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清纯校花爱上我、萧凡余小文欧阳茜谢依晨小说

清纯校花爱上我

萧凡余小文欧阳茜谢依晨小说

主角:萧凡,余小文,欧阳茜,谢依晨, 标签:热血、校园、爽文、都市、天才流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他本是名门纨绔,风流倜傥,却因为招惹太子党而惨遭灭顶之灾。五年后,他以赏金猎人的身份归来,风云动,天地变。他发誓,要把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佬的伪装撕开,要让他们的罪恶昭告天下,要让所有的敌人都匍匐在他脚下颤抖,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五年啊!五年啊!你知道我这五年怎么过的吗?”“我天天在家看小说哦,拓跋小妖的新书《一世狂兵》很好看。”……赏金猎人:源自美国西部淘金时代的名词,当时许多游侠追缴通缉犯,并以此换取赏金,这些人被称之为赏金猎人。

拓跋小妖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清纯校花爱上我

萧凡余小文欧阳茜谢依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夺宝奇兵

    周围很黑,也很冷,阵阵寒风从背后袭来,冻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里是狭窄的中央空调通风口,他蜷缩着趴在这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他叫萧凡,来自国内顶级的侦探调查公司,为了规避国内法律,他们不叫私家侦探,而叫赏金猎人。

    萧凡正在追查一件失落已久的天价汝瓷,为了这件宝贝,公司已经折了两名金牌猎人。

    在他的身下,是一扇四四方方的百叶窗,光线几乎全被遮挡,他藏身其后,不用担心被人察觉。

    百叶窗下面是林城宋宝斋的二楼雅间,沙发茶几和书桌错落有致,中式的装修风格古香古色,房间里俩男一女,女的一直在低头鉴宝。

    萧凡看不清楚面貌,只是根据那女的满头乌黑秀发和玉致修长的颈子可以判断得出,应该很年轻。

    其中一个中年人留着八字胡,眼神深邃、颧骨高耸,看上去相当精明,根据萧凡调查来的资料显示,是宋宝斋的掌柜李志高。

    此刻李志高正与那年轻女鉴宝专家对坐在矮几前,把玩着几件宝贝。

    在李志高身后靠墙的阴暗角落里,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青年,左顾右盼之间,彪悍的气势透体而出,此人是萧凡唯一忌惮的存在。

    他大费周章才查到,这个光头青年叫王力,特种兵退役后在地下拳场打了三年黑拳,辗转成为李志高的保镖,有连赢十场的记录。

    忽然,李志高拍了拍手。

    门被人向内轻轻推开,两名伙计捧着一个两米多长的木盒子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上,随后躬身退出,还顺手把门关好。

    王力上前两步,把盒子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杆古朴又不失华丽的长枪。

    枪杆通长约两米二左右,鸡蛋粗细,装饰云纹,枪尖浸出一股寒光。

    萧凡眼前一亮,他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对这种冷兵器有种天然的亲近感,本能的睁大了眼睛。

    李志高得意的捏了两下胡子,笑着说:“叶小姐,这枪头是我从乡下收来的,花了两个月才复原,你给我掌掌眼。”

    “李掌柜您抬举我了,我也就是给您参谋参谋,说的不准的地方,还望见谅。”叫叶小姐的女子笑了笑,声音如空谷流泉,很是好听。

    李志高立即夸张的嗨了一声,道:“我可听大公子说过,你是宋史专家,对宋朝的文物跟兵器造诣很高,就别谦虚了。再说刚才你给我鉴定过的宝贝,无一出错,比我那些鉴定师强多了。”

    “李掌柜过奖。”叶小姐客套一声,重新戴上手套,说道:“那我就献丑了!”

    “您请过目!”李志高做了个行内的标准动作。

    叶小姐探手入盒,在枪刃、枪柄、枪杆处分别摩挲片刻,神态十分专注。

    李志高面带得色,在边上看着,正要开口夸赞一番自家的收藏,不料叶小姐微微叹气,说:“这是光绪三十三年江南制造局伪造的,是湖广总督张之洞七十大寿时装饰仪仗队的。全名应该叫虎头錾金枪,南宋时在马上将领中最为流行。”

    此言一出,不止李志高跟那王力满脸愕然,就连萧凡都暗叫厉害,这眼睛真是犀利。

    “假的?我花了整整两个月功夫,叶小姐为何如此笃定?”李志高颇为不甘。

    叶小姐笑道:“其实很简单,南宋的虎头枪是用寒铁打造,触手生寒,刃面光滑。而这把枪上面的雪花纹美不胜收,显然是镔铁打造。此枪华而不实,价值不超十万。”

    萧凡紧紧贴在通风口里,一动不敢稍动,只听得失望不已,原来是银样镴枪头,装饰用品,难怪如此华丽。

    “如此看来,这笔买卖我是被坑了。”李志高懊恼的叹息一番,随即挑眉说道:“叶小姐,要不你来我这里做鉴定师吧,我给你六位数月薪,如何?”

