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抗日之怒火兵魂、周天旺周正唐嫣小说

抗日之怒火兵魂

周天旺周正唐嫣小说

主角:周天旺,周正,唐嫣 标签:抗日、兵王

特种兵穿越成混蛋少爷,来到这个举国上下热血激荡的年代,举起手中的枪,让日寇领教什么叫现代特战,拉起队伍与日寇莽,怒火抗日。

于小于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抗日之怒火兵魂

周天旺周正唐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儿子死了

    1936年的秋天,天津城发生了一件惊悚诡异的事情。

    前些日子,天津各个院校的学生聚集在大街上进行抗日示威游行活动,一位学生领袖情绪激昂地站在台上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收复东北三省,小日本滚回老家去”的口号时,一队穿着黑衣,带着黑色礼帽的人突然窜了出来,手里拿着铁棍和斧头,冲进队伍中一阵乱砍乱打,当场死了七八名学生,学生队伍很快被这种暴力血腥的场面给吓蒙了,接着那伙黑衣人便扬长而去,不知所踪了。

    天津国民政府要求严惩打死打伤学生的凶手,时任警察局长的安天命一时不知所措,这案子不好办,天津当时鱼龙混杂,不但大小帮派众多,就连日本的各种社团也不下数十个,有时候,就算查出来了是日本人干的,然后抓起来,最后日本大使馆的人一来,又乖乖的给放了,这种事情一个月就要发生十多起,估计这次的事情八成是日本人干的。

    安天命没有办法,只好把天津帮会中最有名望的三家召集起来,他们分别唐家唐家耀,周家周天旺,齐家齐怀仁,希望这三家能帮他出谋划策。

    整个天津城的人都很清楚,这三家打了十年,死了上千人,才打出来今天各自的地盘,安天命自然也清楚,但上头交代下来的案子,还非要跟他们三家商量不可,否则,说不定哪天走在大街上,突然被冷枪打死了,那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们三家刚到警察局,话还没说一句的时候,周天旺的二儿周正在街头突然被冷枪打中了眉心,不偏不倚地在脑门上开了个大窟窿,那死得惨不忍睹呀,很多目击者当时吓得双腿发软,瘫倒在地。

    周天旺正在警察局里,就听见警察局门口闹哄哄的,然后他就看到老周一个趔趄冲了进来,然后周天旺子就听到了那惊慌失措的声音:“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二少爷他死了。”

    “死了,你说那孽子他死了,死的正好。”周天旺一脸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仿佛死的不是他亲生的儿子。周天旺一共俩儿子,大儿子周义在天津当兵,几年过去,就升成了独立营营长;而这个小儿子周正,虽然长得仪表堂堂,却每天不务正业,不是逛窑子,就是赌博,而且逢赌必输,从来就没有赢过,再就是带着几个护院的,到大街上去调戏良家妇女,几年来,仗着在周家在天津有几分势力,坏事干尽,让人恨不得扒了他的皮。甚至有些时候,扮演街头小混混收取保护费,搞的那些商户纷纷到周天旺面前告状,周天旺也总是让周管家拿大洋出来了事,周正收了多少钱,就给人家退回去多少钱。

    他就是一败家子,这是周老太爷给他下的精准定义。

    “赚那么多钱,不就是给我败的吗?”周正曾经堂堂正正地反驳他,气得他差点吐血。

    如今这败家子竟然死了。

    周管事没有料到周天旺的口气竟然是这样的,眼睛一热,他喘了口气对周天旺说道:“少爷生前是不懂事,但他毕竟是你儿子啊,现在少爷头上被开了这么大个洞。”周管事用手比划了一个茶碗大小的形状,他有些夸张。

    “你这回说得可是真的,不会象上次那样又想办法从我这里骗钱吧。”周天旺自然不相信在天津城,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开枪打死自己的儿子,八成又是那坏小子没钱了,上次用装死的方法从自己的绸缎铺弄了几百个大洋拿去赌博了,结果最后输的穿着裤衩回来了。

    “老爷,这次是真的,少爷的尸首已经抬回来了,就在咱们家前院放着,夫人刚过去看了一眼,就晕过去了。”周管事边说边着急地指着前院,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周天旺一听,感觉这次恐怕是真的了,立刻从椅子跳了起来,跟所有的人都没有打招呼急匆匆的就走了,安天命半天才慌过神来,周天旺的儿子死了,这事情让他的额头又开始出汗了。

