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地球拼图、黎乡栗子何迥然小说

地球拼图

黎乡栗子何迥然小说

主角:黎乡,栗子,何迥然 标签:

在神秘力量的推动下,地球之间出现大小不一的板块移动,不规则的运动,导致人类面临灭顶之灾。移动的拼图是如何造就的?人类必须在种种危机中找出地球变成拼图的原因,并将随时注意身边出现的莫名危机。

小妖怪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地球拼图

黎乡栗子何迥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盒子女孩

    第三天.

    黎乡终于确定了对面街道的情况。那段一千多米的柏油路面,有一个写着Florida的标示,应该属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小城市。

    除了被鲨鱼吃掉的白人男子,黎乡又发现了几个人的活动踪迹。

    两个是三十岁左右的黑人男子,一个高大的白人大婶,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奇怪的小女孩。她身材娇小,在头上戴了一个纸壳箱,只露出眼睛嘴巴,就像是漫画里的盒子武士。

    显然,四个人的关系并不融洽,黎乡几次看到黑人男子意图闯进白人大婶的房间,都被用枪逼了回来。而盒子女孩就像一个精灵,除了偶然曾在屋顶上见过她一次,在后来的两天里,黎乡再也没有见过她。

    那次,女孩似有所觉,在黎乡的目光望过去的时候,她蓦然抬起头来,黎乡急忙收回望远镜,躲到了身后的一块巨石后面。

    好在黎乡的位置隐蔽,并没有引起对面任何人的注意。

    唯一让黎乡焦急的是,几天没喝水,自己坚持不住了。

    这天,黎乡终于决定要去对面的池塘取一点水回来。

    将裤腿袖口扎好,取了几个空瓶,黎乡小心翼翼的向池塘走去。前几天,白人男子被鲨鱼拖下水的场景仍历历在目,所以,黎乡这次带了一根长长的木枝。

    木枝的头上有一个三叉,将空瓶用绑带固定好,从远处取水,应该能避开鲨鱼的攻击。

    在帐篷跟池塘的中间,是一方沙漠,夏日的阳光照在沙漠上,让空气充满了炽热的味道,等黎乡走到池塘边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汗透了,黎乡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快速找到一个取水的地点。

    好在有惊无险,鲨鱼并没有出现。

    在装满第三瓶水的时候,黎乡准备返回。

    就在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说道:“池塘里的水不能喝。”

    黎乡一惊,回过头来,就看到了头戴纸盒的盒子女孩,她穿了一件土黄的衣衫,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躲在沙漠的荆棘丛中,跟沙漠的颜色浑然一体。

    黎乡竟然没有看见她。

    “那是海水。”盒子女孩的声音低矮,语音里带了一丝胆怯,她在怀里摸索一阵,掏了半瓶水递过来,说:“给你。”

    黎乡犹豫着。

    若是在几天前,这样的半瓶水或许算不了什么,但是现在,它无疑珍贵的多,面对陌生人如此的馈赠,黎乡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接受。

    良久,盒子女孩站起来,她默默的将水放在地上,低头向街道对面走去。

    直到对方迈过拼图池塘,要踏上路面时,黎乡才喊了一声:“喂!”

    听到黎乡呼喊,女孩身形一顿,她转过身来,向前走了几步,就在黎乡以为她会走过来的时候,她的脚步一软,重重倒在地上。

    黎乡吓了一跳,急忙跑上前去。

    女孩头上的纸盒落在一边,露出一张憔悴到极点的脸。

    看起来,她大概十二三岁,长了一张精致的脸庞,只是此刻,她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干裂的嘴唇上是一道道皱褶,血丝从裂缝中渗出来,染红了几根唇边的金色短发。

    黎乡急忙将她扶起来,她睁开眼睛,冲着黎乡一笑,声音沙哑,“boy……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帽子……”她靠在黎乡的肩上,努力用手去够落在地上的硬纸盒。

    捡起纸盒,黎乡顺手给她戴到头上,这才将她拉了起来,蹒跚的走回帐篷。

    女孩的身体娇小,但此刻却在黎乡的怀里重欲千斤,几百米的路程,两人走了大半个小时才走回去。气喘吁吁的坐下,黎乡翻出剩余的两根火腿肠,递给女孩。

    女孩接过去,只是稍一犹豫,连包装也来不及撕去,就塞进了嘴巴。

    看着女孩狼吞虎咽的将火腿肠消灭掉,黎乡不由叹一口气。

    这是最后的食物了。

    灾难过后第七天,黎乡弹尽粮绝,而且还捡了一个看起来有点麻烦的小女孩。

    “咳咳。”女孩大概被噎住了,不停的咳嗽着,脸色憋的通红。

    黎乡将半瓶水递过去,女孩却摇了摇头,努力的将食物咽进肚子,这才说道:“你喝。”

    黎乡拧开瓶盖,喝一小口含在嘴里,又将瓶子盖好。这样半瓶水,可比金子还要珍贵。

    “你们?”黎乡将水放下,抬起头来问女孩,“那边还有食物吗?”

