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超品修仙小农民、柏小北李沫沫莫云卿小说

超品修仙小农民

柏小北李沫沫莫云卿小说

主角:柏小北,李沫沫,莫云卿 标签:农民、修仙、爽文

柏小北毕业回到山村,跟随父母一起种植金银花,无意中激活了神奇玉戒,获得了上古仙农传承。开垦荒山,有控土术,日耕三千顷;种植花田,有小灵雨诀,一株金银花能卖几十万;豢养家畜,有灵觉沟通,一不小心将阿猫阿狗养成上古仙兽……柏小北从此人生逆袭,一路开挂,各色美女更是纷至沓来,桃花朵朵开,人生乐哈哈。

海胆王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超品修仙小农民

柏小北李沫沫莫云卿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金银花异变

    旭日升起,绚丽的朝霞渲染着东方天际。

    晨风徐徐,漫山遍野的金银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淡淡的清香飘出很远,几里外的小镇都能闻得到。

    “朝霞不出门,估摸着,今天天气不怎么好。”正拿着剪刀采剪金银花的柏小北抬头望了一下东方绯红的朝霞,嘀咕了一声。

    大学毕业半年,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柏小北没有留在省城朝九晚六,而是回到了老家山村种地。

    家里承包了一个小山头,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就是一片树形金银花。每天清早,柏小北都会跟着父母来山上照料和采摘金银花,三四个小时就回去,生活倒算是安逸。

    这一千株金银花树,都活了十年以上,出产喜人,支撑着家里最大的经济来源。

    “小北,盖好肥料车,要变天了,今天不摘了,赶紧回家嘞。”花田的另一边,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好了,知道了,这就来。”

    柏小北应了一声,放下剪刀,将竹筐中采摘的金银花收好,这时东南方天空涌来了一片片黑云,同时阴凉的阵风也刮了起来,显然是要下雨了。

    柏小北急着跑到田垄拿了油布,经过一片金银花树面前,却突然停止了脚步。

    他发现其中一株金银花树出现了枯萎的迹象。

    1217株金银花,是父母照料五六年的辛苦结果,每株都是家里的命根子,就这样枯死一株,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这株金银花主茎直立,枝条粗壮,树形优美,显然是一株修剪和培育极好的上等金银花,可此时却焉巴巴,枯黄没有生机。

    “这是什么状况?”

    柏小北连忙上前,查看了一番却没找到原因。并不是缺水,金银花本身就耐旱,家人照料的又在意。

    抓着主茎摇了摇,一片片枯干的花叶都飒飒而下,顿时让他一阵心疼。

    很显然,这株金银花已经死了,没救了。

    叹了一口气,他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一条花斑蝮蛇从旁边一株金银花树的枝叶间窜出,直袭而来。

    当柏小北反映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蝮蛇一口咬在了他的右手食指上,带着毒液的尖牙深深没入。

    “我完蛋了!”

    柏小北大脑一阵空白,直接吓傻了!

    金银花招蛇招虫,经常能听到种植户被蝮蛇咬伤咬死的新闻,父母也经常叮嘱在田间要注意,可柏小北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倒霉事竟然会降到自己头上。

    足足四五秒钟,柏小北才反应过来,用力将蝮蛇给摔倒地上,然后愤怒的他直接冲上去,一边怒喊我草草草草,一边用脚将其给踏成肉泥!

    “怎么办,我会不会死?怎么办!”

    柏小北急的快哭了。蝮蛇可是剧毒,被咬治疗不及时,很快就休克,甚至死亡。

    “对,对,赶紧把毒血撸出来,防止扩散,然后去清洗……”

    冷静下来,柏小北用左手使劲攥住被咬伤的右手食指,往外挤血,鲜血汩汩出来,就在这时,他左手食指戴着的一只翡翠色的玉戒指,粘上了鲜血,竟然猛然亮起了强烈的绿光!

