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之红粉暴君、叶初阳林书薇西门悦小说

重生之红粉暴君

叶初阳林书薇西门悦小说

主角:叶初阳,林书薇,西门悦 标签:都市、总裁

他跟她说,她是他一手浇灌的恶果,他甘之如饴的罪 毒舌千金一朝重生成贫苦少女,从云端掉落的人生,她该如何捍卫自己的骄傲

落日明珠小曰曰 状态:连载中

叶初阳林书薇西门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黝黯的深海被纯白的船体划过,掀起的巨浪如同少女裙边层层叠叠的华美蕾丝。漫天的烟火倒映在水面上有如天神降临的恩宠。造价7亿欧元的超豪华游轮“沐阳号”终于赶上了叶初阳25岁的生日,迎着2016年的第一场雪驶入B市的港湾。b市的名流都在猜测,作为这地球上第16艘万吨级的豪华游轮新秀今年的评定它将排在第几位。而他们有幸成为第一批登上这艘游轮的贵宾。

    此时沐阳号的宴会厅里,不管是国际闻名的交响乐团,还是三星米其林大厨的精致料理,抑或是随处可见的奢华装饰都变得不值一提。这不仅仅是b市的一场豪门盛宴,而是华国乃亚洲名流圈的顶级聚首。那群咳嗽一声都能牵动资本市场波动的大佬们让这个宴会厅变成了一处财富跟权力交织的漩涡,让人心生畏惧又无法逃离。而今天,漩涡的中心正是那个叫西门翊的男人,看今晚叶家这架势,这个作为b市名媛们的竞相争夺的金龟婿钻石鳖,今天晚上之后将被彻底打上叶家女婿的标记。不知道从西门家修罗场里爬到顶峰的男人跟叶家那颗龙吐珠以后谁降的住谁。

    刀刻似得的眉眼,搭着永远恰到好处微微上翘的嘴角跟一圈大好几轮的资本家们谈笑风生,除去他就算搁娱乐圈都鹤立鸡群的好相貌,金钱跟权力赋予一个男人的魅力融合着西门家长期浸润的书卷气更是相得益彰。若是叶初阳在,倒是会赞一句衣冠禽兽。

    “叶则赟真是宠她妹妹,7亿的游轮说送就送!”名媛a压低声音却安奈不住内心的亢奋,不管是身份还是教养都磨不去女人骨子里那进化了千年的八卦之魂。

    “哪里有叶老太爷宠她,我听我爷爷说,等叶初阳嫁过去,半个叶家都是她的嫁妆。才订婚就这个阵仗不知道结婚得是多大的排场。”名媛b炫耀着自己得到的一手消息。

    “不是吧,叶则赟真的不在意么,半个叶家啊。”叶家这个庞然大物浮出水面的资产就如此让人望而生畏,背地更是深不可测,说是富可敌国也不夸张。叶家这一代可就叶则赟一个儿子,那可是太子爷一般的人物,没想到叶初阳是个太子女,还挑了个那样铁腕的驸马,那以后叶则赟得娶个什么样的女人才配的起他。叶老太爷这步棋真真看不透。名媛a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丝危险的脑洞。

    “不知道,我爷爷都说叶则赟那个人让人看不透。”名媛B提到叶则赟眼开始两眼放光,“不说说到嫁人还是叶则赟王道啊,过去又没有公婆,叶初阳再难搞也嫁出去了。”如果说西门翊是被他那群兄弟们磨出来的,那叶则赟则是被叶老太爷直接磨出来的,只可惜叶家跟西门家关系一直不错,不然真的想看看b市这一辈最杰出的两个男人到底谁更妖孽。

    “瞧你这花痴样,不过都一个小时了叶则赟怎么还没来。”

    “是啊,说起来叶初阳也没出现。”

    b市,臻远国际酒店

    臻远国际有一间总统套房是不对外接待的,只有叶家的贵宾才有机会住进这个奢华的房间。林雅悦作为华国炙手可热的小天后,终于踏进了圈子里谣传已久的神秘套房。洁白的脚趾踩在黑脊子(栗鼠皮,皮草中的一种,触感像婴儿的皮肤一样细腻)缝成的毯子上,粉红色的真丝浴袍从身上滑落。明明是男人无法把持的美景,可是躺在那张床上的男人只是喝着酒,盯着自己。跟了这个男人三年,三年,这个男人把自己捧成华国一线女星,却从不问自己索取什么,很多次她都害怕哪天自己被送上某个名流巨亨的床成为他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接到经纪人电话的时候她声音都是抖的。媒体总说她清冷,眼界过高,不管是底蕴悠远的老牌天王,或者迷倒万千少女的顶级流量都无法让她下戏后有一丝丝的留恋。而今天,她终于可以把自己献给这个云端上的男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些年林雅悦哪里看不出来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颓废。

    任由林雅悦攀上自己,小心翼翼地挑拨着,叶则赟突然很想哭。“去把窗帘拉开。”叶则赟哑着嗓子说,布满红血丝的眼泛着微微的湿意。

    林雅悦拉开窗帘,只见港口的烟火已经染红了半个b市的天际,“真美……”赤裸的身体突然感受到了背后野兽似的男人的身体。滚烫的液体滴在自己的颈项,她知道今晚的烟花跟他的悲伤都不属于自己,但是至少她拥有身后灼热的身体,是啊,这样就足够了不是么?

