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神医赘婿、华云夏无双夏长贵方梅小说

神医赘婿

华云夏无双夏长贵方梅小说

主角:华云,夏无双,夏长贵,方梅 标签:异能、赘婿、逆袭、暧昧

三年隐忍,只为今日。一朝龙腾,风起云涌!

盖世狂刀 状态:完结

华云夏无双夏长贵方梅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上门女婿

    “华云,你翅膀硬了,还敢离家出走了?”

    “这三年你吃我姐的,住我姐的,没有我姐,你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我让你擦地怎么了,我让你洗下袜子怎么了?”

    “滚吧,滚吧,你个死瞎子,臭瞎子,最好被车给撞死,一了百了!”

    “你要是个男人,就别给我回来!”

    ……

    小姨子夏无雪恶毒的声音渐渐远去,华云觉得自己应该已经离开那个家很远了。

    听着身边的车流,华云站住,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三年了!这种羞辱的日子,没想到已经三年了!

    华云天生瞎子,刚满月,就被父母狠心抛弃了。

    还好吉人天相,被闲游的鬼谷真人捡到,带回鬼谷养到了十八岁。

    除了是睁眼瞎,华云全身都是健康的,当时夏无双命在旦夕,为了冲喜,夏无双黯然接受了爷爷和鬼谷真人的建议,选了华云入赘夏家,成为夏家的上门女婿。

    谁曾想,结婚过后,夏无双居然康复了,故此,华云就在夏家安稳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三年。

    因为是瞎子,他连吃饭上厕所都成问题……三年来,责骂,羞辱,甚至挨老丈人老丈母用扫把抽打……

    就这样忍了三年!

    岳父一家当他是个废物,却不知道,他身上有着鬼医传承,三年来,他一直在修炼师父传授的无双决,并且用鬼医传承偷偷医治眼睛。

    今天是最后的大圆满之期,不能出错,是以,他拒绝了夏无雪的无理要求!

    “只差最后一步,我一定要坚持住,否则前功尽弃!”

    他心中想着,慢慢摸索着前行,城市的喧嚣逐渐淡去,他依稀感到,他来到了一个僻静的所在。

    “就这里了!”

    华云心里轻叹,准备坐下来。

    却在这时候,耳边传来一阵风声,华云暗道不好,还没有来得及躲避,一根棍子重重的敲在他的后脑上。

    “特么,谁打我?”

    华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华云醒过来了。

    只觉得脑袋疼极了,仿佛要炸裂一般。

    只是——这里是酒店?

    三米外那个圆形浴缸里,正在洗澡的女子,是谁?

    女孩子嘴里叽里呱啦的在喃喃自语,说着什么“王少”和“夏无双”之类,浴缸隐去了她的下半部分,上半身却完全暴露在外面。

    华云傻了,全身沸腾,仿佛遭到电击一般。

    华云之所以会如此强烈,那是因为,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二十一年没看见女人,冲动未免就会大些。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等等,我,能看见东西了?!

    华云扫视了一圈,发现自己真的完全好了!

    “这真是太好了!我等了三年,就是为了今天!”

    “这三年我失去的,我要一样一样拿回来!”

    “这三年我得到的恩惠,我也要十倍偿还!”

    华云心中默默发誓,目光缓缓落到了洗澡的女孩身上。

    强压住内心的冲动,华云心里想到,这个女子,一定跟自己被打晕有关系。

    不过不要惊动她,看看她到底会玩什么花样?

    而这时,女子的声音,传入了华云的耳朵。

    “华云,你个臭瞎子,今天,算是便宜你了!”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宽衣解带。”

    “哼,也不知道夏无双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会嫁给这个臭瞎子。”

    “王少,希望你的计划能够成功,顺利抱得夏无双这个美人归!”

