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世纪初、杨晨宋春明江博小说

重生世纪初

杨晨宋春明江博小说

主角:杨晨,宋春明,江博 标签:独家首发

重回2001年,有多少心愿未尝,总是萦绕心间;有多少遗憾未了,总是唏嘘感叹;有多少情怀被无奈冲刷殆尽!满腔激昂热血,一颗赤子之心,看杨晨如何重活精彩人生!

于是没有乎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重生世纪初

杨晨宋春明江博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焦虑的人生只有重生可以解释

    2018年年底,燕京望京科技城。

    一栋栋气势恢弘的大楼如棋子般星罗密布的矗立在偌大的科技城里,杨晨就职的公司坐落在一栋30层大楼的15层。

    噩梦般的十一月和十二月终于结束了,连续两个月的加班让杨晨疲惫不堪,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睡眠让他不不得已把单位当做了家。

    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杨晨通常会跑到顶楼抽根烟,看着远处的霓虹闪烁灯火辉煌给自己打气,为了在这钢筋水泥的丛林里生活下来,必须得忍常人不能忍。

    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容易两个字,只能是负重前行。

    没办法,当初为了省钱买房,杨晨在郊区租了个便宜的一居,来回上下班就得需要三四个小时,如果凌晨加完班再回家,那实在是太赶了,还不如睡在单位呢。

    最主要的还是燕京的地铁十二点之前就停运了,回家就得打的,杨晨可舍不得每天好几十的路费。

    为此,杨晨的女朋友林晓琳已经给他抱怨过好多次了,并且威胁他如果再这样夜不归宿她不介意让杨晨的脑袋上增加点鲜亮的色彩。

    杨晨知道林晓琳是在开玩笑,他则是安慰林晓琳说,马上就年底了,发了年终奖首付款就能够凑齐了,到时候林晓琳和他看的六环的那栋小两居就可以付得起首付了。

    哄完之后,林晓琳总会娇嗔一声,说看在房子的面子上暂时饶过他,不过忙完之后该交的公粮一粒也不能少,杨晨美滋滋的答应了。

    伸了个懒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刚忙完手头的事情,杨晨就被部门经理喊了过去,说是HR找他。

    杨晨有些疑惑,他是技术部门,平时跟HR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难道是因为这段时间自己表现太好了,要给他加薪?

    一想到钱,杨晨的脚步立刻就轻快了许多,兴冲冲的跑到HR办公室,轻轻地敲了门,得到允许之后慢慢的推门进入。

    迎接他的并没有想象中的笑脸,而是当头棒喝。HR通知他由于公司业务调整,他被裁了。

    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杨晨整个人都木了,他试图辩解些什么,可惜HR板着那张扑克化的脸谱冲他一挥手:下一个。

    什么N+1,什么年终奖统统都没有了,给出来的解释是公司不允许留宿,杨晨违反了公司规定。

    WQNMLGB,老子天天卖命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留宿不行了,到现在成下岗的理由了?!

    杨晨想不通,他怒气冲冲直奔经理室,老子天天给公司玩命,玩的夫妻生活都不正常了,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裁了?人事高高在上不了解民情,你部门经理难道还不清楚谁干的活最多吗?

    没想到一推门,经理刚收拾完东西正要离开,看见杨晨进来,冲他惨淡一笑:“老杨,我也被裁了。认倒霉吧,谁让咱们遇到了互联网寒冬呢。”

    杨晨失魂落魄的回到工作岗位,看着面前的显示器发呆。呆坐了一会儿,电话突然响了。

    抓起手机,看着林晓琳三个字,杨晨想哭的心都有,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跟女朋友说起这个事儿。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杨晨苦涩的说:“喂。”

    “扬子,我有个同学的亲戚在咱们看的那个小区售楼处,他们得到的内部消息是过了年房子又要涨价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再去借点钱把首付凑齐了,等你发了年终奖咱们再还回去。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咱俩都想想办法借借钱。”林晓琳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杨晨是一个字也没听到心里去。

    还特么的买房子呢,就算是凑够了首付,可月供怎么还?装修怎么办?

