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隐婚甜妻,老公情难自禁、牧晚秋皇甫少擎霍子墨小说

隐婚甜妻,老公情难自禁

牧晚秋皇甫少擎霍子墨小说

主角:牧晚秋,皇甫少擎,霍子墨 标签:婚恋、闪婚、契约情人、办公室恋情、总裁豪门

她是他一年前订婚宴上的落跑新娘,再见,她是他的私人小秘书,一次醉酒,买噶的,竟然来了个意乱情迷,他说,我们结婚吧。莫名其妙的她成了总裁大人的隐婚小妻子。婚后生活,他说,“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总裁大人,你这么霸道真的好吗?她不早就是你的了吗?他说,“我不但要你的人,我还要你的心。”面对真相,她在知道,这一场婚姻只不过是他用来报复她当年犯下的错。她再次逃走,这一次,是她主动送上门来,她求他娶另一个女人,一纸协议扔在她的身上,‘签了它,我就答应你。’他冷的如在千年冰窖出来的恶魔。三十天的囚禁,囚的是谁的心,禁的是谁的身,最后一夜的折磨,他说,‘我爱你,牧晚秋,你听到了,我说我tmd的爱你。’

大叔有毒 状态:完结

牧晚秋皇甫少擎霍子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再次见面

    “咚---咚---咚---”牧晚秋一手拿着资料一手端着刚冲好的咖啡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很有节奏的敲了敲面前那扇上好材质的暗红色木门。

    因为生病请假两天,回来却被同事告知,自己的顶头上司换了人,还是位绝佳到令办公室所有女性都垂帘欲滴的男人。

    想起刚进办公室,小夏描述新任老大的那副花痴样,牧晚秋一时无语,是有多完美的男人才能被称赞成,世间仅有一枚,举世无双的稀世之宝。

    真想说一句,国宝大熊猫啊。

    再看一眼手里还冒着袅袅热气的咖啡,不加糖,不加奶,这黑咖啡真的能喝的下去吗?只是闻着这麝人的苦涩,牧晚秋不禁皱起了黛眉。

    第一印象,这个有怪癖的总裁可能会是个难伺候的奇葩。

    “进。”一道干脆利落的嗓音打破牧晚秋对这个新任的所有想象,不过这声音……沉厚而又磁哑……很好听。

    很好听,这个字刚传进牧晚秋的大脑,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一定是被小夏刚才的垂帘欲滴给迷惑了,不然怎么会因为简洁的一个字,而对门内的新任老大有了……反正不反感啦。

    坐在真皮黑色座椅上,如黑曜石般深不见底的眸子盯着手里的简历已经看了许久,简历上的照片让他意味不明的勾了勾性感撩人的薄唇。

    没有及时的听到开门的声音,男人有所不悦的皱了皱英气的眉,那双深奥的眸子望向了门口,他很期待那个女人进来后,看到他第一眼的表情。

    上好的暗红色门口应声打开,门外走进来的牧晚秋踏进来,第一个动作是微微转身关上了门。

    再次转身之际,牧晚秋不着痕迹的做了个深呼吸,毕竟是新任总裁,性格好不好?脾气暴不暴?对她这位秘书满意不满意?

    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丢掉这份薪水还不错的工作,所以,淡定,微笑,对新任总裁展现出最佳的牧晚秋。

    “您好,我叫牧晚秋,之前是邢总的秘书,因为前两天身体有些不适,所有请假两天。”牧晚秋很职业化的微微笑着,谦谦有礼的介绍自己的同时顺便解释了一下两天没来的原因。

    男人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专心的批阅着手里的资料,名牌钢笔在他修长有型的手指上玩转着。

    如果说进门之前还对这个人有那么一点儿莫名其妙的好感的话,此时在他骄傲的态度下,已经百分百的磨灭了他的形象。

    牧晚秋在心里嗤之以鼻的冷笑,臭屁什么啊,不就是个总裁吗?至于拽成这个样子。

    牧晚秋在翻了好几个白眼之后,才想起手里还端着咖啡,往前走了两步,刚想放下手里的咖啡,却在看到上好实木的办公桌上摆着的那个桌牌时……

    端着手里的咖啡不禁一抖,差点因为她突然的紧张而掉在地上,她在心里默念着那个陌生且熟悉的名字,“皇 甫 少 擎!”

    “嗯?”男人这才带着鼻音轻轻的嗯了一声,抬眸,扬起眉峰深深的看了一眼牧晚秋,抿起了性感撩人的薄唇,似笑非笑。

    牧晚秋忽的抬眸,四目相对,牧晚秋险些把端在手里的咖啡直接扔在地上,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耳边都是自己急促的喘息声还有慌乱的心跳,脚下的步子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是他……真的是他!皇甫少擎!

