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甜妻来袭:墨少,要抱抱、苏写意墨阎枭叶明琛小说

甜妻来袭:墨少,要抱抱

苏写意墨阎枭叶明琛小说

主角:苏写意,墨阎枭,叶明琛 标签:总裁,甜宠

继妹抢了她的未婚夫,所以,在他们的婚礼上,她趁着酒醉,也拉了个男人,上去结婚。一觉醒来,失了身,还多了个新婚丈夫!苏写意表示接受不能,想尽办法摆脱他。堂堂墨氏集团总裁,竟被一个小丫头悔婚,墨阎枭可不允许。于是,一个跑一个追。终于某天,苏写意被堵在房间里,墨阎枭强烈要求,“婚都结了,觉也睡了,你得对我负责!”苏写意怒了,“我都不嫌吃亏,你反倒委屈上了?”“你始乱终弃在先,所以,为了补偿我,你得一辈子留在我身边,顺便再生个娃……不,两个!”苏写意,“谁理你……”话未说完,人已经被压在床上,抗议变成妥协,直至沉沦深陷,再也无法自拔。 " "

夜迷离 状态:连载中

苏写意墨阎枭叶明琛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 我也要结婚

    殿京,君悦国际大酒店,三楼宴会厅。

    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这里举行。

    现场宾客云集,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热闹非凡。

    宴会厅角落里,苏写意正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酒。

    辛辣的液体入喉,呛得她剧烈咳嗽,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可她却仿佛没知觉,目光死死盯着台上那对男女。

    只见男人穿着黑色新郎礼服,帅气儒雅。女人穿着洁白婚纱,满脸洋溢着幸福。

    主持婚礼的司仪,嘴角带笑的问男人,“秦淮先生,你愿意成为苏暖暖小姐的丈夫,相伴一生,无论生老病死,富贵贫穷,都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秦淮深情款款地看着面前的新娘子,说道。

    苏写意不由嗤笑一声。

    真是恶心!

    当初这男人也是用这幅表情,对她说:苏写意,这辈子我定永远爱你,呵护你,对你不离不弃。

    结果转个眼,就和她的好继妹勾搭上了!

    亏她当时还感动得一塌糊涂,如今想来,真是虚假可笑!

    苏写意不由收回目光,继续灌酒。

    满心的苦涩,只能伴随酒液,都往肚子里咽。

    在那之余,她还有一丝的不甘。

    凭什么呢?

    凭什么这对狗男女可以双宿双飞,自己却要在这失意买醉?

    他秦淮,算什么东西?

    这世上好男人多得是,又不差他一个!

    她苏写意在校时,也是貌美肤白的校花,多的是人追,不愁没男人要!

    他既然能结婚,自己也能!

    念头至此,苏写意豁然抬头,目光巡视着周围。

    她已经醉了,视线有些模糊,勉强能聚焦片刻。

    很快,她眸光锁定了左侧方十米开外挺立的一道身影上……

    男人看起来很高,起码一米八以上,身形非常修长挺拔,一袭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被穿出了尊贵又禁欲的感觉。好看的侧脸,如同出自上帝之手,完美得近乎雕刻而成,毫无瑕疵。

    他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正慢慢品尝。

    随便一个姿势,都好看得如同一幅画卷。

    虽然,苏写意没看清他整张脸,可借由刚才聚焦的片刻,依旧认定这应当是个不错的男人。

    至少从气质上,就不是秦淮那渣男能比得上的。

    思及此,她便不再顾虑,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去,突兀地拽住男人的手,二话不说,就往台上拖……

    身后,男人猝不及防的被人扯住,眉头猛然一皱,脸色倏沉。

    他素来有严重的洁癖,最讨厌别人碰他,特别是女人,一碰就过敏。

    现在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拽着他的手不放!

    “你做什么?”

    他寒声问了一句,语气如同啐了冰渣,单手用力一挣,就要甩开对方。

    或许是因为他力道过重,苏写意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好不容易攀住他的手臂,她不满地嘟囔着,“你干嘛那么用力?”

    男人脸色越发阴沉,“放开!”