    “喂……喂,扬子,你在听吗?”

    “晓琳,我被炒鱿鱼了。”长痛不如短痛,此时杨晨最想得到的就是女朋友的安慰,这将是愈合他伤口最好的良药。

    电话那头是死一般的沉默,杨晨觉得呼吸都快要停顿了,终于,他没能等来爱人的安慰,而是又遭受了一重打击。林晓琳冰冷的声音响起:“扬子,咱们分手吧。”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杨晨彻底崩溃了,他终于问出了那句为什么。为什么干活最多的是他,加班最多的是他,就算他不是技术最好的,可是比他差的有的是啊,为什么是他?

    如果说一重打击还可以承受,可是偏偏女朋友也不理解他,他也不愿意被裁啊,可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

    “扬子,你说为什么?我等了十年啊,足足十年!十年前你告诉我说,只要我们足够努力,就一定能在燕京安定下来,那个时候的我太天真相信了你。可是十年过去了,我们安定了吗?我不想再过那种半夜被房东赶出来的日子了。我没有要求你在二环三环买房吧,我奢望的仅仅是六环的一个70平米的小房子,可就连这样你也做不到。人生没有几个十年,我实在是耗不起了,对不起。”

    杨晨没有再解释,林晓琳的话如同锥子一般把他的心戳了个稀巴烂。此时,他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机械的爬到了天台,可是发觉自己欲哭无泪。白天的车水马龙和凌晨的霓虹闪烁是两道截然不同的风景,曾经这些风景都很美好,都在杨晨的憧憬中出现过。

    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把林晓琳娶进家门,生个健康可爱的宝宝,再买辆车,一家三口周末还可以去郊游。

    可这一切都如同一个美丽的肥皂泡,轻轻一碰就碎了。

    “啊……”杨晨大吼一声,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为什么成千上万的房子就没有属于自己的一间?为什么自己起早贪黑任劳任怨还是被裁?为什么节衣缩食省吃俭用还是买不起房?为什么林晓琳不能再多等自己一些时间?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爱情。”

    杨晨扭头一看,竟然是部门经理。接过经理递来的烟,杨晨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草划过喉咙,留下了痛苦的印记。

    经理深吸一口烟,淡淡的说:“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想回老家可女朋友想来燕京,她说她不想过那种一眼就看到头的日子,人活一辈子总要为了梦想活一次,于是我就跟着来了。奋斗了十多年,除了落下一身病,什么也没剩下。”

    “最起码你还有嫂子,哪像我,听说失业了,女朋友立刻就跟我分手了。”提到林晓琳,杨晨眼神里尽是灰暗。

    “干我们这行的,没白天没晚上的,哪里顾得上家。我们去年离婚了,房子给她了,一个女人孤身在外也不容易。”

    果然是谁都不容易啊,表面的风光只是一时的,背后的心酸不足与人道啊。杨晨知道,如果不是同病相怜,经理也不会跟自己说这么多,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倾诉吧。

    不过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发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伸出大拇指,敬佩道:“哥,你是纯爷们。”

    经理惨淡的笑了笑:“兄弟,听哥一句劝,下辈子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千万别来燕京,这是一个吃人的地方。更不要干码农,这也是一个吃人的行业。哥哥先走一步,你多保重。”

    杨晨心说: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像是临别赠言啊。

    一念之间,就见经理扔掉了烟,从天台一跃而下。

    杨晨大惊,赶紧快步伸手去拉,谁知道人没拉住,一阵风吹来,把杨晨也吹了下去。

    我去,还真是好风凭借力,送我去跳楼啊。

    杨晨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只是传来呼啸的风声。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也罢,反正工作没了,房子没了,女朋友也没了,万事皆空了,死了就死了吧,一了百了。这都是命啊。”

    “只是苦了父母养育自己一场,还没来得及报答,儿子不孝啊。”

