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临时王妃、柳明溪赵政霖方明轩小说

临时王妃

柳明溪赵政霖方明轩小说

主角:柳明溪,赵政霖,方明轩 标签:虐恋、王妃、王爷、复合

因无子而被休的柳明溪,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被休后发现自己有孕在身。既然渣男已经休妻另娶,她也不想再与他有什么纠葛,现实却并非如她所愿。~~本文架空,伪重生,文里有权斗,宅斗,还有形形色色但都说不上完美的人出没其中~~

九璃 状态:完结

柳明溪赵政霖方明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所谓三年无所出

    大周历乾兴二十七年八月十三,京城秋意渐浓。

    已是掌灯时分,屋内仍然暑意未消,有些闷热。柳明溪独自对着一桌子异常丰盛的饭菜,却没有丁点胃口,她搁下手中玉箸,意兴阑珊地吩咐道:“都撤了吧。”

    立在她身后的两名丫鬟面面相觑,似有些犹豫。

    月晴上前,柔声细气地劝道:“殿下,这些菜色可都是您亲手准备的,再吃些吧。”

    算起来,赵政霖已经十来天没来浣花苑,而她也这般寝食不安地等了他十来天。

    赵政霖似乎每天都很忙,他从不交待自己的行踪,柳明溪也无从打听。只得一次次,满怀热忱地备好膳食,然后又一次次,在无尽的等候中失望。

    连日来的劳累,让她有些恹恹,还有些莫名的心绪不宁,她无力地摆了摆手,“撤了吧,想必王爷已经在别处用过餐了。”

    月晴只得摇摇头,与月朗一起动手撤下晚膳。

    赵政霖回来时,天色已晚。柳明溪望向来人,只见他一身银白锦袍,身姿笔挺,面容冷峻硬朗,眸光深邃,宛若深潭,而那双迷人的眼眸正黑沉沉的看着自己。

    她赶紧起身,朝他裣衽一礼。

    烛光下,赵政霖望着面前状似乖顺的女子,一张俏生生的小脸莹润如玉,双眸晶莹璀璨。她的眼神中却不自觉地透出少许嗔怪之意,不仅如此,她还偷偷地撅了撅嫣红的小嘴。

    赵政霖有片刻失神。

    待他再看时,却发现那小女子已然重新坐下,继续埋头做着手上的针线活。

    赵政霖不发一言,只是大步上前,将正在灯下为他缝制冬衣的娇妻抱上了榻。

    看着他在无意间打翻的针线笸箩,柳明溪不禁嗔道:“殿下,只差几针,那件月白袍子就…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赵政霖已经覆上她如脂般的红唇,同时还利落地将她身上衣裳尽数褪去,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闪烁的烛光下,赵政霖贪婪地望着她似喜似嗔的绮艳面庞,脉脉含情的眸光若水波荡漾,一身宛若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在烛光中泛着莹润微芒……

    长夜漫漫,屋内罗帐轻摇,缕缕暖香在不经意间已经溢满了整间屋子。

    浣花苑中,摇曳着烛光的廊窗之畔,隐隐似有男子压抑的粗喘和女子如泣的低吟不时溢出,让人耳热心跳。

    屋外的空庭里,夜色笼罩一片,不知何时飘起了今秋的第一场雨,淅淅沥沥的雨点声声敲打着石阶,风中带来丝丝凉意。

    翌日,柳明溪悠悠地醒转来时,发现赵政霖竟破天荒地还留在她的屋子里。

    更让她惊奇的是,他正若有所思地坐在她惯常坐的位置,他的手边是那件还未完成的月白袍子。昨夜被他打翻的笸箩和针线,仍散落在一旁,他有些犹豫地伸出手,却又不知何故,并没有去碰触,似乎有什么心事。

    柳明溪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她没有想到向来雷厉风行的诚王殿下,还会有这般纠结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弯起了唇角。

    晨光中,她盈盈坐起身来,滑腻若脂的肌肤竟泛出珍珠般的光泽!她晶莹璀璨的黑眸欲语还休,红唇微扬,一笑嫣然。

    她裸露在外那如玉般的颈子,精致的锁骨还有她胸口若隐若现的……都还留有他昨夜疯狂的印记。赵政霖冷峻的面庞上,眸色微沉。

    赵政霖望着她,目光中饱含着让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这一幕在柳明溪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虽然已经成婚三年,但是他们相处的日子甚少,可以说掰着手指头都数得清。柳明溪确实不了解他,也不曾有过机会去好好了解他。