    “您抬举我了,我也就是今天有空,顺手来帮个忙而已。”叶小姐笑着摇头,顿了顿又问:“李掌柜,您还有需要鉴定的东西吗?”

    李志高手抬在半空,犹豫着,最终深吸了口气,似乎下定了主意,说:“叶小姐,您稍等一下,这是最后一件。”

    说着,他快步走了出去。

    萧凡不禁放缓呼吸——最后一件宝贝,如果还不是他要找的,那这些天可就白忙活了。

    很快,门又开了,李志高亲自捧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

    王力正在把放在矮几上的虎头錾金枪收起来,准备放回盒子内。

    “别丢人现眼了,摆着装饰吧!”李志高冷哼了声。

    于是王力把虎头錾金枪放在墙边的武器架上。

    “天呐……”忽然,叶小姐发出一声惊呼,萧凡赶紧歪着脖子往下探望。

    原来是锦盒打开,显出里面宝贝的庐山真面目——一个亮眼的蓝色鹅颈瓶。

    瓷瓶被灯光照射,顿时流光溢彩,满堂生辉,此等宝贝真是只应天上有!

    “汝窑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开片自然,釉层精润,这是稀世珍宝啊。”叶小姐语带颤音,显得异常激动。

    同样兴奋的,还有萧凡。

    这正是他要找的汝瓷,为了这个小物件,两个跟他同级别的王牌猎人,一个被打成了植物人,一个被沉在了新澄湖。

    公司成立至今,很少遇上这么棘手的任务。

    如果他也失败的话,公司不仅信誉不保,还会赔上天价违约款,那样他做股东的愿望可就付之东流了。

    李志高紧张的追问:“真吗?”

    “当然!”叶小姐也不卖关子,托起瓶底,说道:“泥胎外露,真品如同摸沙,赝品如同摸碎玻璃。这鹅颈瓶的胎泥,细腻如玉,唯有八百年的沉淀,才能如此。”

    “价值几何?”

    “价值连城!”叶小姐深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继续说道:“汝窑是百窑之魁,鹅颈瓶又存世极少。何况天青为贵,粉青为尚,天蓝弥足珍贵。这天蓝釉刻花鹅颈瓶若是出世,必然引起轰动。就算在黑市出手,也至少几个亿。”

    萧凡心里冷哼不止,就算你价值连城今天也非得易手不可,你萧爷爷不会再让公司蒙羞。

    就在这时,李志高走到酒柜边打开一瓶准备好的红酒倒了两个杯子。

    他回头看一眼正全身心沉浸在鹅颈瓶中的叶小姐,嘴角勾起一抹阴笑,一抖袖子,手轻脚快的拿出一包粉末来,转身背对着叶小姐,倒在了酒里,再伸指一搅,让粉末在酒液里完全化开。

    萧凡看的真真切切,心想这帮人还真是卑鄙,用完了人家就图谋不轨,简直无耻。那粉末也不知是毒还是药,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志高走过来,把酒杯递给尚未平静的叶小姐,说道:“波尔多白马庄的红酒,大公子送的。我就借花献佛,敬叶小姐一杯。”

    “不敢当。”那叶小姐的目光没有离开鹅颈瓶,下意识的接过,轻轻抿了一口。

    萧凡抬起的手又放下了,心里暗骂,急着寻死啊,老子都来不及救你。

    叶小姐笑道:“天蓝釉刻花鹅颈瓶无论国内国外,基本都是有价无……呃、呃,我,我有点不太舒服……”