  • 第2章 祸事上门

    杨晨慢慢睁开了眼睛,这应该是个晚上,入目之处一片黑暗。

    杨晨起身,习惯性的一伸手打开了台灯。借着灯光,他茫然的打量四周。这是他曾经的卧室,现在除去一张破旧的书桌和一把打着“补丁”的椅子之外,这间二十平方左右的房间里就剩下他刚才睡的床板了。

    哦,对了,墙角还放着一个纸箱子,如果杨晨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箱子应该是用来放衣服的。纸箱子原来应该是放床的地方,因为上边贴着两张海报,一张是外星人罗纳尔多,另外一张是GIGI梁咏琪。

    用杨晨发小江博的话来说,这就是赤裸裸的美女和野兽。

    杨晨努力的回想着发生的一切,他不是坠楼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杨晨不得而知!

    屋子外断断续续的争吵的声音惊醒了杨晨,几米之外的那扇门此刻对他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这几步路杨晨走的小心翼翼,步子很轻,生怕惊动了梦中之人。

    拉开门,掀开门帘,十几平的客厅里零零散散坐着七八个人。门一开,大家的目光如同舞台上的镁光灯一般,刷一下就聚集到了杨晨身上。

    一见杨晨,杨爸立即开口道:“晨晨,这里没你的事儿,你赶紧回屋睡觉去。”

    杨妈更是走上前来,不由分手的就把杨晨往卧室推。

    看着年轻的不像话的杨妈,杨晨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猛得把杨妈搂紧了怀里,哽咽的喊了一声:“妈!”

    杨妈也被杨晨的举动给弄懵了,自己儿子这是咋了,做噩梦了还是撒癔症了?

    这么多人看着呢,杨妈有些不好意思,试图推开杨晨,可是杨晨抱的死死地,压根就推不动。

    感受着母亲温暖的怀抱,杨晨终于清醒了,自己这是重生了。而眼前的这一堆要债的人也让他想起来,这是2001年的7月,自己刚刚高考完,正在等待着出分数。

    回忆的潮水如决堤般向杨晨涌来,瞬间就塞满了他的脑袋。杨爸的饭店因经营不善在杨晨高考前一个月就倒闭了,为了让杨晨安心高考,杨爸和杨妈暂时隐瞒了这个消息。

    只不过高考一结束,要债的人就如同过江之卿一般蜂拥而至。杨晨家直接被洗劫一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抵债了,连床和衣柜都没有放过。

    杨晨这才知道,为了不让要债的人打扰自己高考,自己父母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整个家就剩了一座空房子。

    万般无奈之下,杨妈才从单位找来了几个纸箱子放衣服,杨爸从角落里扒拉出来一个破床板,用水冲了一下之后就成了杨晨的床。

    至于杨爸和杨妈,只能是把纸箱皮铺平,然后在地上打地铺了。夏天再热,地上也是凉的,时间长了杨妈就落下了风湿病,一到刮风下雨的时候退就疼,比天气预报都准。

    想到这里,杨晨心就如同刀割一般,既然重生了,那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父母,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不能再受半点委屈。

    “行啦,你们娘俩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装什么可怜?让你家小兔崽子考完高考大家已经很给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我今天把话撂到这儿,今天晚上拿不到钱,我就不走了。”一个毫不客气的声音打断了杨晨的回忆。

    杨晨下意识一松手,杨妈转过身,眼圈泛红,无奈道:“吴老板,家里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但凡是值点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整个家都空了,哪还有钱啊。”

    “是啊,吴老板,你再宽限几天,等我借到了钱一定还给你。”杨爸也走上前来,从兜里掏出一盒云烟,抽出一根,陪着笑递到了吴老板面前。

    吴老板一把打掉了杨爸手里的烟,冷笑道:“没钱还抽大云,谁特么信啊?你说你们公母俩,这一晚上整来整去就这一句话,有个J8毛用,能换个新词不。麻溜的把钱拿出来啥都好说,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家里实在是没钱了,但凡有点办法我们也不会赖账不还的,我们杨家不是那样的人。”杨妈用手背蹭了蹭脸上的泪水,求情道。

