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都市逆袭之路、白薇方阳林洛水小说

都市逆袭之路

白薇方阳林洛水小说

主角:白薇,方阳,林洛水 标签:都市生活、社会百态、青春成长、暧昧

暂无简介

让我飞 状态:完结

白薇方阳林洛水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她毁了我的所有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不会再救那个女人,哪怕眼睁睁看她被......

    那年我在酒店陪客户吃饭,路过一间包厢时听到微弱的救命声,推门进去,我看到一个美丽女人被人压在身下。

    女人俏脸如霞,像是喝了酒般,手脚无力推拒着身上的肥胖男人,见我闯入,泛着水光的美眸直勾勾望着我,眼里透着哀求和希望。

    我热血冲上头,上去就跟她身上的肥胖男厮打了起来。

    那美丽女人趁机跑出包厢,擦身而过时,我清晰地看到了那两团令人口干舌燥的跳动饱满,还有一张布满惊恐,但依然美丽得过分的脸蛋。

    那肥胖男醉醺醺的,嘴里骂骂咧咧,被我打得头破血流,酒店赶忙报了警,我被带到了派出所。

    那一天,是我灰暗生活的开端。

    那肥胖男说我无故殴打他,害他脑部震荡有了损伤,不仅要我赔偿他的医药费,还要起诉我故意伤害罪。

    我开始还淡定地表示自己是见义勇为,可后面警察告诉我,现场根本找不到那女人存在证据,而且当晚酒店监控摄像头坏了,什么也看不到。

    现在只有我故意殴打肥胖男,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但我还是期望那被我救下的女人能站出来,可我想错了。

    那个美丽女人再也没有出现,她像是人间蒸发了。

    最后,我被判了三年,罪名是故意伤害致人重伤。

    还赔了十七万,那肥胖男的医药费,精神伤害补偿费等,四年辛苦工作的积蓄,一扫而空。

    我坐牢的消息传遍了老家,我那一辈子要强的父亲旧病复发,险些没救回来,母亲更是哭肿了双眼。

    入狱前,相恋五年的女朋友说会等我,但她探监的次数原来越少,最后寄给我一封分手信,说她不想等了。

    在监狱里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光,我变得暴躁,变得易怒,经常跟人打架,浑身都是可怕的疤痕。

    出狱后,我迫不及待地想挽回爱情,但当我找到曾经说要等我的女朋友时,她正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一个开着奥迪A8,帅气成熟的男人,和我曾经那个漂亮的女朋友,是那么的般配。

    我愕然,愤怒地想要上前质问她,却又放弃了,愣愣看着她坐上男人的奥迪,绝尘而去。

    我想起她在信的结尾说,方阳,我找到一个和你一样好的人,忘了我吧。

    我笑了,笑得很苦涩,一个人独自走在盛海的街头,抽烟喝酒,直到累了瘫倒在地上......

    我开始迷上香烟和酒精,在香烟和酒精中麻痹自己,渐渐地变得爱笑,粗俗不羁地肆意欢笑。

    刚开始我还恨着那个女人,那个当初被我救了,却不肯现身为我作证的女人。

    是她毁了我的所有!

    可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恨一个人没用,只会让自己变得更颓废。

    于是我试着振作起来。

    有坐牢前科的人找工作不容易,我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白眼和嘲笑。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家软件公司为了竞争泰国的一个大单子,急招一批会泰语的技术和营销人员。

    恰好,我大学念的是国际贸易,选修课选的正是泰语。

    或许是因为急着招人,那公司没有查我的档案,我幸运地通过了最终面试,终于找到了一份让自己安定下来的工作。

    这让我对生活又有了希望。

    入职第一天,我穿戴整齐,满怀憧憬地来到公司,办完入职手续后,一个人事专员带着我到销售总监办公室,准备拜见我的顶头上司。

    听人事专员说,我的顶头上司是集团老板千金,国外回来的,人长得比电视里女明星都要漂亮,公司里暗恋她的男同事一抓一大把。

    办公室门的打开,当我看见坐在宽大办公桌后面,那个五官精致的美丽女人时,我愣住了。

    潜藏在大脑深处的画面一下子闪了出来,那张惊恐过度的动人俏脸,泛着水光的哀求美眸,还有那跳动饱满的......

    我怎么也没想到,三年前我在酒店里救的女人,那个害我坐牢,害我失去一切的女人。

    她竟然就是我的顶头上司。

    入狱时父母的老泪纵横,监狱里的黑暗生活,改投他人怀抱的女朋友……

    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在我脑海里疯狂轮转。

    压抑了三年的恨意,在这一刻潮水般涌上我的心头。

    “方阳,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销售总监,白总。”人事专员没发现我的异样,在一旁客气地帮我介绍。

    那个美丽得一塌糊涂,却又让我恨得牙痒痒的女人,似乎注意到我的眼神变化,正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我,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你好,我叫白薇,请问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她忽然问道。

    “呵。”我不由冷笑出声,“我们当然见过,我还见过白总您主动张开大腿,迎合男人的样子!”

    白薇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再次冷笑:

    “是啊,如果那次是误会的话,我当时就不该冲进去,就该站在门口看白总您被那个胖子压在身下,狠狠……”

    “住口!”

    白薇脸色涨红,饱满前的高耸不停起伏着。

    “白总想起我是谁了?”