    她扶着额头想要站起来,但脚步不稳,仰后一屁股坐进沙发里,身子歪倒,眼神已变得迷离。

    萧凡却偷偷咽下了欣慰的口水,终于看清楚叶小姐的面貌,心里好一阵感慨,几乎忘了此行目的,这妞儿长得还真是正点。

    红粉青蛾,精致的五官点缀在鹅蛋脸上,及腰长发如丝缎般散开,配上羊脂玉般的肌肤,俨然堪比墙上那幅宋朝的仕女班头图。

    尤其是她身形玲珑,凹凸有致,腰肢纤细胸肌巨大,两条大腿结实修长,真乃人间尤物。

    李志高露出猥琐的笑容,蹲下身子正准备在叶小姐身上摸弄,王力使劲咳嗽了一声。

    李志高只得停住手势,目光在叶小姐身上恋恋不舍,沉声道:“把她送到大公子那里,顺便让他派人来取东西。”

    王力点点头,双手拽起叶小姐的胳膊走了出去,

    李志高不情愿的转身蹲下,把鹅颈瓶收在了盒子里。

    萧凡嘴角挂起笑容,就是现在!

    他无声的把百叶窗打开,双手撑着边缘,轻巧的跃下。

    “什么人?”李志高猛然转身,只见一个戴着口罩的黑衣人从天而降。

    李志高暗叫不好,正要大喊,声音还没出口,迎面就挨了一脚,直接向后滚撞在了博古架上。

    刚挣扎起身,结果博古架上一个青花瓷赝品被震落下来,啪的下刚好砸在脑门上。那青花瓷脸盆大小,怕不有十来斤重,李志高当场就晕了过去。

    萧凡暗暗皱眉,这声音肯定会惊动外面的人。他赶紧解下身后的背包,利索的拉开拉链,将鹅颈瓶连同盒子一起装进去。

    来不及把背包背起,门被一脚踹开,紧接着一群手持北宋制式手刀的汉子冲了进来——连店里的打手用的都是仿宋的武器,不愧是宋宝斋。

    进来的人一看这情况,立即明白过来,当下更不打话,纷纷操刀向前扑去。

    为首一人喝道:“好胆!竟敢来宋宝斋做贼!”当先一刀虎虎生风,就向着萧凡头顶劈落。

    萧凡不敢托大,怀里紧抱价值几个亿的背包在地上顺势一滚,险险避开,刀刃在他肩侧滑过。

    几名壮汉已将他团团围住,手里明晃晃的刀子就要向他身上招呼。

    这时萧凡已飞快的起身,左手一拖一带,干净利索的将背包背起,同时右手向后,一把抄起了那价值十万的虎头錾金枪。

    入手沉甸甸的,萧凡只觉得非常趁手,不等对方的人有所动作,手腕微晃,立即将虎头枪向前抖出了一片枪花。

    当先两人抬刀左右来扫,他运起胳膊上的寸劲,往左侧一挑,又往右侧一撩,抢进中间的空档,抬枪就扎。

    这招叫拦拿扎,萧凡招式娴熟,迅捷无比,枪头犹如毒蛇吐信,噗噗几声都扎在对方用刀的胳膊上,顿时血光飞溅,两人仰后便倒。

    萧凡一招直接击退两人,并没有吓住剩下的打手,反而激起了对方的血性,纷纷喊叫着扑了上来。

    萧凡轻哼一声,长枪向前摆出,十字披红展开,枪尖左右翻飞,将敌人不断的击退。

    枪挑一条线!

    萧凡且战且走,从窗口一路挑到门口,势如破竹,无人能挡,颇有霸王在世的气概。

    刚出了门,头顶忽然落下一把手刀,寒光闪烁之间,带着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奔面门而来。

    萧凡惊出一身冷汗,好在反应奇快,仓促将倒拖的长枪向后扛在背上,堪堪挡住落下来的手刀。

    两者相交,发出锵的一声。

    这招太过阴险,很容易就被剁了脑袋。

    萧凡扭头看去,只见王力收刀回身,目露凶光,正抬脚直踹过来。

    萧凡一时无可避让,当即收腹后退,尽可能的卸去这一脚之力,可还是慢了点,腹部一痛,踉跄着跌进房间。

    左右又有人趁机想要从后面来阴,他使了个倒扎枪,将偷袭的人扎翻在地。

    王力直冲上前,抬刀往萧凡的身上招呼。

    萧凡赶紧抬枪来扎,可谁知道对方竟然使得是假身,轻易的避开他的枪尖,欺身上来就是一刀。

    他抬起枪尾堪堪挡住,只觉得力道震手,心想此人果真不简单。

    若是继续纠缠,今日就完了,于是转身就往窗口跑去。

    “想走?没门!”王力大喊一声,从后一刀往萧凡的背上砍去。

    眼看就要砍中,谁知道萧凡忽然转身,不仅避开这致命一刀,还调转枪头,一枪扎在王力肩胛骨上。

    回马枪!

