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秋岚珺宋翎路岚秋远江小说

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

秋岚珺宋翎路岚秋远江小说

主角:秋岚珺,宋翎,路岚,秋远江 标签:独家首发

“不行,我得回去,害我的贱人还没被弄死,我受不了这委屈。”现代女神医在古代,扎针炼药虐个渣,撩个男破案虐个渣,并努力想回现代报个仇虐个渣的故事。

岚主 状态:完结

秋岚珺宋翎路岚秋远江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异世重生

    电闪雷鸣,乌云低垂。

    暴雨仿佛从决堤的天河中泻下,将整片山林拢入雨雾中。

    水流湍急的小河边,玄袍青年将长剑从最后一个杀手腹中拔出。

    在杀手倒下时,暴雨已将沾满血污的长剑冲刷干净,雪亮的仿佛从未沾染尘埃。

    玄袍青年立在雨中,任凭雨水一遍遍冲刷着他肩头的伤口。

    “小心!”一声女子的轻呼落入耳中。

    他猛然回头,瞧见一道寒光朝他刺来,身形急闪,却仍然被刺中左臂。

    长剑一挥,在他身后偷袭的杀手已然身首异处。

    “真是个狠人啊!被剑刺中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女孩瞧着青年苍白英俊的面孔嘀咕着,对滚落在地的人头视而不见。

    青年收剑,冰冷的眼神扫向那半个身子泡在水里,半个身子趴在岸边的女孩。

    收剑入鞘,转身抬脚,端的是潇洒霸气。

    女孩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忙喊:“喂!我好歹也救了你一命,你就这样走了吗?”她半个身子还泡在水里,已然没有力气爬上岸。

    这人好歹是个男人,竟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真不该救他。

    青年脚步未停,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她的喊声。

    秋岚珺看着地上流下的血水,又喊:“你手臂上的伤口需要止血,否则不出百步,你势必因出血过多而晕眩,甚至昏迷,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青年就像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秋岚珺见人影逐渐消失在雨雾中,暗骂了两句,又怪现在这具身体太娇弱。

    天才神医秋岚珺,药宗少宗主秋岚珺,眨眼的功夫,成了古代的黄毛小丫头。

    穿越没问题啊!可能不能等她干掉那些害她的贱人再穿?

    这仇都没报就穿了,她是那种能轻易忘掉恩怨的人吗?

    她想穿回去,以为只要憋在河里不上来,说不定就会像穿来时一样再穿回去。

    可惜!屡试屡败!

    还把本就不多的力气给耗没了,只能这样泡着凉水等待体力恢复。

    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那些害她的贱人不死,她活着也不能痛快。

    泡了好一会,秋岚珺终于恢复了些许体力,撑着身子爬上了岸。

    眼前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尸体,四溢的鲜血已被雨水冲的很淡了。

    秋岚珺面对这些尸体时,不仅没有害怕,眼里反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对于普通女孩来说,尸体或许很可怕。

    可对于不是普通女孩的秋岚珺来说,尸体可是每个外科医生最爱的大体老师啊!

    若她手中有手术刀,一定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青年站在雨中,原本毫无表情的俊脸上突然现出一丝诧异。

    这女孩莫不是有病?

    谁会对着一堆尸体傻笑,眼里还泛着可怕的兴奋。

    她兴奋个什么劲啊?!

    难不成她有什么特殊癖好?

    恋尸癖?!

    青年想到这,很后悔这个折回来救她一把的弱智决定。

    能对着一堆尸体痴笑的女人,能是正常女人吗?