    这一刻,华云忽然就明白了一切,看来,自己被打晕,一定是那个什么“王少”派人做的,这一切,就是个阴谋。

    瞄了眼旁边放着的苹果手机,华云悄悄拿过来,按下了录音键。

    而那女子居然很配合华云,竟是继续说话。

    “王少,为了一万块,我才假扮这个臭瞎子的前女友,跟他开房,配合你演这场戏。”

    “你要是敢坑我,我就将这一切抖出来,我们一拍两散!我刘莹也不是好欺负的。”

    “哎,想我刘莹一个绝世大美女,如今竟然要主动投入一个臭小子的怀抱,真是晦气。”

    接下来刘莹不再说了,而华云也停止了录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将手机放回原处,华云默默修炼起来,很快将无双决练至大圆满之境。

    半小时后,浴缸里的刘莹,终于洗好,一步跨出浴缸,朝着床上走来。

    好火爆的身材!华云觉得自己有些晕眩。

    无视床上的华云,刘莹笔直的走到床头,拿起手机。

    此刻,两个人的距离非常之近,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华云倒吸一口凉气,尽量让自己稳住。

    “王少,他快醒了,快带人来吧,好戏可以开场了。”

    “好的,你准备下,记住,要演的声情并茂,活灵活现,让人觉得你跟他真的有关系,知道吗?”

    “嗯嗯,知道!”

    “好了,我们马上到,听见敲门声,你就马上抱住臭瞎子,大声那啥。”

    “我懂!”

    挂掉电话,刘莹坐在床上,百无聊奈的玩起了手机。

    几分钟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只听夏无双气急败坏的骂道:“华云你个混蛋,你竟然背着我跟女人开房,你,对得起我吗?”

    刘莹闻言,娇躯一颤,跟着咬紧牙关,猛地掀开华云的被子,扑在了华云身上。

    卧槽!

    华云刚想说话,那刘莹让他根本没法说话。

    呯!

    门被暴力踹开,王少和夏无双一前一后冲了进来。

    “你个臭婊子,一个瞎子你也偷,你特么也真是够重口味的!”

    夏无双一把抓住刘莹的头发,将她扯下床,一巴掌就抽在了刘莹的脸上。

    然后瞪着华云,厉声吼道:“你个废物,我夏无双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这么对我?”

    说话间,夏无双娇躯直抖。

    而那王少,则是站在一边,叼起香烟,一脸奸笑的看着华云。

  • 第2章 瞎子睁眼

    三年来,这是华云第一次看见自己的老婆长什么样子。

    不得不说,夏无双真是个美人!

    一双明亮的眸子,洁净清澈,灿若繁星,弯弯的柳叶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牛奶般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晕红,微薄的香唇如同血红的玫瑰花瓣娇艳欲滴。

    瀑布般的秀发披散在香肩上,散发着一种让人晕眩的芳香。

    “好美!”

    华云惊鸿一蹩之下,不禁在心里狂喊。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美,完全可以打九十九分,少一分是怕她骄傲!”

    当想到这样的美人,以后会跟自己同床共枕,华云心里就火热起来。

    “看什么看!”

    虽然知道华云是个睁眼瞎,但是此刻看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心爱的女子看,王松心里还是极其不爽。

    “你个废物,你以为你能看见吗?”

    王松指着华云,喝道:“小双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和你的前女友偷情?还是在大白天?你真是牛逼!”

    “这么多年来,是谁给你吃的,给你住的,吃喝拉撒是谁照顾你的?你个人渣,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然后对着气呼呼的夏无双,痛心疾首的叹道:“小双,我真替你不值!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会选这样的人渣废物!”

    “你对他这么好,为他颓废了三年的青春,他居然还瞒着你,跟前女友厮混!作为你的青梅竹马,作为你曾经的同学,小双,我强烈建议你,跟他离婚!”

    “小双,放心,我会娶你的,我发誓,我会给你幸福的,将你放在手心里宠着!”

