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都市最强狂医、肖磊叶薇徐婉柔小说

都市最强狂医

肖磊叶薇徐婉柔小说

主角:肖磊,叶薇,徐婉柔 标签:都市、赘婿、神医、扮猪吃虎

为救家人,‘被迫’当了上门女婿的肖磊,幸得太阴真人传承…… 斗小人、惩恶霸,玩转职场…… 懂奇门,会医术,制霸都市…… 别家的上门女婿都是唯唯诺诺,为啥他家的这么狂?

四月十四 状态:连载中

肖磊叶薇徐婉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赘婿,奇遇!

    ‘啪……’

    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重重的甩在了肖磊面前。

    油然而生的屈辱感,让这位刚入赘叶家一个月的年轻人,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望向眼前这个妖娆女人。

    “听说你今天要回乡给你爸烧纸啊?哦,现在应该说是咱爸……”

    说完这话的叶薇,露出了她那让每个异性牲口,都很难抗拒的妩媚笑容。

    可这份笑容,落在肖磊眼中显得那么刺眼。

    父亲早逝,被母亲含辛茹苦一手拉扯大的肖磊,还是名刚毕业一年的‘社会新雏’。

    正当他准备在港城明星企业——叶氏,大展宏图之际。积劳成疾的肖母突然晕倒,更是被医院确诊为‘败血症’。

    高额的医疗费用以及后期的手术费,让举目无亲的肖磊深陷绝望。

    而就在这时,叶氏集团新任董事长叶薇,直接找到了他。

    一纸婚书,让肖磊为母亲筹集了医疗费的同时,也成为了让旁人‘羡慕嫉妒恨’的叶家上门女婿。

    可只有肖磊自己最清楚,他这个倒插门女婿,活得是有多屈辱。

    “作为叶家的上门女婿,回家扫墓省亲,别穿的太寒酸喽。拿这钱置办几身像样的衣服,出手大方点。这样会不会显得很有面子?”

    说这话时,叶薇用食指勾起了肖磊的下巴。如同女王般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这位模样还算俊俏的小年轻,笑容依旧妖.娆的嘀咕道:“怎么?又戳痛了你那卑微又可怜的自尊心了?”

    负气的肖磊甩开了叶薇纤长的右臂,鼓足勇气的他,问出了一个月来深埋心底的问题。

    “为什么会是我?”

    “嗯?”

    很显然,肖磊想问的是叶薇为什么会选择他做上门女婿。

    “咯咯!人家姑娘不都这样说嘛,在外面玩够了,就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我还没玩够,所以我‘娶’了个老实人。”

    说完这话,叶薇脸上的妖娆变成了冷厉。

    “记住我们婚前的合约。你只需要扮演好你的‘上门女婿’就够了。哦对了,你升官了。荣升公司后勤部的副经理。毕业一年就有这么高的成就,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老婆。”

    在叶薇说完这些后,没再赘言转过身的离开了客房。

    结婚一月有余,肖磊也只能睡在一楼客房。连她那条二哈的待遇都不如……

    叶家的车库里,不乏那些开出去就无比吸睛的豪车。可归乡的肖磊,却选择了公交车!

    骨子里所剩无几的一些尊严,让他没有去拿那叠崭新的钞票,也没有沾叶家的光。

    一纸婚书就像是一纸合约似得,各取所需罢了!

    乘公交车直抵云台山山脚下的大口镇,下了车的肖磊,望着周围熟悉的场景却又恍然隔世。

    ‘轰隆隆……’

    震耳的春雷声,亦使得肖磊不得加快了归乡的脚步。可山道崎岖,多少让他有些举步维艰。

    ‘哗啦啦……’

    倾盆而至的大雨,浇灌着整个山道。

    对于周围地形相当熟悉的肖磊,知道山道左侧有座废弃多年的道观。前些年还听说闹鬼来着,可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的他,一路小跑的朝着那里跑去。

    ‘咣铛铛……’

    破旧且斑驳的道观木门,被狂风刮得作响。

    年久失修的屋顶,更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躲进来的肖磊,拍打着身上的雨水。手上所提的黄纸和‘纸元宝’,已然被淋透了!

    “艹,这鬼天气!”