    但是那又如何?他们可是夫妻啊,来日方长。

    见他一直望着自己,柳明溪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仍不着寸褛,她面上微烫,赶紧拢了拢锦衾挡住风景,含羞带怯地唤了声,“殿下。”

    赵政霖却只是若有所思地凝望着她,恍若未闻!柳明溪见他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竟前所未有地发着呆,她不禁好奇地问道:“殿下今日不早朝吗?”

    屋中静默片刻,赵政霖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沉声答道:“上朝!”

    柳明溪正要些说什么,却还未说出口之际,赵政霖已经近前,在她愕然的目光中将他一直攥在手中那页薄纸丢在她面前。那页纸儿本该落在她的面前,却偏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他并未拾起,只抿紧薄唇望了望她,便一言不发地扬长而去。

    柳明溪不禁失笑,她感慨,白天冷漠的诚王殿下和夜间贪欢的赵政霖,他们分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啊!她伸手从床边的一张红木翘头案上,取过那件浅素的薄秋衣披上,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下床,拾起那张已然被他攥得皱巴巴的纸儿。

    迎着晨光,柳明溪有些好奇地将它徐徐展开,待她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她的手不自觉地抖了抖:休书!而他休妻的理由正是三年无所出!

    柳明溪并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三年前嫁入诚王府时,她才十三岁,成婚次日赵政霖就离京去了南疆,从此她便独自守着这小小的浣花苑。

    为避免行差踏错,这些年来,她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若说这样都能生出子嗣来,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吧?

    柳明溪连日来都没什么胃口,加上夜间也不曾睡好,她的身子有些羸弱。骤然受到这般刺激,她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醒醒!快醒醒啊!”柳明溪耳边隐约传来了月朗焦急万分的呼唤声。

    她有些恍惚,还感到有些不解,自从她嫁入诚王府后,身边的人都已经改称她为王妃或殿下,为什么月朗忽然称她为小姐?

  • 第四章 天长地久

    柳明溪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久到让人以为她不想再醒来,只想天长地久地睡下去。

    方明轩看了看床上的小女子,她已经睡了十几天,期间杜鸣生也已来过七八趟,每次都说她一切安好,只消静养就能痊愈。

    方明轩却不免有些怀疑,不过当他看到佳人肩头的伤口果真在日渐好转,不出十日便已完全愈合,就连原本毫无血色的消瘦脸颊竟也丰润了少许,总算把他心中的顾虑打消了。

    众人皆知,杜家世代行医,杜鸣生不过二十四五岁,却已是京中最最有名的大夫。

    方明轩原以为就算能保住她这条胳膊就已经很不错,留下几道狰狞骇人的疤痕却是少不了的,结果杜鸣生竟敢拍着胸口保证,定能恢复如初!

    方明轩感慨,这位杜神医果然名不虚传,一出手便是这般非同凡响。若不是因为他的性子有些古怪,想必早已入宫成为御医。

    当然,并不见得是个大夫都想当御医,就如他也是这般,志不在朝野。

    “这位姑娘的伤口已经愈合,只消继续每日清理和换药便足够。这些都是外用药膏,有助去除疤痕。将养一些时日定能复原如初。”杜鸣生细细交待道。

    “还有这些都是益气补血之物,仍是一日六餐,每日煮汤喂服,以替代正餐。”杜鸣生的单子分成了好几张。

    方明轩都拿在手上一一过目,然后才交给一位老嬷嬷去买药和煎药。

    “这些都是保胎药,也须每日早中晚膳后服用,能保住她们母子平安!过几天…”

    杜鸣生的话还未将话说完,就被方明轩的一声惊呼打断了,“你说什么?!”

    方明轩忽然想到数天前在行山上遇到她时的情景,她怯怯地躲藏在那处矮树丛中。衣衫凌乱,乌发蓬松,身上还带着血迹,莫非她其实是被强人所掳?