    牧晚秋拿着资料的手在收紧,文件夹的一角刺疼了她的手心,她这才有了些意识,眨了眨不知所措的大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尽力勾起一抹简单的浅笑,上前一步将还端在手里的咖啡放在了桌上,资料也随后放在他的面前。

    “总裁,这是下午三点钟会议的资料。”

    皇甫少擎身子慵懒的往后一靠,靠在椅背上,不置一词的瞅着她,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俊脸上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

    这样的他让牧晚秋有些招架不住,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更是看的她浑身发憷,只能在心里感叹,还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在这里都能遇到他。

    皇甫少擎,他一个皇甫世家官三代,富四代的四代单传的继承人,跑到她这里一个小公司里来做什么总裁,都富可敌国了还跑来做高级打工仔,这辈子都没想过还会见面的人,竟然就这样的狭路相逢了,她最近的运气可真是够背的。

    “牧秘书,看到我......你似乎很紧张啊?我比你之前伺候的邢总看上去凶吗?”皇甫少擎波澜不惊的开口,似是漫不经心的说着,好听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里蔓延开来。

    牧秘书?!还有他那双比海都深邃的眸子里,写的是,不认识?!

    不过,什么叫她伺候的?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不顺耳啊。

    他突然的温文儒雅真的很让牧晚秋不适应,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乱成浆糊了,她看着他,却又不敢看太深,只好讪讪的笑着,“怎么会呢?可能是您比邢总帅太多,我一时间还有点不太适应。”

    何止帅太多,邢总是个快五十岁的地中海啊,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好不好。

    “奥?”皇甫少擎挑了一下帅气的眉毛,不着痕迹的扬了扬唇,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泽。

    牧晚秋干笑一下,心里更是紧张。

    “那个,总裁,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忙了。”牧晚秋是恨不得下一秒就在他的面前消失匿迹。

    皇甫少擎很快的微微点了点头,起身双手合十的放在实木的暗红色办公桌上,“好,去忙吧。”

    他这样的干脆,牧晚秋都有些难以置信,就这样了?没什么要说的了吗?

    都说欠了的东西是要还的,她牧晚秋欠皇甫少擎一个解释,不管那个时候他有没有真的想过娶她,她都留给他一个难题逃之夭夭了。

    牧晚秋走出总裁办公室,木门在被关上的最后一瞬,她不禁抬眸看向坐在里面的人,而里面的人竟然也在看着她,还是用那双深似海的眸子紧凝着她。

    牧晚秋的心不禁一怔,呼吸一窒,可能是太紧张,太惶恐,门被她重重的关上,“咚”的一声,似是一把千斤重的铁锤,重重的敲打在她的心上,让她再也不能舒坦的呼吸了。

    皇甫少擎想着牧晚秋从进门见到他开始的慌乱无措到出门后的惊慌失措,性感撩人的唇瓣勾起了一抹浅到让人难以琢磨的笑意。

    ......

  • 002:进去洗干净

    牧晚秋刚坐在椅子上,身体都没来得及伸直,全身就被一股带着恶臭的酸水给从头浇到底,耳边除了同事们的惊叹声,便是始作俑者刺耳的辱骂声。

    “你个狐狸精,这次我泼的是下水道的脏水,要是再让我知道你把狐狸尾巴缠到我老公身上卖弄风骚,我泼的可就是硫酸了,到时候把你这张狐狸皮给毁了,可怪不了别人。”这是最后的警告吧。

    这个声音牧晚秋并不陌生,这样的话她也不是第一次听,只是这才,她太过分了。

    牧晚秋顺手在办公桌的抽纸盒里抽了几张面巾纸擦了擦狼狈不堪的脸,这才能睁开眼看着面前对她满口脏话,骂骂咧咧的女人。

    五十岁的女人,臃肿的身材,泼辣的气质,庸俗的妆容,悲哀,可更悲哀的是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

    “你在这个样子,我要报警了。”牧晚秋其实真的很无语,她很想发火,很想为自己打抱不平,可她又觉得那简直太多余。

    想一下前任上司邢总那没有身材没有相貌更没有什么气质的模样,她真心觉得,那种男人不值得她背上这样的骂名。

    呸呸呸,应该是所有已婚的男人都 不值得她背上 这样的骂名,她就没想过要和已婚男有任何的勾搭,做人最起码的底线还是要有的。

    “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清高。”说着,一大摞照片被泼妇一般的中年女人从包里拿了出来,如同秋天散落的树叶,哗啦啦的从空中坠落。