    说着,悄悄靠近夏无双,企图将她拉进怀里。

    夏无双皱着眉头,道:“这是我的家事,他纵有千般不对,现在也还是我的男人,王松,你说话不要那么损,谢谢你帮忙,我自己会处理的。”

    说话的时候娇躯一闪,躲开了王松的手,脸上已经冷若冰霜,让人望而生畏,不敢近前。

    夏无双这话,让华云心里一暖,三年来,这是夏无双第一次为他说话呢!以前她稍有不满意,就会劈头盖脑将他骂的狗血淋头。

    王松心里暴怒,脸上却是依旧笑容满面,道:“小双,你我青梅竹马长大,若非你跟他才见面就结婚,根本不给我时间,我们已经成为了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我们之间,还分彼此么?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臭瞎子这么对你,我要是不站出来为你出气,我还是男人么!”

    说完,撸起袖子,不由分说,就朝华云冲来,扬起拳头对着华云的眼睛砸去。

    “狗东西,敢打我?”

    被损了这么半天,华云早就怒火万丈,此刻见这混账居然还要打自己,顿时一把抓住王松的手腕。

    另一只手,却是直接抽在了王松的脸上。

    啪!

    声音响亮无比,三个人顿时都惊愕万分。

    这个废物,臭瞎子,什么时候动作这么迅猛了?

    而且,一向不是唯唯诺诺忍气吞声胆小如鼠的废物吗?胆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了?敢抽人了?

    “臭瞎子,你敢还手?”

    摸着火辣辣生疼的脸,王松的怒火,仿佛要将整个地球点燃。

    “打你又如何?即使瞎了,揍你也绰绰有余!”

    “好,我特么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揍谁,你一个臭瞎子,我特么分分钟完虐你!刚刚不小心,被你偷袭了。”

    说着,王松又要一拳打出!

    “住手!”

    夏无双抓住王松的手,将他扯开,冷冰冰道:“我说了,这是我的家事,请你不要插手!”

    “小双!我这是帮你!难道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王松故作叹气。

    “王松,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夏无双瞪着华云,胸脯起伏的更厉害了,美眸里也有了泪花。

    “华云,你个废物,混蛋,你不打算给我解释吗?”

    “我,我……”华云掀开被子,下床。

    盯着华云的某处,夏无双脸上羞红一片,同时心里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

    “这还需要解释吗!小双,你以前的聪明呢?”

    王松扶额,叹道:“不如,我帮你报警吧!这婚,你一定得跟他离,我这个朋友,都看不下去了!”

    说着,就拿出手机。

    那刘莹缩在地上,两只手蒙住脸,眼睛却从指缝里偷偷观察,整个人假装瑟瑟发抖。

    夏无双看了看这三人,黛眉微蹙,清澈的眼神里,已经布满疑惑的阴影。

    刚刚这女子哼哼唧唧的,完全就是在做那事儿,可是,人家华云下床的时候,却是穿着裤衩的。

    虽然这种事情她还没有做过,但是她不傻,也明白穿着裤衩根本是没法做的。

    穿着都能做,那就牛逼了!

    “我不用解释,因为这里有最好的证据!”

    华云两只手假意在床上摸了半天,才摸到了刘莹的手机。

    王松警觉而疑惑的看向刘莹,后者则是一脸懵逼——我手机里能有什么?

    而夏无双,也是诧异的看着华云。

    “老婆,这里面有录音,你听完就明白了,到底谁是真正的人渣。”

    夏无双皱着美眸,接过手机,刘莹不可思议的皱起眉头。

    王松神情微变,猛地出手,准备抢手机,但是夏无双早就防着他了,娇躯一转,躲到了华云的身后。

    华云张开双手,将夏无双护在身后,柔声道:“老婆,从今天开始,我保护你!谁敢动你,我让他后悔终生!”

    夏无双皱着美眸,诧异的看了看华云,觉得他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她快速找到录音,点开。

    “王少,为了一万块,我才假扮这个臭瞎子的前女友,跟他开房,配合你演这场戏。”

    “你要是敢坑我,我就将这一切抖出来,我们一拍两散!我刘莹也不是好欺负的。”

    一听这声音,夏无双,王松,还有刘莹的脸色,都变了。

    尤其是刘莹,一下子站起来,瞪着自己的手机,结结巴巴的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王松面色铁青,恶狠狠的盯着刘莹,眼里尽是杀机。

    “我,我不是有意的,这个臭瞎子,他什么时候,录下了我的话?”看见王松的眼神,刘莹顿时慌了,情不自禁的蹲下身,哆嗦起来。

    这一回,不再是演戏了,而是真的害怕了,因为,王松的手段,她再清楚不过了。

    “卑鄙!”