    一击得手,萧凡松了口气,顺手去拔长枪,谁知道枪头咔的声断为两截。心里暗叹一声,那娘们说的不错,华而不实。

    扔下长枪,推开窗户,纵身从二楼跳了下去。

    此刻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宋宝斋门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刚刚发动。

    如此天赐良机,岂能错过?

    萧凡一个箭步上前,探手伸进车窗,一把拽出司机,跳到驾驶位上,油门狠踩,绝尘而去。

    只剩那司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兀自跳脚大骂不已。

  • 第二章 十段锦

    林城滨湖区,环湖二十七公里,八车道的公路平稳宽大,车子又是性能极佳的奔驰,萧凡踩死油门飞驰,很快摆脱追踪。

    他松了口气,把背包放在副驾驶,活动了下肩膀,取出手机准备给公司报信。

    就在这时,两条光滑细腻的胳膊从后座缠过来,死死箍住他的脖子。

    萧凡一时间毛骨悚然,暗道不妙,就在他以为惨遭不测之际,忽然鼻端袭来幽香,紧接着他的脖子已被吻上,随之是一顿啃咬。

    湿润的嘴唇触碰脖子,激起一片麻麻痒痒的感觉。

    萧凡不假思索,反手一记手肘向后打去。

    后面闷哼一声,接着继续搂抱住他的头颈。

    萧凡身在驾驶位上,难以使劲,不然手肘早就把对方当场打昏。

    他努力回头去看,一时瞠目结舌,差点说不出话来——身后的这个人,赫然是在宋宝斋被下了药的叶小姐。

    此刻叶小姐满面潮红,目光迷离,一边在萧凡身上摩擦,一边使劲的想要从后座钻过来。

    “别,美女别乱来……”萧凡用力一把把她推往后座,车子险些撞到路灯,赶紧打转方向盘进了小树林。

    后视镜内,刚才在宋宝斋还端庄典雅的叶小姐,此刻却如同游蛇般扭动,微张的嘴巴不断的传出阵阵娇喘,两只纤长柔荑正在自己的身上不断摸索,还急切的解着扣子。

    这活色生香让萧凡忍不住吞起了口水,他不敢让事态继续发展下去,赶紧找地方停好车。

    车停之后,叶小姐已经衣衫不整,酥胸半露,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的露出来,她一边伸出丁香小舌舔舐红唇,一边冲着萧凡不断招手。

    “干啥啊?”萧凡不解的问道。

    只见她一咬唇,娇声喊道:“帅哥,快来干撒!”

    萧凡一阵无语,要不是你现在神志不清,老子肯定草到你上天。

    犹豫了下,他打开车门出去,到旁边小摊买了几瓶矿泉水。

    钻进后座正要喂水,却不料她立即攀了上来,开了口的矿泉水撒了不少出来,大多淋在她的衣服上。

    打湿的衣服沾在身上,不仅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就连那透红的白嫩肌肤也仿佛光滑了许多。

    萧凡感觉口水都吞光了,可怀中湿身的美人还在使劲的蹭。她傲人的身材,此刻却成了最危险的导火索。

    只要萧凡失去控制,那她今天可就要上天了。

    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怎么能挡得住这种致命诱惑?萧凡的喉底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接着就把叶小姐扑倒在后座上。

    大手猛然抓了上去,因为激动有些用力,那美人儿被他捏的顿时皱起了眉头,口中也发出了一声痛呼。

    她眉宇间的痛楚一下子就刺痛了他,他立即清醒了过来。看清楚手放的位置后,他啪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简直牲口啊,怎么可以趁人之危?

    身下的美女缓和了下,又要动弹,他赶紧用胳膊扼住他的锁骨。然后捏开她的嘴巴,连灌了三瓶水。

    喝完水后,那美女果然安静了下来,但昏昏沉沉,就是醒不过来。

    这时萧凡才有时间打电话。

    “我是十三,货到手了。嗯,没什么意外……嗯,好的,我回酒店等着,你们尽快。”

    收了线,萧凡从背包掏出一对薄薄的橡胶手套戴上,再拿出一块擦布,仔细擦掉车子方向盘、把手以及其他触碰过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