    周天旺匆忙来到自家前院,离的很远,他就看见了自己的儿子躺在一副担架上,一帮下人扶着晕倒的夫人,各自垂泪,看来自己的儿子真的被打死了。

    “儿子,儿子呀。”周天旺喊了两声后,人已经走到跟前,他蹲下去,看了看周正的脑门,心中的痛锤心般席卷了他的全身,他有些眩晕,但很快镇定了下来。

    遇到大事,男人不会象女人那样哭天喊地。

    周天旺更是经历了朝代变化的人,在天津城,混到周老二这个份上,也是用刀枪杀出来的,死人那是常有的事,不过,这次死的是他的儿子。

    周天旺咬了咬牙,他抬起头来问周管事说:“有没有目击者,你们到底看清楚是谁干的吗?我要灭他全家。”

    “老爷,少爷肯定是被齐怀仁或唐家耀他们两家下了毒手。”周管事说这话是有根有据的,前些日子,齐怀仁和唐家耀竟然同时看上了他们周家在日租界西边不远处的和平赌坊,站在这赌坊门前,能远远地看见日租界的界碑,由于地理位置的绝对优势,平时来这里尽兴的各国爆发户络绎不绝,赌坊生意也因此非常兴隆。

    不管齐怀仁和唐家耀他们两个人出多少钱,愣是没让周天旺动了心。周天旺回他们的话很简单,意思就是说,我有一只会下金蛋的鸡,你们现在想用便宜的价格把我这下金蛋的鸡买走,那不成了个笑话吗?

    周天旺在天津城抠门也是有名的,所以,周天旺这话并不算过分。

    不过,周天旺心里很清楚,单凭齐怀仁个人的实力,他还未必敢在天津城开枪杀人,齐怀仁在三家中实力最弱,在前几年的争斗中,也属于败者。后来,靠着日本人发了家,又在日租界内开了十几家窑子,弄了几间烟馆,实力才渐渐赶了上来,在天津商界排名第三,也是商界的人给了他面子,其实是有些名不副实。

    倒是唐家耀这个人,一直掌握着整个天津的漕运和码头,不但排名在周天旺之上,更与军政要员,警察机关,甚至还与日租界,甚至是法租界高级官员保持着一种相当好的融洽。

    唐家耀才有这个胆量。

    不过,就算他真打死了他的儿子,没有证据也无法给死去的儿子报仇,警察局安天命那也不过是混吃等死的老狐狸,唐家耀目前的势力远在他之上,就连唐家耀的护院队,也一律配上了德国造的二十响。

  • 第二章 不是证据

    周天旺想到这里,抬起头对周管事说道:“这种事情可千万不能乱怀疑,唐家,周家,齐家这还没有太平几年,三家的恩怨情仇也才过去了不到十年,说不准是谁故意在中间起事,自古有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年头不比往年了,谁没有上百个看家护院的,每个场子起码有十几个打手。”

    周管事自然明白周天旺的话,默默地点了点头。证据得警察局去找,这年头,凶杀案没有几个都能破得了的,尽管是涉及到周家二少爷,尽管有使不完的钱,大多时候随便找个冤死鬼顶罪了事。

    “老爷,老爷,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敢说,可是如今涉及到二少爷的死,我倒想说出来。”一直站在旁边默默不语的龙奎忽然说话了,他正是周家护院队的队长,且跟周正的关系非常好,但凡周正出去玩,龙奎都必须跟在后面。

    周天旺点了点头,示意龙奎说出来。

    龙奎点了点头,然后一五一十地把早些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说了出来。

    那是周正去南市逛的时候,碰上了一个女人,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这个女人正是唐嫣,唐家耀的掌上明珠,曾经在日本留学,才刚刚回国不久,第一次逛街,竟然被周正给逮着了。

    “被少爷给逮着了。”周管事重复了一句,白了他一眼。

    “不是逮着了,是恰好碰上了。”龙奎每天跟着周正,自然知道这小子每天琢磨着什么。

    “周管事,不要打岔,龙奎你就快点说吧。”周天旺有些着急,他不安地转动着手里的两颗钢珠。

    “实际上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少爷那天情不自禁把唐家大小姐按在墙上亲了,还伸手摸了人家,还打伤了唐家的两个打手。”龙奎说完,知道这个事情已经非常严重了,他说完就赶紧低下了头。