    夏无双将手机扔了,冷冷的瞪了王松一眼,一把拉起华云,道:“我们走!”

    头也不回的跟华云离开了房间,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刘莹凄厉的惨叫声。

    一路无话,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就这样回到了家里。

    然后,夏无双拉着华云上了二楼客厅。

    刚刚洗完澡的夏无雪,裹着浴巾跑出来,对着华云就是一顿怒骂。

    “你个废物,不是离家出走了吗?你还有脸回来啊!”

    “我严重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姐,你怎么将这个废物找回来了?他丢了不是更好吗?那样你就脱离苦海了,我们夏家,也解放了!”

    华云和夏无双都涨红了脸。

    “小雪,你怎么不穿衣服出来了!你不害羞吗?”

    夏无双无语了。

    “我要回房间换衣服呀,再说怕什么羞,这个废物,又看不见!”

    说着,秀发一甩,走了。

    边走边回头,骂道:“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脸回来,我特么看见你就恶心死……还以为你自己有多牛逼,最后还不是怂逼一个!”

    尽管这种事情华云已经习以为常了,此刻他还是皱起了眉头,毕竟,他已经完全康复了。

    只是,他什么也做不了,毕竟夏无雪是他的小姨子,而且还是个女学生。

    跟她斗嘴不可能,揍她更不可能!

    “这天气,真是热死了!”

    随着话声,夏无双扭着小腰,走进了浴室。

    门都没有管,就开始脱衣服。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以前华云看不见,那就算了,但现在却是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这是,要继续装下去吗?”华云轻轻地自言自语。

    过了半小时,只听那夏无双喊道:“华云,我忘记拿换的衣服了,你帮我拿一套来。”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华云无奈,只好给夏无双拿了一套衣服,走进浴室。

    看见华云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夏无双也不以为意。

    华云只觉得自己要爆炸了,内心煎熬的不行,恨不得化身恶狼猛扑上去。

    “看什么看,你能看见吗!还不滚?”

    夏无双发现异样,皱着眉头吼道。

    “咳咳,我,只是感受一下。”

    “感受你个鬼,有种你把我上了!”

    挑衅!奶奶的,老子不但有种,还有很多种,你那地,是不够种的!

    “愣着干什么,去呀,把我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手洗的比洗衣机洗的干净。”

    洗个鸡腿,华云心里有火,正想扑上去,那夏无雪又光溜溜慌慌张张的跑来了。

    “姐,不好了,老妈打电话过来,老爸病情恶化,让我们赶紧去医院,不然来不及了!”

    夏无双一听坏了,赶紧跑出来。

    “老婆,我也去!”华云一把拉住夏无双的手。

    “你个废物,你去干嘛,你能帮上忙吗?这种时候你还给我夏家添乱,你到底有良心没!”夏无雪眼珠瞪得溜圆。

    “我好歹也是家里的一份子!我关心下老爸,没错吧!”华云皱着眉头,强忍着。

    “打住!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个外人!我的家人?一份子?你个臭瞎子,你觉得你配吗?”

    “吵什么?”

    夏无双瞪了夏无雪一眼,道:“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吗?还不赶紧走?”

    夏无雪很是害怕姐姐,闻言赶紧住口,但还是对着华云,仇视的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华云直接无视,夏无双也是伸手抓住华云的手,拉着他出了家门。

    坐上车,直奔医院。

    到了病房门口,只见那王松带着一个老外,笑眯眯的在等着了。

    夏无双的脸上,顿时满脸愠怒。

    王松却是讨好的上前,道:“小双,刚刚的事情,是我错了,我向你赔罪!这位是我专门从国外请来给伯父看病的西医,叫莫纳西。有他在,你放心,伯父不会有事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