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之修仙赘婿、赵凡徐晓晴沈思仁小说

重生之修仙赘婿

赵凡徐晓晴沈思仁小说

主角:赵凡,徐晓晴,沈思仁 标签:都市生活、社会百态、家庭生活

从修真界归来,赵凡已然是牛逼轰轰的角色。只不过他很低调,只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一切都给自己漂亮的老婆。至于那些蜂拥而来的豪门千金、流量花旦、白衣护士、美女教师……赵凡表示:“咳咳,不好意思,我已经名草有主了!”

三猪 状态:完结

赵凡徐晓晴沈思仁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神婿归来

    “表姐,你今天这么早就要去上班啦?”

    “嗯,今天要签合同了,等这一轮融资完成,我就不用为公司的运作资金发愁了。”

    “真的!太好了!”

    清晨,南江市郊外的别墅园区。

    赵凡卧于客厅的真皮沙发上,隐隐听着一对姐妹间的交谈。

    他的双眼无法睁开,但心间,已然是激动。

    “成功了,天不亡我!八百年轮回大阵的布置,我终于从修真界重生回到了地球!”

    “赤炎,你做梦也没想到吧,你嫉妒我武元之气在你之上,趁我飞升渡劫之时陷害我,想置我于死地,但可惜啊,我活下来了,而且还如愿以偿的扭转时空位面,完成了重生,哈哈……”

    兴奋之下,赵凡也捕捉到了姐妹俩对话中的重点。

    “合同!融资!”

    他警觉,心间暗道:“看来,今天是7月15日!我重生回来的时间点,正好是徐晓晴所创建的‘晓晴营养有限公司’获得第一轮融资的日子!”

    “前世一切的厄运,就是从今天这个融资合同签署之后开始!”

    “这份合同看似是帮晓晴解决了公司资金流的问题,实际上,却是资本吞噬晓晴的第一步!”

    “晓晴是何其骄傲的女孩,她是绝对的女强人,可她最终的命运,是被资本一次次的戏弄,被竞争对手设计的陷阱一次次推向破产的深渊,直至精疲力尽,直至二十七岁的芳华凋零,在病床上死去……”

    赵凡回忆起前世种种,心间绞痛难忍。

    尤其是回想起自己的妻子徐晓晴在临终前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更是刺痛灵魂。

    “赵凡,我累了,如果有来世,你再娶我,给我平静的生活,好吗?”

    一句话,一个承诺!

    但赵凡不要什么下辈子,他要的,是徐晓晨的今生今世。

    正是在这种悲愤情绪下,赵凡意外获得了上古医仙的传承,并在医仙的指引下穿越到了修真界,寻找开启轮回大阵的秘法。

    轮回大阵是上古阵法,唯有拥有不灭之魂的道元境修行者才能承受阵法带来的吞噬力量。

    八百年修行,赵凡眼看着只差最后飞升渡劫,即可突破道元境,却在关键时刻遭了修真界第二号战神赤炎的暗算。

    “既然我现在成功回来了,那我就必须阻止这该死的融资!另外也要找机会杀回修真界,取赤炎这杂碎的狗命!”

    赵凡这样想着。

    然……

    “可恶,为什么会全身无力?”

    “是因为轮回大阵稀释了我的武元?”

    “看来,果真是如此了,轮回大阵虽然让我成功的回到了地球,却也将我第一战神的力量消耗殆尽。”

    “不过也无妨,没有武元,我还有上古医仙灵气!”

    “灵气乃是世间万物之根本,只要有灵气,何惧于武元不能再来,又何惧于身躯力量被稀释!”

    想得如此,赵凡立即开始凝聚灵气。

    “表姐,表姐夫怎么又在沙发上睡了?”

    “别管他,他爱睡哪就睡哪。”

    “哎,我是真想不明白,表姐你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校花,现在更是南江市商界的第一才女,多少豪门公子哥排着队的追求你,你怎么就看上……看上表姐夫了?他到底哪里好?”

    十八岁的庄婷咬下一口早餐面包,洋溢青春的小脸上,显露着百思不解的疑惑。

    虽然她嘴面上称呼赵凡为表姐夫,可打心底的,她是真看不上赵凡。

    徐晓晴转过视线,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睡如死猪般的赵凡。

    暗暗叹息,“他哪都不好。”

    “那表姐你当初干嘛还不顾舅舅和舅妈的反对,非要嫁给表姐夫呢?”庄婷追问。

    “你说错了,我没嫁给他,是他入赘我们徐家。”

    徐晓晴不带情绪的纠正庄婷的说词。

    庄婷耸耸肩:“反正你们是结婚了。”

    “好了,我没时间了,我先去公司了。”徐晓晴站起身。

    她有意回避庄婷的问题。

    拿起放在餐桌前的黑色手提皮包,匆忙的走向玄关。

    “等等!”听见徐晓晴说要走,赵凡不顾身体神魂还未稳定,急忙说道。

    徐晓晴没有过多理会,只冷冷丢下一句:“醒了就去吃早餐,给你留了一份”。

    话音落下,关门声起。

    徐晓晴头也没回的踏上了厄运之路。

    “该死……”

    赵凡无奈。

    此时他魂魄中的灵气还未完全凝聚,勉强能开口说话,已是极限。

    “我说,表姐夫,你是不是没钱花了,想让我表姐给你一些零花钱?”