    看到这一幕,柏小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呆若木鸡。

    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斯巴达中,一股神秘的信息,如走马观花灯一般,涌入了他的脑海中:“基础法术:小灵雨诀……”

    脑海一阵眩晕,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柏小北满脸都是古怪,又惊又喜!

    “难道我是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仙家传承?”

    再看向自己的双手,发现刚才被蝮蛇咬出的伤口,正贪婪的吸收着玉戒指散发出来的绿光,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短短十几秒,手指就神奇般恢复如常,看不到半点伤痕。而戒指上的绿光,也明显消耗了大半,变得微弱起来。

    “蛇毒,解了?”

    ……

    “小北,还愣杵在那儿干什么,快过来帮忙!”

    原来是父亲柏宇见肥料车一直没盖好,从花田另一边赶了过来。

    “好嘞!”

    柏小北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连忙应道。

    刚才被蝮蛇咬时,油布被他扔到了枯萎的金银花树上,拿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了枯萎的枝干。

    玉戒指上还残余的闪烁微光,没入了金银花树种,原本已经枯死的金银花树,枝干逐渐的丰满青润起来,枯叶快速凋零,却有一根根绿色的枝桠,从枝干中不断的抽发出来……

    金银花树的体形,也在不停的变高!虽然缓慢,但肉眼可见!

    柏小北对于一连串的‘奇迹’,都快麻木了。

    “别磨蹭,来大雨了!”老妈也在不远处喊。

    柏小北不再多看金银花树,拿着油布,跑向肥料车。

    柏宇接过油布,抖开,两人一起将肥料车盖好。

    “爹,你有没有见过金银花死了,然后又活过来的?”柏小北小声的问道。

    柏宇头也不抬:“死了就是死了,金银花又不是野草,哪有活过来的说法。”

    接着,他又皱了皱眉:“你是看到昨天死掉的那株金银花吧。本来打算今天刨了的,这要下雨了,明天再弄吧。”

    柏小北眼睛转来转去,刚才发生的诡异也不敢说。

    朝霞散尽,乌云迅速的汇聚,远方隐隐传来了闷雷声,阴沉沉的天空让人心惊胆战。

    柏小北跟父母急匆匆往回赶,刚进家门,滂沱大雨正好倾盆而下。

    回到自己房间,柏小北将玉戒指摘下,放在桌上,仔细的研究起来。

    这只玉戒指,是他前不久在山上刨地时刨出来的,感觉样子漂亮,就戴在了手上。

    像是两只牙齿衔合在一起,一半是冰色,一半是褐色,虽然是玉质材料,可从雕工和痕迹判断,不像是古董,内部还有星光闪烁,怎么看都是现代科技的工艺品。

    研究了半天,柏小北也看不出什么花来,唯一的线索,就是之前流入脑海的信息:“《小灵雨诀》!”

    脑海仿佛是凭空多出了一段记忆和知识,让柏小北自然而然就掌握了该基础法术的用法和相关信息。

    小灵雨诀,乃古代修道者取灵感于远古龙神行云布雨的手段,发明出来用来灌溉灵田的法术……

    “小北,吃饭了。”

    正胡思乱想,老妈已经在房间外面催促。柏小北也不再伤脑筋,将玉戒指戴在了手上。

    “来了!嗯?”

    柏小北应了一声,刚准备出门,却发现自己房间里有一盆盆栽出现了干枯的迹象,顿时心中一动。

    他走向前,深吸一口气,默默用意念催动法术!

    下一刻,空气中出现一阵神秘的波动,一朵只有巴掌大小的云彩,在盆栽的上方形成。

    “我去,这样也行!”

    柏小北又是兴奋,又是牙疼。

    兴奋的是,原来这法术竟然是真的凑效!

    牙疼的是,就算叫‘小’灵雨诀,可尼玛这云彩也太小了吧。

    不是说,这小灵雨诀施展开来,能生成几亩大小的灵云,灌溉百米灵田。怎么自己弄出来的玩意,只有巴掌大小?!

