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亿万娇妻:阎少,诱妻成瘾、白姝娆阎夜冥范承易小说

亿万娇妻:阎少,诱妻成瘾

白姝娆阎夜冥范承易小说

主角:白姝娆,阎夜冥,范承易, 标签:1

因为被准婆婆下药,白姝娆误入了那个男人的房间。传说中晋城最有权势的无冕之王阎夜冥。第一次见面,他甩给她一摞毛爷爷,“你可以走了,我这里不需要应召女郎!”她攀着他的手臂,“先生,你不试一下吗?我技术很好的!”第二次见面,她落荒而逃,“先生,你认错人了!”却被他的手下阻挠。“应召女郎?技术很好?嗯?”“你想怎样?”“睡了我,就得做我的老婆!”“不要!”“反对无效!”第三次见面,她和他手握红本本。从此后被缠上,从生活到婚姻,从身体到内心……

卿欢 状态:完结

白姝娆阎夜冥范承易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应召女郎

    奢华昂贵的总统套房内,一位贵妇连拖带拽地将一位软趴趴的女人扔在大床上。

    “热,好热……”

    女人躺在宽大的软榻上,樱花般粉嫩的唇瓣无意识地轻吟着。

    热就对了。

    贵妇冷哼了一声,拿出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往外走,“喂,你过来了吗?赶紧的,药效快发作了……对,就在酒店2908号房,来了你就直接上,等完事了再拍点香艳的照片给我就行……”

    “放心,我儿子看上的女人,身材相貌肯定差不到哪去,这次便宜你可占大了!”

    范母热情地做着推销,想到今晚过后,不仅儿子的婚事会被搅黄了,白姝娆的名声也会被搞臭,她就忍不住扬起嘴角。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范母心情愉悦地走了进去。

    并不知道,躺在床上的女孩已经睁开了浓密卷翘的睫毛。

    吕淑芳,白姝娆未婚夫范承易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准婆婆,平日里看着和蔼亲近,比亲妈还亲,没想到竟然会在她和范承易举办婚礼前给她下药!

    白姝娆撑着虚弱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一股莫名的燥热感涌上胸口,不断地烧灼着她的身体,她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摇摇晃晃地往外面走去。

    不能让吕淑芳的计划得逞。

    白姝娆扶着墙往外走,刚出门,还没等她想好要往哪边跑,转角地电梯突然发出‘盯’的一声响。

    原本稍稍松懈的神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再次紧绷起来,在大脑意识到危险做出指令前,白姝娆的双腿已经自发地往反方向跑去。

    与此同时,电梯里的人也看到了她,大喝一声,“站住,别跑!”

    白姝娆当然不可能停下来,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的体力渐渐透支,眼看着追她的人再拐个走廊就能轻而易举地抓到她,白姝娆绝望地靠在一扇门上。

    身体发软。

    她没力气跑了!

    难道真的逃不过了吗?

    就在这时,白姝娆突然发现她靠着的门并没有关紧,稍一用力,就打开了。

    白姝娆快速进去,关了门,跌坐在地毯上。

    她抚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渴望像只贪婪的猛兽一样不断地折磨着她的身体。

    那种烧灼的感觉让她毫不怀疑下一秒就会热到死去。

    唯一还值得庆幸的是,她身上带了手机。

    白姝娆哆嗦着掏出手机,拨通了未婚夫范承易的号码。

    虽说下药想要毁了她的人是承易的妈妈,但是此刻她能想到,能依靠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

    “承易,快来救我……”

    白姝娆攥着手机,近乎无助地说道。

    回应她的是长久的沉默,久到白姝娆以为范承易不会回答她的时候,才听到他的声音隔着听筒传来。

    “姝娆,你刚才说什么?我正在谈事情,没仔细听……”

    “我被下药了……”

    白姝娆又重复了遍,几乎是在同时,那边又传来一阵交谈声,紧接着范承易抱歉地说道。

    “抱歉啊姝娆,我还有工作要忙,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吧!”

    话落,范承易直接掐断了电话,快得连给白姝娆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看着不断传来嘟嘟声的手机,白姝娆自嘲一笑,或许她真应该重新审视下和这个未婚夫的关系了。

    身体里犹如藤蔓般迅速滋长的陌生渴望让她想要去撕扯身上的衣服,用冰凉的空气来驱散她身上的热量,莫名的空虚在小腹处聚集,她难耐地磨蹭自己的双腿。

    好渴,好热,好痒,真的好难受!

    白姝娆丢掉空空的茶壶,忍着头晕目眩,扶着墙壁走去卫浴间。

    洗手间里有水,她得泡个冷水澡清醒一下。

    只是她刚伸出手,卫浴间的门却先一步开了,一阵混杂着沐浴露香味的热气扑面而来,白姝娆来不及刹车,就撞进了一个湿热的怀里。

  • 第2章:技术很好

    凛冽的黑眸里闪过危险的光芒,阎夜冥伸手要将她搭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拉下,但是白姝娆的动作比他更快,在空中就截胡了他,拉着他的手罩在自己胸上。

    白姝娆还领着他加重了力道,却忘了她那身体早在药效的逼迫下接近极限,只是一碰,她便控制不住地出声,难受到了极致。

    “求你,帮我……”

    白姝娆贴紧男人的身体,在他的耳后根轻轻喘气。

    他蓦地按住那作乱的手,狠狠一扯,“闹够了没?我对送上门来的不感兴趣!”

    阎夜冥的动作毫不怜香惜玉,白姝娆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像蔓藤般地缠着他。

    他这么一甩,非但没摆脱她,反而连自己也栽落下去!

    两人重重地倒在柔软的大床上,阎夜冥皱着眉想起身,精瘦的腰却被两条长腿圈住,身下的女人一手勾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趁他不备居然伸进了浴巾里。

    在男人喷火的眼神中,开始笨拙地逗弄。

    阎夜冥从没有想到自己有天竟然会在这么拙劣的挑逗下溃不成军。

    按在床褥间的大手慢慢地攥成了拳……

    “我技术很好的,你真的不想试试吗?”

    ……不想试试吗?

    一句话,就像一道惊雷霹在阎夜冥的头上。

    他的手背上青筋突起,看着身下女人,那眼神阴鸷得好像要把她拆吃入腹。

    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

    哪怕他尽力克制着,但男人的本能让他的渴望在一点点地膨胀。

    白姝娆面红耳赤,却仍压着心里的怯意,更加贴近他,倔强地呢喃道,“看吧!你明明也想的……”

    她娇憨地抿起唇,身体因难受而情不自禁地扭动了下,然后就见他低下头。

    “唔唔……”突如其来的不适让白姝娆蓦地睁大眼,想挣扎但下颌被他的虎口掐住。

    他压着她,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在啃咬,像野兽猎食一般,疯狂而粗暴。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阎夜冥的黑眸紧紧锁着身下睫毛不断轻颤的女人,正打算提竿而上……

    突然,紧闭的房门“砰”地从外面被踹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闯了进来!

    “都别动,警察扫黄!”

    ……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