    庄婷从餐桌前站起身,缓步来到沙发前,看着不死不活的赵凡。

    “呵呵……其实,我早就听舅妈说了,你是隔三差五就会跟表姐要钱花,但我来南江市也有小半个月了,倒还真没见你跟表姐要过钱,想必,是碍于面子吧?是觉得我住在表姐家,你当着我的面跟表姐要钱,丢脸,是不是?”

    “其实没关系的,你是倒插门的女婿,本来就是吃软饭的,没钱跟表姐要,很正常。”

    赵凡无心理会庄婷的嘲讽。

    两世为人,他早已知晓了庄婷的习性。

    说她是天使面容魔鬼心,丝毫不为过。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凝聚灵气,恢复体内的医仙传承。

    庄婷见赵凡不与她说话,冷笑着说:“看来是我被说中了,没关系,倒插门的女婿而已,不丢人,哈哈……”

    说完转身便上楼回房。

    赵凡静心稳定神魂,越发的感受到体内流淌着炙热燃烧的温度。

    慢慢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湿透。

    当体内温度烧到极致之时,赵凡猛然睁开双眼。

    瞳孔之中,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

    “终于成了!”

    灵气凝聚完成,医仙传承的灵气迅速激活他身上的每一颗细胞,让他的精神度直线飙升,力量充沛。

    “必须赶紧给徐晓晴打电话……即便,她根本不会信。”

    赵凡心知肚明,但他没得选,抓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拨通了徐晓晴的电话。

    “说!”电话另一头传来徐晓晴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

    “晓晴,不要签融资合同,这是陷阱,是沈氏集团为了吞并你的公司,故意设下的圈套!”

    “你说什么?”

    徐晓晴显然没有预料到赵凡会跟她说合同的事情。

    随即,冷冷一笑,“赵凡,你疯了吗?你懂什么叫合同吗?”

    “你懂什么叫融资吗?

    “你懂什么叫资本扩张吗?”

    对于女强人而言,不能比她赚到更多钱,不能比她更有出息的男人,已然是废物。

    而赵凡,无疑是废物中的废物,最可笑的废物。

    一个废物,居然在提醒一位商界精英女性,合同是陷阱!

    “行了,赵凡,我对你没有要求,你只需要跟我保持着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就够了,我公司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

    说罢,她没有再给赵凡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赵凡“啪”的一声,把手机摔在了茶几上。

    修真界第一战神,上古医仙的传承者,赵凡也是有脾气的。

    只不过,他并非是因为徐晓晴藐视他而气愤。

    他是对曾经的自己感到失望。

    “如果前世我能争气一些,晓晴也不会这般不信任我!”

    前世的赵凡,说是平庸都算抬举了。

    胆小怕事,没有主见,入赘徐家之后,更是像个男佣一样,天天就知道待在别墅里做家务。

    “是我无能,是我分担不了晓晴半点压力,才让她最终累垮……”

    赵凡心间绞痛。

    同时,他也暗暗做下决定,这一世,一定要活出样子,让徐晓晴为自己而骄傲。

    但眼下,赵凡还是要想办法阻止徐晓晴签合作。

    既然打电话不行,那就只能去她公司一趟。

    赵凡这样想着,立即起身出门。

    只是,还没等他走出别墅园区,一辆黑色商务车突然急转弯,正面向着他冲了过来。

    赵凡眼眸一紧,脚步猛地飞窜。

    商务车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急速驶过,随即,冲进了路旁的花丛之中。

    车后排坐着的是一位年老者。

    老者闭目凝神,世外高人模样,直至车子冲进花坛,发出猛烈的颤动,他才睁开眼。

    “怎么回事?”老者发问。

    “何老,对,对不起……”驾驶位上,司机心有余悸,结结巴巴。

    作为一名受雇的司机,他把车子开进花丛,这无疑是要丢饭碗的。

    尤其,这位何老还是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堪称华国武术界第一宗师,就连南江市市长见了何老,都要恭恭敬敬,殷勤的叫一声师父!

    给何老开车,还把车开到了花丛里,这以后是别想再混司机这一行了。

    司机深感绝望,而就在此时,他突然注意到路旁的赵凡。

    “不,不对,都怪那小子!”

