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修真强少混花都、林子凡林可儿南欣柔小说

修真强少混花都

林子凡林可儿南欣柔小说

主角:林子凡,林可儿,南欣柔 标签:重生、校园、爽文、扮猪吃虎

前世最强修炼天才,却遭天妒忌,雷劫轰杀重生都市,成为一个落魄少年。§为坚守亲情,守候爱情,保护友情,不得不再回修炼。§披荆斩棘,破开重重阴谋,得天下,傲视群雄,成就无上人生。

傲箭封尘 状态:连载中

林子凡林可儿南欣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重生林子凡

    南方天府之都的城镇郊区处,一栋残破的平房独处于瓦砾之中,微风吹过,显得摇摇欲坠。

    一眼看去,顿时让人能明白,这显然就是拆迁户中的钉子户。

    在这寂静的夜中,显得是如此的凄凉与孤独,皎洁的月光,穿过破旧不堪的窗户射进屋内,借着淡淡的月光,屋内的情形变得清晰。

    屋内大约三十平米,角落里,摆放着一张破旧不堪的床,不,那根本不叫床,准确的说,那只是由木板和板砖随意堆砌而成的‘床’。

    一眼环视,未见一件像样的家具,但倒是格外干净整洁。

    床边一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女,自有一股清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情黯淡、双眼红肿,美目中带着一丝水汽,显然是刚刚哭过,两眼空洞无神,呆呆地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她木讷地把手伸入身前冒着热气的脸盆中,抓起泡在热水中的帕子,轻轻地拧动手中的帕子,水珠滑过指缝,滴落在盆中,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而这少女身后,在那简易的床铺之上,林子凡突然醒来。

    “不,不,不可能,我不能死……”

    被褥之中传来了一声悲鸣的呼喊,宛如待宰的羔羊哀叫,显得如此无助与凄凉。

    他甚至来还未睁开眼,却已经伸出双手向空中抓去,手刚举起,却传来阵阵刺痛,随即无力垂下。

    一旁的少女心中陡然一颤,并带动了身体微微颤抖,眼中不争气的两行泪唰唰落下,拿着热气腾腾的帕子,快速转身,来到林凡旁边。

    “哥,你别吓我,好不好?你快点醒来,好不好?”少女哭声中夹杂着丝丝祈求,并拿着帕子为林凡擦拭额头的汗珠。

    ‘我什么时候有一个妹妹?这……’

    心中猛地惊颤,随即缓缓睁开双眼。

    “哥……”少女见林凡睁开了双眼,再也坚持不住了,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林凡闻声看去,看到了一张精致的面孔,梨花带雨,面容中毫无掩饰那十二、三岁的稚嫩,满脸挂满泪珠,惹人怜惜不已。

    这一位十五、六岁的小美女,却已发育不错,高高的胸脯之上,阵阵起伏,显然是那情绪激动引起的。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正在凝元婴,遭受天劫之雷的洗礼吗?’林凡心中疑惑的暗道。

    林凡的脑海中,涌入一段熟悉的回忆……

    林凡,无父无母,由于自身天赋异禀,被天宗派玄恩尊者收为记名弟子,赐名为林凡,二十几岁凝元婴,修炼速度可怕至极。被当时的人称为独一无二的天才。

    可天才就在金丹凝聚元婴之时,却遭天劫之雷轰杀。

    回忆到此处,林凡就不明白了,难道天妒英才?

    “哈哈哈哈……”

    林凡越想越觉得可悲可恨,顿时放声大笑。

    笑声之中夹杂无尽的悲伤与恨意。

    “哥,你怎么了,你别吓可儿,好吗?”

    话语中带着呜呜哭声传入林凡的耳朵,显得是如此的不安与焦急。

    林凡脑子里一阵混乱……

    他无比肯定,他不认识眼前的这位少女。

    可少女楚楚可怜的脸庞上,一双红肿的双眼好像看到至亲一样,没有任何的虚伪,充满了真诚。

    她是谁?

    叫我哥?又自称可儿?

    就在林凡想向这位少女解释时。

    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了林凡脑中……

    林凡犹如遭雷劈一般,彻底呆住,好像被点穴了一样。

    我……

    我这是穿越重生了啊?