    正无语中,巴掌灵云中,细微的雨水丝丝缕缕的洒落下来。

    而原本枯萎了的盆景,在几秒钟之内,枯木逢春。

    翠绿欲滴的蓬勃生机蔓延,盆栽枝桠变粗,绿叶挤出……

    猛地一个颤抖,花盆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柏小北的愕然中,被变粗大一倍不止的盆景,给直接挤破了!

    “怎么了?”

    花盆炸裂的声音太大,让门外的老妈听到了,开口询问。

    “没事,不小心撞了花盆!我收拾下,妈,你先去吃饭,我很快就来。”

    柏小北心脏砰砰直跳。

    尼玛,这小灵雨诀别看‘小’,是真的给力!

    “发达了!”柏小北脑海里一个念头快速闪过。

    将生机勃勃的盆栽提到大厅,刚洗完手准备吃饭的柏宇见到,顿时有些惊讶:“这不是山紫甲吗?不是死了吗,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盆山紫甲,还是他以前在柏小北上学时亲手栽培的,放在了柏小北的卧室。不过后来太忙碌,没时间给山紫甲换花盆,导致山紫甲不再生长,甚至快要枯死。

    可看它现在的样子,枝繁叶茂,姿态优美,形体也大了很多,简直快要赶得上是艺术盆栽了。

    柏小北连忙道:“我也不知道,要不,我给它换个花盆吧。”

    “还是我来弄吧!”

    柏宇啧啧称奇,也没心思吃饭,提着山紫甲就往院子走,“小北,你去楼上抱一个大的方瓷花盆,再拿一把伞!”

    “喂,你们爷俩到底还吃不吃饭了。”老妈将海带排骨汤端到桌上,无奈的喊道。

    半个小时的折腾,望着面前这株郁郁葱葱的山紫甲盆栽,柏宇满意的感慨:“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山紫甲,简直是极品……”

    农家栽培盆栽,本就是拿来卖的。一般品相的山紫甲,也就几十块而已,好一点的能卖上百块,当然因为这里市场盆景便宜,若是在大城市,价格基本能翻倍。

    而面前这株山紫甲,价格就绝对不是普通货能比的了。

    “过几天我要去市场,到时候一起拉过去卖了。”

    柏小北家所住的地方比较偏僻,也没几户人家,都是靠山开垦吃饭的农家,因为承包山头种植地便宜,迁到这里。

    每隔五天,柏宇才会去一趟镇上市场赶集,卖掉一些栽培的盆栽,花苗,农贸产品,甚至是山上挖的药材,以及捕兽夹夹到的野鸡野兔。

    这么一株漂亮的山紫甲,估计会有很多富贵人士喜爱。

  • 第二章 疯狂的报价

    大雨滂泼,一直下到下午。

    雨水停歇,太阳出来,柏小北穿上靴子,在父母疑惑的目光中,跑出了家门,直奔自家承包的山头。

    “这孩子干啥去啊?”

    “谁知道,可能去找知了去了吧。”

    这里的山不算深山老林,开垦农家也不少,山上有一些野生小动物,却从没出没过什么大禽猛兽,常年在山村生活,他们还不至于担心柏小北的安全。

    雨后的山间空气更加清新,可山路却不好走,一路泥泞,费了好大劲,柏小北才爬上了自家承包的山头。

    走向种植金银花的山坡,远远的,柏小北就看到一株金银花郁郁葱葱,如鹤立鸡群一般树立在花田中,比其他金银花高了足足一倍,枝条勃发,藤蔓苍翠,上面点缀的金色、银色花朵,茂密繁盛,蓬蓬如盖,仿佛刚才的滂沱骤雨对它没有丝毫影响……

    “卧槽,这家伙怎么疯长成这样,不会成精怪了吧。”

    柏小北认出这株金银花,正是之前那株快要死掉的金银花!却被它现在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走上前,顿时一股浓烈的清香,沁入心脾,比其他金银花散发的清香,更加清新怡人,伸出拈下一朵金灿灿的金银花蕾,仔细看了下,足足有七八厘米长,比普通的金银花要大了太多。

