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毒爱、周勀常安方如珊小说

毒爱

周勀常安方如珊小说

主角:周勀,常安,方如珊 标签:都市、豪门、总裁、婚恋

两年前常安被迫嫁入周家,嫁给了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男人。婚后她夜夜独守空房,只因“丈夫”在外面养了其他女人。都说周家新娶的太太懦弱好欺,即使那个女人找上门挑衅她也不道一声委屈,直至某日,她拿刀抵着“丈夫”的胸口:“周勀,他根本斗不过你,但你若敢伤他一分,我跟你同归于尽!”原来她所有的温良谦顺都是假象,她心里一直偷偷藏了另外一个男人。最终周勀把她按在沙发上:“好,我可以不动他,但你必须成为我的人!”

茯苓半夏 状态:连载中

周勀常安方如珊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 夜间偶遇

    十月,云凌渐渐转凉了,入夜之后就开始下雨,雨点淅淅沥沥地打在窗玻璃上。

    常安刚从英国回来,倒了一天时差,睡得并不安稳,这会儿又被什么声音吵醒了,不得不挣扎着起床,看了眼时间,凌晨十二点,她披了件外套走出卧室。

    声音是从浴室那头传来的,路过衣帽间的时候常安看到门口立了一只男士行李箱。

    “我今晚住长河,明早七点要飞趟北京……。

    浴室门突然开了,低沉男音伴着白腾腾的热气从里面漫出来,变故太快,常安想避都已经来不及。

    出来的男人半裸着,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所以宽肩窄腰此时一览无遗。

    周勀看到常安的时候明显也惊了惊,目色浮了一下,但很快又转暗。

    “…五点左右把车开到楼下等我,先这样!”他颔首继续把电话讲完,这才重新抬头扫向常安。

    “什么时候回来的?”口吻一如既往的冷淡。

    常安回:“昨晚。”

    “怎么没有提前说一声?”

    “觉得你忙,况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半夜被人吵醒,常安也没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口气不大好。

    周勀眉峰扬了扬,大概是很少见她态度不和善,似有反驳,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扔了毛巾往常安这边来,走廊不长,稍稍几步常安就已经能够闻到对方身上袭来的气息,烟味,体味,沐浴露味,还有…

    “你外婆怎么样?”他又开口问。

    “还是老样子。”

    “什么叫老样子?”

    “就是…”

    常安突然觉得有些不耐烦,平时两人很少见面,他话也不多,今晚也不知为何就开始盘根问底。

    “医生说暂时没事,但很可能撑不到年底。”常安干脆一次说完,眸光在他脸上定了定。

    大概是他没穿衣服的缘故,两人又难得挨这么近,常安甚至能够看到未干的水珠还在顺着他的肌肉纹理往下淌,滑过胸口和腹部,最后慢慢滚入深陷的肚脐,肚脐往下是坚实的腰肌,双侧两条明显的凹陷线条往下一直延伸到浴巾里。

    这显然是一具极佳的躯体,良好的生活饮食习惯让他比一般同龄人更具魅力。

    常安暗自攒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今晚会回来住,要不帮你收拾一间客房?”她故意转开话题。

    周勀没回应,常安只当他默认,转身要走,却被喊住:“不用了,我回来拿几件衣服,天亮就会走!”

    常安:“……”

    之后陷入尴尬的沉默,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几次相处中最常见的场景,还好常安都习惯了,默默站了一会儿,直到周勀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或许是走廊不够宽,错身而过时对方手臂撞了下常安的肩膀,常安被撞得晃了晃,恍惚就想起来了,青柠和紫罗兰碎叶,他身上隐约残存的一丝女香。

    后半夜常安一直没睡着,一点,两点,两点半……真是愈发不能熬了,兴许是太久没和这男人见面的缘故,她实在有些适应不了。

    如此浑浑噩噩过了半宿,四点多的时候总算听到衣帽间那边有了动静,人下楼了。

    常安走至窗口,外面雨停了,天色还没完全消亮,周勀常坐的那辆车已经停在门口,司机接了他的行李箱,他习惯性把西装扣子解了两颗才上车,关车门前又抬头瞄了眼二楼,常安猛地闪到窗后,直至引擎发动,车声飘远了,常安才靠在墙上轻轻舒了一口气。

  • 002找上门

    周勀走后常安在家倒时差,昏天暗地睡了两天,第三天晚上被手机铃声吵醒,一串本地号码,常安不想接,但对方耐力好,电话不通又改为短信轰炸。

    ——“常小姐,我是方如珊,能否出来见一面?”