    “你这样的狐狸精还好意思说报警,我要不是为了我家男人,我早报警把你这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给抓起来了。”女人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掉在桌面上的照片,阴狠的瞪着牧晚秋。

    牧晚秋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桌上的所谓证据,照片是她住院的时候,邢总做为即将离职的上司去看了她一次。

    周边的同事都跑过来围观,枯燥乏味的办公室因为这一场精彩的正室斗小三而变得异常兴奋,一些本来就看不惯牧晚秋的同事,泄愤似的等着看接下来更精彩的一幕。

    牧晚秋其实想要解释,却又觉得百口莫辩,当在别人眼里已经认同一件事情的时候,你想要改变他人的想法,真的很难。

    “我只能说,身为一个女人,要真有本事,就回家看好自己的老公,如果我真和邢总真的有什么,你这样对我,我相信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你……还真够不要脸的。”泼妇女人被牧晚秋的话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何止不想管好自己的老公,要能管好,要能抓住他的心,还用的找出来干这样的糗事吗?

    “你闹够了没了,都不嫌丢人啊。”一道冷怒暴躁的声音自门口处传来,邢总大步流星的带着一身怒意往她们的方向走来。

    “你是来维护她的吗?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都抵不过她这个狐狸精的插足吗?”女人在看到自己丈夫来的时候已有些崩溃,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抽搐。

    邢总直接忽略掉自己老婆的失控,对一身狼狈的牧晚秋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

    牧晚秋摇摇头,没有说话,其实他有些可怜邢总,据她所知,这位邢总似乎并没有什么对婚姻出轨的行为,相反,他很珍惜他的家。

    “回家。”邢总托着他的老婆往外走。

    “你今天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不会放过那个狐狸精的,她有本事勾引你,就要有给自己收场的本事。”女人不甘的挣扎,像个疯子更像个站在大街上撒泼的泼妇。

    她还知道这么多人啊?

    牧晚秋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她身上的味道让她多一秒都待不下去,再不去洗洗,估计她自己都要吐了。

    “啪……”一记响亮的声音在诺大的办公室里产生了回音,牧晚秋闻声不禁转身回头。

    女人一只手捂着自己半边脸,哀怨的瞪着面前的男人,邢总忍无可忍的吼道,“别在挑战我的底线,如果你真觉得过够了,如果你就那么希望我在外面找个女人,那我都如你所愿,但现在,你必须给我走,我丢不起这个人。”

    邢总老婆被邢总吼的一愣一愣的,想哭却又怕会惹怒他,只好忍着一切情绪跟在邢总身后离开。

    牧晚秋如释重负般的吐了口长气,总算结束了。

    转身之际,一个不经意的抬眸,对上的竟是那双黑曜石般神秘的眸子,她的心猛然的“咯噔”一下,漏跳了一个节拍。

    “……”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皇甫少擎双手有型的插在剪裁地体的西裤口袋里,站在办公室门口前,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的?从一开始吗?

    想到会是那样,牧晚秋不禁的皱了皱眉心,垂眸躲开他那双深邃的眸子,咬了咬唇,自觉此刻的自己很难堪。

    皇甫少擎事不关己的往前迈了两步,在稍微靠近她一点儿的地方顿住了脚步,鼻尖闻到刺鼻的味道让他不悦的蹙紧了眉心,“看来牧秘书做到今天这个位置,花了不少心思。”

    他揶揄的说道,性感撩人的薄唇勾过一抹嘲讽的嗤笑。

    虽然对他的话以及让人生厌的表情很不爽,但谁让他是上司呢,她忍。反正任谁看到刚才那场好戏的全过程,都会那么想她的,她在他的世界里本就是个不堪的坏女人,多一项又何妨。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我做没做是我的事。”

    说完,她抬步走向了洗手间,再不洗洗她真的会吐。

    皇甫少擎看着她骄傲的背影,心里莫名的烦躁,上前迈了一大步,抓住她细瘦的手腕,直接拖到了他的办公室。

    “喂,皇甫少擎,你要干嘛?”牧晚秋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到了办公室她用力的甩开他的手,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皇甫少擎倒是毫不避讳对她的嫌弃,皱眉看了看自己刚才拉着她的那只手,转身在身后的办公桌上抽了两张湿纸巾擦着他那只白净修长的手。

    “直接剁掉好了。”她都这个样子了都没怎样,他只是碰了她一下而已,至于吗?牧晚秋站在那里没好气的嘟囔,还不忘对他翻了个白眼。

    皇甫少擎倒也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看着她,淡漠的勾了勾好看的唇角,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进去把自己洗干净。”

    他要不要如此冷傲?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