    这个世界,崇尚自由和平的世界,没有修炼。

    在这个世界中,对于穷人家的孩子,唯独只有高考改变命运。

    只是,穿越到这个世界也就算了,复身谁不好,居然复身这么一个倒霉家伙的身上,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

    唯一让林凡满意的是,这个家伙也姓林,不过叫林子凡,与他的名字相差一个字而已。

    林子凡,十八岁。

    华夏人,家位于华夏南方天府之都的一个小城镇郊区,此郊区也叫贫民区。

    其母……在他的记忆中,压根就没有母亲。

    其父,林浩天,在去年冬天喝酒驾车回家,出车祸,经抢救几天后死亡,经警方鉴定,属于自己醉酒酿造的事故,无任何赔偿。

    其妹,林可儿,十五岁。就读于南悦镇上的一所高中。

    无父无母?兄妹相依为命?孤儿?

    老子前世没有双亲之人,而这一世……

    算了,至少还有一个可爱娇美的妹妹。

    在融合这段陌生的记忆过程中,林凡终于知道了林子凡为什么重伤躺在床上。

    年前,南悦镇来了一位富豪,看中了林子凡居住十八年的贫民区这片土地,想要建造一个富人乐园。以2000RMB每平米赔偿给拆迁户,并再相应的给每户人一套对等大小的房子。

    负责理赔的是当地的混混老大周雄,到了林子凡家中时,得知家中林子凡与他正在住校的妹妹林可儿,兄妹双亲已故,相依为命,便起了贪念,想将其赔偿款私吞。

    以100RMB每平米赔偿给林子凡兄妹,林子凡暴怒,拒绝在合同上签字,在狂牛哥的威逼之下,最终发生冲突,林子凡被打的半死。

    更为过分的是,狂牛还很变态地看上了林可儿,要挟林可儿三天后去陪他一晚,不然不仅不会给拆迁款,还要把林子凡弄死。

    如此文弱的身体,被打成一群混混打成重伤,奄奄一息。

    就在林子凡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来自异蓝界的他,接收了林子凡的一切。

    包括林子凡的身体、记忆。

    “没用、太没用了,真是百无用处是书生。”

    “算了,懒得说你了……你就安心的去吧,以后我会帮你好好照顾你妹妹的,别人欺负过你的,我帮你讨回,你要感恩的,我帮你偿还,安心去吧!”

    将所有的记忆融合后,林凡心中感叹万分。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将以林子凡的身份融入到这个世界。

    从今以后,他就是林子凡,林子凡就是他。

    他紧握拳头,深邃地眼眸中偶闪精光,流露出了满满地战意。

    他相信,这一世,他将站鼎巅峰。

    这一世,他将斗天斗地斗雷劫。

    这一世,浩瀚宇宙将任他逍遥。

  • 第二章 重回修炼

    “哥”

    一声温柔伴随着抽噎的声音,如黄鹂般的悦耳动听,传入到林子凡的耳中。

    林子凡闻声,转头看向林可儿,抿着嘴,带着淡淡微笑道:“妹妹,你放心,没有人可以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林可儿望着一脸真诚的林子凡,想着哥哥林子凡昏迷两日给他带来的煎熬,以及自己即将被狂牛所糟蹋,林可儿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扑在林子凡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林子凡昏迷的这两天,林可儿想了太多太多,她想过,假如哥哥不再醒来,她宁愿死也不会屈服狂牛哥。

    而最希望的哥哥醒来,却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是屈服?还是不屈服?

    林子凡抬起沉重的手臂,轻轻拍打着林可儿的后背,小声的哄着、安慰着。

    或许是林可儿这两天没日没夜的照顾哥哥林子凡,林可儿很快在林子凡的怀中睡着了,睡的是如此安详。

    林子凡看着怀中熟睡的林可儿,脸庞之上浮现了一抹微笑。

    随即消散而去。

    “MD”

    “要怎么才能快速恢复?不行,明天那个小混混狂牛就要上门带走林可儿,我可是承诺过帮‘他’保护可儿的,我必须恢复过来。”双眸之中闪烁着浓浓精光,脸上坚毅之色尽显无疑。