    “这种规格,一定比普通的金银花更加值钱吧。”柏小北暗暗心惊。

    一般药商贩子收购新鲜金银花的价格大约在一千克150元左右,这样品质的极品金银花,恐怕三百元一千克,也有的是药贩子愿意买。

    这株满树挂满花蕾的高大金银花,开一茬估计至少能产出两三千克,一年花期能开六七杈,十几公斤,也就是说,这一株一年就能为家庭贡献四五千元的产出!当然,毛利还要扣除各项种植成本的。

    “要是每株金银花都能异变成这样,那岂不是发了!”

    灵机一动,柏小北掏出手机,就开始围绕着这株金银花开始拍照,一连拍了七八张,然后全部上传到了一家药材交易网站上。

    “出售一千五百克。”

    留下了最低三百元的起拍价格,柏小北便不再多管,开始继续满意的打量着这株异变的金银花。

    就这卖相,越看越满意,觉得就算是拿出当树形盆栽卖,也至少得千八百块,当然,只有傻子才卖呢。

    春城,百草堂。

    百草堂是春城一家老字号药堂,创立于乾隆年间,出过几代御医,在彩云省各大城市都有分号和影响力。在中医式微的现代,算得上是国内少有的几家能执牛耳的招牌。

    大堂内,一位中药学徒正趴在柜台上,扒拉着手机,浏览着药材交易网站。

    垃圾佬这种神奇的爱好,存在于各个行业,药材行业也不例外,青年学徒就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垃圾爱好者’,没事就喜欢浏览各大药材网站,靠自己的专业知识来‘慧眼捡垃圾’,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捡漏了。

    青年学徒曾经在网购过一根五十包邮的极品天麻,赚了一笔,从此在捡垃圾的道路上,一发不可回头。

    他翻到了柏小北上传网站的金银花图片,本来并不在意。他捡垃圾的范围,从来都是‘五十包邮,一百一麻袋’这种,三百块的起拍价格,实在是太高了,捡这种药材,是对垃圾佬的侮辱。

    可是猛然间,他却神情一震,愣了几秒,接着哇哇大叫起来。

    “师傅,快看,这金银花好像是你一直在寻找的……”

    青年中药学徒抱着手机,跑到了一位戴着老花镜,正用放大镜研究一本泛黄线装中医古籍的白胡子老中医跟前。

    老中医推了推老花镜,皱着眉头呵斥:“别瞎嚷嚷。你小子,有时间多研究研究药理,整天浪费时间在网上捡垃圾,我跟你说了几百遍了,上面的药材不是劣等就是假货,真正的好药千金难求,谁会放到网……”

    话没说话,他突然扫到了青年递过来的手机屏幕上的图片,顿时老花眼一瞪,简直要冒出精光来:“这金银花……”

    小学徒看到老中医的表情,得意极了,连忙滑动屏幕翻图。

    看着一张张图片,老中医的眼睛越来越亮,当看到最后一张高大金银花的全身图时,都忍不住惊叫起来:“天哪!百年金银花!真没想到,有人竟然能培养出百年份的金银花出来!产量还如此惊人!”

    金银花寿命理论三十到五十年,如果野生在山间,会更长一些。可事实上,真正能达到这个年份的,市面上凤毛麟角。

    更别说百年了!

    就算是有人祖上是奇葩,拿金银花树当传家宝,从曾爷爷传给曾孙子,都不可能有一百年份。

    也难怪老中医如此激动。

    “买下来,快买下来,要多少钱,我都给你现钱。”

    老中医呼吸有些急促,死死盯着屏幕,生怕金银花树跑了一样。他是个老古董,没懂得如何网购,只好催促小学徒购买。

    小学徒一脸尴尬:“三百元报价,现在已经涨到两千一千克了,我上个月捡垃圾…买药材花的有点多,卡里没那么多钱了。”

    老中医顿时胡子一抖:“千克?不是按两算?天哪,这是个菜鸟卖的,真是暴殄天物!”