    可是整个京城都没有听说哪家千金出了事!当然,就算有人真出了这样的事儿,人家也未必会宣扬!毕竟那可不止影响她一个,连带着整个家族都会因此而蒙羞。

    如今她不但失了清白,还有了身子,若是心善的家族,说不定也会给她安排一个尚可的去处。若是遇到苛刻的家族,还不知道会如何处置她呢。

    方明轩看着帐中那抹朦胧的身影,不禁出了神。

    那个如花般美好的女子,她怎会遇到如此不堪的事?

    直到神色不明的杜鸣生自顾自离去,方明轩都没有回过神来。

    “今日诚王大婚,公子也该出发了。”小厮提醒道。

    “去备车轿吧。”方明轩深深看了看罗帐中那抹模糊的身影,转身离开了镜芳居。

    镜芳居本是方明轩避暑的住处,四面环水,只用长长的廊桥通往其中。正好他也已搬回了自己的院子,镜芳居本就空着,就让这个小女子暂住在这里养伤罢。

    方明轩上了马车,一路往东疾驶而去。

    诚王府位于京城东面,位置不算顶好,面积却着实不小。整座王府都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方明轩刚奉上贺礼便被小厮直接迎进了婚筵,席间已经坐满了人。

    “方公子,这边!”一帮与他年龄相仿的锦衣少年郎不住地朝他招手。

    方明轩也不迟疑,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没想到的是,他甫一落座,就有人将他团团围住。

    “方公子,听闻你前几日上山猎了只兔妖?”

    “听说那妖女生得极为美貌!男人一看就会把持不住?”

    “不知哪日,方公子也能带我们去开开眼尝尝鲜?”

    ……

    抢着问他的那几个,无一不是终日流连烟花之地,不知羞耻为何物的纨绔子弟。

    但是对于所谓的“妖女”,感兴趣的可不止他们几个,同席,甚至周边几席的那些个男宾,无不是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等着他的回话。

    “从哪儿传来的胡言乱语?完全没有的事!”方明轩嗤之以鼻。

    “方公子!”说话的人,正是那群纨绔之首,最吊儿郎当的忠王世子。

    这一位堪称纨绔中的纨绔,他年已二十有五却尚未娶亲。他长相平平,若是在皇室中,都已经算得上丑陋,声名更是狼藉!但凡有点势力的女家都不愿与忠王结亲,若是没有势力的,老忠王也瞧不上,于是他的婚事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忠王世子的一双小眼睛在说到妖女时,不自觉地发出精光,他踏着有些虚浮的脚步走了过来,搭着方明轩的肩膀,状似亲热地说道:“听说那妖女生得长腿细腰,一遇到男人,她那副身子就能软得跟没骨头似的?啧啧,这般万中无一的女人,身为男人又怎能错过?”

    方明轩蓦地想起那天,那个小女子昏迷后,被自己揽在怀中的情景,可不就是跟没骨头似的嘛?但那也是因为她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样的妖精,我从不曾见过,你们想要的话就自己找去。”他涨红了一张俊脸起身离席。

    方明轩说这话的声音有些响亮,一时间整个男宾筵席区都静了下来。

    “不就是想吃独食吗?有什么好嚷嚷的。”忠王世子讪讪地收回了他的爪子。

    “你们误会了,方大哥不过就是救了个受伤的女子,她至今还昏迷不醒…”方明轩的发小,阮文毫出声帮他解围,却不料愈描愈黑。

    “山上怎会无端出现这么个美人儿,还恰好受了伤被人捡到?”质疑声不断响起。

    “莫不真是个妖精吧?”这话一出,语惊四座。

    忠王世子笑逐颜开地上前,熟络地拍拍方明轩的肩,“方公子果真是艳福不浅!你都还没有玩腻,爷不该在这个时候跟你提这种要求。不过,本世子爷实在是太过惊奇,没想到方公子也是我们的同道中人,哈哈!”

    忠王世子显然不是无缘无故说这些,他的声音并不小,男宾筵席顿时一片哗然。

    “哼!好你个方明轩,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下贱货色,你这般作为,究竟把我们陈家置于何地?退婚,退婚!”方明轩未来的大舅子也在席间,他暴跳如雷的指责,几乎已经认定方明轩行了不义之举。

    如此一来,整个婚筵都似炸开了锅。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