    他双目缓缓闭上,开始在心中运转他那熟悉的天宗派修炼心法。

    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淡淡轻声道:“天宗派。”

    一股熟悉的记忆浮现在脑海……

    从他记事时,他就已经在天宗派,由于自己天赋异禀,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此刻对天宗派的记忆感觉如此模糊不堪。脑海中依稀记得师尊的模样,但像点点星辰,慢慢暗淡消失。

    他噙着小嘴,眼中流露出那一丝悲伤,暗道:“就让天宗派成为历史吧,师尊,如有来期,我必定报养育之恩。”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些繁琐的记忆重重地锁在了脑海深处,脸庞挂着一丝苦笑,叹了一口气,心中祈祷道:“时间不多了,希望此具身躯的天赋也不弱吧。”

    他屏气凝神,天宗派的心法嗖地一下跳入脑海,脸庞浮现了一抹迷人的自信。

    天宗派的心法对他来说是最熟悉不过,都能倒背如流。

    而且他知道天宗派的心法有一个好处,能引动自身五脏所含的那丝丝微薄的灵气,然后进行淬体通脉,而无需像其他心法,需要药液的配合才能进行淬体。不过却更加艰难与痛苦。

    但是,值得引以为豪的是,引动自身的灵气进行淬体通脉,无疑比那些用药液淬体通脉人的筋骨更加坚韧,经脉更加粗广。

    对此,你可以想象,粗广的经脉中,流动的真气更多更快,释放武技速度就会更加快速,在战斗中,别人还在蓄力之时,你却已经给他照脸甩出大招,那是何等的致命。

    而为何五脏之中有微薄的灵气,关于这点,林子凡可从听闻师尊谈及过这么一个传说,那就是万界之主给所有生灵的一丝馈赠,以至出身就含有一丝丝灵气,所以才创造了无数的修者,无数的传奇。

    反观这林子凡所生存的世界,却未能好好利用万界之主的馈赠,或者说这地球之上根本没有知晓体内五脏之内有灵气吧。

    前身记忆中的地球,人类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垃圾食品的侵害,自己身上那丝丝保护内脏的灵气被消磨殆尽,最终患上各种疾病,走向死亡。

    这一刻,面对重生的这副躯体,林子凡毫无信心,心中捏了一把冷汗,不知此林子凡身体中的灵气是否消磨干净。

    更不知道成功引动五脏之气后,淬体这一步需要多久,心中是多么希望在混混来之前能淬体成功到聚气一层。这样才能有胜算,才能保护好林可儿。

    林子凡刚运转心法,霎时,识海中一道白色的光芒顿时爆炸开来,他感觉头痛欲裂,顿时快要晕死过去。

    此刻,一颗白色的珠子静立于林子凡的识海中,化作一道道白色的液体,五脏之内的灵气瞬间被凝聚到这液体中,液体宛如一条白色的蛟龙,在林子凡的经脉中横冲直撞。

    林子凡被这突然出现在自己经脉中的陌生液体,甚感疑惑,甚至忘记了刚才的疼痛,他确定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难道这是原来林子凡体内的?

    而这如蛟龙般的白色液体,却自发地在林子凡的经脉中地游走,毫无伤害林子凡的动作。

    只见身上的伤以肉眼般的速度恢复,林子凡还未回过神,身体之中的伤已经恢复如初。

    整个筋脉就嗡的一声,同时剧烈疼痛充斥着他的全身,那种针刺骨的疼痛,和惊雷般的响声直接令林子凡痛不欲生。

    脑海中陡然出现一段奇异的文字,像是刻在了他的脑海中一样,令他今生今世都无法忘记。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一,天地星河,九重云霄,负阴,抱阳,冲气,为和……”

    林子凡来不及思索这突如其来的文字,所有的心神都被这文字所吸引,好像这段文字有魔力般地牢牢掌控着他的心神,他不由自主地默念脑海中的文字,一遍又一遍。

    下一刻,一种淳厚温和的力量充斥了他的全身,几乎要将他的整个身体都要撕裂开来。

    而此时给林子凡的感觉就是,只要他有些许的不集中精神,他整个身体的筋脉将完全被撕裂开来,他也许会死!

