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天武修神、宇修王垣陈文海小说

天武修神

宇修王垣陈文海小说

主角:宇修,王垣,陈文海 标签:天武修神

一个外域而来的少年,一个拥有着秘辛的天道因子,一场因天道而起的弑神战争,只为一个成神的传说。他宇修揭道因之秘,带领众生进入修武一道;他宇修既是这世界的修武始祖,也是这世界的终结之人。

檀冥玖叶 状态:连载中

宇修王垣陈文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此去经年

     夜幕刚去,玄古大陆的人族境地迎来了东方的一抹长白,天际尽头的红日也伴随着雄鸡大鸣之声而缓缓升起。

    玄天王朝九大州城,远在人族南边尽头的蛮州檀王城中,城主府这会上上下下正戒备森严。一座城主府上下近百号人已经一日一夜未歇眼,几个经验颇丰的老妇人正端着水盆在一间宅子与屋外一条长长的“半竹水道”中不断来回,烤热的火盆在宅门前面约五米处放置着,只看见里面的木炭还在燃烧。一个老妇人正拿着把黑钨钢制成的刀剪在火盆前迂回地蹲着烤热,只听见“哇”的一声哭声,精神有些疲惫的老妇人惊吓地松开了手中的刀剪,“哐当”一声调入了火盆子中,惊吓到了里面的火星。

    “夫人!……降生了!”

    蹲在火盆前的老妇人惊了一声说道,听着听着还能听出她疲惫的说话声有些口齿不清,似乎只是刚刚大梦一醒。到底是他家的婴孩降生还是夫人降生了……

    这时还是清晨,刚蒙蒙亮的天空突然在宇家婴孩出世的后几秒覆盖起了雷云。一瞬间天地骤变,风起云涌般涌于一点,那便是蛮州大城的正上方处,雷云中正闪雷交加!

    伴随着无数的水珠落在地面,仿佛无尽的雷电怒击下来,尚未劈中任何生灵尚而时而变色,天空中的蓝色雷电瞬间变得成了照射蛮州大城的金色。这会儿,蛮州大城顶上的金光远比烈日还要可怕、还要耀眼。仿佛口含怒火的雷龙,时不时会张口吞下这一座大城!

    “夫人!”

    老妇人忍着火星直冒把手伸入到了火盆中,将那温度高的可怕的刀剪取出,吃着痛的往宅子里面赶跑。

    其他几个手里端着水盆的、手中拿着洁净白布的,听见婴孩哭声之时都纷纷往宅子里赶去,不敢有一丝怠慢……

    ……

    十五年后,依旧是婴孩出世的檀王城城主府中。

    城主府的一处院子里,宇修正倚着一棵常青树,右手持着一柄银漆木制长枪,枪身足有一米二的长度,哪怕是一柄木枪,在下一秒少年电驰般速度直刺出去后,落叶衬托的枪影也让这柄木制长枪看起来颇为不凡!

    宇修停下手将木枪侧回胸前,只见他身穿一件墨色单罗纱上衣,一头鬓发如云发丝,正有着一双惺忪的星眸。仅是十五岁的年龄体型却已是高挑秀雅,潇洒文雅之意尽在他的脸庞中浮现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触碰真枪,不然我这一身的修为可不是要白白浪费在这蛮州大城之中!”宇修有些无奈的叹了叹气,他刚才随意直刺出去的那一枪,是他所学的一门枪技功法,名为“玄策枪技”。

    可这玄策枪技不仅明显的十分消耗灵力,而且枪技自身玄妙的压迫力也并不是一杆木枪所能承受得住的。尽管宇修将这木枪上承受的压迫力转移了大半到他的身上,可见他手中的木枪还是出现了一丝裂缝。

    毕竟只是凡木制成的木枪,木制的材质哪怕再好也比不上一把“灵级”长枪。

    “少爷!”