    司机立即甩锅,随即,激动地打开车门,怒气冲冲的朝着赵凡边走边骂:“王八东西,你是找死吗?敢走在马路中间!”

    “什么?”赵凡一愣。

    “还装傻,要不是你走马路中间,我为了避让你,我的车怎么会撞到花丛里去!”

    司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赵凡面前。

    同时,一把勒住赵凡的衣领,举起了沙包大的拳头。

  • 第002章一群庸医

    司机要一鼓作气把赵凡恐吓住,以避免赵凡说出不利于他的话。

    最主要是,司机看赵凡的着装,断定赵凡不是有钱人。

    在别墅园区里,除了有钱人,就是帮佣和保安。

    司机感到庆幸,如果碰上有钱人家的公子,那他可就真的保不住饭碗了,而现在碰上的只是一个帮佣,真可谓是老天爷帮忙啊!

    “王八东西,你要是不想活,老子可以直接给你一拳,让你感受感受死亡的滋味!”司机面部凶神恶煞,肆无忌惮的发出威吓。

    坐在车里的何老见司机这般激动,劝阻道:“好了,兴许这年轻人是以为别墅园区内的马路不会有车,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是,何老!”

    甩锅成功,饭碗保住,司机暗暗窃喜地松开了赵凡的衣领。

    赵凡思绪有些乱,离开八百年,对地球的人文形态居然有种陌生感。

    不过,很快他也反应过来,也看懂了司机这是拿他当替罪羊。

    “我刚才是走在人行道上的,好像是你开车差点把我给撞了吧!”赵凡淡淡说着。

    司机心间一慌,但他反应速度很快,立即开口说:“王八东西,蹬鼻子上脸,还想抵赖是不是?”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碰瓷!”

    “你知不知道这车上坐着的什么人?”

    “这位可是何老先生!”

    “你敢在何老先生面前碰瓷,是活腻了吗?”

    司机一口气怒喷。

    车上的何老一听有人碰瓷,不由的摇了摇头,“年轻人,市场上正经的工作很多,你有手有脚,可别误入歧途。”

    “听见没有,何老这是在教你做人。”

    司机起劲,故意挑着眉头打量赵凡一番,“看你这穷酸样,不像是别墅园里的人,你该不是想来偷东西的吧?”

    “你说什么?”赵凡面色骤然低沉。

    司机翘上嘴角,故意提高声调,“看你这德行,肯定不是别墅园里的人,老实交代,你偷偷摸摸跑进别墅园做什么?是不是来偷东西?”

    “前两天我还听保安说,说最近园区里闹贼,依我看,十有八九就是你这小贼。”

    司机的话引起了何老的注意。

    何老那双原本还算慈祥的目光,霎时闪动起锐气的光芒,“年轻人,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老头,你给我闭嘴!”

    赵凡没等何老讲完,已是狠狠甩了一眼,“真是听风就是雨,这傻大个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活一把年纪了傻不傻!”

    赵凡口中的傻大个,指的就是司机。

    司机身材魁梧,站在赵凡面前,高出了整整一个头。

    “王八东西,你敢对何老无礼!”司机再次一把勒住赵凡的衣领。

    这回,何老不再说话,默许司机教训赵凡。

    司机心领神会,翘起嘴角,“你可真不知死活,何老可是我们华国武术界的宗师人物,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让你这王八东西命丧黄泉,你还敢叫板,找死!”

    话语落下,司机举起拳头,毫不客气的朝着赵凡的额头轰砸。

    赵凡眼眸冰冷。

    抬起手掌,正正接住司机的拳头。

    司机大惊,他看赵凡瘦的就跟营养不良一样,怎么想也没想过,赵凡居然能接住他的拳头。

    而更要命的是,赵凡的手掌就像老虎钳一般,紧紧掐住司机的拳头,越掐越用力。

    虽然赵凡的武元被轮回大阵稀释殆尽,但医仙的灵气还在,灵气强化下的身躯已然达到了巅峰状态。

    “你说反了!”赵凡冷冷言道:“我不管你们是谁,但你们敢跟我叫板,是你们在找死!”

    说完,赵凡猛地一扭司机的手腕,只听“咔咔”两声,司机的手直接脱臼,发出惨烈的叫痛声。

    坐在车内的何老此刻完全是目瞪口呆的表情。

    虽然司机算不上什么练家子,但肌肉线条还是足矣彰显力量,至少在何老眼里,以司机的体魄,打趴赵凡理当轻而易举,然而现在……

    作为武术大家,何老的眼光向来毒辣,是不是习武之人,他一眼就能看穿。

    可今日,他看走眼了。

    赵凡教训完司机,抬头瞪向何老,充满蔑视的甩出一句:“以后少狗眼看人低!”

