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攻城掠爱:薄先生,晚上见、支温雅薄训庭支温寒荆乐天小说

攻城掠爱:薄先生,晚上见

支温雅薄训庭支温寒荆乐天小说

主角:支温雅,薄训庭,支温寒,荆乐天 标签:虐恋、豪门

一夜之间,父亲锒铛入狱,母亲郁郁而终,弟弟被人胁迫,支温雅的世界轰然倒塌!冰冷的手术台上,她惨白着一张脸,只能忍着屈辱问:“钱呢?”那一场风花雪月里,她以为她能守住自己的身,也能守住自己的心……却不想,那个恶毒的男人犹如罂粟般让人留恋:“我们结婚好不好?”男人薄凉的唇轻蔑一笑,抵唇在她耳边:“支温雅,我可以给你‘情人’的位置,要吗?”一夜心碎,支温雅带着伤痕累累的心远走他乡,却不想…… " "

笨蛋小姐 状态:完结

支温雅薄训庭支温寒荆乐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 支小姐,请脱下你的裤子

      第1章:支小姐,请脱下你的裤子

      “支小姐,请脱下你的裤子,躺到手术台上!”

      支温雅站在手术室里,娇俏的小脸一片苍白,身子因为医生的话而狠狠僵硬。

      支温雅深呼吸口气,许久才强忍屈辱,略微颤抖着双手缓缓脱下自己的裤子。

      屈辱、羞耻、不堪,一瞬间全都涌上心头,她却没有丝毫退缩的机会!

      “支小姐,请你别乱动,并且分开你的双腿。”

      医生冰凉的手轻触她的胳膊,支温雅几乎下意识就想逃走,双腿却生根般的无法动弹!

      她不能走,她不止不能走,她还必须在这里怀上薄训庭的孩子,否则她家就彻底毁了!

      “支小姐!”

      医生冷漠的嗓音响彻在耳边,满满都是催促。

      手术室里耀眼的灯光晃得她几乎看不清周围的模样,抿紧唇瓣,支温雅深呼吸口气,缓缓张开双腿。

      医生这才稍显满意的看她一眼:“支小姐,现在我们开始手术,请你尽力配合,不要乱动……”

      “由于这场手术不能麻醉,所以你会感觉到明显的疼痛,还请你忍住,否则手术失败……”

      “我知道。”手术台上的支温雅紧闭双眸僵硬身子,强忍所有的屈辱缓缓点头,无力反抗。

      冰冷的仪器缓缓探进她的身体,疼得她脑门上直冒冷汗却只能紧攥身下的床单,一声不吭!

      “推进精子……”

      “进入胚胎……”

      “检查情况……”

      耳边都是陌生的信息,支温雅眼角缓缓滑下一滴泪,却必须无怨无悔的接受这一切!

      她是支家大小姐,但只是破产前的大小姐,现在的她只是父亲锒铛入狱,母亲自杀,弟弟被人威胁的女人!

      良久,手术完成,支温雅从手术台上坐起来,自己伸手拿来旁边的床单罩住狼狈的下半身,脸色难看至极。

      她的身子,很疼!

      小手轻抚自己的小腹,她这未经人事的身子,未有人踏足过的子宫里,此刻正孕育着一个陌生男人的孩子。

      “支小姐,手术很成功,薄少要求你住到薄家郊区的别墅去,那里有专人照顾你,直到你生下孩子为……”

      支温雅安静听着,沉默两秒打断他,只问:“钱呢?”

      手术室里一阵寂静,医生凉薄开口:“已经准备好,支小姐随时可以去取。”

      随即,医生放了一张支票在旁边,支温雅小心翼翼收起来,脸色白得不像话。

      她很清楚,在薄家的医院里,任何人都会谈论她的事,却又小心翼翼的保密。

      “竟然真的是为了钱,来这里卖子宫的啊?”

      “盛极一时的支家大小姐竟然为了钱来做代孕,好讽刺!”

      “有什么讽刺的,她来这里卖,总比去夜总会坐台强吧?”

      不远处的医护人员肆无忌惮的讨论着,支温雅艰难起身缓缓穿着衣服,低垂的头看不见丝毫表情。

      她的的确确就是来这里卖的,卖她的子宫,卖她的尊严,卖她仅剩的自己!