    宇修的身旁,走来一个老仆,看见了宇修手中持着的木枪,心想这少爷怎么又练起了武学功法。

    “什么事?”宇修向他说道,不会又是来阻碍自己练枪的吧?这个宇家也是奇怪的很,又是不让自己修炼,断了他的修炼资源。甚至还有一段时间给他立下了禁足令,不允许他外出半步。

    “城主让你去见他一趟。”老仆恭敬的说道,说完便看向了他手中的木枪,“少爷,这枪……”

    他似乎早就已经习惯,只是点了下头,便将手中的木枪交给了老仆。

    “少爷慢走!”老仆接过木枪,说道。

    不一会儿,宇修便走到了宇家主殿之中,只见宇父坐在主座之上思索着什么,手中还不停把玩着两个龙纹核桃。

    “父上!”他朝着宇父所在的位置作辑道。

    宇父看了他一眼,让他坐在了自己的主位旁。

    “修儿啊,对你拜入流陵园园主门下一事,已经经过宇家与洛家两家家族长老的同意了。这次去邱域城修行,你便尽管放手一试吧,宇洛两家的功法典籍也从今天开始为你开放。”宇父神情有些严肃,只是靠着手中的两颗核桃,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想了想原来是这件事情,宇家本一直不愿意让宇修接触修炼武道一事。但宇修一心向于武道,又在上个月和家族提了许多次要接触武道的事情,这反反复复才在家族的一次族会下得到了众位本家长老的允许。

    不过,地点却不是在本家家族中,而是在洛家的帮助下让其进入流陵园园主门下修炼。

    邱域城洛家是蛮州下第一武道大家,而流陵园的园主又是曾经某个大宗门的长老,能够得到宇家至交的邱家帮助,想必宇修能够早日学成归来。

    “当真?孩儿定不会负了家族的厚望,早日披甲而归!”宇修连忙答谢说道,尽管是个便宜父亲,也不会忘却一些礼节。

    宇父看了看脸色惊喜的宇修,这孩子果然还是天生向于武道,自从他出世时所产生的异象起,他的宿命便是在武道之路上前行

    宇父握着宇修那与女子无异的手掌,想他偷偷练枪练刀数十年,这双手却还是一样细嫩。

    “去吧,早日学成归来。”宇父简单的说了一句,接着松开了他的双手,让他下去。

    “若不是天生异象,家族本家又不让我再传一脉,我又怎会这般宠幸于你放你离去!不如早日贬下疆土,等到少年黑发已过再送去封地踏踏实实养老一生作罢!老天啊,你这般所生异象可是对我宇某人所犯下罪恶的惩罚……”坐在主座之上的宇父面容有许些憔悴,不过一会后终于是合上了许久未作息的双眼,在这藤椅之上昏昏睡去。

     ……

    人的寿元有限,而武道无涯。

    两天后,在宇家的大门处,一名老仆与妇人正在宇家大门给即将离去的宇修送行。

    宇修坐在马车上看了看两人,说道:“七老爷子,娘。修儿这就走了!”

    老仆站在原地,迟迟没有说话。

     宇母便是拿着手绢在鼻头擦去落下的泪珠,啜泣道:“娘没练过武,也不知道你这次去练武该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的好。这次去修行武道一事,听人说必定会有艰险。你从小又是富养,若是受不了苦便一定要跟娘说、跟洛家的长辈说,娘就去接你回来。啊,千万千万要记得不可在外面惹事,没有下人在身旁,没人帮得了你!”

     “知道了娘,孩儿此番离去,定会好好照顾自己,不必操心。”宇修只是点了点头,他没想到作为天道之主的存在轮回重生会在宇家人的心里造成这般的影响,在这宇家之中竟都把他当成了宝而供养着。

    “也算是为了你们着想,便让我独自在这武道之上重新拾起武心了罢!”宇修心里说道,这一下让他想起了许多事情。

     与宇母分别之后,马车才缓缓往城门处行去。

    “天下大道千千万,如今鬼道又归来!三位故友,我寻你们来了!”出了城,宇修才拂去车内幕帘,看了看那望不尽天际的蓝天,等到这马蹄声突然停下,宇修被惊得才看到了车外的景象。

     “曾经因为心血来潮而让这个星球成为修道之地,却没料想我这是犯了大道,想不到我竟然成了一个罪人!”