    林子凡惊骇之下,更不敢有半分松懈,集中精神,默念脑中的那段文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子凡已经沉浸于其中,喜欢上这种莫名的液体,在身体筋脉中奔跑的感觉,就好一丝温热的水一般,缓缓地遍布全身,全身的毛孔都微微舒展开来,筋脉中的黑色的杂质被排出体外,一股暖洋洋的舒爽在林子凡的身体陡然升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已经升起冉冉红日,显然已经是第二天了。

    而就在此时,林子凡感觉整个身体一震,他豁然睁开双眼,眼中迸射出一道道白芒,一闪而逝。

    突然清晰起来的世界,让他浑然忘记刚才出现在他筋脉中白色的液体。

    一种清晰至极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知道,这种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

    林子凡脸上露出喜色,暗道:“放心吧,林可儿由我来守护,你就彻底安息吧,今天让那群混混有来无回。”

    林子凡脸庞之上爬上了自信的微笑,显然是对于恢复修炼是那么开心。

    “哥,你身上怎么这么臭。太臭啦!”一股娇嗔的声音打断林子凡的思绪,林可儿揉着红肿的双眼,一脸惺忪,快速起身跑开,向林子凡吐了吐舌头,显得如此可爱。

    随即又关切地说道;“哥,你等等,我给你打水擦拭身子。”

    “等等!”

    闻言,林子凡大声喊住林可儿,掀开被子,一股铺天盖地,且令人作呕的恶臭,迎面扑来。

    林子凡猛地掀开被子,跳下床铺,迅速地向卫生间跑去。

    锁上门,快速褪去身上的衣物,动作与速度,行云如流水般,不带一丝拖拉。

    他打开喷头,开始清洗自身所淬体排除的杂质。

    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面露尴尬,暗道:“我怎么把这个事情忘记了,淬体需要排出自身的杂质,而杂质本身就是自身积累的各种毒素等,排出的这些如墨般的杂质比大便恶臭10倍。”

    此时一旁的林可儿双眼睁得圆咕噜,小嘴张成O型,久久不能闭合,粉嘟嘟的小脸上布满震惊之色,此刻已经忘记了空气中飘散着的那股恶臭。

    看着快速窜进卫生间的林子凡,林可儿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惊疑,随之变幻成一脸喜色,迫切向卫生间的林子凡询问道:“哥、哥…你好了?你是不是好了?”

    林子凡听着门外林可儿带着喜悦的声音,大声回答道:“是啊,可儿,哥哥我好了,让你担心了。”

    “真的耶!”

    “不过,怎么可能,前天医生来给哥哥做过检查,说哥哥以后都会瘫痪的,难道医生检查错了?”林可儿嘟着小嘴暗道,不时地眨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美目之中尽带疑惑,显然不相信医生会骗他,但又不知道林子凡是怎么好的,随即,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管他呢,哥哥好了,那就行。”

    “噢耶。”

    “可儿,你怎么了?怎么一惊一乍的?”林子凡听到林可儿大声尖叫,快速问道。

    “没什么呀,哥,我开心着呢。”林可儿高兴地回了一句。

    她的开心却丝毫未感觉到危险已经临近,房屋外不远处的主路上,一辆黑色面包车骤然停在了路中。后面跟着缓缓而来的挖掘机。

    车门打开,一个染着黄头发,嘴角下挂着一颗大大痦子的青年,那名青年男子率先下车,走到路边,眯眼望向那瓦砾中的一平房。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狂牛的手下,得力干将张二狗。

    这时,张二狗冷冷地开口道:“今天我们一定要把这最后的一所房子给拆掉交工,狂牛哥已经在市里的大富豪酒店摆好庆功宴等我们了。”

    张二狗说道此处,顿了顿,皮笑肉不笑地继续说道:“还有…狂牛哥已经给足了那妞三天的时间,今天带走那妞,并且狂牛哥也说了,杀了她半身不遂的哥哥,随便就地埋在这瓦砾中。”

    “是,狗哥。”身后4人打手模样的混混齐声答道。

    张二狗脸上布满了小人得志的笑容,抬起右手,轻轻一挥,并道:“行动。”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