    旁边有人插嘴道:“你那意思这都是我们的错了?欠钱还有理了,真特么的是个笑话。”

    这六七个人里也不完全都是尖酸刻薄的,这卖菜的老鲁还算善良,上前解释了几句:“嫂子,实在是对不住了,杨大哥之前对我也是挺照顾的,可我这么做也是没办法啊。要不是孩子他妈得了病,急需用钱,我也不会厚着脸皮上门的。”

    “老鲁,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厚脸皮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说了你不也是日子不好过吗,大家谁不是过了今天没明天的。”

    吴有财的话立刻得到了大家的附和,这个说得给孩子交学费,那个说得给老人买保险,叽叽喳喳的听的杨晨脑袋都炸了。

    “行了,你们都别BB了,我家欠你们多少钱,我来还!”杨晨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斩钉截铁道。

    一个个的装穷哭惨,为了要钱一点底线也没有了。瞅瞅他们的穿着打扮,也不像真缺这点钱的人,杨家都已经家徒四壁了他们还不放过,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啊。

    “晨晨,没你的事儿。”

    “晨晨,你赶紧回屋里去。”

    杨爸和杨妈的异口同声让杨晨心中一暖,前世他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才成了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

    “爸,妈,你们放心好了,这事儿交给我就行。。”

    杨爸和杨妈对视一眼,心里都生出来深深的担忧,上次出事儿的时候杨晨说的也是这么一句话,这让他们怎么能放心得下?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啊!你来还?你拿什么还?我也不是看不起你,你要是能还钱,我这吴字倒过来写。”吴有财不屑的说道。

    旁边吴有财小弟黄毛笑道:“财哥,话可不能这么说,万一人家拿卖棉花的钱还呢,棉花卖了不就有钱了。”

    顿时,吴有财和旁边的人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你小子最坏了,不过我喜欢。”

    杨爸和杨妈对视了一下,眼神一暗,都从彼此眼睛中看到了担忧。他们说的这个事儿不仅是杨晨心中一辈子的痛,也是杨家心里一辈子的痛。

    如果不是杨晨把家里的山羊绒当成了棉花让人给拉走,杨爸就不会因为还绒钱而把饭店盘出去,杨家也不会堕落到让人上门催债的地步!山羊绒可是有软黄金之称,棉花才多少钱一斤?!

    “财哥,赶紧给兄弟们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旁边有人故意起哄,雪中送炭世所罕见,这落井下石看人热闹一贯是天性使然。

    得到吴有财示意后,黄毛添油加醋的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众人都是哄堂大笑,看向杨晨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鄙夷。

    幸好没被他的话唬住,这分明就是一个二傻子啊。山羊绒和棉花除了都是白的之外,哪有一点可比性?

    杨晨环视一周,把众人的表现都看在眼里,除了老鲁露出了一丝不忍的表情,其他人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不过杨晨也没有放在心上,这些都是蝼蚁一般的人,何必自降身价,跟他们一般见识!

    杨晨懒得跟他们废话,倚在门口淡淡地说道:“后天早上八点,拿着欠条来家里领钱。我也不让你们吃亏,从欠条的日子开始算利息,利率就按银行贷款利率算。”

    这话一出,顿时犹如一块石头扔进湖里,泛起层层涟漪。众人面面相觑,这话条理分明有理有据,哪里像是一个二傻子说出来的话?

    尤其是杨晨说话时的表情给了众人极大的压迫感,像是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在十几平米的空间里瞬间弥漫开来。

    尤其是吴有财,心中的感觉更是难以描述。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咧着嘴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掏出一根烟,竟然打了两次火才打着。

    吴有财深吸一口,心里直呼见了鬼,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跟着他大哥见市里的大人物的时候,怎么同样的感觉出现在了这个傻小子身上了?这哪里像一个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说出来的话?

    真特么的邪门了!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重生世纪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