    也不知是因为流血过多的原因,还是因为眼前这女人看着尸体痴笑的惊悚画面。

    他突然觉得好冷,仿佛冰冷的雨水从他伤口里灌了进去,瞬间充满他整个身体。

    眼前一阵晕眩,原本笔直的身形也因这晕眩而站立不稳。

    听见动静,秋岚珺回过头,正好瞧见身形踉跄的玄袍青年。

    她眼睛越发的明亮,宛如晴夜里的明星,璀璨闪亮。

    “你是回来救我的?”秋岚珺笑眯眯的朝青年道,心道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

    青年想摇头否认,可这一张嘴,话还没说出口,眼前便是一阵黑暗袭来。

    青年倒下了,倒在这倾盆的暴雨中。

    于此时的秋岚珺来说,身高一米八五的青年,就像是一座肉山,无法撼动。

    她只好在雨里为他简单包扎了一下,重点是止血。

    这人伤的不算重,若搁在现代,这种伤送去急诊科,随便来个医生给止血清创缝合就算完事。

    眼下这条件,清创缝合是别想了,能帮他止住血就算不错。

    幸好大雨没有一直下,不多会便雨过天晴了。

    秋岚珺歇了一会又恢复了些体力,便将青年拖到一棵树下,寻了些有点消炎作用的草药给他敷上,再仔细包扎了,这才拍拍屁股走人。

    死是死不了的,她能做的已经都做了,留下来也没用,不如趁着天色还早,赶紧回去。

    可不能让那些害死十五岁秋岚珺的人太得意。

    20岁秋岚珺的仇先欠着,早晚是要清算的。

    这里的仇,她今儿就要报,一天都等不了。

    一路往记忆里的山村走着,顺手在路边寻了几味草药带着。

    这一路她脑子也没闲着,理了理十五岁秋岚珺的记忆。

    越理越奇怪。

    明明是官家千金,却从小在这穷乡僻壤中长大。

    家里派来的几个恶仆,早不要她的命,晚不要她的命,为何要等到她十五岁时才要她的命?

    十五岁秋岚珺最后的记忆是被王妈妈推进村口河沟里的一幕。

    河沟水深且急,十五岁的秋岚珺不会游泳,更不懂闭气,一口水呛进嘴里,连救命都喊不出。

    而二十岁的秋岚珺在被贱人推下海时,因为太过惊讶,一口苦咸的海水呛的她直接就穿越了。

    太特么憋屈了!

    秋岚珺甩头,不去想那些,眼下是先得在这个世界立足,再找寻回去的路。

    回到下野村时,天色已暗,白日热闹的村口此时寂静的只剩下鸦雀们的叫唤声。

    秋岚珺住的院子就在村口第一家,也是村里最好的院子。

    更是村里唯一舍得点油灯的人家。

    此时整个村子,除了秋岚珺住的院子里亮着灯火,余处尽是漆黑一片。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屋里正围桌而坐的王妈妈和香竹香菊两个丫头吓了一跳。

    村里人一般入夜就歇,等闲不会出来串门。

    就算出来串门,也不会串到秋家来。

    那这敲门的是谁?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惧鬼敲门。

    三人今日做了亏心事,一听这敲门声,怎会不怕。

    “谁?”王妈妈毕竟年长,胆子比两个丫鬟肥硕的多,强压着突然蹿起的不安,走到院里喊了一声。

    没有人应她声,可“砰砰砰”的敲门声却一直不断的传进来。

    王妈妈的心跳的越发快,“是谁?”她再问。

  • 第2章 心中有鬼

    门口依然没有人回应,只是不断的敲着门。

    “砰砰砰”的敲门声,仿佛是一柄铁锤,不断锤打着她们的胸口和神经,又闷又慌。

    “怎,怎么办?”香菊和香竹紧紧挨在一起,凑到王妈妈身边来。

    王妈妈心里也怕,可又不信真有鬼,咬了咬牙道:“咱们三个一起去开门。”

    两个丫鬟有些迟疑,王妈妈立马一眼瞪过来:“不去开门,怎么知道是谁在搞鬼?”她认定是有人恶搞,故意吓她们。

    由王妈妈打头,两个丫鬟紧紧跟在她身后,走到上了栓的院门前,刚将门栓给拉外,大门便被人一把推开,掀的王妈妈连退几步,踩的身后丫鬟惨叫不止。

    待三人站定往门口一看。

    皎洁的月光下,站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孩。

    女孩面色苍白,眼神阴冷,嘴角勾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浅笑。

    在王妈妈三人眼里,湿漉漉的不是女孩,而是女鬼——前来索命的女鬼!

    两个丫鬟不禁吓,连声尖叫都没发出,直接就翻了白眼晕过去。

    王妈妈胆子虽然大些,可这时候她也也想晕啊!

    晕过去多好,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当是在做梦。

    可她偏偏一点要晕的感觉都没有,眼看着湿漉漉的‘女鬼’一步步朝她走来,她干脆主动翻了个白眼倒下。

    装晕?