    听到这里,周天旺跳起来,随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嘴里大声呵斥道:“你就带着他不学好,出去也不知道拦着点儿,这么大的事情,事后都不知道秉报,唐嫣那是什么人,那是唐家耀的命。”

    整个天津城都知道,唐家耀老婆死的早,留下一双儿女,女大十八变,唐嫣长得和唐家耀的老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的,别人都重儿轻女,这唐家耀却重女轻男,把唐嫣看得比命还重。

    “老爷,这下来该怎么办?”龙奎被打的一脸懵。

    “老爷,您别激动,先让龙奎把事情说完,再打他也不迟。”周管事见龙奎被打,赶紧上去架住了周天旺抬起的双手,示意龙奎继续说。

    “老爷,我挨打是活该,但那天的事情也很奇怪,唐家的两个打手被少爷的举动给惊呆了,一时间给愣住了,后来醒过神来了,赶紧上去要把少爷拉开,结果少爷一脚一个,就把他们踢飞了,不过,我记得,最后少爷走的时候,指着唐家大小姐说,你早晚是我周正的女人。”龙奎说到这里,然后顿了一下,瞪大了眼睛,问了周天旺和周大管事一句说:“你猜当时唐家大小姐怎么回的。”

    龙奎刚说完,又被周天旺一脚踢到屁股上。

    “我猜,我猜个屁,你赶紧给老子说,唐大小姐怎么回的。”

    “好呀,我等着你,有本事,你八抬大轿到我家来娶我呀。”龙奎学着一个女人的语调说到。

    “你胡说吧,被少爷非礼了,她还能那么说,估计早就哭着鼻子抹眼泪了,现在少爷死了,凶手不明,你赶紧实话实讲,不准夸张。”周管事一脸的不理解和怀疑地质问龙奎。

    周天旺也是一脸的质疑,其他的家丁更是一脸惘然。

    “没,真还没有,我看她被少爷非礼可高兴着呢?人家留过洋的,洋人见面不就是又搂又抱的。”

    “你就欺负我和老爷没有留过洋不是,唐嫣在日本留学,可不是西洋,况且,听说,齐唐两家正准备结为秦晋之好,听说齐怀仁那儿子齐德高正在追求唐家耀的女儿。”周管事说道。

    “是呀,这两家有结为秦晋之好的可能,咱们周家可要防着点。”这也是周天旺最为担心的一个问题,如果他们两家合起来对付周家,那可是要出大事的,所以,周正欺负唐嫣,无疑是踩了雷区。

    “不过这也奇怪,在警察局,这老小子竟然没有提女儿被非礼一事,是他不想多事,还是已经对周正安排了杀手。”周天旺想到这里,心中不免多了一份怀疑。

    周天旺想了想,决不能这么善罢甘休,不管怎么样,都要亲自去会一会唐家耀。

    想到这里,周天旺吩咐几个丫鬟先把晕倒的夫人搀扶进去休息,转身又吩咐周管事安排丧事,同时又交代龙奎到街上备一份厚礼,说自己也准备亲自去唐家道歉去。

    “道歉,老爷,你没有糊涂吧,现在唐家耀杀了少爷,我们还要上门去道歉,干脆大家拿起枪,到唐家杀他个鸡犬不留。”龙奎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是呀,老爷,我们都要为少爷报仇。”一帮家丁愤怒地喊叫道。

    “报仇,这孽子该死,还不嫌丢人,此事情就此作罢,不准再提。”周天旺子说完,头也不回地往自己堂屋走去,他边走边落泪,报仇,他何尝不想,儿子虽然不争气,却也是自己的心头肉。

    他已经不再年轻,几年前,三家人打打杀杀,各自打出来了一些自己的地盘,虽太平几年,却老死不相往来,平时见面也都互相驴着脸。况且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周天旺一心一意地做生意,而齐唐两家除了做生意以外,更有了一支非常强悍的护院队伍,也就是私人武装。

    他刚转身走了没有几步,又大声吩咐说道:“周管事,让周义回来几天吧,就说我想他了,让他多带些兵。”

    “老爷,那还用不用到警察局报案呢?”周管事又多问了一局。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抗日之怒火兵魂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