      宇修眼中似乎有些怒火,这会已经来到了城外的荒山中,在马车的前面,竟然有具被灵妖吃得只剩下一半的尸身,看上去似乎已经腐烂。在尸身的旁边还有一张打了结的破旧渔网,这死去的人生前应该还是个渔夫。

     如今武道昌隆,道法三千,没想到人类所饲养的家畜都能够成为灵兽、灵妖!

    “公子,见此地有具尸体在这,想必前方应该会有畜生化成的灵妖,若是不急于去往邱域城的话,为了安全不妨换条道路走如何?”马夫走进车内,问了问扶着脑袋的宇修。

    “想走便走吧,能够载到邱域城就行。”宇修觉得有些头晕,摆了摆手让他继续赶路。

  • 第二章 流陵园

    约莫走了有半个月,载着宇修的马车才走到了邱域城。

    “公子,到那前边就是审关了,我就不方便送公子过去了。”

    马夫将宇修送了下来,便按原路折回了。

    “邱域城”

    宇修将城门上三个大字念了出来,没想到短短数百年时间,受他影响的玄古大陆竟自我演化到了这般的程度。

     “公子请留步,还烦请先过审!”走到城门处的宇修被守关将士拦了下来,见他身穿锦衣,想必还是个富家子弟。

     “蛮州檀王城,宇家子弟宇修,这是我的身份牌,还请检查!”宇修面无表情的说道,将挂在自己腰间的玉牌取了下来,递给那将士过目。

     在九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牌。木制代表着平民的身份,石制身份牌便是一些地方小官,再往上玉制的便是上乘门第。

    守关将士见宇修拿出的是玉制的身份牌,心想还好没有惹到这名富家子弟,但是就算是玄天王朝的乐正公子来了,城门审关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咳!进去吧!”将身份牌递还给了宇修,守关将士便不再审查他的身份牌,免得惹了人不愉悦而多生是非。

    “多谢!”

    宇修点了点头,总算是进城了。

    进了邱域城,宇修正眼望过去的便是一座府邸,上面的门匾便是简单的“洛家”二字,宇修心想便是这里了,于是与洛家门前的一位看守门关的冉冉老者说明来意,让他帮忙去请出洛家家主。

    “公子稍等!”冉冉老者看见了宇修腰间的玉牌,转身走进了门院内,随后不久便出来了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少年见他身穿锦衣玉帛,脸上净是些平和的公子气,于是便和气问道:“这位是哪家的少爷?”

    “我来自蛮州檀王城,受了父上与家族的命令来洛家请洛家家主帮忙,让他帮我进入流陵园修行!”宇修坦白说道,没有隐瞒。

    少年看宇修也不像是会说谎的地痞流氓,便请他进来了洛家主殿上。

    旋即洛家家主还没有到来,两人在主殿上谈了会宇修来这的目的,身旁还有一妇人赶了过来。

    “青儿,这位是你朋友?”那妇人张嘴便问道,语气中似乎还有质问的意思,眼神望都不愿意望宇修一眼。

     少年将事情与妇人讲述了一遍,这妇人的脸色便更难看了。

    “只是随意几句话,你怎就被骗的放人进来!谁知道他是不是在说着大话,这身份牌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妇人抱怨的说了几句,随后听见大堂之外有脚步声过来,自己便不再说话的坐在了主殿的主座上。

    “洛家主!”宇修见洛家家主走了进来,连忙起身作辑道。

     只见洛家家主洛成河摆了摆手,连忙让他起身说道:“这么见外干嘛,你小的时候还在我的身上爬过呢!”

     听他这么一说,宇修似乎有许些印象,不过那是他出世时的记忆了,如今追求武道,淡忘了许多。

     “你要来的事情早在一个月前便传信到了,明日清晨你便和青儿去流陵园拜见园主吧。你叫我叔伯就行,不必这么见外!”洛成河说道,他的神情有些憔悴。然后看向一旁的老仆,“给小叶准备一个房间吧歇息吧,青儿,宇修比你大,以后便当作你的兄长吧!”