    跳下车子,他知道自己必须立即离开此处,可要是扔下这个女的,又不合适。

    而他身上带着宝贝,无论是报警还是去医院,都容易节外生枝。

    罢了,反正她也不知道他抢走的宝贝,就当是在路边捡尸。

    好在叶美人喝过酒,身上有酒气,瞒过别人很容易。

    萧凡盘算了一会儿,摘掉面罩,背上背包,抱起叶大美人,趁着夜幕拦住出租车,先是开往酒店反方向的郊区,再下车又拦一辆往外环路,连换了三辆,兜了个圈才到他租住的酒店外面。

    新澄湖酒店公寓,1909室。

    宽敞的商务套房,包括主卧、书房和客厅,装修豪华设施齐全,每个月房租一万多。他一个人住有点奢侈,不过公司经费足够,没必要省。

    萧凡扛着叶小姐进门,毫不留情的把美女扔在床上,因为动作过大,那高挑的身材在床上都弹了好几下。

    他对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好感,不知自爱。要不是喝了对方的酒,也不会被下药了。

    但是砸在手上,不管不行。

    走到沙发边,取出一根万宝路叼在嘴里点燃,刚抽一半,敲门声响了

    萧凡并未马上起身,而是听着敲门声三长两短的节奏响了片刻,这才走过去打开门。  来人一袭黑色皮风衣,内衬低胸长裙,短发沙宣,一脸冷酷绝艳。黑色眼影很重,眼神不怒自威,令人敬而远之。

    萧凡不禁笑道:“干爹怎么让你来了?太好了,快进来。”

    她叫洛璃,是公司四大王牌猎人之一,是萧凡干爹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如果这次任务不成功,就会由她接手。

    萧凡是金牌,比她低了一个等级。

    “东西呢?”进门后,她操着沙哑的开口问道。

    萧凡打了个激灵,赶紧把东西从保险柜内取出来,双手递上,说道:“阿璃,要不要验货?”

    “不用了,你……”洛璃的话忽然戛然而止,接着她的眸子两侧竖起,仿佛狐狸眼似得。这是她生气的预兆,萧凡本能的后退了步。

    “你真让我恶心!”她冷冷的撂下一句话,直接提起背包,快步走出去。

    萧凡被骂的楞立当场,完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明明进门的时候还好好的。

    呃……

    忽然,女子的嘤咛声蓦然响起,他顿时打了个激灵,猛地转身看去。

    哦,天啊,他当时就感觉脑中一片空白。

    这种套房风格仿古,在卧室跟客厅中间有个花窗,刚才洛璃正好通过花窗看到了卧室里的风景。

    而卧室内,叶大美人踢开了被子,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姿势极为不雅。

    玉体横陈!她竟然把自己的衣服给扒光了,脱的光光的,就那么赤条条的躺在那里。

    姣好的身材毫无遮掩,嫩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完美到极致的线条起起伏伏,让人看一眼就再难以自拔。

    萧凡只看了数秒,就忘记了她这个样子气走了自己的最佳拍档。他堂堂大好男儿,血气方刚,很快就心猿意马,难以自持。

    就在他冲动之际,门又被重重推开,洛璃从外面大步走进来,看到他整目不转睛的盯着里面的春色,本来好点的脸色立即又黑了下来。

    她从怀里取出一沓纸张,直接拍在他的身上,喊道:“忘了告诉你,这是你的新任务。”

    说完她又转身疾走,萧凡赶紧追了上去,喊道:“阿璃,你听我解释啊!事实不是这样,其实是个曲折离奇的误会,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砰的一声,门口重重关上,萧凡碰了一鼻子灰。

    他丧气的把最后一口烟抽完,没心思看那新任务,咬着牙走回卧室。

    叶大美人面红耳赤,娇喘细细,实在不太寻常。

    萧凡心中一动,探手过去,搭在叶小姐的脉搏上。

    他常年习武,切诊号脉练得十分精熟。

    还好,气息沉稳,脉搏也恢复了正常,想必药劲也差不多快过了,睡一觉准能好。

    至于叶小姐被下了什么药,十有八九是麻药加那啥药吧。

    帮她把被子盖好之后,萧凡却心烦意乱,难以安眠。

    脑中不断的闪过床上美人的胴体,那高高的峰峦和平坦的小腹,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理智。

    他正当年轻力壮,对这种事情相当敏感。

    “你叶小姐不讲究斯文,老子可不能当禽兽。”萧凡不得不冲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可出来后还是邪火丛生。

    萧凡暗骂自己畜生,这才多久没碰女人,就开始变得饥不择食了?