    激情过后,床上的男人已经深深睡去,林雅悦拖着酸疼的身体的走进浴室,身上的清淤跟吻痕是这场战役最好的勋章。

    这个时候却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门铃。林雅悦批着浴袍,透过猫眼看去,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娃娃脸的少女,做着精致的造型,张扬到极致的金色修身礼服也压不住那少女眼中闪烁的傲气。外头裹着件垂悬波浪大翻领的及踝皮草大衣,看质感好像是俄罗斯紫貂,还是满天星品级的,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俄罗斯紫貂能染成如此纯净的藕粉,柔嫩的粉中和了满天星过分霸道凌厉的质感,像是一层樱花跟雪织成的柔云,藏在绒毛里的针芒随着少女身体的摆动闪着潾潾的琥珀色的荧光。门外的人似乎感受到有人在看到,也凑近了猫眼。带着命令的口吻不悦道:“开门!”

    “你,你是谁啊?”林雅悦怯怯地问,不会是叶则赟的未婚妻吧?

    听见女人的声音少女冷冷地从口袋里掏出房卡,自己推门进了来。没有给自己多一个眼神,少女蹬着紫色缎面的细高跟径直走向睡在床上的叶则赟。

    “他,他已经睡了。你想干嘛啊?”林雅悦试图拦着少女,却露出胸口的清淤跟吻痕,林雅悦羞的赶紧捂紧胸口。少女只是看了自己一眼,眼睛一暗,接着就是拿起床头的酒杯往叶则赟脸上泼去。

    “初,初阳?”叶则赟想起身,却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他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妹妹看到自己放纵后的样子。

  • 第二章 死亡

    叶初阳,她居然就是那个传闻中叶家宠进骨子里的女孩。是了,除了她谁敢泼叶则赟酒,而叶则赟的神情没有半分的不悦。

    “醒了?”

    “你不该在这儿。”叶则赟揉了揉头接过林雅悦递来的睡袍。

    “你呢,你就该在这儿?爸妈不在了就是长兄如父。今天这日子,你应该在。”

    “长兄如父?!呵呵,长兄如父,你真把我当兄长,当父亲,订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跟我商量下?”叶则赟盯着叶初阳,眼里几乎滴出血来。“半个叶家?半个叶家就能让你嫁给一个你不爱的男人?”

    “一人一半,不是很公平么,难道因为这个你就要跟我生分,哥~”

    叶则赟淡淡地对叶初阳道:“初阳,你有没有为我想过。”

    “怎么没有,就算我分走半个叶家,但是在臻远,你依然有绝对的话语权,哥,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永远。”叶初阳当然想过自己分走半个叶家对于叶则赟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自己从来不是掌权的料,到时候一切都还是听哥哥的,叶初阳理所当然地想着。

    “初阳,你还是太天真了。你这么想又把你未来的丈夫放在哪里?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爱不爱西门翊?只要你说爱他,我现在就跟你上船。”

    “我……”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叶初阳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爱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家很重要么?哥,我跟西门翊很合适,我只是觉得我可以跟他过一辈子。”

    “初阳,我跟你之间从来不是分不分家产的问题,既然你这么觉得哥哥也不拦着。”叶则赟示意林雅悦过来自己身边,搂着她对叶初阳说,“你回船上去吧,对了,以后喊她一声嫂子。”

    看着哥哥搂着别的女人,叶初阳心里莫名的发冷发空,她早就知道那个从小一直宠爱他的哥哥会属于别的女人,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你,你这是气我么?”

    “你可以找人查一下,我捧了她三年就是为了让她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叶家。”

    叶初阳知道他既然说出这番话,就不怕她查。

    “嫂子。”叶初阳不情不愿地对着林雅挑衅说,“今天是我订婚的日子,嫂子要不要一起过来,爷爷要是知道哥哥有女朋友也会很高兴的。”

    林雅悦怯怯地看向叶则赟却不知道如何应下去。他们两兄妹的事情还真不是她一个小明星可以插手的。

    “雅悦毕竟是公众人物,再说我想挑个合适的时间再去见爷爷。初阳,不要再胡闹下去了。等你嫁去西门家不管是爷爷还是我,都不可能护你一辈子。有些事情你还是要靠自己。乖,别让西门翊等。”

    他在护着她,他为了护着这个小明星居然站在了自己的对面。

    “哥,我只是不希望你为了气我随便找一个女人。”

    “初阳,我没有随便。”说着搂着林雅悦肩膀的手更紧了几分。

    窗外是轰轰烈烈绽放的烟花,房内是三个压抑的沉默。

    “希望我的婚礼你跟嫂子不会缺席。”似是做了决定,叶初阳笑了笑对叶则赟道。

    “我会的。”叶则赟放在林雅悦的肩始终没有松开。

    看着叶初阳闷闷地走出套房,林雅悦感受到肩膀上传来的疼痛,可是却不敢叫出声,她只觉得这可能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靠近这个男人。她忍不住把头靠向了叶则赟的胸膛,而他没有拒绝,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烟花。

    突然,叶则赟的私人电话响了起来,叶则赟接起电话,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血色慢慢在叶则赟脸上退却。林雅悦只觉身旁一空,身边的男人已经冲出了房间。

    连秋天都是零下的b市,那个仅仅穿着睡袍的男人却跪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死死地抱住那个粉红色的少女。叶初阳,这个万千宠爱任性了一辈子的小公主,在她的25岁的生日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