    想了想,又说道:“算了,买这点金银花可不过瘾,难得让我遇到这样的瑰宝。”

    这边说着,他抄起手旁的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我是百草堂的华师,让李小姐接电话。”

    “李小姐,之前一直缺的药材找到了,百年金银花,解毒功效绝对绰绰有余,不过需要在网上买。我让小鱼把网址发给你,最好联系药材主人,尽可能把金银花树也给买下。”

    “客气,再见!”

    与此同时,站在花田中的柏小北也有些懵逼。

    刚将金银花拍卖信息上传没多久,求购的拍卖价格就一路飙升,直接将信息顶到了网站首页。

    而随着拍卖信息上了首页,价格更加爆炸了。

    三千……三千八……四千……四千五……

    看的柏小北一阵头晕目眩。

    “我擦,都疯了吗?”

    柏小北咋舌,怎么也没预料到能出现这种效果。

    网页下面的评论留下,也很快达到了上百条。更有不少人提出想要和他见面,高价买树。有人求药,有人求树,这年头,不差钱的主太多了,他们更在意的健康和保养。

    也幸亏没有留下联系电话,不然看架势,非得被打爆不可。

    柏小北没打算卖树,关了网页,继续研究金银花树。

    “这株金银花是之前吸收了玉戒上的绿光,才起死回生异变的。不知道用上‘小灵雨诀’,能否让所有金银花都变成这样……”

    柏小北心中升起一个让他无比激动的猜想。

    就在这时,“嘀铃铃……”,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一看号码,是以前大学里的死党钱胖子打来的。

    “毕业后,也好长时间没联系了。”

    柏小北嘀咕一声,接通电话,结果对面传来的却是一道略带张狂的声音。

    “喂,柏小北,我是唐硕,用的是胖子手机。哈哈,我们自驾游出来玩,经过云山镇,听胖子说你家在附近。这不,我女友想吃野味,你家又在山上,我们能不能去做客啊……”

    “胖子,小颖,和我们一起,四个人。你要是方便我们就去,不方便就算了。”

    柏小北皱了皱眉头。

    他在大学朋友就几个,和唐硕却没什么交情,甚至没怎么说过话,下意识想拒绝,不过好歹也算同学,加上可能是胖子的提议,也不好让他难堪。

    “行啊,你们来吧,刚下雨山路不好走,你们开慢点。”

    “好走!我开的悍马越野可上百万,又不是你们农村的驴车,别说上山,过河都不是事。二十分钟到,你等着我们!我们尝尝野味,会付账的。”

    柏小北挂了电话,撇了撇嘴,唐硕有些高傲的语气,让他有些反感。

    ……

    黄金海岸,是春城鼎鼎大名的超级富人区。

    春城本就是海滨城市,市中心临海。

    黄金海岸坐落在市中心,却又建筑开发的依山望海,林道幽深,远离了闹市的车马喧嚣。

    这里的别墅,每一套都得至少千万起步,让普通市民闻之侧目,居住者不是权贵商贾,就是名流影星。

    一幢豪华别墅前,一位穿着英伦定制西装,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敲响了房门。很快,一位保姆开门,将男子请了进去。

    “李小姐,地址找到了。”

    房间内,一位穿着素雅花裙,长相如芙蓉出水一般清新绝美的女子,正在给一位面色紫黄的老人喂饭,听到眼镜男子的话,将手中的碗递给保姆,接过了男子递过来的ipad。

    划了两下地图,看了一眼标记的地址,李沫沫点头道:“嗯,虽然是山区,但也是羊城范围,不算太远,交上小王他们,带我走一趟,免得让其他看上的人捷足先登。”

    “咳咳,咳咳咳……沫沫,准备去哪?”老人咳嗽了几下,看着自己的孙女询问了一句。

    李沫沫连忙拍了拍老人的背,说道:“爷爷,我有点事,晚上就能回来,你好好休息。”

    老人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有事就快去吧。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超品修仙小农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