    秋岚珺笑笑,转身将院门给插上,一步步走到王妈妈身边,脚‘不小心’踩在了王妈妈的手指上。

    王妈妈吃痛。

    十指连心,怎么会不痛。

    可她不敢喊痛,毕竟她现在是晕倒状态。

    秋岚珺踩着手指旋了个身,分明听见狠抽冷气的声音。以及,皮肉破裂的脚感。

    呵呵!手指这伤,没个把月是好不了了。

    若非带回的草药还没配好,她现在就想将毒汁洒进那破裂的皮肉间,想必效果一定会更棒。

    用同样的脚力,顺便将香菊和香竹的手也给踩了一遍。

    今儿先收点利息,等药配好了,再一次性结账。

    秋岚珺不再理会装晕的王妈妈,径直去了灯火最亮的那间房里,果然桌上还摆着仍有余温的饭菜。

    她这肚子里,除了河水外,就没别的,正是饥肠辘辘之时。

    胡乱吃了些东西后从偏房出来,瞧见王妈妈还躺着呢,心中暗笑,举了灯回房。

    王妈妈哪敢动,很想找块板砖将自己给拍晕。

    两个丫鬟倒是好命,竟一觉睡到天亮。

    王妈妈则是硬熬了一夜,身子都熬僵了,这会根本就起不来身。

    两个丫鬟醒来,顾不上伤手的疼,赶忙将王妈妈扶起来。

    “昨,昨晚——”香竹想起昨晚的事,吓得直抖。

    王妈妈经过一夜的煎熬,这时反而镇定下来,沉着声道:“一会我去大智寺请个和尚来作法,你们——”

    王妈妈的话还没说完,东边那扇原本闭着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秋岚珺端着铜盆出来倒水,一边倒一边嘀咕:“这盆重死了,用这么重的盆装水,谁想出来的?”

    说着用力一甩,整盆的污水便泼到了王妈妈和两个丫鬟身上。

    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立在门前步台上的秋岚珺,又同时看向她身后。

    有影子,是活人。

    王妈妈看着一脸阳光的秋岚珺,又看看自己皮开肉绽的五根手指,气的心肝都在颤。

    王妈妈伸着那惨不忍睹皮开肉绽狂颤不止的手,指着沐浴在阳光下,宛如出尘仙子般的秋岚珺骂道:“你个小贱蹄子,竟敢装鬼吓人,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说着便跳了起来,直朝秋岚珺扑去,也不管身上头上湿哒哒的淌着脏水。

    秋岚珺站着没动,目光冷冷的看着王妈妈,等她扑到身前时,身子稍稍一侧。

    “砰”的一声巨响,王妈妈扑到了门框上,额头鼻梁狠狠撞在结果的木头门框上,立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接着眼一翻,晕了过去。

    也算得偿所愿。

    毕竟她盼了一夜的‘昏倒’,这会成真了。

    秋岚珺活着回来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

    自然也传到了二牛家。

    二牛心悦秋岚珺的事,村里人人皆知。

    这次秋岚珺突然失踪,就属二牛最着急,绕着村子找了一圈后没找着,便去了紫云山,想进山去找。

    谁知刚到山脚下就被毒蛇给咬了,今早才被人寻着抬回来。

    眼看着儿子进的气少,出的气多,而隔壁的秋岚珺却好端端的回来了,二牛爹娘能咽下这口气吗?

    显然不能啊!

    秋岚珺正想再睡个回笼觉补充体力,这时外头的院门被人一脚踢开。

    “秋岚珺呢?快出来。马上给老娘出来!”彪悍的妇人喊叫声在院里响起。

    李翠穿了件灰布褂子,同色长裤,膝盖处打着补丁,裤腿沾着泥水,包头的蓝花布松散开来,落下几束乱发,加之那泪痕遍布的脸,通红的眼,手插在腰上,凶悍至极。

    王妈妈已然醒来好一会,浮躁的心也慢慢沉下来,正琢磨着要怎么收拾这小贱蹄子,这会见李翠来了,嘴角立时勾出一丝冷笑。

    王妈妈从歇脚的藤架下起身,将受了伤的手背到身后,慢悠悠的走到李翠面前,扬着微肿的面脸,皮笑肉不笑道:“你这是做什么?可知私闯民宅喊打喊杀是要坐牢的?”

    “坐牢?”李翠拔高了音量,“要坐牢也是秋岚珺去坐牢,她害了我儿子。我的二牛哟——”说着哭了起来,“要是二牛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让她陪葬。”

    王妈妈心头一喜,巴不得二牛现在就死,李翠现在就拉秋岚珺去陪葬,这样她也不用再费心思该怎么弄死这丫头。

    想到昨天夜里的煎熬,以及十指钻心的疼痛,她就气的直发抖。

    心里虽又气又恨,王妈妈面上却不显分毫。

    再怎么着,她明面上可还是伺候秋岚珺的下人,胳膊肘怎能当着人的面往外拐呢?!

    “李翠,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你家二牛出了事,那是他自己不当心,跟我家小姐有什么关系?你可莫要胡乱往我家小姐身上泼脏水。”王妈妈抽了帕子甩了两下,接着拿帕子掩着鼻口,一脸嫌臭的模样。

    李翠最厌烦王妈妈这作派,一见她又拿帕子捂鼻子,心里的火烧的越发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