    ——“我在金轩816包房,你现在过来一趟吧,想和你聊聊我跟阿勀之间的事。”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逃避也不是办法,还是见一面吧,不然改天我只能直接去你工作的地方找你!”

    对方喋喋不休,但意思明确,即她一定要见常安一面。

    常安觉得神烦,其实这个方如珊已经纠缠她大半个月了,几乎从伦敦追回云凌,之前常安一直没搭理,但今晚这势头好像非见不可了。

    常安抱着大腿想了想,见就见呗,又能把她怎么样!

    ……

    金轩是云凌一家高档红酒会所,地处郊区。

    常安不会开车,打了辆出租送到门口,会员制,她还不能直接进去,报了方如珊的大名才被放行。

    “今晚方小姐在这过生日,周先生专门给她开了间包房。”前面领路的服务生很是热情。

    常安不动声色问:“哪个周先生?”

    “周少啊,荣邦置业的老板!”

    说话间已经到了包房门口,常安没再往下问,从手袋里掏了张纸币塞给服务生,兴许是在国外呆久的缘故,她还保持支付小费的习惯。

    服务生似受宠若惊,连续道了两声谢谢才离开。

    人走后常安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里头欢歌笑语,可以想象氛围应该挺开心,常安便过去推开门,扑面送来一股烟味和酒气,起初谁都没注意到她,气氛相当和谐,直至有人突然喊了声:“喂,珊珊,这是不是你约的那谁?”

    一时四下消声,刚才还在聊天说笑的人全都停了下来,七八双眼睛齐刷刷射向常安。

    站在门口的常安成了众矢之的。

    “打扰,我过来见方小姐!”她保持着基本礼仪,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屋里大概七八个穿戴时髦的年轻男女,而朝南坐的那位最为显眼,一身酒红色高叉长裙,配上精心打理过的短发,明艳大方又不失性感。

    其实常安很早就在网上见过方如珊的照片,毕竟这么多莺莺燕燕中周勀只承认过她一人,也会经常带她出席公开活动,所以常安一眼就能认出对方,但这却是方如珊第一次见常安。

    “我去,果然看上去好小!”

    “废话,官方资料显示她比周勀小八岁!”

    “……那你说周少为什么要娶这么小一姑娘?”

    “人家世背景强呗,现在有钱人都讲究门当户对,据说是周老爷子强行撮合的,不娶不行!”

    屋里议论声四起,源头直指常安,常安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她慢慢走到方如珊面前。

    “你好,方小姐,我是常安!”

    方如珊当时还坐软椅上,歪着身子,眼眶有些肿,看样子像是刚哭过一场,见了常安也不动,只死死盯着她看。

    她看什么呢?

    其实方如珊在此之前也已经偷偷找人调查过常安,海归,学画画的,祖上三代显贵,外公是建国初期著名外交家,外婆当年也是十里洋场的名媛,所以常安身份金贵也正常,可方如珊总觉得也不过就是个23岁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魅力?但如今见到真人她才突然觉得心慌。

    眼前的女孩没有化妆,黑发披肩,穿了条很普通的白色针织裙,搁在如此场合中没有丝毫惊艳,可贵在她眉目里的气韵,无需做什么,只那么往眼前一站,如山涧溪水清风,不动声色地就把什么都比下去了。

    “喂,珊珊,人跟你说话呢!”旁边终于有人打破沉默。

    方如珊回神。

    她起初是准备了诸多说辞,要严阵以待,要摆出态度,起码要让这小姑娘知道她的厉害和手段,可这一刻什么都是枉然。

    方如珊脚下一虚,身子歪着就直接从椅子上跪了下去。

    “常小姐,我求你…求你离开阿勀好不好……”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