    女孩吃完火腿,蜷缩在充气垫上,就像一个胆怯的猫咪,她抬头看了黎乡一眼,又快速低下,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他们都有枪。”

    两人沉默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黎乡总觉得面前的女孩有一丝熟悉,若不是她金色的头发跟湛蓝的眼珠,黎乡甚至怀疑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我的妈妈是华夏人。”被黎乡看着,女孩显得手足无措,她低着头,“我叫玛蒂尔达,你呢,boy?”

    “黎乡。”黎乡回应着,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风声呼啸,拼图又一次移动了。

    地面震颤着,将帐篷里的东西摔的七零八落,透过门帘,黎乡看到远处的东京铁塔像是一个巨人跑开,池塘翻涌着丈许的浪花,更远处,山川乱舞,斗转星移。

    黎乡双手交叉,双手骨节因为用力而显得苍白。

    在这样的自然之力面前,任何个人都显得渺小、微不足道。

    身后的女孩半跪在充气垫上,不停的在胸前画着十字,“求主赐给我们食物跟净水,求主赐给我们阳光与温暖……”

    整整半小时过去,地面才回复了宁静。

    帐篷对面的沙漠已经变了模样,换成了一方红枫林,风从林间刮过,红色的枫叶落下来,飘飘荡荡。

    确定拼图停了下来,黎乡才舒了一口气,钻出帐篷。

    四周没有任何动静,就连风声,都轻柔的不像话。

    黎乡拿出望远镜,一点一点的搜寻着。

    在过去的几次拼图移动中,黎乡见过了沙漠、冰山等各种惊奇的景色,若是世界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黎乡不介意地球来这样一场绚丽的华尔兹。

    但是,现在黎乡只想看到一座食物组成的山峰,或者米粒组成的沙漠。

    也许是玛蒂尔达的呼唤感动了上帝。透过红枫林的间隙,黎乡看到了一座平顶的、带着巨大招牌的建筑。

    那是一家小型的超市连锁店。

    玛蒂尔达跟在黎乡身后,显然也看到了超市,她小声的呜咽着,“我们有救了,boy,真的,你看。”

    黎乡没有跟少女一样雀跃。

    他知道,这家超市的出现,或许是一个炸药桶。因为地球的异动,未来最缺的不是金子银子艺术品,而是食物,食物才是现在最重要的物资。

    先不说超市里有没有人,就算是一座空超市,自己跟玛蒂尔达也不可能是街道对面两个黑人男子的对手。

    在前几天的观察中,黎乡对两人性格做过多次推算,甚至预演过自己跟对方遇见的情况。

    结果是,危险大于机遇。

    这才是黎乡一直隐藏自己的原因。

    冷静与谨慎,冒险与勇敢,一直是父母灌输给黎乡的习惯。

    按捺住雀跃的少女,黎乡回头问道:“玛蒂尔达,你能将对面的那些人做个评价吗?”

  • 第一章 栗子的流浪日记

    八月四日,周日,晴,大风。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南边的视野里,是高大的自由女神像,她手举火炬,在晨阳下发出灿灿金光。而当我回转身来的时候,我看到的却是百米外的东京铁塔。

    我拿起身边的美工刀,划破自己的手指,鲜血冒了出来,刺痛让我皱了一下眉头。

    我确定这不是梦。

    我喊了一声黎乡,他依然沉沉的睡着。昨天的徒步对他来说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我摇摇头,掀开帐篷,静悄悄的走了出去。

    门外,是一片荒唐的世界。

    巨型冰山矗立在热带雨林的边陲,肥美的草原旁是湛蓝的海水,金黄的葵花田,低矮的丛林地……而除了我身后的两顶帐篷,我没有发现一丝熟悉的地方,峡谷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方奇妙的世界。

    我迎着大风向前走去,在一方宽阔的池塘里,几只圆滚滚的动物正不停的戏水,我认出来,它们是企鹅。一种南极才有的生物。

    不等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我听到了一种像是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然后,我看到身后的一方山川断裂开来,像是被装上了高速列车,瞬间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幸好我们帐篷所在的地方并没有受到波及。

    等我跟黎乡爬到山顶的时候,我们发现了更加荒谬的一幕。

    四下里是无数不规则组成的奇异地图,每个地图内是迥异不同的风景。沙漠、森林、丘陵,湖泊,就像是——

    一幅巨大的拼图上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板块。

    不错,地球变成了儿童们手中的拼图,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推动了。

    ……

    黎乡坐在自己的帐篷里,翻看着栗子的日记。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几天前,他跟随栗子进行了自己的高中毕业旅行,一次短途的峡谷徒步穿越。由于没有找到理想的宿营地,两人休息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谁知一觉醒来,世界就变了样子。