    “我不!我要你当我的新郎!我要跟你结婚!”

    苏写意意识不清醒,口齿倒非常清晰。

    说完,拉着他,继续大步地朝台阶上走过去。

    ……

    此时,刚宣誓完的新郎新娘,刚从台上下来。

    正好与苏写意擦肩而过。

    “姐姐?”苏暖暖很是惊讶地看着两人。

    秦淮也一脸诧异,认出了苏写意身旁的男子。

    竟是……墨枭霆!

    那是墨氏集团的现任总裁,年仅27岁,却是业界传奇,身价上千亿。

    几年前,墨氏集团曾遭遇危机,内忧外患,差点宣布破产。

    那时,就是墨枭霆接手公司,用了短短半年时间,便将所有问题给解决。并且带领着整个团队,垄断整个亚洲市场,造就了如今墨氏集团无可撼动的商业帝国。

    今晚,这场婚礼因为他的存在,而显得蓬荜生辉。

    可现在,却见这位神话一般的人物,被苏写意给拽上了台!!!

    周围的人,显然也看到这一幕,纷纷目瞪口呆地看着。

    唯独苏写意恍若未觉。

    她拽着男人继续上前,来到婚礼司仪跟前,有些口齿不清地道:“快……快念誓词,我也要结婚,我要跟他结婚。”

    “什……什么?结婚?这……”

    那婚礼司仪都被惊呆了,目光惊疑不定地看向墨枭霆。

    墨枭霆听到这话,眉头也拧得很深,目光定在苏写意的脸上……

    此时,女孩儿的双颊微红,盈如秋水般的眸子,因为喝醉关系,像泛着一层薄雾,透着迷离,非常好看。

    身上的抹胸礼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脖颈如同天鹅一般优美。

    姣好的五官,精致如画,一头海藻般的长发,打理得非常漂亮。

    倒是个难得的美人坯子!

    墨枭霆在心中暗暗称赞,倒是没了刚才的恼怒,反而多了一丝讶异。

    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对她的触碰,丝毫没有抵触和厌恶。

    这可真是……奇了!

    以往,他无论碰哪个女人,都会觉得恶心至极。

    唯独对她例外!

    墨枭霆内心对她不由感到一丝兴趣……

    此时,台下一圈人,脸上挂着同样惊愕的表情。

    特别是苏暖暖。

    在错愕之余,更多的是一脸幸灾乐祸。

    要知道,墨枭霆讨厌女人,是出了名的。

    苏写意简直不知死活,居然拉着人不放,还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就在她等着看好戏时,就听苏写意继续催促婚礼司仪,“喂,你愣着干什么,我叫你念誓词呢。快呀!”

    “这这这……”

    婚礼司仪一脸为难,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能将求救的目光,看向旁边的墨枭霆。

    墨枭霆眼底泛起一抹兴味。

    放眼整个殿京,要嫁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什么样千奇百怪的求婚方式都有,就是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

    有趣,真是有趣!

    墨枭霆正想开口,这时,台下的秦淮看不下去了。

    他二话不说,便撇下旁边的苏暖暖,直接走上台,对着醉醺醺的苏写意道:“苏写意,别闹了!你喝多了,我扶你下去休息。”

    台下,苏暖暖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拳头微微紧握。

    苏写意这个贱人!

    都已经被抛弃了,居然还用这样的方式,去引秦淮的注意!

    苏暖暖恨得牙痒痒,觉得万般耻辱,连带着眼神都带着阴毒。

    倒是苏写意,一看到来人,便整个人躲进墨枭霆的怀里,一脸嫌恶的挥手,赶苍蝇似的道:“滚开,别碰我!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教训我?我今天就要结婚,你凭什么拦我?怎么着?嫉妒我老公比你帅吗?”

    秦淮听完,气得差点没吐血。

    这女人……

    当初和他在一起时,碰都不给碰,现在对一个陌生男人,倒是投怀送抱送得欢快!