    谩骂了一句的肖磊,蹲**去收拾着摆放在地上的湿黄纸。

    ‘轰隆隆……’

    而就在此时,仿佛地动山摇般的剧烈晃动,亦使得蹲在那里的肖磊蹒跚着地。

    ‘咔嚓……’

    地表的突兀裂开,亦使得肖磊感到了生命的危险。求生欲让他,下意识的爬起身就准备逃出去。

    然而,瞬间塌陷的地面,未予以肖磊太多操作的空间。

    张开‘血盆大口’的地陷,霎时间也把他收入了‘囊中’。

    ‘吧嗒,吧嗒……’

    从上滴落下来的雨珠,滴醒了昏厥的肖磊。当他缓缓的睁开双眸后,眼前的漆黑一片让其感到了恐慌。

    摸索着身上的手机,屏幕虽然裂了,可好在还能正常使用。在他打开‘手电筒’功能后,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啊……’

    近在咫尺的骷髅,让肖磊下意识后撤了数步。好在打小就喜欢看恐怖片、对于奇门八卦也倍感兴趣的肖磊,迅速稳住了心神。

    在观察到墙体左侧的洞口时,肖磊猜测自己应该就是通过这个洞穴滚落下来的。

    沿着偌大的地宫,走了近一圈的肖磊,被那几尊石雕像给吸引。

    “朱雀,玄武?”

    在看到这些沾有蜘蛛网的石雕时,肖磊一语道破了它们的‘来历’。

    “这是……这是八卦阵?”

    再次调转手机,仔仔细细的甄别了这个类似于迷宫般的地下宫殿。

    数分钟后,肖磊无比肯定自己的猜测。

    “朱雀在顶,玄武入宫,宫为外卦,门为内卦……”

    根据现场的场景,肖磊脑海里不断涌入自己之前所涉猎的‘奇门八卦’信息。

    ‘翼’、‘井’、‘参’……

    “二十八星宿?”

    “在九宫八卦八门中,生门是艮门,方位在八卦阵的东南角。”

    嘴里嘀咕着这些话的肖磊,仔细辨别着墙壁上‘二十八星宿’图的位置和图案。

    “毕月乌,女土蝠……”

    “心月狐,鬼金羊……”

    “东南角的‘亢角轸翼’……”

    猛然扭转身子的肖磊,面向着自己所寻找的‘生门’。

    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他的自我甄别。他不知道推开那扇石门,会发生什么。可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对奇门八卦的理解。

    所以,在稍作停顿之后,手举着手机的肖磊毅然决然的走向了‘东南角’。

    站在石门前的肖磊,单手触摸着那道冰冷的石面。长出一口气后,猛然发力……

    ‘吱吱……’

    数百年未曾挪动的石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与此同时,整个地宫都在摇晃着!

    ‘轰隆隆……’

    石门打开,位于地宫顶端的朱雀石雕顷刻间倒塌。紧接着是玄武,最后是刻有‘二十八星宿’的墙面。

    不敢再多做逗留的肖磊,快速的通过了石门。

    霎时间,一道阴柔的念力由天灵盖注入他体内。

    ‘啊……’

  • 第2章给你们脸了是吧?

    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布肖磊的全身。

    特别是头部,更是如同炸裂了一般!

    抱着脑袋在地上不断翻滚的他,浑然忘却了石门内不断塌方的现场。

    不知道体疼痛了多久、昏厥了多久,当肖磊有意识的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竟置身于山坳内的一处空地上。不远处的道观,也早已深陷地底,甚至被从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块二次填充。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还都让肖磊历历在目。

    这让他感到不真实的同时,又突然间发现,在脑海里有一段‘记忆’,仿佛是刚刚才填补进去似得。

    紧闭双眼,这段‘记忆’迅速充盈着整个脑海。

    那零碎的片段,编织成一幅幅真实的画面。这些本不该属于他的记忆,却又如此真实的存在过。

    当肖磊再睁开双眸时,身上那潮湿衣服已经‘自然风干’。

    萦绕在身体表层的那股气流,他感受的如此清晰!

    ‘砰……’

    全力朝着面前的老槐树便是一击,当肖磊收回拳头时,树杆上不仅留下了他的拳印。更夸张的是,他没有感觉到痛感。

    这是……

    传承!肖磊刚有所疑问时,那段本不属于他的‘记忆’便予以出了答案。

    两段记忆的交织和融合,让肖磊恍若隔世。

    当他捋清了这些后,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亢奋的笑容。

    “妈,我找到救你的办法了。不过我还差点修为和经验,等我!”

    步履不再蹒跚,心情不再沉重!