    何老还没从吃惊中回过神,直至赵凡迈步走远,他才回觉。

    他想叫住赵凡,却已经来不及。

    “奇才啊,真乃百年不遇的习武奇才啊!”何老止不住赞叹。

    ……

    半小时之后,赵凡赶到了南江市商业中心。

    满眼的摩天大楼,充满了大都会的繁华气息。

    凭着记忆,赵凡来到徐晓晴公司所在的高档写字楼。

    “没记错的话,是二十三层。”

    正当赵凡回想着徐晓晴办公的楼层时,大楼之外,一辆急救车出发急刹车的刺耳声。

    跟在急救车后的还有两辆豪华轿车。

    五名身披白大褂的医生从豪车里下来,脚步急匆匆的走进写字楼。

    “让开,让开,谁也不准上电梯,先让医生上。”

    二十出头模样的女孩用着焦急的嗓音喊着。

    赵凡刚把脚迈进电梯,就被她狠狠拽了出来。

    “没长耳朵啊,都说让医生先上。”女孩瞪了赵凡一眼。

    赵凡惊讶,没想到一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随着医生和护士已经全部上了电梯,赵凡问,“我现在能上了吗?”

    “滚一边去。”女孩看也不看赵凡,疯狂的按着关门的按键。

    赵凡眉宇一紧。

    他看得出女孩是真的焦急,也正因为焦急,所以暴躁。

    但动不动就叫人滚,也未免太藐视了。

    赵凡伸出手,在电梯门将要关闭的时候,拦住电梯门,而后无所顾忌的走了进去。

    “你是真不长耳朵?叫你滚,听不见?”女孩憎恨的看着赵凡。

    赵凡没理会她,伸手直接按下了二十三层的按键。

    女孩气愤,但眼下她似乎也不想浪费时间,继续疯狂的按关门键,而后又按了五十一层。

    这是大楼的顶层。

    赵凡心间拨动,回想起前世徐晓晴跟他说过,五十一层是南江市地产大王白木义的家。

    白木义早年间与结发妻子一同创业,这栋写字楼是他们经营的第一栋大楼,所以在妻子离世之后,白木义就从自己奢华的豪宅,搬到了这栋写字楼里居住,算是个痴情的男儿。

    “你们是要给白木义,白先生看病?”赵凡问向女孩。

    女孩撇过头,不作理会。

    赵凡耸耸肩,也是替白木义惋惜。

    晓晴曾说过,当初她刚成立公司时,资金短缺,是白木义免了她两年的租金,才让她的公司能慢慢经营起来。

    而当徐晓晴想向白木义报恩时,白木义已因病去世。

    “知恩图报,理所应当。”

    赵凡心想,开口对医生们说:“我听说白先生患了脑神经衰弱,但他时常会晕倒,而且还带有休克现象,所以我认为,白先生真正的病根应该身体器官障碍导致的机体组织缺氧……”

    “你说什么?”一名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瞪起眼。

    另一名医生打量了赵凡一眼,显露出鄙夷的目光,“哪蹦出来的毛小子,居然敢质疑我们姜主任的诊断,姜主任可是我们华国最权威的脑神经专家,”

    “算了算了,越是穷鬼,越爱出风头,搞得自己很懂一样,别理他。”

    医生们统一姿态,集体白了赵凡一眼。

    赵凡挤了挤眉头,“你们可真是自我感觉良好……”

    “闭嘴!”女孩吼了一声,“你的楼层到了,赶紧滚!”

    电梯停在二十三层。

    赵凡有心想辩论几句病症的问题,可一想到还有劝阻徐晓晴签合同,便是无心理会这群庸医。

    然,当电梯门打开时,徐晓晴的身影赫然映入赵凡的眼眸。

    两人相视,都不由的愣了一下。

    不等赵凡开口,徐晓晴抢先出声,对着女孩说道:“姗姗,我听说白先生晕倒了。”

    “嗯。”女孩没好气。

    “我能去看看白先生吗?”

    “上来吧。”

    徐晓晴走进电梯,但不与赵凡有任何交集。

    赵凡明白,徐晓晴这是在假装不认识他。

    “家丑不可外扬,徐晓晴那般骄傲,怎会希望别人知道,她有一个废物丈夫!”

    “前世如此,这一世,自然也是如此。”

    赵凡苦涩的摇摇头。

    “你还不滚出去?”姗姗冲着赵凡质问。

    “白先生的病症出自器官障碍,既然你们这些庸医不信,那我就不能眼睁睁看着白先生被你们治死!”赵凡冷下声调。

    他已然做好决心。

    既然徐晓晴认为他是废物,那他就该证明自己,治好白木义,就是最好的证明。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