    秦淮看到,觉得刺眼极了,一脸愠怒,“跟我下去。”

    说罢,就要去拉她。

    谁料,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苏写意的瞬间,墨枭霆突然有了动作。

    只见他一把搂过苏写意,黑如墨玉的眸子,透着一股兴味,突兀地道:“我同意跟她结婚,按照她说的做吧。”

    秦淮整个人僵住。

    台下众宾客,瞠目结舌。

    苏暖暖瞪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

    婚礼司仪也张大嘴巴,一时忘了反应。

    直到苏写意不满地问他,“喂,你到底行不行啊?他已经同意跟我结婚了,还不快点?”

    “啊?是,是,我这就念……”

    婚礼司仪哪敢怠慢,急忙站直身子,开始念誓词,“请问漂亮的苏写意小姐,你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墨枭霆先生为妻,无论富贵贫穷,健康疾病,都和他不离不弃,相伴一生吗?”

    “我愿意,我愿意。”

    苏写意笑眯眯地应道。

    婚礼司仪有些汗颜,转而看向旁边的墨枭霆,将同样的话,又问了一遍。

    墨枭霆淡淡地道:“我愿意。”

    婚礼司易道:“好,我宣布,礼成,从现在开始,你们正式结为夫妻。”

    “太好了,我终于结婚了,我也是有老公的人呢……唔……”

    苏写意迷迷糊糊地欢呼出声,谁料,下一秒,整个人便软绵绵地倒在墨枭霆怀里,彻底昏睡过去。

  • 002 一夜缠绵

    再度醒来时,苏写意只觉得头疼欲裂。

    好难受!

    她扶着额头,慢慢地从床上坐起。

    思绪缓缓归拢,她想起自己去参加贱女渣男的婚礼,然后喝了很多酒……

    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环顾周围一圈,发现自己是在酒店的房间里,房内没人,只有桌上一堆东倒西歪的空酒瓶,还有……浴室传来的流水声。

    苏写意微微一怔。

    浴室里面有人?

    是谁?

    心里正疑惑着,水流声突然戛然而止。

    紧接着,浴室门被打开了。

    苏写意转头望去,只见一道挺拔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身上穿着一袭白色浴袍,绳子在腰间堪堪打了个很松的结,领口敞开,能清晰看到大片结实的胸肌,水珠自发梢滴落,沿着肩胛骨慢慢滑进腰处,透着一股浓浓的诱惑。

    那张俊美如神的脸庞,如同上帝精心雕琢而成,五官精致得毫无瑕疵。

    太魅惑了!

    苏写意简直看呆了眼,美眸瞪得老大,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就在她看呆时,男人也瞧见她,眉头不禁一挑,薄唇轻启道:“你醒了?”

    他嗓音有些低沉,透着一股迷人的磁性,未尝好听。

    苏写意晃了下神,才勉强反应过来不对劲。

    为什么她的房间内,会有一个男人???

    还是一个刚洗完澡的男人?

    她惊呆了,伸手指着墨枭霆,道:“你……你你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还有你这是……什么打扮?我们……我们发生了什么?”

    她语无伦次的质问,让墨枭霆眼角忍不住狠狠抽了一抽。

    这丫头……居然把什么都忘了!

    很好!

    墨枭霆冷冷的勾起嘴角,缓缓朝床边走来,“我们发生了什么,你忘了吗?”

    苏写意一脸茫然。

    她的确是忘了!

    除了自己喝醉酒,什么都不记得。

    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回的房间。

    难不成是这男人趁自己喝醉,捡了尸体?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墨枭霆敛下笑意,居高临下地伸出修长的手指,往茶几方向一指,道:“看到那边的酒瓶没有?都是你喝的。”

    “我……我喝的?”苏写意震惊得眼睛瞪得老大。

    桌上足足有十来个空酒瓶,什么时候她的酒量这么好了?

    竟然能喝下那么多酒!

    难怪她的头会这么痛!

    墨枭霆继续说:“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喝醉后,都干了什么事!”

    听到他这么说,苏写意不禁紧张了起来。

    她不会是趁着醉酒,把这男人给强了吧?