    宛如换了一个人似得肖磊,感受着‘醍醐灌顶’后,自身的轻盈和力量。

    按照之前的计划,肖磊是准备在镇里买好黄纸和纸元宝,绕过自己的老家陈寨村的。

    毕竟,一个月前叶家屈辱式的‘明媒正娶’、上门招婿,让肖磊沦为了十里八乡的笑柄。

    在这个思想传统、禁锢甚至有些封建的小山村里,‘倒插门’是件相当丢人的事情。

    可现在肖磊的黄纸和纸元宝以及供香,都落在了地宫内。无奈之下,他只能去村口的小卖部去重新购买。

    刚下过雨的陈寨村,空气显得格外清新。

    不少村民都在村口小卖部前,玩着麻将和纸牌。原本乱哄哄的现场,却因为肖磊的出现,而逐渐安静了下来。

    “这不是去城里当上门女婿的肖磊吗?哎呦,现在不会改姓叶了吧?”

    伴随着一名毒妇的开口,村口的夫人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肖姓在陈寨村本就是外姓,再加上肖磊的父亲走得早,沦为寡妇的肖母,自然是‘陈姓’欺辱的对象。

    这次再加上肖磊成为城里叶家的上门女婿,不管是处于羡慕、极度、恨,还是想单纯的刷一下存在感。反正这些毒妇们,嘴巴一个个都跟吃了大便似得。

    明事理的老人,大都是‘敢怒不敢言’。这时候谁要出来为肖家说句话,八成会成为众毒妇声讨的对象。

    “赵姨,给我两提黄纸,两叠纸元宝,还有一把香。”

    面对众毒妇私底下的冷嘲热讽,全当没听见的肖磊,一如既往有礼貌的跟小卖部老板娘打着招呼。

    小卖部的老板娘赵绮红也是外姓,同样是早年守寡。寻常的时候,跟肖母关系不错的。

    “磊子,你妈怎么样了?听说……”一边为肖磊拿东西,赵绮红一边关心道。

    “还处在昏迷中,现在在重症监护室内。我给我爸烧了纸后,就得赶紧回去。”

    而就在肖磊刚说完这话之际,一道突兀的声音乍然响起。

    “肖磊,你说你跟你爸烧纸的时候咋说?爸,我嫁了个好人家?”

    待到对方这话说完,小卖部前响起了一阵哄笑声。说话的是陈寨村有了名的村.霸陈麻六,仗着他大伯是村支书,在村里是为非作歹、欺男霸女。

    之前就因为地头的问题,倔脾气的肖磊还差点跟他怼上。不过,后来被肖母给极力拦下来了。

    毕竟是外姓人,在农村大姓欺生吗。

    “赵姨,你听到有人在犬吠吗?像不像你家大黄的叫声?”

    一边付钱,肖磊一边冷笑着说道。

    待其说完这话后,现场的笑声戛然而止。

    ‘咣当……’

    正在玩麻将的陈麻六,直接甩飞了手中的麻将牌。拍案而起的吼道:“你特么的在说谁呢?肖磊,别以为攀上了叶家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我告诉你在陈寨村,你特么的……”

    ‘啪……’

    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箭步冲到了陈麻六面前的肖磊,当众就甩给了这孙子一巴掌。

    只见身高马大的陈麻六,被这一巴掌扇的是双脚离地,侧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咣当……’

    ‘啊……’

    摔地声和毒妇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而跟陈麻六打牌的几个马仔,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道:“敢打六哥,你特么的活腻歪了。”

    反正已经放开手脚了,现在对于肖磊来讲那也是百无禁忌。

    这是肖磊第一次在实战中,运用‘记忆’中的格斗技巧。

    有些生疏,可胜在他动作敏捷!

    最主要的是,这几名马仔的出拳动作,落在肖磊眼中就像是放慢的镜头似得,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性。

    ‘噗……’

    ‘砰……’

    相较于这几人的‘笨拙’,出拳快很准的肖磊,每一次的起手都毫无拖泥带水。

    快则一招制敌,慢则也不超过三招!

    也就是两分钟不到的时间,这几名替陈麻六找场子的马仔,纷纷倒地不起。

    一个个左右翻滚着,并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妈嘞戈壁的,之前给你们脸了是吧?”

    说这话时,肖磊单手撕起了陈麻六的长发,硬生生把这孙子从地上扯了起来。

    撕心裂肺的痛感,让之前有些懵、逼的陈麻六发出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肖磊,你再敢动我一下,我……”

    ‘啪……’

    不等陈麻六把话说完,肖磊直接把他摁在麻将桌上,朝脸又是一拳。

    “老子动你了,然后呢?”

    ‘噗……’

    半张脸被殴打成猪头的陈麻六,是再也没了说狠话的力气和勇气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着实吓唬了周围的村民。更颠覆了他们对肖磊的认知!

    “住手……”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