    地面被分割成了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拼图,有些拼图正在瞬间远去,而新的拼图补充进来,就像是手中手里玩弄的拼图。

    黎乡不知道自己被这些无序的拼图移动到了那里,也不知道周围荒诞的景象原来属于何地。

    手机没有任何信号,随身携带的指南针也出现了紊乱,唯一能辨别方向的,是头顶仍然存在的太阳。

    今天早上,拼图运动暂时停了下来。

    但是,栗子不见了。

    栗子是一名流浪画家,这次毕业旅行其实是黎乡跟随栗子脚步的一次突破。

    作为一个男孩来说,冒险是天性,也是骨子里跃跃欲试的原欲。

    此时,身周的景物已经有两个小时没有变换了,黎乡仍然不敢走远,谁知道这该死的拼图什么时候发动。

    背包里还有剩余的一包饼干,几根火腿肠。省着点用,还能坚持几天,但是,水已经没有了。

    黎乡望着前方一个清澈的方块池塘,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弄一点水回来。

    池塘并不远,大概一公里的样子,来回需要二十分钟左右。但是,池塘是处在帐篷前方第三个格子里,若拼图忽然发动,他很可能被拼图带到另一处陌生的地方。

    失去了帐篷这个避风港,黎乡不知道能在恶劣的环境下坚持多久。

    风从帐篷的缝隙里钻进来,带来呜呜的声音,除此之外,周围一片静怡,死海一般。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所处的方位,不知道父母现在何方,也不知道栗子被拼图带去了那里。

    黎乡摇摇头,回到充气垫边坐下,拿出一块饼干咬了几口,干燥的饼干在缺少唾液的嘴巴里散碎开来,他努力了几番,才将饼干咽进肚子。

    等到太阳升上半空,黎乡钻出帐篷。

    这是两人宿营所在的一处低矮山坡,此时被正处于一处奇形怪状的拼图里,奇怪的是,山顶的植被并没有受到多大破坏,依然郁郁葱葱。

    踩在脚下的沙砾,发出刷刷的声音。黎乡走到坡顶,抬头向远处看去。

    山坡前的自由女神像不知被移动到了那里,身后的巴黎铁塔依然在老地方。更远的天际,是起伏的山川跟原野。不过,黎乡的眼睛忽然眯了起来。

    在高低错落的景色之间,竟然有半段崭新的泊油路。

    泊油路大概三四百米,在其中间,是一个竖在路中的红绿灯。而在路边上,是一排欧式建筑的二层楼房。

    这是几天来,第一次有人类建筑移动到自己面前。

    有建筑就可能有人。

    黎乡快速的顺着山坡跑下来,从帐篷里拿了望远镜,又飞快的跑回坡顶,向对面望去。

    透过二层楼房的玻璃,黎乡终于见到一个活动的人,那是一个壮硕的白人男子,男子手里拿着一支猎枪,正透过窗户向黎乡这边望过来。

    黎乡俯下身体,将自己隐藏在一丛灌木之后,心内咚咚跳个不停。

    看起来,对面的那个家伙是欧洲人啊。

    究竟是什么力量,将欧洲的一片土地移动到了自己面前?

    黎乡仔细的回想记忆里的世界地图,哪怕离华夏最近的欧洲边界,离华夏也有一万多公里吧。

    究竟是自己到了欧洲,还是欧洲到了华夏,或者是他们都在其他的地方?

    对面的白人男子脸色看起来并不太好,匆匆一瞥间,黎乡看到他紧皱的眉头,以及脸上的惊慌。

    没有谁在地球变成拼图面前还能保持镇定。

    黎乡并没有冒冒失失的走过去,一是对方跟自己隔了几百米的距离,而这段距离中间正是两幅拼图的边界。二是,面对一无所知的陌生人,一个十七岁男孩的天然警惕。

    拼图的移动,会带来越来越多的陌生人,而这些不知何方的人类,或许会变成自己的盟友,但更可能的,则是自己的敌人。

    黎乡相信,在这场突兀而来的灾难面前,缺少了秩序跟监管的人类,会无限放大自己的欲望跟罪恶。

    而随时可能移动的拼图,则是犯罪者最天然的逃避法门。

    纵观世界近现代史,弱势的一方被屠杀的例子枚不胜举。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

    黎乡小心翼翼的躲在灌木丛后面,继续向对面看去。

    白人男子并没有发现黎乡,他放下手里的枪,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步,接着他推门走了出来。

    他向着远处的池塘走了几步,又折身翻转,从屋里拿了一个水桶出来,谨慎的向前走去。

    就在男人走到池塘边上的时候,突兀的一幕发生了。

    一条巨大的鲨鱼从池塘里腾身跃起,一口将男人咬住,拖入水中,黎乡只听到男子短促的惊叫声,在水面一阵翻涌后,四周重新归入寂静。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地球拼图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