    在她脑袋天马行空之际,就听墨枭霆似笑非笑道:“还记得苏家和秦家的婚礼么?你喝醉酒后,拉着我,在同一个场上,结婚了。”

    这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炸得苏写意整个人都懵了。

    “你说什么?我拉着你……结,结婚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当时,上百双眼睛盯着,不信你去问你他们。”墨枭霆凉凉地说道。

    “我我我……”

    苏写意脑袋更疼了,“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你……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

    “我阻止了,没用,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

    墨枭霆煞有其事的道,仿佛被占了便宜的是她。

    苏写意头疼欲裂,心说,这都是什么事?

    浑身酒味刺激着她的鼻息,难闻得自己都皱眉。

    她捏捏眉心,从床上跳下来,对着身后的墨枭霆道:“我先去洗澡,待会儿我们再好好谈谈。”

    说着,便踉踉跄跄的进了浴室。

    墨枭霆微微蹙眉,看她的样子,酒还没完全清醒。

    想起这丫头闹幺蛾子的本事,生怕她又惹出什么来,急忙跟着进了浴室。

    苏写意一进浴室,就把自己身上满是酒味的衣服,给扒了下来,赤-裸着身子,走到花洒下面,旋开水龙头,温热的水喷洒下来。

    她仰起头,直直的瞪着白色的墙壁。

    今天明明是渣男和她的好继妹的婚礼,怎么自己醉得稀里糊涂的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她就算心里不甘心,也不该做出这样的事啊?

    越想越是烦躁,她用力的搓了搓脸。

    忽然,她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猛地转头。

    “啊——”

    尖叫声顿起。

    浴室里水汽升腾,朦朦胧胧。

    苏写意长腿细腰,玲珑曼妙曲线一览无遗。

    墨枭霆眸光一暗。

    苏写意只觉得浑身血液在此刻冻结了,脑袋一片空白。

    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小脸瞬间涨得通红,慌张地转过身去,大声吼道:“你进来干什么?流氓!出去!”

    他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墨枭霆本就是担心她才进来的,谁知道这丫头动作会这么快。

    旗下三寸的位置,从来冷静自制,此刻却想受到了什么牵引,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墨枭霆一步一步靠近她,脑子浮现出想要将她据为己有的念头。

    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吓得苏写意,下意识的往后缩。

    “你……你快点出去,求你!”她的声音发颤,带着一丝哭腔。

    但男人置若罔闻,长腿一迈,来到她面前。

    “我们已经结婚了!”

    他突然倾身,贴在她耳朵旁边说道。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间敏感的肌肤上,使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不是……我喝醉了……”

    此时,她的乞求落在墨枭霆耳中,更具致命诱惑,撩得他心情浮动,再也无法思考。

    下一秒,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吻了过去……

    苏写意眼瞳陡然一缩。

    墨枭霆心口一漾,和想象中一样美好的味道。

    “我这是合理行使属于丈夫的权利。”

    话落,他拦腰将她抱起,大步走出浴室。

    苏写意被扔到床上。

    一夜的荒唐。

    直到,外面天色渐亮,她才沉沉睡去。

    等到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她居然足足睡了一整天。

    昨夜那个男人跟疯了一样的要她,她被折腾得全身仿佛都不是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累得不想动。

    醒来时,男人还在,他一身笔挺西装,跟昨天比起来,少了一丝狂野,多了一丝严谨和冷酷。

    瞧见她醒来,便温声道:“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起来洗簌,我帮你叫餐。”

    苏写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心中暗暗骂道:“禽兽。”

    接着双腿打颤的起身穿衣,准备离开。

    “你去哪儿?”

    墨枭霆追上前,拦住她的去路。

    苏写意道:“废话,当然是回家!你别再对我纠缠不休了,虽然我不知道昨天婚礼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当时喝醉了,不管做了什么,都当不得真。所以,我们以后互不相欠了。”

    说完,她潇洒的转身要走。

    墨枭霆也没拦,只是突然塞给她一张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你拿着!苏写意,你是我的妻子,这点谁都无法改变。”

    苏写意接过,淡淡瞥了一眼,随手塞进包里,笑道:“谁理你!”

热门话题