    白薇似乎在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稍微冷静一些后,转头对旁边不知所措的人事专员说了句“你先出去”。

    那个专员张了张嘴,最终没问出一个字就急忙离开了。

    等门关上后,白薇定定看着我,说:“三年前,维纳酒店,冲进包厢那个人是你?”

    “没错。”

    “真的是你。”白薇脸色有些复杂,莫名苦笑了一声,说:

    “当时我吓坏了,没看清你长什么样,事后也因为某些缘故,所以没能当面感谢你,所以……你特地来找我?”

    “找你?”我失声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来这上班而已,只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让我碰上你。”

    白薇似乎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巧合,那……我应该认真地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当初救了我。”

    “呵呵,你觉得一句感谢就够了?”

    白薇从办公椅上起身,从价值不菲的名牌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跟前: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 第二章 补偿

    “补偿?”我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白薇以为我嫌少了,脸色变得冷淡起来,又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四百万,一共五百万,感谢你那天救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别跟老子提钱,有钱了不起吗,老子白做了三年牢,你她妈拿怎么补!”

    “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害你坐牢了?”白薇显得很愤怒,同时又被我的话吓到。

    “呵呵,白总您当然不记得。”我怒极反笑:

    “在我把那死胖子打伤以后,您死活不肯出面给我作证,害我坐了三年牢!”

    白薇神色一滞,嘴里呐呐着,“不可能,我还让家里人去找你,他们说你拿钱就走了......”

    白薇的话彻底燃爆了我的怒火,“钱钱钱,你他妈是从钱缝里生出来的吗?”

    我用力扯开衬衫,露出了在监狱里练就的一身肌肉。

    “你要干什么?”白薇一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缓缓走近她,指着饱满口那几块醒目的伤疤,一字一顿地说:

    “看到了吗,这些伤疤是我刚进号子的时候,里面的牢头用烟头在我身上烫出来的!”

    白薇怔怔看着我饱满口,以及上身数十道狰狞的疤痕,脸上流露出动容之色。

    紧接着,白薇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在跟她的家人求证我坐牢的事,不一会儿竟争吵起来,措辞激烈,显得很愤怒。

    挂了电话,白薇犹豫了会儿,最终抬起头,咬着嘴唇说:“对不起,当时我家人骗我说你没事,没想到害你坐牢......”

    说着,她竟然向我弯下那条纤细的腰肢,语气诚恳道:

    “对你这三年造成的一切损失,还有身体......精神上的损害,我都愿意补偿!”

    “补偿,怎么补?”我失声冷笑。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近在咫尺看着她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

    白薇紧张地小口喘气,呵出女人独有的芬芳幽香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不得不说,白薇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长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种报复冲动,想要疯狂她这副近乎完美的身体上发泄,在她痛苦愤恨的迷离目光中,释放我积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说只要你能办到的,都可以吗?”我冷笑着。

    白薇一愣,下意识点点头。

    “那好,你自己趴墙上半小时,这事儿就算结了!”    

    “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脸突然发红。

    “白总您这是明知故问么。”我呵呵一笑:

    “当然是跟您进行某种神圣而古老的运动,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运动的。”

    白薇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带着我很讨厌的鄙夷和冷漠。

    “痴心妄想!”

    我笑了笑,“不是白总您自己说的都可以吗,我不要钱,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时白墙了。”

    白薇冷哼了声,我突然将膝盖顶进她的腿间,吓得白薇身体一颤,张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这一瞬间,我低头吻住白薇的唇,在对方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贪婪地攫取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罢我松开抵在墙上的手,退了几步,扣上衬衫,看着仿佛劫后余生,饱满口仍剧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总您不舍得趴白墙,我总能先收个利息,亲个嘴吧。”

    “你......”白薇愤怒,俏脸红得跟染布一样。

    “滚出去!”她忽然一指门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你被解雇了,你这种流氓不配进我们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总,我跟您的帐还没算完呢,您现在无权解雇我。”

    临走前,我还嗤笑她,“白总您的吻技真不咋的,亲得我嘴都疼!”

    身后传来白薇的怒吼声,我拉开办公室门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考后面怎么办。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这女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没正面强上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以预想到,白薇后面肯定会换着法儿地刁难我,在烟雾缭绕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现在向她狮子大开口拿钱走人,我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可在监狱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让我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我呵呵自嘲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了条新信息,没想到是前女友发来的:

    方阳,我给你银行卡存了五万,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我要结婚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我捂着脸把头埋进膝盖里……

    良久,我骂了一句草她妈的爱情,起身朝白薇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我决心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天天恶心这女人!

    我来到白薇的办公室门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薇坐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看到进门的是我,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你还进来干什么?”

    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白总,我是来向你报到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吗,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刚签了劳务合同,在没有严重违反纪律,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你不能随意解雇我。”

    “我会让人事部单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规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你走吧。”

    “如果白总非要做那么绝的话,也行,我会去找董事会,或者找几个记者,告诉他们,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无故解雇我。”

    “你……”白薇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依然很平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白薇没说话,只冷冷盯着我。

    良久,她终于缓缓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挣钱。”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钱,足够弥补你这三年的损失,但你要离开。”白薇的语气也变得很平静。

    这次我没有气愤,反而顺着她的话笑道,“行啊,白总要是给我一百个亿,我保证立刻消失!”

    “一百个亿,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嘲讽地看着我。

    “怎么,白总您连一百个亿都不值吗?”我反唇相讥,“我敢说,要是您竞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钱。”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薇成功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要不,您还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