    脑中灵光一闪,萧凡开始在客厅空地盘膝坐下,呈五心朝天之势,缓缓呼吸吐纳。

    这是干爹传给他的气功法门《十段锦》,这么多年来一直勤学苦练,总算小有所成。这并非时下流行的“养生十段锦”,而是一门高深的武学。

    干爹是猎人公司的老板,待他视如己出,教导功夫,传授各项异于常人的绝技。

    也因为这样,他愿意拼死抢回那件珍宝。

    当然,公司并不干违法的事情,这次是受中州市博物馆的委托,追回被盗的文物。

    十段锦相传是鬼谷子所创,在秦朝兴起,此后长盛不衰,不仅能让人平心静气,还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完成三十六周天的呼吸吐纳之后,萧凡浑身舒畅,再也没有任何绮念,干脆倒头便睡。

    ……

    ……

    第一束晨光照在床上的时候,叶梦瑶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脑袋又沉又痛。

    捂着头坐起身,昨晚的一幕幕顿时袭来,她越想越惊,赶紧留神察看四周。

    熟悉的被罩颜色,唐卡版的地毯,还有那个仿古地灯跟竹篱笆隔断,这都是自己公寓的特色东西。看来是回家了,她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旁边的帘子一挑,一个陌生的男子走了进来。

    剑眉星目,眼神似笑非笑,算得上英俊朗逸。略长的头发全部向后梳理着,露出印堂,显得清爽亮堂。

    那男人只穿了条短裤,露出匀称的肌肉,再加上两条大长腿,展示着很棒的身材。

    此刻他正往胳膊上戴一块老旧的手表,那是他身上唯一的装饰。

    看他头发湿漉漉的,应该是刚洗完澡。

    “你醒了?还没吃早餐吧?那就去做吧!”萧凡轻笑着说了声,眼神却忍不住往对方的重要部位飘去。

    叶梦瑶呆愣愣的沉默了数秒后,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顺着对方异样的目光,她赫然发觉,自己光不溜丢的。

    叶梦瑶情急用被单捂住胸前位置,抓起床头柜摆放的一个玻璃烟灰缸就朝萧凡直摔过去。

    “喂……”

    萧凡轻轻向左避让,烟灰缸落在脚边,裂成五个不规则的部分。

    叶梦瑶大怒,状若疯魔,手脚毫不停留,边上的枕头、台灯、精装本西游记、ZIPPO打火机、烟盒、手机……一件又一件扔向萧凡。

    后者无奈之下,只能退到客厅等她冷静。

    十几分钟过后,房间里传来隐隐约约的抽泣声,萧凡多少有些不放心,走了进去。

    叶梦瑶已经穿好衣服了,坐在床边期期艾艾的哭着,显得委屈莫名。

    “想起来了?”萧凡松了口气,说道:“对待救命恩人,我觉得你应该亲自下厨搞份早餐慰劳慰劳我,这是最基本的。”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叶梦瑶恨得牙痒痒的,差点没想把他撕做两半,此人不仅夺了自己的贞操,现在竟然还使唤她。

    萧凡气得七窍生烟,沉声道:“巧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忘恩负义之人。”

    叶梦瑶怒不可遏,简直处于暴走边缘,跳起来吼道:“臭流氓,我不想看到你,给我滚出去!”

    萧凡起身正准备离开,一时反应过来,冷笑道:“这里是我的房子,该走的人是你。”

    叶梦瑶禁不住的浑身发抖,这人简直厚颜无耻到极致,不仅趁着她落难占有她身体,还要霸占她的房子。

    她起身正要好好理论,忽然发觉左手边的墙壁上多了个窗户,扭头看去,外面是客厅。

    她登时愣住,自己的房间是单间公寓,客厅跟卧室是连在一起的。这里明显是套房,只是许多家居与装潢风格跟她的房间相同而已。

    叶梦瑶又羞又怒,大喊道:“我要报警。”

    “报警?昨天我去逛宋宝斋,是你自己求我救你的。现在转头就想讹我?”萧凡不慌不忙,早有措辞。

    叶梦瑶终于也差不多想起了昨天的事,猜到可能是李志高给她的那杯红酒有问题,可是没想到自己刚出虎口又入狼嘴。

    她哇的声哭了出来,胡乱往身上穿好衣服,一把推开萧凡,夺门而去。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清纯校花爱上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