊。”

    陆染这样一想,都出来半个月了,还没出过门。陆染想起从前她总是不着家,也让人找不到,难得低头轻笑,正打算开口,“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她。

    “陆悔,有人找你。”大厅实习生稚嫩的进来又出去。

    陆染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收缩,直觉像一条毒蛇钻进她的身体。女人独有的第六感让她的心里没来由的冰凉。来不及回答,电话就被她立即切断。预感十分强烈的逼近,陆然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陆悔,对不起啊我没拦住,他进来了。”实习生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门外的男子,又抱歉的对她弯了腰。

    陆染连忙扶住墙,让自己站稳。她呆愣的站在原地不再动,眼看着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身影由远及近,慢慢的在眼前放大,逐渐清晰。

    瞬间回忆像电影剪切镜头一样在脑海里回放,时间回倒,空间转换。明明他就在眼前,可是却让人觉得很遥远了。陆染脑海中一片空白,却感觉得到了片刻的前所未有的释然,又一下子被沉重压倒。她的目光从男子锃亮的皮鞋慢慢往上移动,笔直修长的银灰色西裤,一粒扣西装外套平整干净,没有一丝灰尘,可是这张脸却苍白。

    三年了,他的身体看起来略显消瘦,凌厉的眼神却不复当年,从前眼里不经意流露的精光现在全是冰冷,让人发冷,那样子好像是燃烧过许久后的灰烬。倘若他嘴上有些血色,或者他带些许微笑,应该会显得精神一些,可是他的嘴也是苍白的。他的身形看起来仍然健硕,和以前差不多,也许更好些,但是却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从前那个阳光,爱笑,放荡不羁,飞扬跋扈的……

    “陆染,又见面了。”他步伐清扬,目光从进来就落在她的脸上,没有离开过一刻。

    他的语气好像当年上学时在食堂碰巧遇到一样,很简单轻松的问候而已。

    “顾楚铭……”陆染僵硬的叫了他的名字,僵直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四肢好像被这样冰冷的眼神所封印了,双唇没有意识的微张,停留在“铭”的音节上。

    她知道他会找到她,她从没怀疑过顾楚铭的能力,也没有奢望过他会不计前嫌放过她。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这一刻真的到来,她才发现不管怎么心理建设,她在他面前还是那么不堪一击。

    “陆染,怎么出来就改名字了。”从前他喜欢叫她染染的。顾楚铭把手轻轻搭在陆染发抖的肩膀上,陆染被他莫名的触碰吓得一激灵,这才令他嘴角上扬了些,“害我好找。”

    顾楚铭几乎是咬着字眼在说,每个字好像自带回音特效,在陆染的耳边挥散不去。然后他低下头在她的朱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

    陆染吓了一跳,后退一步,顾楚铭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苍白的脸居然流露出一丝没有温度的笑容。

    陆染微微扬起头直视顾楚铭,那不是顾楚铭,是恶魔,是她的宿敌,是她今生过不去的劫难。

    “陆悔这名字很好,那我问问你,你到底是在后悔还是忏悔!”顾楚铭看着呆愣的陆染,脸上的最后一丝笑容也迅速瓦解,“还是你以为,换个名字就躲得掉我。”

    他两眼对视着陆染,仿佛要把她看穿为止。

    陆染闭上了眼,她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躲得掉他。怎么会呢,没有什么能比顾楚铭渗入骨髓的眼神更伤害她了,哪怕三年前铃铛入狱都没有此刻痛苦。

    究其所有,她都是错了。

    陆染假装洒脱把头扭了方向,再看下去,她多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她都坚持多久没有哭过了,怎么可以在他面前。

  • 第一章 出狱

    陆染出来了。看了看四周,果然,没有人接她。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早就不该抱有一丝期望的啊,三年他都没来探望过一眼。

    没有回家,陆染早就没有家了。径直的走向派出所,跟早就想好的一样,立刻更改了姓名——陆悔。

    漫无目的的走着,灯火阑珊处早已没有人在了。不经意的抬起头,十字路口的大屏广告猝不及防的印入眼帘。

    顾楚铭!

    陆染感觉得到自己的心咯噔了一下子,这一刻好像顾楚铭就站在她对面,脑海里一片空白,惊恐充斥在她的血液里。

    她怎么也想不到,她出来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他--顾楚铭的婚礼!