      此刻的她,就宛若身上贴着一个数据,任人买卖!

      所以,她就是明码标价的商品!

      从今往后,‘商品’这个词更会跟随她一生,提醒她这耻辱的一刻,终其一生也无法摆脱!

      支温雅撑着墙走出手术室,屈辱咬着唇瓣的牙都在颤抖,终于在无人的角落才落下一滴泪!

      没关系!

      卖就卖了,至少她可以救回她被人胁迫的弟弟!

      支温雅努力安抚着自己,可在医院门口看见那辆低调内敛的黑色宾利时,脸色刷白!

      西装笔挺的司机伸手为她拉开后座的车门,冷漠道:“支小姐,请,薄少要见你。”

      

  • 第2章 : 剩下的钱你什么时候给我?

      

      支温雅屏住呼吸,脚步宛若灌了铅般的沉重,一步步走过去,别无选择的上了车!

      薄少,那个江城里人人谈之色变的男人,是她的雇主,她无力反抗,也不敢反抗!

      很快,宾利停靠在‘庄园’门口,车上的支温雅狠狠深呼吸一口气才踏上这片隐秘却昂贵的土地。

      厚重的木门被人缓缓打开,中年女人站在屋子里将她上下打量着,满满的不屑。

      那是薄家‘庄园’的管家张婶,一个下人却比支温雅在这里的地位要高上许多。

      支温雅正要进门,张婶却倾身挡住她:“抱歉,支小姐,你身上太脏了,请从后门进来,回房清洗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再去见我家少爷。”

      脏?

      一个字,支温雅紧蹙眉头看向她。

      张婶气定神闲的回视她,目光里都是坦荡:“我家少爷从来不跟肮脏的女人同处一室。”

      支温雅身子都在颤抖,脸色难看至极,忍不住反问:“你肯定,你家少爷能等到那时?”

      张婶嘴角上扬,讽刺道:“支小姐,若你不想要钱,那你可以十分钟后再从房间出来。”

      意思,她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清洗’自己!

      而一个‘钱’字,更死死压住了她的命门!

      沉默不过一秒,支温雅转身走向后门,黑白分明的眸底有湿意在涌动,却被她死死压制住!

      小手紧贴自己的衣服口袋,那里有她做代孕得到一半的钱,只够她赎出弟弟,安抚下爸爸。

      所以,她不能要自尊、不能要平等、不能要脾气,她只能要钱,要薄训庭该给她的,剩下那一半的钱!

      踏进后门的那一刻,支温雅知道,她所有的屈辱,从这一刻才真真正正的开始!

      十分钟后。

      支温雅站在客厅里,身上是薄家为她准备的新衣服。

      上等的面料,最新的款式,难堪在一天之内仿佛都成了习惯,让人默然。

      当书房的门被人拉开,支温雅看见薄训庭身姿笔挺走出来,面容刚毅帅气,却明显心情不好。

      “让她把协议签了,别漏掉任何不该漏的东西,我不喜欢麻烦。”

      薄训庭嗓音低沉如大提琴,魅惑而动人,沉稳而威严。

      身后跟着出来的众人,分明都是江城赫赫有名的律师。

      “支小姐,这是有关你以后跟孩子无关的协议……”

      “支小姐,这是你自愿为薄少怀上孩子的协议……”

      “支小姐,这是你今后与薄家毫无关系的协议……”

      每一份,都宣告着她不过是薄家用金钱请来的一个代理孕妇,仅此而已!

      不过,没关系,她不在乎,她现在唯一在乎的只有钱、只有她弟弟、只有她监狱里受尽折磨的父亲!

      这个孩子,她注定对不起,却也无能为力!

      支温雅俯身签字,字迹清秀漂亮,一如她。

      薄训庭看她一眼,眸底都是对她的排斥,若不是为了楚诗蔓,他绝不会让任何人怀上自己的孩子!

      待支温雅签完字起身,看着薄训庭只轻声问了一句:“薄少,请问,剩下的钱你什么时候给我?”

      她要做的事很多,包里一半的钱,远远不够。

      一句话,满屋子的人都安静了,低头不敢看一眼今天心情极差的薄少。

      支温雅却仿佛看不懂般,只抬眸寂静无波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