    “兄长?不行!我不同意!这怎么能成!”洛长青还没说话,身边的妇人便大声开口拒绝,声音大的连门外的婢女都能够听清。

    “只是年龄上大青儿三个月而已,只是一个身份又代表不了什么。”洛成河瞥了妇人一眼,旋即她便没再说话,只是心里生闷气,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洛成河的脸上,干瞪着。

    “那个……”宇修觉得有些尴尬,“洛叔伯若是身体不适,便先去歇息吧。”

    洛成河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殿门。

    见殿堂气氛有些尴尬,宇修只好拜托一旁的老仆带着自己去客房歇息,没想到这过了百年,自己还是如此不适应于与人交谈。

    “青儿,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这突然从外面来了个拿着玉牌的公子哥说来寻求你父亲的帮忙,你这死鬼父亲不仅愿意帮忙竟还让他做你的兄长。哼!我看这老家伙就是在我怀你之前就已经与其他的人有染了!”等到宇修走后,妇人的脸色变得凶狠起来,甚至还怀疑起了宇修的身份。

    洛长青看着近似泼妇的母亲,面无表情地道:“母亲你便是想多了,我的兄长永远只有一个,他做不了我的兄长的,也不会做得了多久。”

    “我先下去了,明日回去流陵园,便要进行师尊推行的园比了!”

    “好好!到时候啊,记得给娘把咱儿媳给带回来!”听洛长青这么一说,妇人像是想到了什么,面容高兴的说了道。

    只见洛长青捏着拳头点了点头,脸上也盖不住露出来的一丝喜悦。

    ……

    待到第二日洛家下人都已起来之时。

    宇修也早早地起了身,在洛家的主堂上吃了早饭便独自坐在那等。

    不久后,洛成河与洛长青也过了来,唯有那妇人还在酣睡。赶忙吃了备好的早饭,洛成河便将两人送到了城外。

    一夜过去,宇修竟发现洛成河的脸色变得红润了许多,整个人也是英气十足。他说道:“洛叔伯便送到这里吧,长青兄识路,我跟着他走就行。”

    “如此也好,青儿,一路上好好照顾修儿。”洛成河今日的脸色不仅好了许多,在说到照顾宇修的时候竟然还带着了微笑。

    只见洛长青点了点头,一声不吭的走在了前头,随后宇修也跟在了洛长青的后面,两人便往着流陵园所去。

    宇修手持着缰绳,扭过头向一边的洛长青问道:“长青兄,流陵园是怎样的一处地方,可是类似于那些修炼为主的宗门?”

    洛长青没有看他,心下只是觉得,母亲说的话也并不是没有了道理。

    “流陵园可没你想的那么大。流陵园的弟子一共也就两名,这次你来了,便是这流陵园的第三名弟子!”洛长青缓缓答道。

    “只是来的时候很不巧,竟正好让你碰上了此次师尊所举的园比!”洛长青此时心里有些不爽,不过他看上去接触武道不久,实力也应该不怎样,比起另一名流陵园弟子应该会差了许多。

    “宇修……兄弟是吧!那个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什么境界了?”洛长青试探着问。

    宇修答道:“凡武境七段。”

    “七段啊……”

    还好,只是凡武境七段。比他低上两个小段,他现在的修为是凡武境九段巅峰,离凡武境大圆满还有一道门槛,等到了圆满期,那么莫说宇修,就连另一个流陵园弟子“流沐”也不一定会是他的对手!

    日至日落,两人才到达流陵园园门处。

    附近的萤虫在身旁乱飞,给两人照清了这个不说大也不能说小的园子,简陋的只有几间宅房,一处高台架起的演武场,还有一个正冒着炊烟的灶房。

    流陵园虽然大不了多少,但是起码灵气充足,而且所置的地方在一处被禁制掩盖起来的山林中,所以尽管在之前有人来拜访时,仍然迟迟找不到流陵园的入口。

    “师尊的住处旁还有一间空房,你现在便住进去吧,我先去自己的房内歇息了!”洛长青指了指流陵园师尊的住处,然后又把宇修住的地方指了出来。

    “我知道了!”宇修回答道,走进他所指向的房间。

    推开门,里面只有数张椅子,一张简易的木桌与木床。宇修手捏灵决,一会儿的功夫便有灵气卷进这房间之中,将里面的灰尘都卷了起来,化成了一颗尘球落在宇修的手中。

    一夜已过,直到明日天明,宇修依旧早早的起了身,走出了他所住的客房。

    “说起来,今天应该是要拜见师尊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