    陆染看着大屏幕里顾楚铭满面出风的接受采访,他看上去很好,一边笑一边用手轻轻揽着女孩的腰,回答记者的问题时面面俱到,声音似乎比三年前更些许沙哑,增显男人味。

    “请问顾先生,你和贾小姐是为了爱情结的婚还是单单是企业联盟?”一个胆大不怕死的记者挑衅道,别的记者连忙举着话筒期盼的等着,都想听这个问题顾楚铭的回答。

    是贾胜玉!没错,果然他们在一起了,这也没什么好惊奇的,不是么,毕竟青梅竹马,又是千金小姐,是谁都没什么好犹豫的。

    顾楚铭挑了挑眉毛,他的眼睛里张扬了自信,像夜空一样深邃,神秘,轻揽着贾胜玉的胳膊收紧了一些,一个吻简单的落在了贾胜玉的额头,立即贾胜玉就红着脸娇嗔的低下头。

    “我和胜玉自小的交情,两家关系大家想必也知道。爱情到了这自然是水到渠成。”顾楚铭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紧盯着镜头,以至于她这样看上去,好像当着她的面在说一样。

    水到渠成!他是放过她了么。陆染没什么好说的,只想赶快找个坐的地方,她真不想再多听到些什么了。就像楚铭以前总说她,遇到不如意的,第一想法就是躲起来。

    “那之前的陆小姐呢?”更有一名视死如归的记者,问出了所有人都不敢提的问题。本来欢乐融融的订婚仪式,因为这个问题,变得很静。

    正打算走的陆染停了下来,她查觉到自己的心貌似突然衰竭的停止跳动了,时间仿佛停止,空间也在扭转,回忆不断倒退拉伸,陆染眼睛酸疼。

    突然的转过了头,那他都如何回忆过她。

    贾胜玉的表情看似有些许慌张,脸上洋溢的笑容也愣了。

    顾楚铭嘴角的笑意变得格外僵硬,脸色瞬间苍白,眼睛里的自信成了混浊,凌厉的神情也不复当年的锋芒,紧搂着贾胜玉的胳膊也放了下来,看了眼这个不怕死的记者的话筒上的商标。

    “向阳报刊是吧?”顾楚铭露出蛇蝎般的笑,陌生的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谁都知道,向阳完蛋了!

    紧接着大屏幕上就闪着雪花,可见采访没有愉快的结束。

    陆染对着散着雪花的大屏愣了很久,本来要找地方坐的想法一扫而尽。拿着新办的身份证,走到了一个小旅馆。办了入住后,她第一件事就是买了啤酒,三年了,他还是不能听到有人提起我么,陆染苦笑。

    “陆染,我以为你不会再对不起我。”

    “陆染,这辈子都别想过得轻松。”

    “陆染,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陆染惊醒,原来还是一场梦。这个梦跟随了她这几年,其实用不着他在梦里提醒的,她没有能力忘掉过去的种种,她一直都清楚明白,这一辈子她得不到安稳和解脱。

    起身倒了杯凉水,瞬间冰凉沁入皮肤进入血脉。天还没亮,本想再多睡会,躺下后已经没有了睡意。

    必须找点事情让自己忙起来,不然太容易乱想了,再这样下去会让精神分裂的吧。

    陆染拿出手机,思虑再三还是拨通了江河的电话。

    “谁啊,大半夜的,耽误别人行房事是有多缺德啊,你最好能说出来合适的理由告诉你,不然……”电话那头嘴里碎碎叨叨的,应该是搅扰了两个人的幸福时刻。

    “大BOOS,是我。”新的手机新的号码,除了江河还能联系谁呢,陆染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和当年一样嚣张,可还是带着撒娇的鼻音,避免不了。

    “染染?是你么?”电话那头声音变得焦急起来,细碎的听到他对身边的人说,“起开起开,哥的大事,拿钱滚蛋。”

    “哈哈哈哈,风流得很啊大BOOS!”陆染三年来第一次这样开怀大笑,一种久违的感觉侵袭心头。

    “真的是你,染染!我都快把人间找遍了,你在哪,我现在接你好不好?”江河一个七尺男儿,语气里充满欢喜的哭腔,陆染听起来很是别扭。

    陆染强忍住要冒出的眼泪,怕一张口就是“哇”的一声痛哭,索性把电话挂断了。电话一个一个打进来,都是江河。也只有他知道这个号。

    平复了一下情绪,接通了。

    “染染,我要现在见你。”江河收敛了心绪,每个字都透着他的肯定。

    这世界上,终究还是有人在不辞辛苦的寻找的。陆染一下子觉得那种触不可及的温暖袭遍全身。

    “好啊,来笑话我这狼狈熊样吧。”陆染故意让自己轻松,好像昨天还和这个从小到大的大哥逛过夜店喝过烈酒似的。

    回去的路上,江河不停地询问这三年她的去向,她只是浅笑不语的打开车子的收音机,伤感的情歌一次性钻进陆染的耳朵,渗进脑海,陆染手忙脚乱的关掉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不敢再听这样悲伤的歌,不像以前,她总是喜欢就着啤酒在歌厅高声吼着宣泄爱意。

    江河欲言又止的样子逗笑了陆染,她知道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最想说出口的恐怕是他的名字吧。

    “他知道你回来了么?”思虑再三的江河,还是说了。

    “谁?”陆染俏皮的一笑,天真的盯着江河的眼睛。

    “明知故问,装傻充愣你是好手。”江河也不忍心说她什么,夹带一丝无奈的苦笑。

    陆染看着车窗外的细雨发愣,不管过去多久,恨意总比爱来的深刻长久。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